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灭世武修 > 第六百二十五章 你被整了二

第六百二十五章 你被整了二

  听闻南宫尘一番话语,在经过自己的仔细推敲,无名与叶楚都心知被耍了。眼见就能手刃仇敌,却被如此破坏,两人都心有不甘,勃然大怒冲高天呐喊道:“究竟是谁在暗中故弄玄虚?!”

  高天上,白蒙蒙一片的雾气被呐喊声震散了许些,隐约显现出一道伟岸身影,他就似一座飘渺的仙山伫立在虚空中,万古长存,神秘无尽,俯瞰着蝼蚁般的人类,一身被混沌雾气所笼罩,看不清其真容。且雾气中的道痕印记太深,修士以秘术强行观看,很可能伤着自身元神。

  “放肆,两个小辈不想活命了么?”以无敌姿态现身的神秘人只是冷喝一声,便如同万道天雷齐压而下,响彻大半边北海,无数海中荒兽皆匍匐,吓得不敢大声喘息。

  他缓缓抬起手来,那是一只执笔书写天下的手,很文秀,可其中蕴含的浩瀚伟力,似能瞬息抹平整座北渊岛,包括岛内的所有人!

  无名,叶楚二人都吓得脸色发青,莫非真乃大帝出手,自己等人太过鲁莽吗?

  “不可能,魔帝还存活妖岛,天底下没有第二位大帝。”南宫尘摇头,嘴里否定着,实则心里也犹豫不定,不敢轻举妄动,万一那手真是大帝之手,一切都得飘散成云烟,没人可以抗衡。

  “还不跪下?”无敌的声音在次传来,质疑着南宫尘,叶楚,无名三人,虽没有点名,但其意思一目了然,要他们跪着谢罪。

  “你……”无名一阵憋屈,男儿膝下有黄金,这辈子除了教主,他从未给其他任何人下跪过,包括父母。

  南宫尘也是跪天跪地不跪人的主,他双眼眯成一条缝隙,一步站出,壮起胆子来冲其怒骂道:“死狗,别装了,难道以为我会识不破你这雕虫小技吗?”

  此言一出,雾气中的朦胧帝影震怒,凝停在虚空中的大手不在犹豫,迅速压向北渊岛,要将这里给夷平!

  “好可怕的帝力。”轩辕麟等人全部停下攻势,暗暗咋舌,一头黑发被劲风所吹乱。

  南宫尘背后冒出冷汗,对方究竟是虚张声势,还是自己猜错,中州出现了第二位大帝?如果真是大黄狗所为,那么这一掌,就不会有实质性的威力,仅仅气势与大帝出手有几分相似罢了。

  可话又说回来,要真为大帝出手,自己的命可就保不住了!

  有一句古话说的好,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南宫尘赶忙将九黎壶召来,覆盖在自己身上。

  叶楚与无名都不敢狂妄,各自祭出护身法宝抵挡,毕竟躲开是不可能的,北渊岛纵横六十余里地,而那只云雾般飘渺的手掌就足足覆盖北渊岛的四十余里地,没有修士可以瞬息间逃开四十里地外!

  所有人都严阵以待,包括轩辕家修士,虽然乌恒是被这神秘人搭救,但那一掌乃无差别攻击,是敌是友都得波及到。

  “哗!”

  沉重的一掌压来,风声呼啸,吹打在众人脸庞上。

  南宫尘则龟缩九黎壶中,面部表情十分凝重,暗算这远古十大神兵之一的法器,能否挡住大帝人物的一道掌力?

  许久过后,狂风散了,一切归于平静,仿佛什么都没发生。

  “千杀的,果然是那条死狗!”当南宫尘收回九黎壶,发现现场的人都毫发无损后,猛的一拳头砸在九黎壶上,懊恼不已,明明就已知道是大黄狗故弄玄虚,偏偏怕了那句“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古话。

  “啊!”

  他忽然痛叫一声,整只右手红的如烧猪蹄般。原来九黎壶金坚无比,那一拳头砸上去,给砸到自己手了!如此一来,南宫尘更有一股怒火无从发泄,一脚“哐当”一声踢在九黎壶上,这一次,他忍痛不发,憋的脸都红了,就是不叫出痛来。

  实在太气愤了,气到他需要自残来缓解心中的怨气。

  无名与叶楚神色尴尬,看来自己真被耍了,还是连被戏耍两次!

  雪花见这么多年轻妖孽都被吓得不轻,噗嗤一笑道:“这么多年不见,大黄狗还是这么缺德!”

  无名见南宫尘一直不断怒骂,走过去询问道:“你莫非与方才冒充大帝之人认识?”

  “狗屁人,那家伙分明是一条狗!”南宫尘气愤的有些失态。

  “狗?一条狗怎么会有如此本事?”靠过来的叶楚也很惊讶,表示质疑。

  “就是,一条狗怎么会有如此本事,我可是鼎鼎大名的天域神医。”虚空中,传来表示赞同的声音。

  无名一头雾水,询问南宫尘道:“天域神医?天域是什么地方,怎么从没听说过,莫非真有天域神医这号人物?”

