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灭世武修 > 第二千三百零八章 无敌神体 一

第二千三百零八章 无敌神体 一

  ♂

  “只是,完全不够看啊。”

  一声低语,没有刻意的去对敌人进行嘲讽,简简单单,下意识自语一样。

  然这种下意识的东西,往往是最可怕的,因为面前这些人,在乌恒眼是真的不够看!

  “轰!”

  他忽然动了,爆出一身金色神力,脊背十三仙脉齐亮,一拳头猛地抡向结界所在。

  砰砰砰砰……

  刹那之间,结界之一片金芒炸裂开来,符爆碎的声音响彻原野,一片大规模的封锁结界已摇摇欲坠,出现裂纹,像是一面光滑的镜子被重击,出现密布的蜘蛛。

  见此,无数阵纹师都在倒吸凉气,震惊、皱眉道:“此结界我等足足准备了三年,在人族神体的拳头之下,如此不堪一击吗?”

  “不应该啊,至少能拦住他数个时辰才对。”一人凝重低语,内心翻江倒海。

  州充斥着人族神体崛起的传历程,短短十年光阴而已,一个自天域大陆走出的少年便是成为了年轻一代的至尊人物,且斩教主如麻,无人可敌。

  很多人崇敬他,但受人敬仰的存在,往往也会树敌无数。

  因此也有很多人想杀他!

  “加持佛印,镇压魔魂!”

  来自西漠深处的千名僧人现身,统一身穿红色袈裟,队伍规整化一,每个僧人的神色都是庄重而严明,双手合十,嘴里念着复杂难明的经,口佛音嘹亮富有穿透性,让人听得振聋发聩。

  僧人之,几位老主持须发皆白,皮肤褶皱,分别祭出降魔佛家圣物,进行了经的加持,散发神圣佛光,璀璨耀亮,向着乌恒这边镇压过来。

  降魔之物,有一颗舍利子,一根降魔杵、一本古旧佛经,面沾染了远古气息,甚是不凡。

  然乌恒对此并未感到不适应,他虽杀人无数,但心向光明,并未堕仙入魔,佛家的经压制,对他并无克制。

  “嗡隆隆!”

  乌恒祭出牵引一身蛮力,对封印结界进行攻伐,整个魔神谷已经彻底活跃了,估计那些深处的怪物正在朝自己这边杀来,还是赶紧离开为妙。

  但早佛印加持下,结界变得牢不可破,那些蜘蛛一样的裂纹被佛光所修复。

  “有点意思……”乌恒皱眉自语,心想州之物果真不凡,一群境界低微的和而已,居然能给自己制造出一个不小的麻烦。

  最诡异的是,这结界阵纹的构造不复杂,却无法以大道归一破之。

  这已经是最简化的东西了,于是也无法以大道诡异奥义继续去简化。

  看来外面那些州各地的修士为了对付自己,还真费了不少功夫啊,不愧是号称布置了三年做下的一个局,等他有一日归来回到魔神谷。

  西漠的和群,佛音阵阵,神圣光辉照耀大地。

  其一名须发雪白的苍老主持傲立队伍最前方,手持一根古老佛杖,气势凌厉,声音气十足的看着乌恒道:“魔体,你杀人无数,祸害州苍生,且逆天而行,破开封天大阵,此为对天道的不敬,今日老衲将你除之,你可有怨言?”

  “笑话!”

  乌恒回应的非常干脆,演化沉星霸拳,力道可怕,可沉星裂域,将那一颗加持在结界的舍利子轰击的支离破碎,开口道:“破封天大阵,乃是州世人所期望的,外面的繁华大千世界,为何州人便不可一看了?”

  见舍利子当场破碎,一众僧人全都冒出冷寒来,这一刻舍利子流传州荒古时期,被无数佛陀加持过佛光,理应万邪不侵,现在却直接被人族神体一拳头打碎,显得轻描淡写。

  人族神体表现出来的霸道战斗,让高僧主持也同时变色,但他到底是一代高僧,万众景仰,算修为千大域的僧人修为低,但身的佛学却很高深,心境了得,冲着乌恒大喝一声道:“那是佛祖与苍对州生灵的惩罚,不可违逆!”

  “那更加可笑了,你何时曾亲耳听佛珠这样说了?苍又如何能开口呢,事在人为,我便逆天路而行又能如何?”

  乌恒大笑,狂傲不羁,特别是那一句“我便逆天路而行又能如何”,道尽州修士不敢道之言,让一些仇敌都听得热血沸腾起来。

  不错,我便是要逆天而行,否则为何修道证道?

  不是为了这天再遮不住我眼,这地再也埋不住我的心,要这众生,都明白我意,要那诸佛,都烟消云散!

  乌恒身的气势变了,施展魔道之纵横,睥睨天下,帝王之心!

  轰!

  纵横之意从乌恒身体扩散,如浩瀚江海一样,冲击向外界,只听一片惨叫传来,魔神谷外千名打坐在地诵念佛经的僧人全都变了颜色,整个人凭空横飞出去,一个个咳出鲜血,脸色苍白。

  “什么?”

  “只凭一种意念,直接将千高僧逼迫的横飞?”

  州一众修士瞠目,舌头都开始打结巴了,不知该如何言语。

  “噗”

  高僧主持也咳出鲜血,雪白枯燥的长长胡须被染红,一身高贵袈裟龟裂,成了烂布条。

  这名高僧修为已十足强绝,修为在登仙四境,深藏西漠佛教圣地从不外出,且有州佛教圣地源远流长的佛光加持在身。

  但是这样,乌恒身纵横之意扩散,高僧直接抵挡不住了,身体颤抖,袈裟破烂,鲜血不知不住的咳出。

  “人族神体早站在我们无法企及的高度了!”

  “太过强绝,根本无法镇压……”

  州老一辈都惊骇,瞪大眼睛,凝重自语,有不少人在悄悄退去,不想蹚浑水。

  “必须挡住他,请佛尊!”

  只见主持高僧“铛”地一声,以手七尺古铜色佛杖插.进地面,如此稳住身形,一身破烂袈裟在大风猎猎飘舞,双眼紧眯,十分硬气的大喝。

  而被纵横之意震飞出去的僧人也很顽强,从地面爬了起来,地打坐,继续继续诵念佛经。

  “一群老和,简直冥顽不灵!”

看过《灭世武修》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