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灭世武修 > 第七百四十二章 冰封之书

第七百四十二章 冰封之书

  天域城,夜色朦胧,灯影阑珊,乌恒与碧雪颜走在一条青色石板道上。

  街边并无太多人影,因为四天前紫衫家族的到来,很多百姓已经逃散,只留下一些修士抵御。

  “唉,这三年,你走的太快,我追不上了”碧雪颜长叹一声,她有些沮丧、有些失落、有生之年,已经无法用步伐追上身边的男人,他注定是一段传奇,不属于自己。

  “谁说的,只要你能将岁月之书融于体内,必定修为飞涨,你的天赋不差,只是天域大陆不如中州灵气充裕罢了。”

  她望着天上的一轮弯月,精致面容被银辉照耀的美丽梦幻,又叹息道:“中州太遥远,我无法突破大陆屏障过去。”

  “我带你过去。”忽然间,乌恒说了这样一句话,口吻决绝,不像在开玩笑。

  此言一出,碧雪颜窈窕的身躯一颤,犹如触电般,心中快要覆灭的一盏灯再次明亮,她开心的笑了,如绚烂盛开的百合花。

  然而没过多久,碧雪颜倔强的说道:“可是,我会成为拖油瓶,我不愿意。”

  “不,你不是拖油瓶,我需要你帮忙。”

  “帮忙?我这么差劲,能帮上你什么忙呢?”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再说了,你的天赋很厉害,怎么会差劲呢?拥有岁月道魂,且正好掌控岁月之书,只要将天书融于体内,必定如同风齐之神在现,成为中州一轮耀眼的新星,那个地方有大机遇,也许是个适合你的舞台。”

  碧雪颜听得心动,一双明亮眸子闪烁光泽,很动人,再次有了灵气。

  她很开心,本以为自己会躲起来,一辈子都不再见乌恒,但她忍不住想去看看,哪怕在看一眼,而现在乌恒说要带她去中州,碧雪颜再次恢复往日自信,眼睛弯弯如月牙,灿烂笑着。

  “瞧你开心的,淡定点好么,都三年了,还如同昔日的邻家小姑娘般。”乌恒揶揄。

  “哼,就你最淡定,你最厉害!”碧雪颜嗔了他一眼。

  岁月如歌,一闪即使,四年前他们在雪域森林相遇,经历一场场血战,经历一次次生死,有笑过、有哭过、有酸甜苦辣、有材米油盐,时光荏苒,转眼间四年过去了,他不在是那个举世皆敌的魔魂小子,而是王者归来的人族神体。

  他就站在身边,不再飘渺,昔年发生一幕幕涌上心头。

  “为什么摸我脸蛋?呀,好脏啊,你怎么弄这黑土抹我脸上?”

  “我的小姑奶奶,那些佣兵刀口舔血,要是看你这一个水灵灵大姑娘,非得把你吃了不可!”

  “你才大姑娘呢!”

  场景转换,她朦朦胧胧醒来,望着就要离开山洞的熟悉背影,叫喊了一声道:“喂!”

  “碧小姐还有事情吗?”

  “我,我想问你叫什么名字,我感觉我们曾经好像在那里见过。”

  “我也觉得我们好像在那里见过,你可以叫我似曾相似的人……”。

  那一刻,他走了,走的遥远。

  许多场景,既熟悉,又陌生,恍然如梦,还好时至今日碧雪颜没有放弃,至少她还有机会,哪怕只是静静待在乌恒身边。

  “你想什么呢?”忽然间,乌恒问了沉默低头不语的碧雪颜一句。

  “想你呢。”她下意识的回答,但忽然意识到不对,小脸蛋醉红,恨恨跺了跺脚,似乎在骂自己不争气,迈着小碎步跑到了前头。

  乌恒哑然,有些流里流气的自恋道:“乌恒啊乌恒,你这祸害,到底得让多少少女为自己伤心着迷才肯罢休呢?”

  “哈哈哈哈。”随即,他长笑,追了上去。

  不知不觉间,他们来到城外,几名守候在此的乌家修士行礼点头,没有阻拦。

  此刻,紫衫昆衣衫褴褛,一张俊俏的脸已经成了“猪头”,满地找牙,一头脓包,被绳子挂在城头上。

  “不简单,身体中居然融汇了雪女遗留的天书。”乌恒以天眼望向城头上的紫山昆,喃喃自语。这的确是个天纵之才,若生在中州,真的会很可怕,至少能比肩年轻翘楚,但比妖孽,那还差的远。

  紫山昆听力灵敏,毕竟是化龙三境的强者,他见乌恒赞同自己不简单,顿时嚣张起来,一双眼睛闪烁光泽,朝着城下怒吼道:“哼,知道我的天赋可怕了吧,雪女天书在我体内,谁都杀不了我!等大爷爷来了,你们全都得死!”

  乌恒一双天眼散发金色的璨光,深邃如万古星空,能看透一切,他没有回答紫山昆,而是汇聚与他心口处,其中有一片蓝色幽光沉浮在混沌中,晶莹发亮,正是雪女遗留神书。

  “好雄浑的一股冰封之力……”他内心感到震惊,看穿了那团蓝色幽光,正是五大天书的其中一本,名为《冰封之书》,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啊,出现在紫月大陆,如今送上门来了。

  “给我开!”

