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灭世武修 > 第七百七十七章 彼岸花开

第七百七十七章 彼岸花开

  后来,因为冷寒霜的一封信纸,他背负着踏平神殿的执念去了中州。

  因此才意外发现了ziji的身世,原来体内还留存着魔族血脉,而且还很纯净的魔族血脉。

  里面的故事又是跌宕起伏,斩杀魔神谷灵尸,与各方人杰比斗,到后面开始与圣主级别人物拼杀,大战八大异族,灭青阳盟,碰撞四大古王,迎战魔帝分身……每一个故事都注定记入史册,里面发生的小细节与精彩根本述说不完。

  轩辕舞侧坐在地,洁白素裙中,露出优雅起伏的曲线,冰肌玉骨,眉目如画,长发由一根红色发簪高高挽着,露出美人尖。她静静地在旁倾听着,一句话都没说,因为听得入神。

  几个时辰悄悄过去,母子两都不知不觉。

  “后来我回到天域大陆,参加域外战场,便来到了这里……”乌恒一口气讲述了很多,百感交集,回首一路历程,才恍惚发现ziji经历了那么多的故事。

  “好孩子,你可比你父亲有出息多了!”轩辕舞的声音很轻柔,溺爱的捏了捏乌恒的脸,看着他害羞的表情,直打趣发笑。

  乌恒觉得ziji都这么大了,母亲干嘛还要捏ziji的脸,但他并不抵触,感到了暖流充斥心间。迟来的亲情,像浓浓烈酒,让人喘不过气来,却又不希望清醒。

  另外,他奇迹般的看着ziji本是伤痕累累的身体,现在居然完好恢复,当然,除了满是被剑划开划痕的衣裳外。

  一是因为神体的恢复能力本就强悍,更重要的当然是其二,真仙在这片世界遗留的一些传承力量,真的让人感到惊悚,他本以为ziji又需要疗伤七八天的。

  看着衣衫褴褛的ziji,乌恒觉得有些尴尬,连忙起身,想找了个角落,换一身新衣裳。

  “小恒!”但轩辕舞叫住了他,也不过多解释,从一件衣柜中熟练的拿出一套白色长衫。

  梦里,她无数次都想着能给孩子穿上ziji亲手缝制的衣裳,今天算是了却二十年夙愿。

  “娘,这是您亲手做的?”乌恒吃惊地看着她手中那件衣裳,一针一线都缝纫的很好,天知道一代武修界的绝世才女,居然还能贤惠的做起衣裳来了!

  轩辕舞亲切地点点头,道:“你穿上吧!”

  乌恒开心地接过新衣裳,而后又看了看那衣柜,里面的情形,让他忽然觉得鼻子一阵发酸。

  那里挂着很多件长衫,重重叠叠,几乎要将一人多高的衣柜挤破。

  最边缘的一排,做工好像都不怎地,但沿着中间寻去,做工越来越好,与裁缝有的一比。

  而这一件,是轩辕舞最新做出来的一件,一针一线,十天十夜……

  “二十年来,娘亲就是这样渡日的吗?”他有些呆若木鸡,那放满衣裳的衣柜可不止一个!

  见乌恒露出心疼的神色,轩辕舞忽然觉得这些年的dengdai,都很值得,至少ziji活下来了,没有放弃最后希望。她anwei道:“小恒,其实这也没什么,只是闲来无事,每天便缝制点衣裳度日罢了!”

  “娘亲难道不修炼吗?”乌恒发现新大陆一般,惊奇看着他。

  “我好像对修炼一途已经没了兴趣,记得只是偶尔过几年,打坐一次。”轩辕舞有些洒脱的说道,事实也的确如此。

  “那娘怎么抵达通天三境巅峰层次的?”

  “莫名其妙就突破了。”轩辕舞耸耸肩,表示满不在意。

  乌恒又有了一种想吐血的chongdong,发生原来ziji也是正常人,他的娘亲,应该更加妖孽才对。

  …………

  …………

  换上娘亲缝制的新衣裳,乌恒觉得心情倍感舒适,绸缎很柔软,做工精细。但当他看见娘亲从一个箱子中取出几根香与纸钱时,心情变得异常沉重。

  “走吧,我们去见见你父亲,或许他会比我更加想念你才对!”她露出难得和蔼的笑容,掩饰着心中的落寂。

  乌恒觉得声音都变得沙哑了,“嗯”了一声,默默跟随,一句话也没有说。

  当竹屋大门打开,早已dengdai多时的星羽和素月连忙把目光转移过来,好奇看着乌恒与轩辕舞,有着问不完的问题。

  然而素月刚想套一些关于传承的问题,却被星羽伸手制止,严肃地冲她摇了摇头。因为乌恒的情绪似乎异常低落,这个时候不太适合打扰。

  星羽试探性的冲乌恒问道:“兄弟,你要去哪儿?”

