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灭世武修 > 第六百七十一章 出诊

第六百七十一章 出诊

  青木鼎失而复得,让乌恒心情格外爽朗,在一路回去的路途中,爱不释手的把玩了几番。言情穿越书更新首发,你只来151+看书网

  “这就是上古十大神兵中的神农鼎吗?”他望着手中那古朴无华的小鼎,左瞧瞧又瞧瞧,根本没发现太多特别之处,要不是亲眼见证了灵彩儿拿它炼丹过程,乌恒真的很难将其与古神兵联系在一起!

  回去的路程,要比想象中的远很多,乌恒十六个时辰的追逐,那是发狠拼了命,速度不知得有多快,几乎横跨了北海二十分之一的领域,可像其路程有多么的辽阔。要让他还以原来速度赶回,那绝对得累趴下。

  且经过一场大战,他体力消耗甚巨,必须找个地方解决一下温饱问题。

  乌恒祭出行阵返回,以天眼瞭望四处海域,想寻找一个有人烟的地方饱餐一顿。

  约莫过了半个时辰,他在一处名为狼烟岛的岛屿歇脚。

  这岛本是当年青阳盟的附属领域,如今已经换了主人,为三仙庄的领土。

  狼烟岛还算繁华,生活了将近三十多万岛民,核心城池便是乌恒来到的这狼烟城了,一共生活了三十多万岛民的地方,狼烟城便占了一半人口。

  城内,热闹非凡、各种当铺、青楼、客栈、药铺、戏院在主街道上连绵望不到尽头。

  “哎呦,这位小哥长的真是好生俊俏呢,不如进来玩一玩?”当乌恒路过一处青楼旁,一名面容姣好,身姿窈窕的风尘女子冲其丢着手绢,吴侬软语,好生妩媚。

  “这白日青天下,你们也……也要工作吗?”乌恒觉得好奇,搭了一句腔。

  风尘女子长叹一声道:“哎,生活困苦,只能不分日夜了呗,在说了,如今时代变了,男人都喜欢白天出来寻欢,我们也得顺应客户呐。”

  “噢,为什么?白天不是工作的时间吗?”

  “白天出来,家里妻女都以为男人去工作了,自然没什么怀疑,所以白天来我们青楼啊,更加的安全!”

  “有道理,小生活,大智慧!”乌恒干笑几声,随即不待对方搭话,绝尘而去。

  一路磕磕碰碰,乌恒才走出人挤人的街道,钻进一家酒楼中,装饰算的上气派,想必价格应该不会便宜。但在这个世界中,在穷的修士,也吃的上饭,更何况堂堂人族神体呢。

  于是他威风凛凛,找来店小二要了二十碗牛肉面。

  “客官,是两碗牛肉面吗?”店小二恭恭敬敬的看着眼前这个一身书卷气质的公子。

  “是二十碗,等等,可能还不够,另外在加十根烤羊腿,与一大坛子你们店最好的美酒!”乌恒狮子大开口,他现在是饥肠辘辘了,觉得再多食物摆在面前也能一扫而空。

  店小二楞了楞,本有些犹豫,但见这位公子应该不像付不起钱的主,也就将他点的食物报了下去。

  没过多久,香气扑鼻的牛肉面与烤羊腿扑满了整张桌子,乌恒将要来的一大坛子酒打开,立即冒出浓郁酒香,让人不忍陶醉其中。说是一大坛子,实则没多大,一只手就能抓住。

  随即,他也顾不得其余顾客异样的目光,毫无形象的大快朵颐起来,喝着美酒,啃着香喷喷溢出来金黄色汁液的烤羊腿,乌恒忽然有些能理解邋遢老头的行为了,这种享受实在是太美妙了,特别是在饥肠辘辘的时候。

  当两碗牛肉面与一根烤羊腿被消灭时,人们只得称其饭量了得!

  而当十碗牛肉面与五根烤羊腿被消灭时,许多人大跌眼镜,头一次见这般怪人,文文弱弱的身体里,怎么装的下那么多东西……

  小店二也看的膛目结舌,转眼间发现二十碗牛肉面与十根烤羊腿已经消失在桌子上。

  乌恒也很纳闷,自己的肚子怎么装的下那么多东西,而且也就是吃了个七成饱。想必是古神体力大无穷,所以消耗的能量也会因此增长,补充的饭量也就增长了。

  “客官,一共收您五枚金币!”店小二早就十分殷勤的等待在乌恒身边了,一脸谄媚笑意。

  这可是个大客户,马虎不得。

  “五枚金币?”乌恒皱了皱眉头,好像略贵了一些,但也没多说什么,按照普通人来说,五枚金币可是两三个月的总收入了,但对于他来说,并不值一提,不过半颗凡品灵石罢了。

  “是的,二十碗牛肉面收您五银币,十根烤羊腿收您十五银币,一共是两金币,但那坛酒可是本店的珍酿,所以要收三金币,一共五金币。”店小二嘿嘿笑着解释,当然不排除宰外来户的嫌疑。

  “不用过多解释了,难道你觉得我是付不起饭钱的主吗?”乌恒淡然一笑,随后摸了摸身上腰带,发现好像没有金币,于是以神念探入护心纹玉中,那一刻他几乎万念俱灰,原来里面的几十万灵石早已被自己恢复精元之力花光了……

  自己还真付不起这顿饭钱!!

