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灭世武修 > 第一百三十八章 别离

第一百三十八章 别离

  “你,你居然杀了他……”与李薛同行的修士双手有些颤抖的指着乌恒,满头的汗水,神色惊魂不定,李薛本身乃先天三重境修士,谁也没想到一锤子就被乌恒解决了。

  神体果然霸道,就算武道破碎不能使出功法,但一身荒古蛮力在同级中依然无人可以撼动……

  演武场散落的人群都是见到了这一幕,皆是心里发虚,不敢小视乌恒的一身战力。

  “这下有些麻烦。”乌逸凡皱了皱眉,李家在东域东海的势力不小,虽综合实力排行第九,但也未必惧怕乌家。

  “哼,李薛挑拨在先,如今身死要怪也只能怪本大爷今天心情不好。”乌恒冷笑,他扫视在场的众人,发现许多人都刻意避开了自己的目光,有些害怕。

  “快走把,这小子武道虽然破碎,但一身蛮力还是恐怖的吓人,最好别去惹他。”有人脚步加快的离开演武场,想要远离觉醒魔魂的乌恒。

  “要怪也只能怪这李薛是个倒霉蛋,什么时候不去惹乌恒,偏偏在人家武道破碎心情不好的事情去惹。”

  若是平时,乌恒倒还会顾忌李薛的身世,但如今他树敌已多,也不在乎多加一个。现在要是不杀鸡儆猴,怕以后会有源源不断的麻烦找上门来。

  “你会后悔今天做的决定。”与李薛同行的修士咬着牙放出一句恨话,他压住内心的恐惧狠狠瞪了乌恒一眼,便将李薛给的尸体装入了储存盒中要离开此地。

  “既然你会让我后悔,我又何必留你。”乌恒语气淡漠,目露杀光,强行逼出精元,一锤子再次抡去。

  你……那修士满脸惊慌,没想到自己一句话也会惹来杀身之祸。

  嗤,鲜血迸溅,那修士直接化为一团齑粉,形神俱灭,而乌恒也是脸色苍白,活活从嘴里吐出一口鲜血,他强行凝结精元,导致气海的裂缝更加扩大,精元正在快速的流失,不出几天他一身修为怕就要跌落到后天三重境了。

  “这小子太过嚣张了,武道破碎还敢如此杀人。”有来自其他圣地的修士看不下去了,但却被边上的人拉住了,劝说道:“乌家神体已猖狂不了多久了,不出时日他的修士就会跌落在后天,到时候在教训他也不迟。”

  “没错,千万别在他还有一战之力时去挑衅,若是身死可就不划算了,耐心等候些时日,待他实力跌落在凡位境,呵呵,到时候还不是像个软柿子一般,任人揉捏。”

  “哼,那就过些时日在去教训他。”有人见乌恒干吐出了一口鲜血,一身精元不停流失,嘴角露出了轻蔑的笑意。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这是原则,若是以为我武道破碎便可任意欺负,那便尽管来试试。”乌恒毫不在意的扫了周边人一眼,漫不经心的说了一句。乌家年轻修士都是神色怪异,没有说话,但隐隐还是有些佩服乌恒,武道破碎还依然能有如此气魄,可不是谁都拥有的。

  乌逸凡道:“想必李家之人很快就会赶来,我们还是先回乌家把,反正李薛挑拨在先,李家主前来要人,二爷爷自然会应对。”

  乌恒点了点头,旋即望向身旁的冷寒霜道:“你呢?”

  “我去找娘亲想想办法,看看有没有秘法可以修复破碎的武道。”冷寒霜答道。

  “冷宫主早已和我说过,武道破碎很难修复,几乎无解,还是不用麻烦了。”乌恒黯然的摇了摇头。

  “那你愿意这样轻易放弃吗?”冷寒霜双眸有些失落的望着乌恒,她不愿看着乌恒就此沦落,在变为那个受尽世人白眼的乌家废体。

  “呵呵,若是我武道重修,那么世人都不会容许,还是算了把。”乌恒自嘲一笑,语气有些苍凉,老天不容许他成长下去,谁也没有办法。

  许多演武场还没散去之人听到此言都是放心不少,乌恒既然已经打算放弃再修武道,那么灭世道魂也就不会在次崛起。

  想必乌恒放弃修炼武道的消息会传到各大圣地,至少那样许多圣主也都会打消顾虑之心,不会在暗中下黑手了。

  冷寒霜欲言又止,是啊,若是乌恒真能重修武道世人也都不会放过他,如今他也只能走一条道路,像半年多前那般,重回乌家商行,做一名商人。

  “乌恒哥哥真的要放弃修炼武道吗?”小妹乌紫婉转着乌溜溜的眼睛,拉住了乌婷彦的衣袖,轻声问道,似乎不希望乌恒就此一蹶不振。

  乌婷彦沉默良久,始终没有开口,她看不出乌恒此刻心中在想什么,也不愿意相信曾经连凡位境都无法突破却还努力修炼的乌恒,如今会一蹶不振。

  最终众人皆是没有言语,默默回到了乌家,冰宫前来参赛的修士都是住在乌家的贵宾房间里,所以冷寒霜也跟随回到了乌家,但她此刻的心情尤为复杂,自己若是跟随母亲回到冰宫,或许一辈子都无法在见到乌恒了,但若是自己留在乌家,以乌恒如今的心情,怕是不会留自己。

