悠悠书盟 > 我对恶魔果实没有兴趣 > 412 就叫你皮卡丘好了!(前奏……)(二合一)

412 就叫你皮卡丘好了!(前奏……)(二合一)

  悬于高空的登山缆车上的四人,与磁鼓山峰石壁上圆洞边坐着的少女相互凝视。

  风雪呼呼……

  远远地,能看到少女明显吓了一跳!

  林奇指着她问道:“那种柱状的山壁上,会有那样的洞窟吗?”

  就是漫画里,路飞背着娜美、咬着山治一点一点爬上的高峰。

  多尔顿有些惊疑不定,“是洛丝?她怎么在这里……”

  库蕾哈微笑道:“难怪狩猎医生的队伍总是抓不住她,原来是躲在了这种地方。”

  “可是这怎么可能?”多尔顿疑惑道,“洛丝只是个柔弱的小姑娘,她怎么可能爬上被冰雪覆盖的磁鼓高峰?”

  缆车还在慢慢斜向上,朝着山顶的王宫前进。能看到山壁的圆洞处,少女洛丝惊慌地想要离开的样子……

  林奇道:“既然都认识,那把她喊来问一问不就行了。”

  嗯?多尔顿还没反应过来他是什么意思,就见那乔鲁诺纵身一跃,竟然翻身跳出登山缆车。

  喂!他心惊,这可是寒风呼啸的山峦高空啊!这样摔下去……那是?!

  多尔顿震惊地看到,那乔鲁诺跳出缆车后,在寒风的高空中竟然如履平地,每在空中踏一步,便将空气踩得“啪”脆响,就那样一纵一跃地快速掠向磁鼓山壁的圆形洞窟处,轻松落到洞口边的少女洛丝面前,高大的身躯几乎将半个洞口都给遮住,呼啸寒风挡在了身后。

  “……”看上去十四五岁的少女瞪圆了眼,下巴几乎要掉到地上。

  难以置信!这个人居然在飞!

  她惊骇无比地望着踏着风雪而来的高大男子。

  而男子却没有在看她。

  “这个洞……”

  林奇仔细看了看自己此刻所站的这个洞窟入口,轮廓边缘光滑无比,是个无比完美的正圆。

  以这个入口的正圆为截面,整个洞窟向里延伸出一个规规整整的圆柱形……

  “你是什么人?”洛丝有点害怕地往洞窟里缩。

  林奇拎起她的肩膀,直接跳出洞窟。

  “啊!”洛丝惊叫。

  林奇踩了几下月步,随手提溜着紧紧抱住他手臂的少女滞留在空中,回身望去……那柱状山峰的石壁上,正圆形的洞口迅速弥合,消失于无形。

  寒风中,石壁光滑冷硬,无缝无痕。

  “呵呵,还真是有缘分啊!”林奇笑了笑,拎着大呼小叫的少女踏空而去。

  ………………

  登山缆车早已上升了一段距离,当那寒风中有“啪”“啪”“啪”的脆响声逼近的时候,多尔顿他们知道是乔鲁诺回来了。

  老实说,在乔鲁诺离开后,他有想过是不是可以暴起发难,先制服这个叫徐伦的女人……

  不过,发现空条徐伦平静从容的表情丝毫未变,还扫了自己一眼后,多尔顿终于还是呆坐在缆车的条凳上没有动。

  虽然比乔鲁诺的赏金要低一些,但这女人也是三亿三千万贝利的可怕海贼……

  “呼!”

  寒风涌进缆车,林奇带着少女踏着风雪而归,钻了进来。

  他放开拎着的少女。

  “洛丝。”多尔顿上去将她扶起来。

  “……?!”洛丝正揉着屁股,被映入眼帘的黑色野牛脑袋吓了一跳,“啊!”

