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灭世武修 > 第一千零三十章 神魔不两立 一

第一千零三十章 神魔不两立 一

  冷寒霜倾城绝色的脸蛋顿时被掐成了楚楚可怜状。

  她有些幽怨的瞪着烈阳天,面露不快之色。

  这种幽怨的神情,她只会对身边最亲近的人使用出来,有种撒娇的意思。然而眼前的中年男子,今日才见第一面,认识的时间也不到五分钟,冷寒霜的眼中为何会出现这样的神色?

  她自己都吓了一跳,那种莫名的亲切感,让冷寒霜心中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

  烈阳天的眼中尽是宠溺之色,尽管父女二人也是人生中的第一次碰面,但他已经迅速进入了父亲的角色,二十多年的思念,此刻在心中翻涌而出。

  他知道女儿此刻心中有着无数的疑问,柔声解释道:“一切都是为父的错,不该匆匆离开天域大陆,抛下当时还怀着你的双月,实在是因为神域出现了太大的动荡,不得已而为止,然而回到神域,解决神域的麻烦后,我发现自己再也没能力重新踏入中州。当时我心情很焦虑,一直在中州的九重天外徘徊渡步,使尽了一切办法,请来千大世界的无数高手来解禁中州,可都以失败告终,我很沮丧,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恍惚间,我发现你快出生的日子就要来临了,我身为你的父亲,你出生时,我这个做父亲的怎么能不在身边呢?”

  烈阳天说到此处,眼中流露出无尽的惭愧之色,见冷寒霜似乎听懂了自己的讲述,面露喜色,连忙接着说道:“我算着你出生的时间一天天临近,心急如焚,甚至不惜耗费神王力来冲破中州的禁制,但都失败了,我也因此受了很严重的反噬,被大祭司强行带回神域疗养。”

  “孩子,父亲虽与你没有见过面,但自己的心头肉,怎么可能会不思念呢,我伤势愈合以后,已经是一年多了,我再次不顾大祭司的劝阻,毅然来到中州九重天外,可为父无用,为父实在无用,对不起你们母女二人,让你自打出生以来便以为自己没了父亲……”烈阳天在话中没有强调过自己所碰见的困难,只是一直强调自己的惭愧与无能。

  那是一个没有负上应有责任父亲对自己子女的忏悔。

  他一走就是二十一年,光阴似箭,二十一年再次回来,烈阳天恍惚发现自己的女儿已经长大成人,已经弥补不了她那缺失父爱的童年。

  或许女儿早就忘记自己还有一个父亲了。

  或许自己要是一直不出现,她也永远不会记得有自己这样的一个父亲。

  冷寒霜听着眼前这个男人简单却真诚的解释,心中很受触动,她知道如果烈阳天不在意自己,也不会连神王的身份都不顾及,当着众人面如此自责的对自己这个小修士忏悔。

  他眼中有泪花闪动,但没有流下来。

  那泪光,是最真挚的爱,是一个父亲对女儿最无私的爱。

  “我知道了。”冷寒霜默默点头,但一时间还是难以与自己这位亲生父亲抹去那二十一年来所积累的隔阂。她问道:“既然你无法踏入中州,为何今天却是进来了?”

  这也是所有人都想问的问题。

  那有这么巧的事情呢?

  中州的封天大阵刚被解除,他就出现在了这里,而且找到了自己失散二十一年的女儿。

  烈阳天解释道:“伤势痊愈后,当时的我已经绝望,然而大祭司的一句话,却再次燃起了希望,他说中州隐约会有大事情发生,或许在二十年后会出现解禁的可能性,于是我一等便等到了今天,大祭司的预言果然成真了,中州的禁制被解封了一角,我便踏入了这片故土……”

  “一等便等到了今天……”冷寒霜听得发愣,眼中闪动着泪光,如此算来,他在中州九重天外这一等就是二十年!!

  当时,娘亲和她说过,若是有朝一日见到了烈阳天,一定要帮娘问他一个问题,问他这么多年过去,可还曾记得天域大陆的那个叫冷双月的女人。

  今天,有答案了。

  他还记得,一定还记得!!

  否则一代神王,怎么会花费那么大的心力在中州九重天外苦苦等候?

  那一句一等便等到了今天,他说的云淡风轻,但其中定然是漫长的思念与煎熬。

  烈阳天道:“你娘是我烈阳天一生中唯一爱过的女人,也是唯一的妻子,她很特别,只有她与我见面时才会露出一副冷冰冰的神色,她是一个很有个性的女人,以前,我要说要娶她时是因为她拥有独一无二的体质,可以为我传宗接代,但在接触的途中,我爱她爱到无法自拔。直到我发现自己已经深陷其中后,不断后悔,忏悔,忏悔当初不应该如此草率离去。”

  冷寒霜心中五味杂陈,这份父爱来的太迟了,迟得让自己不敢立马欣喜的去接受,她到:“最近,我娘给我说过关于你的故事,所以我才知道在遥远的地方,自己还有一个父亲。”

  “最近才告诉你?”烈阳天心头一颤,女儿都这么大了才罡知道自己存在着,那么在她的童年里,一定很失落吧?失落别人家的孩子有父亲带走,为什么自己却没有……

  他不敢想象眼前这个乖巧漂亮的女儿童年是怎么过去的。

  “双月……这些年来你娘过的还好吗?”烈阳天有些苦涩的追问道。

  冷寒霜摇头道:“不好,娘以为你已经把她忘的一干二净,虽然平日里娘亲脸上总是有很多笑容,但私下里,我偷偷看到过她常常一个人哭的很伤心。”

  “怎么会,你娘是我烈阳天唯一的女人,我怎么会忘记她……”烈阳天感到震惊,而后则心痛,都是自己的错,是自己让冷双月误会了。

  烈阳天脑海中浮现着冷双月的容颜,脸上尽是兴奋,总算是熬到这一天了,马上就能再次见到她。

  “你和你娘长的真像!”他望着眼前的冷寒霜,就如在看一个可爱的小女孩般,很是喜爱。

  随即,烈阳天拉着冷寒霜的手道:“走,现在就去天域大陆,我们一家人终于可以团聚了!”

  “神王,恐怕时间不够啊,封天大阵马上就要关闭了,此去定然路途遥远,来不及了……”

看过《灭世武修》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