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灭世武修 > 第二千九百九十二章 天命

第二千九百九十二章 天命

  “等等!”

  鳄祖抬手示意,眸子中几乎可见火光迸射而出,显然愤怒到了极点,守城派的权威绝对不容许在这第一次议会表决上就被打破。

  全场修士的目光也都被吸引了过来,神情诧异。

  投票都已经尘埃落定了,天网军加入十盟正式编制已成定局,鳄祖这个时候出面阻止,是不是太不理智了,难不成各大乱世盟主的投票还能更改的,那十盟议会还有什么公信力可言。

  “怎么,鳄祖难道还有意见?”青无叶神色不悦的看来,如果这个时候鳄祖还要反对天网军,也太着想了吧,岂不是把主战派当软柿子捏?

  只见鳄祖把目光看向了圣院院长,沉声说道:“十盟议会,并非乱世盟主投票,议案就会生效,别忘记了,议会上两位院长还有一票否决权呢,只要有其中一位院长使用一票否决权,那么此议案就要被推翻。”

  “什么?”

  “难道为了狙击天网军,圣院院长会不惜使用一票否决权?!”

  书院列席中,众书院师生都不由一阵紧张起来。

  轩辕嫣然也是握紧了乌恒的手,屏住呼吸,毕竟一票否决权的杀伤力太大了,只要圣院院长点头,此议案就会被搁置。

  但一票否决权,非常之关键,每一届十盟议会两位院长只能分别使用一次。

  而且书院与圣院各有一票,其实更多是象征意义,一般大家都应该遵守议会规则才对,既是乱世盟主投票投出来的结果,何必去一票否定呢,你圣院能否了天网军,难不成书院就不能一票否定圣院的重要议案?

  这是杀敌一千,自损一千的打法。

  对大家都没有好处。

  因此一票否决权,按理来说,是不会使用出来的。

  技不如人,就应该愿赌服输啊。

  十大乱世盟主的博弈,何尝不是两位院长的博弈,就看谁能拉拢到更多的票数了。

  圣院院长见鳄祖把目光看向自己,亦是生出了犹豫之色,心中正在权衡利弊,天网军真的至于让自己把最大的底牌使用出来吗?

  要知道,接下来圣院还有非常重要的议案呢,到时候左逍遥也否定了圣院议案该怎么办?

  至此,圣院院长感觉鳄祖是有一些丧心病狂了,为了狙击小小一个天网军挽回古族颜面,不惜一切代价。

  你要复仇可以,但别想着把这烂摊子丢给圣院来扛吧?

  尽管圣院院长也非常记恨当初乌恒戏耍自己,仙囚红莲圣王的事情,可他的理智告诉自己,现在使用一票否决权并不是最佳的机会,丢失了这一大底牌,接下来的十盟会议中,圣院会显得十分被动。

  而妖王与翼擎苍等人也很理智的认为,不值得在这种关头使用一票否决权。

  毕竟书院院长的立场已经越发清晰,大概率是支持主战派了。

  如此一来,主战派与守城派都分别拥有一票否决权。

  守城派提前动用出来,会对整个派系之争都有着深远影响,难道为了古族雪耻,付出如此大代价?

  左逍遥倒也不急,只是用平和的目光锁定着圣院院长,仿佛是在说,你尽管用就是了,但书院肯定也会好好报答你的一票否决之仇。

  周学文、金刚圣王、剑鸟羽圣王等人毫无疑问,是非常希望圣院院长动用一票否决权的,必须要杀一杀乌恒的威风了,不然这小子真的要翻了天去,太嚣张了。

  “想不到,小小一个无敌灭,竟在这场博弈中,将圣院与古族逼到如此境地。”花无月看着僵持的中心圆桌处,神情幻灭不定,这对于他来说可不是一个好消息,因为无敌灭显然与自己的弟弟小妖王关系匪浅。

  未来在争妖王大位上,无敌灭是个不小的变数啊。

  海神殿传承人目光颇有些复杂,自言自语道:“公主殿下,这次是否是失算了……”

  谁也想不到无缺大师会做出如此惊人的决定。

  一场守城派针对乌恒卷起的风暴,最后风暴却反而刮向了守城派,进退两难。

  需知,这个小家伙还只是初露锋芒,但却已经破开了圣院、鳄祖、妖王、翼擎苍等人的联合施压,在最高议会上,声势浩大的守城派,首战就折戟沉沙!

  压力,无穷的压力。

  圣院院长多年来,头一次感受到了压力加身,此刻左逍遥表现的越平和,他就越是内心发毛。

  难怪左逍遥始终面色平淡,甚至最后时刻还坚持要无缺大师投票!

  原来他早就准备好了一切。

  不愧是一生之敌左逍遥,一生都未尝一败的左逍遥,今天又胜了他一线。

  他最大的疑问就是想不明白左逍遥究竟是怎么说服无缺大师的。

  “你似乎想问我,如何说服无缺大师的?”左逍遥仿佛是看穿了圣院院长的想法,双手一摊,一副无所谓的神态道:“我根本没有去说服任何人,天道轮回,自有定数,千大域亡,是气数已尽,千大域还能再破开这末世,是命数不该绝,这就是天命。”

  “呵呵,天命吗?”

  圣院院长嘲讽一笑,而后仿佛苍老了千年般,身姿佝偻了许多,似乎用尽了全身力气,才说出最后几个字道:“我放弃使用一票否决权。”

  “啪啪啪啪啪!”

  最高议事殿,掌声再起,主战派激动若狂,有了左逍遥这样一个神奇的人物,无疑就是一根定海神针杵在那里,让他们信心倍争。

  在他们看来,乌恒进入断崖关一系列对守城派打压的举措,背后肯定有左逍遥的指点。

  因此,许多正观望的人也加入了主战派。

  书院院长是主战理念,其本身就具有极大说服力。

  可事实上,左逍遥并没有去指点乌恒,他只是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望天上云卷云舒,一切顺其自然。

  就像左逍遥说的,一切自有天命而定。

  但是在左逍遥心中,天命是天,还是他自己,那就另说了。

  这样一个狂人,把自己当成天,那也是很有可能的。

  因此当左逍遥说出“天命”两个字的时候,圣院院长面部肌肉明显剧烈抽搐了一下,但他至始至终还是保持了理智,没有去动用一票否决权。

看过《灭世武修》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