  南域比武大会发生的变动太多太多,每一则消息都成为了大街小巷最炙热的话题,其中关乎乌恒的尤为之多,这个最近被炒的沸沸扬扬的乌家神体传闻不断。

  有人说,如今乌恒再次成为废体,怕是冰宫圣女要离他而去了,也有人说冰宫圣女不会在乎凡尘的流言蜚语,愿意与乌恒厮守一辈子,过上平凡的小日子。

  不可置否的是乌家神体已经沉沦,许多人肯定他在也不会出现在人们的眼前。

  对于乌恒扬言会放弃重修武道的消息,碧黎轩只是一笑而过,他的观点是,在曾经乌恒无法突破凡位境时还坚持修道,十年未突破凡位境他都没放弃过,现在就算是武道破碎,他也不可能如此轻言放弃的,这则消息,只不过是乌恒给世人放了个烟雾弹罢了。

  当然大多人都是没有怀疑这句话的真假,在大陆历史上,武道破碎的修士几乎都成为了凡人,根本没有人可重修武道,就连大帝也不能例外。

  其中还有着一个小插曲,那便是李家家主听闻乌恒斩杀自己三儿子的消息顿时大发雷霆,带着一众李家修士前去乌家讨还一个公道,谁知乌家更为强势,乌石直接扬言,一名先天三重境的修士连武道破碎的乌恒都打不过,又是李薛挑拨在先,身死只能怪自己实力不足。

  此言一出,直接将李家家主气疯了,但却无话可说,他只能气这个不争气的儿子惹谁不去惹,偏偏惹乌恒这个大魔头。

  这事最后还是不了了知,也是引起了不少的热议。

  武道破碎的乌恒在不能用出功法的情况依然能秒杀李薛这样的年轻强者,实在是过于恐怖,这便是神体的霸道,只要乌恒修为还在先天之境,一身肉体力量在先天修士中便无人可与之抗衡。

  许多圣地的修士都唏嘘不已,幸亏自己没有去惹乌恒,若不然也许与那李薛是一个下场。

  几日过后,风波渐渐平息,天域城发生的另外一个大事件便是南域最古老的世家之一南宫家举家迁移,全部退出南域,前往西域另辟天地。

  南宫家虽举家迁移,但强者依然保存了下来,如今这么一个庞大的世家前去西域,现在该轮到西域的圣地头疼了,南宫麟,南宫冥,南宫鹤三大化龙境强者,谁也不知道南宫家还有没有隐藏化龙强者,这让许多西域的势力都心虚不已,只能祈祷自家的地盘别被南宫家盯上。

  三天已过,许多参加此次南域比武大会的圣地和各家势力都开始回归,冰宫之人也要赶往北域冰宫,这一日乌家之人都前来送行,心情最为复杂的应该是乌恒与冷寒霜两人了,她与乌恒早就拜堂成亲,虽当初是因为冰魄寒焰的缘由,但如今两位年轻人早就发现自己的心已经属于对方,别离成为了最痛苦的事情。

  一头通体雪白的狮鹫盘卧在乌家府邸的空地中心,此狮鹫正是冷霜月的兽宠,冰宫之人正准备踏着狮鹫王启程北域。

  “你真不愿留我在乌家么?”冷寒霜美眸隐约有泪花闪动,望着乌恒,道问了一声。

  乌恒感觉喉咙有些干燥,难以下口,最终他还是做出了抉择,道:“你修炼的是冰宫秘法,若是留在南域会影响你的道途,放心我早晚会有一天会去冰宫寻你的。”

  “好,希望你这个混蛋别食言。”冷寒霜说完,便毫不犹豫的塔上狮鹫王的后背,冰宫宫主冷双月略带深意的看了乌恒一眼,便轻喝道:“启程把。”

  “哎,原本佳人配才子,如今却要别离。”乌逸凡拍了拍乌恒的肩膀,叹息了一声。

  乌恒嘴角勉强挂着苦涩的笑意,不知该如何言语,他已经决定,武道一日不能修复,便一日不碰冷寒霜,凡人与修士有着莫大的差距,百年后乌恒或许已经入土,但天赋极好的冷寒霜可能已突破化龙境,依然是风华绝代的美人,他不愿意未来的冷寒霜守着自己的孤坟。

  然而就在这时,冷寒霜却忽然从狮鹫王的背上跳下,她身如魅影,出现在了乌恒身前,修长白皙的玉手搭在了他肩膀上,有些羞涩的轻轻闭上了美眸,睫毛微微颤动间,红唇已吻在了乌恒嘴边。

  “南域比武大会时,我说过若是你战胜南宫尘便亲你一口,如今本小姐没有食言。”

  …………

看过《灭世武修》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