  “去见见我父亲。”乌恒轻声回应。

  “哦,那我也去。”星羽点点头,神情郑重,是一种兄弟间的友谊。

  虽然认识才短短七八天,但两人经历了生死,至少在关键时刻,星羽愿意挺身而出。

  轩辕舞没有反对,而后亲切地拉着素月的手,露出让素月噤若寒蝉的“和蔼”笑容,道:“那我的宝贝儿媳妇也跟来吧!”

  “是。”

  素月乖巧点点头,不敢反抗,虽然她也是通天三修为,但这个女人绝对强悍到离谱。

  至少在遗址天宫中,三个ziji也不会是对手。

  …………

  …………

  竹屋后面,是一片红色的花海,远远望去,看不到边际,花如海洋一样壮丽无垠,风吹来时如大海的波涛在滚动一般,

  那是一朵朵覆盖过小腿间曼珠沙华,颜色血一样的鲜艳,唯美中带着凄凉。

  它又名彼岸花……

  走在这片斑斓壮阔的花海中,乌恒恍惚觉得来到了天堂,又像下了地狱。

  “彼岸花开了!”轩辕舞惊讶看着这片花海,它们含苞待放,鲜嫩欲滴,张开纤细的花瓣,但原来的叶子却不见踪迹,凋零没入泥土中。

  花与叶永不相见,就如恋人一样生生相错。

  “彼岸花开开彼岸,断肠草愁愁断肠……”乌恒看这一幕画面,内心的叹息声越渐浓重。

  在那轻微摇曳的花海中,一座高高的孤坟如鹤立鸡群,恒古不变,永远伫立!

  尽管有了心理准备,乌恒还是心如刀绞,看着那座孤坟,他的泪水往着喉咙咽去。

  此刻,乌恒仿佛感觉有着一个巨人猛地推了推ziji后背,砰的一声,他跪倒在了父亲坟前,一块立在土堆前的坟牌雕刻着如此四个大字:乌辰之墓。

  简简单单,四个大字,却让乌恒觉得天仿佛塌了下来。

  二十年,努力奋斗拼搏,却始终迟了……

  “父亲,恒儿来看您老了!”

  他忽然在也止不住泪水,冲着坟前低沉轻唤了一声。

  “唉,错过的始终错过,留下的始终留下,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人无完人,事无完事。”轩辕舞来到他身边,默默地点燃黄香,插在坟前,然后在地面上洒了一堆黄纸,让它随着火焰燃烧而化为灰烬……

  乌恒为坟头上了三柱香,然后重重在地上刻了三个响头,额头沾满着泥土,而后才有些抽泣的看向轩辕舞道:“可是你们过的好苦。”

  轩辕舞道:“二十年如一日,就像那盛开的彼岸花,花叶永不相见,可它们不也正绽放着生命光芒么?已经通了,就别再痛,我要做的,只是默默守护着。”

  “原来叔母先前对众人说要守护的东西,并非传承,而是……”看着那座孤坟,星羽砸了砸嘴,心里满不是滋味。

  随后,星羽也郑重的走到坟前,重重咳了三个响头,这是一个放荡不羁的仙域鬼才,但此刻,满是虔诚,作为乌恒的兄弟,叩拜下叔父是应该的。

  素月自然也乖巧的跟着磕头,作为“儿媳妇”,这也是应该的!

  她倒是蛮同情乌恒的,原来这个妖孽并非在呵护中成长,如野草一样,经历风雨。

  不过也难怪他会如此的强!如此的倔强!

  强者走过的路,是常人无法想象中,在呵护中长大很难成为睥睨天下的乱世豪杰!

  星羽和素月祭拜过后,知趣退去,想必他们母子娘还会有很多话要单独和乌辰说说。

  “辰,恒儿来看我们了,他可比你有厉害多了,小小年纪,已经抵达通天二境小成。”

  “你当时说要我教小恒琴棋书画,你教小恒刀枪舞棍,但那时候我并不同意,因为我的实力可比你强多了,应该是我由来教他刀枪舞棍,你教他琴棋书画才对!”说到这里,轩辕舞笑了,笑容如盛开的冰山雪莲一样,纯粹,幸福。

  “你说,日后小恒应该生两个孩子,生一个男孩姓乌,生一个女孩姓轩辕,也算是弥补我们两个没有多生的心愿。”

  “你还说,乌恒日后长大了,会将所有强敌踩在脚下,虽然你知道他不能修炼,可你还是自恋的说,我的儿子是至强者!”

  “如今他真的变成了至强者,他来见你了……”

  乌恒心里五味杂陈,逝去眼角的泪痕,露出一丝坚定的微笑,道:“父亲,孩儿一定会将所有强敌踩在脚下,早晚有一天将证道登帝!”

  述说许多,他问起了娘亲的一些往事,双拳紧紧攒着,想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的结果!

  轩辕舞回忆了一阵子,二十年前的一幕幕,如水中倒影一样浮现出来。

  那一年……

  …………

  (那年六岁,域外战场,有一对恩爱的小夫妻……)。.。

看过《灭世武修》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