  “客官,您是不是有什么不便啊?”店小二见乌恒左摸摸右摸摸,试探性的开口,以他多年的经验判断,这小子肯定是没钱付账了。

  “没什么。”乌恒干咳了几声,有些脸红,自己堂堂人族神体,居然吃不起饭了。

  溜吗?

  自己以位移虚空之术离去,别说这个店,就是整个狼烟岛也没人拦得住。

  “不行,灰溜溜逃走,这可不符合我的风格。”乌恒有些坐如针毡。店小二则紧紧站在他身边,生怕其吃白食忽然给跑了。

  咚咚咚。

  这时,楼上传来一阵急促滚动声,只见一名衣着华贵,身形臃肿的中年胖子一路从楼梯上滚落下来,嘴里吐着白色沫子,正好就落在乌恒这一桌子不远处。

  站在乌恒身边的店小二似乎认识那胖子,连忙走上去想要搀扶胖子道:“刘员外,您,您这是怎么的了?”

  “药,药,这是药,快去煎……”只见刘员外随身从怀里掏出一个黄色的药包,艰难递给店小二说道。

  店小二始料不及,那里敢随意给人煎药啊,万一给闹出人命来,自己吃不了兜着走!

  “父亲,父亲!”紧接着,楼上又是一阵急促抖动声,一名相貌楚楚动人,约莫十七八岁的女子从楼梯上跑了下来,一把跪倒在刘员外身边,她见父亲口吐白沫,两眼翻白,顿时大声哭泣起来。

  “刘员外这是怎么回事?”店小二连忙询问女子。

  “我方才与父亲在楼上用餐,刚才还好好的,但忽然整个人有些不太对劲,疯疯癫癫,一路朝着楼梯跑去,这不就滑倒了下。”女子哭哭啼啼,又拜托店小二道:“我父亲患有病症,严重时会口吐白沫,浑身抽搐,整个人疯疯癫癫的,所以怀中经常带着黄药包,以备不时之需,你快去给他煎啊!”

  “哎呀,这可是绝症,没得救了!”然而就当店小二想接过药包时,乌恒一句话直接吓的他连忙将药包给抖在了地上。

  “啊?以前大夫说这是羊癫疯,并非绝症啊?”女子吓的大跳,小脸蛋煞白。

  乌恒瞪了瞪眼,原来这是羊癫疯……他刚才不过随口胡诌罢了,没想到对方已经确证过了,但为了付那顿欠下的饭钱,乌恒只能昧着良心道:“这是白血症,并非什么羊癫疯,是绝症!”

  “这,这可怎么办?”闻言,女子更加着急了,眼睛都快哭肿。

  “算你们幸运,也就是碰上了我,不然没得人可救你父亲。”乌恒摸着下巴故作高深道,本想摸摸胡须的,发现没胡须,就只能摸下巴了。

  “你能救我父亲?”女子像抓住唯一救命稻草般,盯住乌恒。

  “吹牛吧,饭钱都付不起的一个穷小子,居然有救人绝症的本领?”店小二怀疑看着乌恒,其余客栈之人都纷纷围了过来,指指点点。

  有老者说:“这分明就是羊癫疯,哪里是什么白血症啊,年轻人,不要随便吓唬人啊。”

  乌恒一脸尴尬之色,但手中有神农鼎在,只要能治好他的病,就算是羊癫疯,也能被说成是自己治好了他的白血症!

  于是他将神农鼎取出,一把将黄药包打开,里面有着数十味草药,全部给倒了进去,这一系列行为,更惹人怀疑了,这分明是两次的药量,这年轻人居然一次倒入,估计是个江湖骗子乱行医吧?

  周围之人指指点点,说乌恒是个骗子,女孩越发着急,这可是关乎父亲性命,不容马虎。

  可很快,围观闲人一个个瞪眼看着神农鼎,发现无需生火,其中已经飘出袅袅白雾,简直奇了。没过多久,成丹,凝香,出光三大步骤瞬间完成,本是没有品阶的药材,愣是被乌恒给炼成了一颗一品灵丹!

  这是他第一次炼药,颇有成就感,来不及拿着这颗丹药观祥,毕竟救人要紧,他连忙给刘员外服下。

  药到立马就见效,疯疯癫癫,在地上打滚吐白沫的刘员外一双眼睛当即清明不少,没在胡乱动弹,店里客人都咋舌,这年轻人还真是神医不成,丹药一副,刘员外立马变成没事人了!

  见父亲平静下来,女子感激的抓着乌恒不停说谢谢。

  乌恒则摸着鼻子,有些不好意思说:“出诊金,五金币!”

  “出诊金,自然要给,自然是要给的。”女子看起来出自大户人家,很豪气,想多给乌恒几枚金币,但乌恒一枚也不多收,将五金币交给店家便离开了此处是非之地,不然定得遭围观了。

  …………

看过《灭世武修》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