  忽然间,乌恒爆喝一声,吓得周围几名修士一大跳,太惊悚了,精元如浩瀚,无垠似天穹。

  他弹指间,一束金色神芒照耀天际,咻的一声,没入紫山昆心口,然而哪里出现一团涟漪,将神芒弹射了出来,雪女遗留神书正在反抗。

  “噗”

  乌恒连往后倒退几步,嘴角溢出一口鲜血,长发披肩,稍显狼狈。

  “乌恒,你没事吧?”几名乌家修士惊惧,晌午他一人力战紫衫家几千米修士,废掉一名通天强者都毫发无瞬,现在却溢出一口鲜血,他们很难想象刚才对碰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没事。”乌恒神色淡漠下来,示意让几人退开。

  “哈哈,蛮夷小儿想夺我天书?现在知道威力了吧!”紫山昆则大意嚎叫,终于“击败”了乌恒一次,暗暗感慨神书在手,就是不一样,自己依然是无人能敌的紫月大陆第一天才!

  “炎火天书!”

  蓦然间,乌恒沉喝一声,眉心冲出一本金黄色天书,他以识海温养天书,让人惊叹!

  “什么?”

  紫山昆眼睛瞪的老大,不敢相信这“蛮夷小二”也拥有一本天书,且与自己一样,已经成功溶于体内。

  紫色天火冲霄,照亮天际,被乌恒弹指间,全部朝着紫山昆心口杀去,与雪女遗书对抗,另外他大手演化神纹,一股“封”的神秘力量钻心而去,同时没入紫山昆心头。

  “不……你不能这样做……那是我的神书……”紫山昆如疯子一般嚎叫,歇斯底里,惊悚若狂,他不再得意,发现乌恒简直拥有无穷无尽手段,一双眼睛炽盛如阳,浑身手段玄奥苦涩,精元如广袤瀚海,神力似无垠天穹。

  “哼,现在这是我的了!”乌恒爆喝,身体金色神辉暴涨,似一头燃烧着神火狴犴,凶猛无匹,睥睨天下。

  “开!”

  乌恒大手探向对方心口,硬生生扯出雪女遗书。

  入手冰凉,寒气冷丝丝的,若不是玄冰古神体,还真不能强行拿下。

  “啊!”

  紫山昆狂吼,黑发乱舞,撕心裂肺,天书被夺,他神色极其狰狞,这是他最重要的东西,比性命还重要,乃紫衫家最至宝,如果丢了天书,就算爷爷将他救回,那也会失去昔日光彩。

  冰封之书夺来,乌恒收回炎火天书,随即再次出手,在紫衫昆心口布下一道“灭”的荒凉种子,布下“机关”,他才冲着面面相觑的乌家修士道:“将他嘴巴用圣铁塞满,免得扰民休息!”

  “好嘞!”乌家修士瀑布汗,但还是应承下来,圣铁那般珍贵,他们找不来,只能将身上的袜子等东西塞进去……紫山昆直接哭了,后悔不已,这臭袜子竟然撒进自己嘴中,奇耻大辱啊!

  雪女遗书乌恒不打算自己用,到时候留给雪花,相信她定然会很开心,旋即,乌恒将书收入护心纹玉,而后追上了碧雪颜。

  夜色漆黑如墨,只有星光点缀其中。

  孤男孤女,在荒郊野外,这是什么节奏……

  忽然间,乌恒十分认真且正经的冲比碧雪颜说道:“你准备好了吗?”

  “阿?”碧雪颜惊诧,小脸蛋更是绯红,却没有拒绝的意思,毕竟等他那么多年,不就是等的此时此刻么?

  “阿什么阿,我来帮你!”乌恒作势就要走上前来。

  “不,不用,”碧雪颜紧张的像个小女孩,声音似珠落玉盘,清澈动听,她双手抱着自己,随后脚一跺,下定了决心,道:“我,我自己来就好!”

  随即,蝴蝶结腰带被一双白皙玉手扯开,一袭墨绿长裙轻飘飘落地,碧雪颜那晶莹易透的锁骨与珍珠间顿时显露出来,纯白色的衣兜颇具诱惑力,将胸部包裹的饱满起伏,曲线迷人,小家碧玉中带着绰约多姿,是个美人儿。

  乌恒看的目瞪口呆,惊讶道:“你脱衣服干吗?”

  “嗯?”碧雪颜惊疑不定,颤抖着声音道:“我准备啊,难道不需要衣服吗……”

  乌恒冒出冷汗来,低头尴尬摸着鼻子,看来碧雪颜是误会自己意思了,这风高夜黑,孤男孤女,荒郊野外,自己问一个小姑娘“你准备好了吗”的话语,似乎也有些唐突了。

  “不行,人家小姑娘都主动了,如果我不上,她肯定会留下阴影,箭在弦上,实在不得不发啊,雪花、霜儿,你们不会怪为夫在给你们收个小妹妹吧?”乌恒暗中思索,只能横下心来,将错就错,连忙冲上前去,要将碧雪颜抱在怀中。

  然而,抱了一团空气……

  “你是在问我准备好融汇天书了吗,对吧?”碧雪颜贝齿轻轻咬着红唇,她不希望乌恒为了自己,将错就错,于是躲开。

  乌恒很尴尬,点点头,人家都已经点穿,自己还能干什么呢?

  “没关系的,反正我就是喜欢你,误会了你的意思也不丢人。”碧雪颜横下心来这样说道,随即将墨绿色衣裙再次穿在身上,道:“我准备好了。”

  “恩,闭气凝神,将岁月之书平摆在双手上,我会教你天地古经,把天书融入心口!”

  乌恒点点头,开始动手施法,一指点在了盘坐在地的碧雪颜眉心处,灌输天地古经的奥义,期间取出黄金仙露为她洗涤身上杂质,又是溢出神血为她锻造身躯。

  乌恒发现碧雪颜的确是个可造之材,黄金仙露与神血都被淬炼在其体内,若是生在中州,必然不简单,有机会晋升妖孽的行列。

  …………

看过《灭世武修》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