  等看清了是多尔顿后,这才稍稍放下了心。

  洛丝扫视了一圈,看到了同样坐在缆车内的库蕾哈后,惊慌的情绪又稳定了不少,起码双腿不再发软,能靠自己站起来了……

  “吓了我一跳,还以为是狩猎医生的那些人……”洛丝拍了拍衣服上的雪花。

  她看了眼即使坐下后也显得十分高大的俊朗青年,后者正在和他旁边的那个漂亮女人轻声说话,而女人听着露出惊讶的神情,还朝她这边看了看。

  “没想到居然能在空中飞行,我还以为这次真的跑不掉,彻底完蛋了!还好还好……”

  洛丝口中说着,眼中的警惕之色却没有彻底消失。

  多尔顿问道:“你这一年里,都是那样躲在山洞之中吗?那种地方你是怎么……”

  “这是我自己的事。”洛丝认真道,“才不想告诉你们。”

  “是管管果实啦!”林奇呵呵笑道,“一种能在任何环境中制造‘管道’,也能将物体变成‘管道’的超人系恶魔果实……”

  “没错,”洛丝无缝改口道,“就是因为管管果实,只要做个管道,就能咻——的一下上去啦。真笨呢多尔顿,果然是头牛!”

  “……”多尔顿瞪着牛眼,超人系的恶魔果实?

  林奇奇怪道:“你们说她是从海外来求学医术的,来了有一年多了,怎么,你们都不知道她拥有的这颗管管果实的能力吗?”

  他看了看库蕾哈和多尔顿。

  “她来的时候,这个国家已经不欢迎医生了。”库蕾哈看着缆车外的飘雪,“她东躲西藏,能活到现在就不错了。”

  “……”多尔顿不语,面露惭愧,看向洛丝,“我以为你早就已经离开这个国家了……”

  洛丝沉默不语。

  ……

  【一年半之前。磁鼓王国。风雪如旧……】

  【护卫队长多尔顿满脸沉痛地走在雪地里。】

  【究竟是怎么样愚蠢的国王,才会那么任性随意地颁布法律,将自己国家为之骄傲的医生们驱逐殆尽?】

  【冷风吹在脸上,让他满是怒火的心平静了不少。】

  【周围传来簌簌异响,多尔顿一惊,头上冒出牛角,扭头却看见一个少女跌坐在雪地里,拍了拍身上的积雪站了起来。】

  【“你是谁?我没有见过你……”多尔顿问。】

  【“我叫洛丝!”十三四岁样子的少女背着行囊,秀气的脸颊冻得微红,洋溢着笑脸,“这里就是磁鼓王国吗,真的像传言中的一样——好冷呢!我是来这里学习医术的!”】

  【“……”多尔顿握紧双拳,颓然叹道,“对不起……”】

  【少女自然一脸的失望和不信,不顾多尔顿的阻拦,奔向了王宫的方向。】

  【多尔顿看向少女出现的地方,心中浮现一丝疑惑,为什么雪地里……没有她来时的脚印呢?】

  ……

  那时候洛丝出现却没有留下脚印,原来是因为恶魔果实……多尔顿现在终于明白了。虽然并不清楚这个乔鲁诺称之为管管果实的能力是如何做到的,但既然是恶魔果实,那就应该有着能做到不可能事情的能力……

  “明知道这个国家已经不欢迎医生了,为什么不换个地方学习医术呢?”罗宾问道。

  “就是说啊,”林奇点头附和道,“世界上又不止磁鼓岛一个医学发达的地方,对吧老婆婆?”

  呼!库蕾哈一拳刺来,被林奇扭头躲过。

  “那是当然的。”库蕾哈说道,“这个世界太大了,磁鼓王国的医学水平,也只是在伟大航路的前半段这一带很有名气罢了,厉害的医生哪里都是!”

  “毕竟哪里都有需要医生的病人,不是吗?只要有病人……就会有医生挺身而出,这是理所当然的。”这位一百多岁如花似玉的大美女笑嘻嘻道,“比如我听说南海就有个草药学非常发达的地方……”

  “啊。”林奇与罗宾对视一眼。

  “……”洛丝垂首沉默,过了会儿才缓缓开口道,“我的故乡……生病了。”

  “咦?”林奇与罗宾看了过来。

  洛丝低头说着:“大家都生病了……我想学到厉害的医术,去解救大家……所以,我不能逃跑……可是我却什么也做不到……什么也做不好……”

  少女身体颤抖,一手抱着双膝,一手捂住双眼,泪水从指缝间淌了下来。

  “…………”多尔顿也浑身一颤,握紧拳头,不知不觉也已经牛眼含泪,无边的羞愧感充满胸臆,声音沙哑道,“请你原谅这个国家……没有能帮到你,真的……很抱歉……”

  “……”库蕾哈很想喝一口酒,可惜喝完了。

  林奇这时却摸着下巴,双眼突然变得犀利了起来,问道:“我说,洛丝……你该不会是某个国家的什么公主之类的吧?”

