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灭世武修 > 第二千九百零二章 暴雨骤降

第二千九百零二章 暴雨骤降

  银色战舰停靠落地,然而舱门内却迟迟未见有人走出。

  除了三位乱世盟主,其余人竟是隐隐在星空王的气场压迫之下,有些迈不开步伐了。

  向来嚣张桀骜的古万河满头大汗,神情凝重,站定在船舱内,压根没有踏出外界的打算,那种层次级别的战斗,他认为自己压根没资格去参与。

  与其做一些“无用功”,还不如装个鸵鸟,把自己的脑袋埋起来,不听不看不知道。

  古万河是一个非常惜命的人,八大战区的将军,他亲自参战的次数是最少的,受伤的次数甚至比乌恒这位三军统帅还少!

  由此就不难看出古万河的秉性,毕竟是鳄祖的亲信,在他看来,就算用古族十万大军的牺牲保全自己一人,那也是一笔非常划算的买卖,毕竟他是古族近年来最有希望迈入圣王境的强者。

  不过乌恒就不同了,他当初连魔帝都敢面对面拼杀,星空王再强,却不至于在气势上压制他到寸步难移的境地。

  “呵呵。”

  乌恒冷笑着看了古万河一眼,眼神之中说不尽的蔑视之意,第四个踏出了舱门。

  对此,古万河的脸色颇为难看,他好歹也是堂堂古族最近一代的人杰,在古族联盟的地位举足轻重,怎能被一个人族的稚儿如此蔑视?

  “哼,先出头的椽子先烂,意气之争罢了。”

  最终,古万河隐忍了下来,自欺欺人似的安慰着自己那份敏感受伤的自尊。

  旋即,书痴、紫天威、薛小凡等人皆走出了战舰……

  雪花、诗雨、林妤、倾城雪几人则已经进入玉佩空间内,治疗伤员。

  谷州战场五千里地界前,满目疮痍,烽烟乱舞,还有未曾风干的大片血迹,这无一不是在预示着不久前,此地刚经历了一场规模宏大的战争。

  附近正在打扫战场的七界修士自然早就一哄而散,开什么玩笑,三位乱世盟主兵临谷州城下,可不是他们这些小角色能够应付了的。

  经过一天路程的修整,乌恒的天眼已经恢复了七七八八,他瞳孔中忽然冒出金光,极目眺望,将整个谷州防线的布放都尽收眼底。

  天眼最擅长的就是寻找弱点,万物皆有弱点,也存在相生相克。

  但是,整片谷州战场,乌恒却未找到防御弱点,竟是如此的均衡!

  赵元秋问了乌恒一句道:“看见什么了吗?”

  “没有,想不到短短两天时间,那被凿穿的通道,竟然不见其痕迹。”乌恒摇了摇头,内心翻江倒海,感到惊骇。

  谷州防线,居然有能力在两天之内就修复那一条开辟出来的缺口?

  需知,那被凿穿的通道,必定动用了禁咒级别的大手段,想要短时间内修复其中残缺损坏的符文,可需要花上不少时间才对。

  而三大乱世盟主的策略也很简单,集中所有力量,凿穿谷州防线最薄弱的地方。

  无须多加考虑,谷州防线眼下最薄弱的地方,必然是两天前被千大域主力军凿穿的通道。

  现在,乌恒居然找不到那通道的痕迹,这简直太匪夷所思了。

  青无叶蹙了蹙眉头,沉声道:“乌恒,是不是你瞳力还未恢复,不如请雪花姑娘出来看一看?”

  “好。”乌恒当即点了点头,毕竟他的瞳力不在全盛时期,难免会出现什么纰漏,当即打开了护心龙纹玉的空间门,很快,雪花自空间门内袅袅娜娜而来。

  雪花也是玄冰古神体,因此她同样觉醒了天眼神通。

  “很奇怪,的确毫无痕迹可寻。”雪花祭出天眼,对谷州防线一番仔细观察过后,也是疑惑的摇了摇头。

  会不会是,星光之下遮掩了痕迹?

  乌恒的目光锁定向谷州城墙上站定的星空王,只见其站定在城防正中心,如定海神针般笃定,披星戴月,璀璨无双,无边的法力汹涌澎湃。

  按理来说,以谷州战场的兵力怎么可能挡住千大域主力军半个多月之久。

  其中必然存在猫腻,要么是星空王的手段,要么是天纵星辰开启域门所致。

  在乌恒提出疑问后,雪花神情郑重道:“星光沐浴之处,仙力太过旺盛了,连我的天眼也看不穿。”

  “不知二位,是否是在找两天前的残破痕迹呢?”

  蓦然间,居高临下站在谷州城头上的星空王,忽然把目光放在了乌恒和雪花身上,他口吻淡淡,甚至带有一种亲和感,不盛气凌人,也毫无敌意可言,仿佛只是在与人平静的交谈。

  不过乌恒很清楚,那种不刻意的盛气凌人,本就是一种无比骄傲的态度。没有敌意,是没有把他们当做对手看待。

  星空王是那天之骄子,他自然不屑与人间蝼蚁去置气。

  他也不待乌恒回答什么,来回渡步在城头青石板下,俊美的面容,妖艳如女子般美丽,紧接着抿嘴一笑,闲庭漫步间道:“不必寻找破绽了,在我星光之下,一切的破绽,都只是虚华的衣裳。”

  “好一句虚华的衣裳,很自信呐。”

  青无叶的目光非常冷,星空王简直太目空一切了,没有任何愤怒情绪的表达,但那种对三大乱世盟主兵临城下的淡漠,已经说明一切。

  而那一句“虚华的衣裳”,其实也是非常强硬的一种态度。

  明确告诉大家,想要过谷州,可以,但必须先过了我这一关!

  “想必那星光之下遮盖的,就是两天前被凿穿的痕迹弱点了,星空王却偏偏就站在弱点之处,用星光覆盖,无疑是在告诉我们,只要他站在谷州城头,就没有任何弱点可言啊。”

  乌恒双眼微眯,这个自信骄傲的人物,是实实在在的无垠星空之霸主,一代星空之王。

  就连当初乌恒在中州遇见的那位星空圣祖,也只是星空王手下的追随者罢了。

  而且这位星空王太年轻了,年轻的不可思议!

  “自信,自然是建立在手段之下。”星空王眉毛一挑,忽然抬起手来,那一瞬间,凝聚在他周身的银河都开始闪烁出无比耀亮的光华,迸发出浩瀚的威能,举手投足,天地日月皆因此动容。

  压迫力!

  压迫力骤然猛增,接下来乌恒一行人要面临的狂风暴雨,可能是至今以来,星空古道上遇见的最猛烈风雨。

  。

看过《灭世武修》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