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陆太太复婚吧 > 412 朋友之间,才称得上是叙旧(1更)

412 朋友之间,才称得上是叙旧(1更)

  想到第二天有事要去办,莫小陶没测也说测了,还给了霍远廷不方便的暗示,霍远廷虽然不怎么信,但是为了以防万一,还是选择信了。

  毕竟如果不小心有了,留下也不是,割舍又会舍不得,实在是难以抉择。

  最关键的是,要是确定不要孩子,对莫小陶的身体有很大的伤害,这种得不偿失的事情,他才不会做呢。

  所以,当天晚上,两人就是纯睡觉,相安无事到天明。

  翌日。

  莫小陶定了闹钟,霍远廷见她这么早就起来了,嘀咕了一声,莫小陶说女孩子见面吃饭聊天,早点出发会比较好。

  她今天确实是约了闺蜜,她的朋友都比较懒,反正约好中午一道吃个饭,下午一道逛个街,收个礼物红包啥的,晚上就能回来吃晚饭了。

  她挪出来的上午时间,就可以快速的去看陈娟了。

  她心里已经有准备了,就算陈娟证实了她心里的猜测,那么对她来说,那也过去了。

  如果是当年,陈娟就把这真相告诉她,或许能让她对杜一民真的是恨之入骨,咬牙切齿。

  但是,时机已过,莫氏已经重新发展了,这些年,他们一家四口也没有被打垮,她父母亲夫妻恩爱,姐弟情感浓厚,虽然家里经济不是很好,但是却是一家和睦。

  这么幸福的过来了。

  她这次答应见陈娟,一是在警察局,她不会被伤害,二是,陈娟很快就要失去自由了,就当是满足她这个濒死之人的一个心愿好了。

  从此之后,她们之间的关系,就彻底了结了。

  “什么时候回来?”莫小陶换好衣服,霍远廷也穿着家居服起来了。

  “晚上回来吃晚饭吧,总归得近一整天的。”莫小陶还化了个淡妆。

  “那结束的时候,给我打电话,我去接你。”霍远廷不是很开心。

  “好,那我走了,拜。”莫小陶倒是没他那么舍不得,也就分开一个白天罢了,天不黑,她人就回来了。

  莫小陶下楼的时候,石琳已经起床了,早餐都准备好了。

  石琳习惯了早起,先前莫小石读书的时候,早餐都是石琳亲自操持的。

  他们现在住在霍远廷这边,石琳也习惯了这样。

  只因为,石琳第一天早起做早餐,霍远廷非常给面子,把一锅皮蛋瘦弱粥都给喝光了,第二天又把一锅虾蟹粥给喝光了。

  就因为霍远廷这么给力,石琳就直接揽下了做早餐的任务。

  每天都早早的起来,把早餐给准备好。

  莫小陶有让她多睡一会儿,谁知,石琳说道,“不行了,现在人老了,想睡都睡不着,以前你们还小的时候,妈倒是爱睡。”

  听了石琳的话,莫小陶忍不住上前拥抱她,“辛苦您了,妈妈。”

  莫小陶后来当了妈妈之后,更加深有体会,想睡的时候带着孩子不能睡,等到不用带孩子了,年龄大了,这睡眠真的也就少了。

  “又说傻话了,等你当了妈妈后,你就会知道,每一个当母亲的人,对自己的孩子,都是心甘情愿的。”石琳拉着她的手。

  “嗯。”

  “好了,吃饭吧。”石琳知道她这么早起来是要出去的。

  “您陪我吃。”莫小陶要求着。

  反正都要去见陈娟了,莫小陶并没有追问石琳,他们莫家破产的缘由,石琳是否知道。

  “好。”

  吃过早饭,莫小陶让司机送她去了市中心,然后她才打车去了警察局探视。

  莫小陶报了名字后,先前给她打过好几次的电话的警察小姐,“莫小姐,您还是来了?”

  “嗯,有劳你们了。”莫小陶就是觉得对他们中间传话的警察深感抱歉,陈娟太执着,而她之前也很固执。

  “这是我们应该做的,莫小姐,这边请。”

  陈娟被带过来的时候,莫小陶都快要认不出眼前这个陈娟了。

  昔日,一幕幕的记忆就在脑海里闪现。

  她还记得,初次见到陈娟的时候,陈娟人还比较胆怯,人也很害羞,那个时候,老师让她起来回答问题都会脸红的女孩。

  莫小陶跟她说话的时候,她都是轻声细语的,两人聊天,倒是蛮挺投机的,之后,就成为朋友了。

  她们之间,其实也曾有过真心诚意的交往。

  那段岁月,还是一段值得回忆的过往。

  只是,后来,陈娟渐渐的变了。

  她是什么时候开始变的,莫小陶已经不想去回想了,反正后来的陈娟,变得阴险虚伪,之后又盛气凌人。

  再到现在的,憔悴不堪。

  两人之间,隔着一张宽大的桌子,两人相对而坐。

  陈娟的双手还被手铐给铐着。

  “小陶,你终于来了,我以为,真的见不到你了。”陈娟惨白着一张脸,笑起来的样子,实在是很难看。

  “有什么事,直接说,我今天来这里,不是跟你叙旧的。”莫小陶伴着一张脸,她没心情跟陈娟叙旧,煽情。

  “看来,你现在真的很讨厌我,就像,你真的早就不喜欢一民了一样,是不是?”陈娟觉得,她似乎现在才看清楚了。

  如果她之前就看清楚,不吃那些干醋,那她跟杜一民会不会已经结婚生子了?

