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灭世武修 > 第一千八百八十一章 当之无愧

第一千八百八十一章 当之无愧

  <=""></>

  以惊世神力震开刘冶手中龙枪后,乌恒当即祭出攻字阵,手掐剑决一直点向其眉心。

  “咔擦”

  头盖骨裂开的清脆声响传开。

  刘冶因为被怪力震荡,身形还没能在虚空中稳住,让乌恒一指正中眉心,万缕凌厉剑气洞穿而过!

  乌恒以天眼清晰看到刘冶的头盖骨龟裂,不过里面带着一些诡异。

  一名修士最属眉心部位脆弱,里面温养着元神,一旦伤及,很有可能元神俱灭,万劫不复。

  “老祖!!”

  见到此景,神族刘家修士一阵悲戚呼喊,慌张无措,一旦老祖殒落,在这无垠荒凉的星空古道还有谁能挡住乌恒?

  刘冶被乌恒一指点穿眉心后立即爆退开去,脸色颇有些苍白,他看向族人的方向,摆了摆手,表示自己并无大碍,声音低沉道:“莫要慌张。”

  乌恒早就洞悉其中诡异,冷漠道:“刚才裂开的是一块圣人头骨吧,不过你应该没有第二块了。”

  他之前用过这样的手段防身,了解其中的一些特性。

  刘冶一连爆退十几里开外,看着乌恒不言不语,神色幻灭不定,显然内心还没有平静下来。

  “如果不是我曾温养一块圣人头骨融合天灵盖中,怕是刚才那一击都要撑不住了……”刘冶浑身发毛,难以接受乌恒战力暴涨如此之快的事实。

  “结束吧!”

  乌恒异常强势,脊背上十二条线脉齐齐亮出,那一瞬,他身形变得无比伟岸,宛若诸天神明般不可挡!

  一众修士全看得冷汗直流,那真的是十二条仙脉,历史舞台中都罕见的十二仙脉!

  “嗡!”

  乌恒大步向前,将成片虚空都给踏裂了,一股纵横之道四散而出,狂霸无边。

  “真以为老夫修为比轩辕葛低一个境界,你便可有恃无恐了?”刘冶近乎咆哮的呐喊,眸光毒辣阴狠,他如今是九仙脉登仙九境,心中很清楚既然乌恒连轩辕葛都可诛杀,那么修为比轩辕葛要弱的自己很难奈何乌恒。

  可他绝对不是什么软柿子,任何一位九脉传说都不可小觑。

  “事实如此,你的确要比轩辕葛好欺负一些。”乌恒冷笑,祭出后羿弓进行远程射杀,届时一支支射日箭宛若星空下的流星,在这无垠宇宙中迅速穿掠而过。

  “轰!”

  刘冶祭出仙法抵挡,掌中浮现无数古老攻伐符文,一掌压下,生机俱灭,竟能粉碎射日箭,二者之间碰撞出绚烂的霞芒。

  九脉传说依旧是九脉传说,不是说能斩就可以斩的。

  只是结局很难改变了,待乌恒将地狱之门祭出,外加十二条仙脉的极道力量,刘冶已是举步维艰。

  砰!

  乌恒动用瞬发之术,隔空一连打出十颗乾坤神拳。

  每颗金色拳头都耀眼如骄阳,灿烂辉煌,划过黑暗冰冷的星空。

  “咔擦……”

  刘冶那件满是裂纹的红色陶罐不堪重负,被十颗乾坤神拳彻底轰碎。

  “汪汪汪,那可是罕见的古遗仙珍啊,虽被光阴侵蚀了太多本源,早就破破烂烂,发挥不出一成的威能,陶罐若是完好如初的,乌恒会有麻烦。”大黄狗看得一阵肉疼,仿佛破碎的陶罐是自己之物。

  “死!”

  在地狱之门加持下,乌恒血红色的眸子犀利慑人,抡动上古翻天锤冲杀。

  “啊!”

  刘冶惨叫,半边身子都被砸的稀巴烂,鲜血如雨,红艳艳的,撒满附近的星空古道。

  “老祖!!”

  神族刘家一众修士面无血色,身体不断发颤。

  乌恒是铁了心要报仇,一切手段尽出,根本不留情。

  “咣!”

  有金属兵器鸣动,乌恒占据了绝对优势,十二缕仙气加持兵器中,存在极道威能,根本不是九缕仙气可以比的。

  刘冶拖着半边被砸烂的残躯抵抗,浑身是血,面貌狰狞,他自嘲冷笑道:“老夫本以为寿元将尽,待深蓝星之事过去便可隐居山林渡余生,享受一份清闲,看来如今难以达成愿望了。”

  他的话语中没有悔恨,只有遗憾与不甘。

  “呜呜呜……老祖……”几十名神族刘家修士哽咽叫喊着,哭的稀里哗啦,另外的数半人挡不住“纵横”杀意的冲击已是倒下,被两个字活生生镇死,场面显得很凄凉,与之前的意气风发之态产生很大偏差。

  “原来是寿元将尽,快要油尽灯枯,我说实力怎么变得那么弱了。”乌恒开口,接下来他没有任何的留情,抬手打出一面巨鼎,鼎中有龙气升腾,雾霭涌动!

  “咣当”

  升龙鼎厚重有力,将刘冶狠狠撞飞了出去,又是大片的血花自他身体中飙射,早就是体无完肤。

  “结局已定了。”聚仙会的几名高手唏嘘,难以想象不足半个时辰,神族刘家的老祖宗的生命便快走到尽头,要让一个年轻人所斩杀。

  天元大陆的修士更是起一地鸡皮疙瘩,此战完全颠覆他们的常识,之前他们可从来没想过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可力战九脉传说,认为那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乌恒在远处操控升龙鼎,以十二缕仙气融合其中,一股极道的威能澎湃而出,当场将刘冶给砸成一团肉泥,自语道:“当初在仙域,你欺我势弱,现在就算是自酿苦果了。”

  “嘶……”

  “那可是一位九脉传说!”

  “就这样杀掉?”

  当刘冶真正惨死,人们皆忍不住倒吸冷气,无法相信,尽管此前就听闻乌恒可斩杀更强大的存在,可听到的绝对远不如亲眼所见真实与震撼。

  “斩九脉传说就如宰鸡宰鸭般,乌恒日后成长起来,该是怎样的强硬?他会成为未来证道登帝的那个人吗?”刘承发呆,他知道自己虽已入登仙,但绝不可能是乌恒的对手。

  这是一个睥睨同代的恐怖妖孽,年轻至尊之冕当之无愧。

  神族刘家一众修士被“纵横”二字所灭后,乌恒折返回了商船,他略微叹息,如果自己可以将刘冶仙囚,将是一大助力啊。

  他的实力还是不够,难以真正仙囚拥有九仙脉的强者。

  ...

看过《灭世武修》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