  见无名煞有其事的询问自己,南宫尘忍不住面部肌肉一抽,愤恨道:“天域大陆是另外一个位面大陆,这条狗那里招摇撞骗,以神医自称!”

  “嘴巴给我放干净点,我乃天域神医,你才是狗,你全家都是狗,汪汪汪!”对方十分理直气壮,还龇牙咧嘴叫吼了几声。

  北渊岛众人神色凝固,是不是幻听了,后面怎么听到了狗叫声……

  前面的声音就让人觉得有些阴阳怪调了,在加后面这声狗叫,叶楚与无名神色更加尴尬,捉弄自己二人的竟然真是条狗!

  好大的一个乌龙,一条狗把这些天不怕地不怕的妖孽级人物全给震得一愣一愣的。

  先前理直气壮辩论之人,一下子蔫了,留下一句悄悄话道:“娘的,情况不妙啊,好像被发现了,三十六计走为上计,乌恒我们赶紧撤把……”

  “还想撤?我看你哪里逃?!”叶楚何时受过次等屈辱,踏着黑色古棺直追而去。

  无名气的跺脚,化为一道红色光影紧随其后,一定要将这死狗的毛给拔光。

  南宫尘倒已经冷静下来,也可以说是习惯,被大黄狗折磨折磨着,就已经习惯了,它气人的本事没人可比,要是老较真,定会被活活气死!且这条狗不但气人的本事了得,逃命本事也是一绝,他曾经施展吞天魔功不眠不休追杀半个月之久,硬是没能追下来。

  所以南宫尘压根没打算去追,与其把功夫白费在那死狗身上,倒不如把乌恒身边这些亲人朋友都一一抹杀,就算让他活着,也要痛苦一辈子的活着!

  幸亏轩辕青云,轩辕耀天,轩辕嫣然,雪花四人都为了前来相救乌恒,汇聚在了一起,与轩辕月和众修士形成一个防护圈,让南宫尘一时间攻不下来。

  另外一边,千丈高空中,一只健壮如牛的大黄狗背上正驮着乌恒跑路,脚下踩着不知名阵法,速度奇快,一朵朵白云从身旁飞掠而过,嘴里还含糊不清的说着话道:“后面那两个脸都被气红的家伙也不容易,不如等等他们在走?”

  追在后面无名、叶楚两人听闻此言,不但没觉得感到安慰,相反脸更为涨红,加上先前的戏弄,他们怒的一股血脉逆流而上,噗的两口鲜血从嘴里吐出。

  “哟,你看他们在吐血呢,本仙医行走天下,济世救人,如果他们被本仙医活活气死,岂不造孽,毁了大功德!”大黄狗一脸认真较劲之态。

  被大黄狗驼在背上的乌恒一阵缺氧,他现在是凡人之躯,在高空很难呼吸,翻白眼道:“你不说话气他们,就是最大的功德了!”

  “不行,我不能见死不救,可是救了他们,我们就有威胁了。”大黄狗很固执与纠结,竟掰着狗爪子数起指头道:“不救,救,不救,救,不救,五根手指头数完了,看来是上天下旨意不让本仙医救他们呐,实在可惜了,两人天赋都不错,哎。”

  见此一幕,哇,叶楚、无名喷出元神精血,这死狗分明是在戏弄人,从五根手指头数,如果先说救,那么第五根就是救,它从不救开始数,分明就是算好的,脸上表情还那么的煞有其事,真是太气人了!

  “万物皆有定数,你们命数于此,哎,本仙医也无能为力,再见了,一切都得看你们自身造化。”大黄狗留下一句高深莫测话语后,踏着不知名阵术走远,溜的不见踪影。

  “妈的,你给我等一等,不把你毛给扒光炖火锅,难泄我心头之恨。”无名歇斯底里的大吼,奈何前面就留下了一根金黄.色的毛发飘来。

  “无名兄,莫要动真火,这条狗分明就是想气我们,较真就输了。”叶楚停下脚步,无奈劝说道。

  “这狗什么本事都没有,气人的本事倒真是中州无人可比。”无名气喘吁吁,恼火道。

  没办法,气人也是一种本事,如果不出手,就能把人气死,那比什么秘术功法都奏效。

  大黄狗一步两三百余丈,恍若流星在渡步,速度之快隐隐堪比行字阵纹,且下面的阵势什么符纹都没有,倒有一副星雨图,玄乎其玄。

  “这是什么阵法,怎如此玄妙,既不刻画符文,也不需要以精元之力运转?”乌恒看的忍不住称奇。

  大黄狗乐的龇牙咧嘴,得意道:“前些时日,我碰巧路过日月宫,发现有一处龙脉灵气蒸腾,于是忍不住前去一看,发现竟然是星雨大帝的坟墓,但本尊不在,是衣冠冢……”

  话还没说完,乌恒已经猜出全部过程,他鄙视道:“于是你就把人家祖坟给掘了,把这东西偷了出来,对不对?”

  大黄狗尴尬的用爪子抓了抓脑袋,道:“其实也不算偷,只是顺手拿了副图画罢了,似乎名为什么星雨图,烙有星雨大帝的道痕。”

  …………

看过《灭世武修》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