  此言一出,罗宾且不提,库蕾哈与多尔顿都十分错愕。

  他这是从哪儿联系出来的猜测?

  怎么可能的事!

  “这……”洛丝抬起汪汪泪眼,眼神却惊慌错乱地乱瞥,“这这这这怎么可能啊,我怎么会是公主之类的呵呵呵呵呵……”

  太假了吧!根本不会撒谎啊!

  多尔顿和库蕾哈瞪着眼,看着洛丝这副明显被猜中了的表情,心里十分的无语。

  正要继续再说,登山缆车轻轻撞到了什么,停了下来。

  “啊,”林奇抬头一看,起身笑道,“看来是到地方了。”

  “……!!”多尔顿心中一紧,看着乔鲁诺和他的女船长一起走出缆车,踏上了平整宽阔的柱状山峰顶,而前方就是在风雪中高耸的王宫城堡。

  顾不得洛丝的公不公主的事情,多尔顿急忙跟上那两个人。

  洛丝正悄悄松了口气,抬头就看到库蕾哈似笑非笑的脸。

  “要来看看吗?”库蕾哈走了出去,“这么厉害的海贼出手的场面,可不是经常能看到的。”

  “海贼?!”洛丝大惊,追出了缆车。

  ………………

  “真的不要紧吗?”

  磁鼓王国,好几个城镇的居民们,已经聚集在了一起,全部都忧心忡忡的样子。

  “虽然那个多尔顿十分混账……但他到底也还是这个国家的国王啊!”

  “难道就这样看着他被海贼杀掉吗?”

  大家看着找来的报纸与悬赏令,空条徐伦照片下的贝利,乔巴纳.乔鲁诺照片下的贝利,如此之多的零简直要晃瞎他们这些小岛居民的双眼,这么可怕的海贼跑到他们的国家来祸害,光是想想就让人手脚发抖。

  “不行!”满脸风霜的老猎人语气沉重道,“身为国民,国王受到海贼的威胁,我们怎么能就这样坐视不理?”

  最后……

  数百上千人的磁鼓国民们集结起来,拿起了各自的武器,一批一批地涌向缆车,义无反顾前往王宫所在的磁鼓峰。

  “现在……是团结起来一致对外的时候!”

  “帮助国王一起击退了海贼,以后才有机会让他回心转意,撤销捕猎医生的法律啊!”

  “不能就这样放弃国王,不能让海贼在这个国家胡作非为!”

  居民们热议纷纷,举着猎枪等武器高呼。

  当缆车一个个停下……

  抓着猎枪的居民们一拥而上,高喊着涌向耸立在风雪中的王宫城堡。

  “打倒海贼!”

  “空条徐伦!乔巴纳.乔鲁诺!住手!”

  “……”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

  很快,所有人在王宫城堡前的空地上停了下来,大家面面相觑,茫然无比。

  在众人的面前,寒风中,只剩下了一个多尔顿站在原地,背对着大家,抬头看着城堡顶端的那面随着寒风飘扬的磁鼓王国国旗。

  “多尔顿,发生了什么?”

  “你没事吧?”

  “是你把海贼赶跑了吗?”

  村民们带着疑惑走上去,绕到多尔顿的正面。

  “那两个海贼……呃?!”

  所有人惊愕无比地发现,独自一人站在寒风中仰望城堡高处那面国旗的多尔顿,此刻竟早已经是涕泪横流,泣不成声,满脸的泪水在冷风中将睫毛凝固,甚至冻结成一绺一绺的,冰锥般地挂在下巴上……

  “喂!多尔顿!你怎么了!”