  她是不是也就不会沦落为阶下之囚了?

  莫小陶笑道,“我不是来跟你叙旧的,我也不想跟你讨论这毫无意义的问题。”

  陈娟轻笑,“呵,小陶,你知道吗?刚跟你认识的时候,总觉得你这人活得很率性,什么样的事情,到你这里,都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事,当时我就很嫉妒你,后来,知道你这样的性子,都是因为你家世好的缘故。”

  “后来,我就想,你要是家逢变故的话,你肯定也不会这么率性而为的,然而,事实证明,你不管置身在何种情况下,你都这样率性,真是让人羡慕。”

  莫小陶对于她对自己的羡慕,没什么感慨。

  她不需要她对自己羡慕。

  “莫小陶,你现在连跟我叙旧的心情都没有了,是不是?”陈娟没有想到,当初无话不谈的她们,今天面对面,她说了这么多,莫小陶的反应都没有。

  “叙旧?朋友之间,才称得上是叙旧,我跟你之间,有旧能叙吗?”莫小陶反问,“你今天如果是骗我来这里的话,那么,我先走了,我今天真要跟朋友去叙旧。”

  “好,我知道你今天来这里,不想听我说这些废话,好,那我就不说那些你不想听的过往了,只是有句话,我想告诉你,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我会判多久,我也不知道,但是我这一生肯定是毁了,我很后悔,小陶,后悔辜负了你。”

  莫小陶:“……”

  莫小陶相信她如今是后悔了,但是并不是所有的错,说一声对不起,就可以被得到谅解的。

  现在,陈娟做了那么多的事情,她现在是后悔了,可她却未必一定要因为她后悔了,就要原谅她,谅解她。

  陈娟见她话都说道这份上了,莫小陶还是无动于衷。

  她就知道,莫小陶这个人,率性也有原则,当初,她就猜到,只要她走出勾引杜一民的那一步,她跟莫小陶之间的友情,就彻底断了。

  绕了这么一大圈,让她知道杜一民这种男人,压根就不配得到她的深情付出,到头来,最令她怀念的还是跟莫小陶之间的姐妹情深。

  然而,她还是失去了。

  “我就是想告诉你,你们莫氏集团之所以破产,其实是杜家所为,杜家那两位长辈,真的是为老不尊,虚伪狡诈,就他们这样的人,我们俩,真是瞎了眼,居然都爱上过杜一民那样的男人。”

  莫小陶看着她,也知道她的心痛。

  她来之前,就猜到了陈娟要跟她说的内容。

  但是,她现在虽然不爱杜一民了,可那个时候,她还是爱过杜一民的。

  纯纯的初恋,她对杜一民还是了解的,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如果不了解,不懂,她当初也不会爱上他。

  对陈娟,她相信,如果说从前不了解,那么,绕了这么一大圈,她对她,已经有了更多的新的认知。

  杜一民虽然当初没有经受住诱惑,但是他那样的人,如果在那个时候,知道他的父母曾经对他们莫家做过那样的事情的话,他在她的面前,肯定是自卑的。

  也会自惭形秽。

  再次重逢的时候,他也不会坦然的面对自己。

  然而,事情不是这样的,再次重逢后,他的目光是追随她的,还是热烈的。

  他们每次交谈,言语间,杜一民一直给她的感觉就是,除了没有经受住陈娟的诱惑之外,杜一民觉得他没有任何事情是愧对她的。

  这才让她相信,就算杜家真的对他们莫家做了什么,大概也不会告诉杜一民的。

  因此,她推断,杜一民应该是不知晓的。

  可现在,陈娟的言语间,都指向了他们莫家的破产,是杜家一家的所为。

  看来,陈娟不光是不爱杜一民了,而且,还对杜一民恨之入骨了吧。

  否则,她这个时候应该替杜一民开脱一下的。

  可她没有这么做,反倒是让莫小陶彻底认清了陈娟的本性。

  “你告诉我的这些,其实,我昨天晚上都猜到了。”莫小陶实话实说,“事情过去到叙旧,我们莫家现在也从新开始了,所以,这件事,我知道跟不知道也没什么差别。”

  “你当真不恨杜一民,不恨他们一家人吗?”陈娟看着莫小陶如此淡定,她实在是想不明白,莫小陶怎么会是这样的态度。

  按她的推断,她觉得莫小陶应该很生气才对。

  然后就会让霍远廷帮着她,对付这莫家的人。

  让莫家一家人不得好死,这才是她坚持要见莫小陶的目的,她是真恨杜一民,爱他的时候是真爱,恨的时候,自然也是真恨。

  杜一民辜负了她陈娟的一片热忱,她陈娟当初可是不惜摧毁跟莫小陶之间的情谊,然后跟他走在一起的。

  结果,这个男人,说分手的时候,那可真的是一点都不含糊。

  她为他流过产,堕过胎,什么苦痛都尝过了,稍微有点良心的男人,都应该一辈子对她忠诚,好好的疼她。

  可是他却要跟她决裂的分手,那她凭什么要让他们一家人好过。

  莫小陶看着她急切的样子,彻底明白了陈娟坚持见她的目的了。

  她摇摇头,对陈娟真的是失望透顶了,“陈娟,你呀你,你真的是没得救了。”

  陈娟反倒是不明白莫小陶说这话的意思了,她震惊极了,她先收起她急躁的心,反问着莫小陶,“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的爱很功力,你这人,真是自私得很彻底。”

  陈娟:“……”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她自私一点儿,有什么错?

看过《陆太太复婚吧》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