  赶来救援的居民们很担心地大声问道,“为什么在哭啊!那两个海贼呢?他们在哪?”

  村民们斗胆闯入了王宫城堡,可是不管怎么寻找,怎么呼喊,怎么搜索……都找不到任何一个人的痕迹。

  国王……大臣……士兵……

  还有那两个海贼,全都不见了!

  “他们都去哪儿了?”

  “到处都找不到!”

  “根本没有人啊!究竟发生了怎么一回事!”

  “多尔顿,你变傻了吗,快说话啊!”

  领头的老猎人村长脸色难看,捂着头艰涩道:“莫非……是海贼将所有人掳走了吗?多尔顿……”

  多尔顿仿佛冻结的双眼里再度涌出滚烫的热泪,悲哀无比地说道:

  “是我们的国王……毫不犹豫地抛弃了这个国家!!”

  ……

  【不久前,林奇和罗宾走向风雪中耸立的王宫城堡——】

  【“歪~~有人在家吗?”林奇一边走,一边大声喊道,“你们的国王瓦尔波在吗?我找他有事!”】

  【他的声音回荡在城堡前的风雪中,却始终没有任何回应。】

  【“怎么可能……”遍体鳞伤的多尔顿跟了上来,不敢置信地望着空寂而没有回应的城堡,“士兵呢?护卫队的人呢?大家早就得到消息才对,早就应该准备好迎击你们……”】

  【护卫队长一头冲进了城堡,焦急的狂吼声一遍遍回荡在城堡各处。】

  【“瓦尔波国王!你们在哪里!”】

  【“国王陛下!你们出来啊!这个国家需要你!”】

  【黑色的野牛狂奔在城堡各处,最后听到一声微弱的喘息,他急匆匆停下,却发现是护卫队的一个普通的士兵倒在血泊里。】

  【“你怎么了!索杰尔,瓦波尔国王和大臣们呢?”多尔顿抱起满头鲜血的士兵,牛眼含泪,急切地问道,“海贼已经打上王宫来了,大家都在哪里?!”】

  【“瓦波尔国王……他们……”奄奄一息的士兵用尽最后的力气揪住多尔顿的衣领,“全都……逃走了……”】

  【“……?!!”多尔顿含着热泪的眼中布满血丝,忍着难言的震惊与悲痛,“是谁……打伤……你的?”】

  【“…………”士兵张了张嘴,最后惨然一笑,终于是什么也没说,眼角淌下两行热泪,揪着多尔顿衣领的手颓然坠下。】

  【“真是无药可救了啊……瓦尔波那个混账!!”】

  【死寂的城堡前,大概能猜到发生了什么的库蕾哈显然也没料到会发生这种事,她叹息了一声,面部埋在阴影之中,】

  【罗宾抬头看林奇,发现他好像并没有太过意外的神色,只是哈哈大笑了几声。】

  插一句,真心不错,值得装个,竟然安卓苹果手机都支持!

  【城堡内响起冲天的悲声怒吼,连积雪也震动得簌簌抖落。】

  ……

  峰顶,王宫城堡前,寒风凛冽,却抵不过此刻所有人内心的冰冷。

  “这是什么样的国王……”

  居民们含着泪咬牙切齿,捂着脸悲愤道,“竟然因为害怕海贼,毫不犹豫地抛弃自己的国家!!”

  轰隆一声,庞然大物的多尔顿颓然地跌坐在地。

  老猎人村长叹了口气,拍了拍多尔顿的肩膀,“那两个海贼呢?”

  “走了……”多尔顿满脸冰霜,望着天空,“飞上天空离开了,也许是去寻找逃离这个国家的瓦尔波他们去了……”

  ………………

  郊外的雪地里,一棵落满积雪的巨大树木里,是满室的灯光。

  这是库蕾哈医生的住所,一间树洞房屋。

  一百多岁的美女面无表情地自饮自酌,忽然间听到外面的动静,推门一看,寒风呼啸的雪地里,竟站着高高低的三个人的身影。

  林奇抬手笑道:“哟,老婆婆,外面好冷,不请我们去你家里坐坐吗?”

看过《我对恶魔果实没有兴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