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灭世武修 > 第三千零二十一章 决战 二

第三千零二十一章 决战 二

  一想至此,聂青松的内心不由生出了一种悲凉,按理来说他本已平步青云,一飞冲天,前途一片光明。

  甚至就在半个时辰前,他也是守城派里的当红人物,说一句叱咤风云如鱼得水也不为过。

  可是,为什么乌恒出现,这一切就变了?

  议会上的那一巴掌,让他颜面扫尽。

  后来母亲桂兰的死,也让他情绪近乎崩溃。

  有的时候就是一步错步步错,在乌恒的压迫之下,他暴露出了内心深处隐藏的致命秘密。

  一切都是因为乌恒。

  自从他出现后,自己便从未过上一天好日子。

  聂青松魔怔般的在内心中发出声音,乌恒,乌恒才是这一切灾难的源头。

  如果这个时候他在献上一份投名状,未必没机会让鳄祖重新对自己敞开怀抱,毕竟他还是断崖关关主,一个有利用价值的棋子。

  聂青松的血液里就有着投机份子的基因,上一次聂盖青身死,他也是一步投机,投到了鳄祖的怀抱。

  那么这一次,自己未必不能再成功!

  想罢,聂青松发狠,着魔般的推开身边的妻子张子琪,怒指向乌恒道:“无敌灭,你多次羞我辱我就算了,更是杀我父亲,故意让我母亲被斩,仇深似海,不共戴天,我要与你决斗!”

  “决斗?”乌恒挑了挑眉,觉得有些好笑,聂青松虽修道将近三百余年,比自己修道的岁月几乎多上十倍,但小小仙王三境的修为,又有什么资格与自己一战?

  “糟糕,聂青松已经愤怒到冲昏头脑了,这不是找死吗?”

  见状,翼擎苍连暗道不妙,他可不想手中的一颗棋子就这样死了,连欲出言阻止。

  可是乌恒是何人,如此一个绝佳杀死聂青松的机会,岂能放过?

  杀了聂青松,聂华寺就能上位断崖关关主之位,那可是主战派的人。

  乌恒当即抢先翼擎苍一步道:“可以,我接受你的决斗。”

  “轰!”

  说罢,乌恒便是爆出一身金色神光,脊背上十三条仙脉齐亮,五缕帝气全开,更是在脚下烙印出一道攻字阵,瞬息间便将攻伐力提升到了极致!

  花无月、翼柳君、上官致远、空净等人见此一幕,皆是眼皮猛跳,不由倒吸冷气,好强的力量,十三仙脉已是世间极道的形式,独一无二,法力似海,而那五缕帝气就更恐怖了,每一缕帝气都大有来头,分别代表一种极道。

  他们难以置信,小小一个登仙十二境的修士,忽然爆发,居然瞬间能让攻伐力提升到如此恐怖的境地!

  “快攻?”妖王眼神闪烁不定,看来乌恒是要直接就下狠手,杀死聂青松,不留给守城派任何反应的时间。

  聂青松在乌恒爆发出全力的那一瞬间,暴躁的情绪便是清醒了许多,只感觉浑身冷透,因为他发现自己还是低估了无敌灭的手段,这家伙完完全全就是一个超乎常理的怪物,八禁状态下的无敌灭,自己估计连一招都难以抵挡。

  乌恒眼神冷冽,出拳迅猛,拳锋所过之处,虚空碎裂,无与伦比,其中孕育的无穷蛮力更是惊世骇俗。

  双方之间的距离,对他来说不过一步之遥,攻伐瞬息而至,压至聂青松脑门。

  压迫力,绝对性的碾压!

  哗!

  然而就在这时,一只干枯消瘦的手掌垂落下一片璀璨仙光,其中白色雾气朦胧,那是混沌雾在延伸变化,将聂青松护在了其中。

  顿时,乌恒这一击猛地砸在了璀璨一片的仙光屏障中,紧接着,只见无穷仙辉炸裂而开,五彩缤纷,光怪陆离。

  “什么?”

  站在混沌莲台上的圣院院长眼皮猛跳,想不到自己的混沌光雨,居然被那小子击碎!

  而圣院老师周学文也是暗暗心惊道:“那五缕帝气太霸道了,连混沌气都压制不了。”

  乌恒砸碎了光雨屏障,拳锋却未曾停下,而是一路横推,直杀向聂青松。

  一般的小仙王境强者,在他面前并不值一提,而聂青松算得上是同代中较为出类拔萃的了,也继承了聂家独一无二的血液,但在五缕帝气之下,皆为虚妄。

  连圣院院长的混沌气亦压不住他五缕帝气,更别说聂青松了。

  咣!

  只听见现场传来一声震耳的巨响,聂青松手中出现一面圆盾,乃是仙兵级别的法宝,注入过曾经一位真仙的仙道之力,但是当场四分五裂,化为齑粉!

  那是蓝色电光与九幽之怒在发威,素来以无物可挡著称。

  圆盾被破,乌恒的拳锋却还未曾减下,聂青松心如死灰,顿时被一击击中了胸膛,霎时间,人们只用肉眼看见,聂青松的胸膛肋骨直接被碾压的变形,整个人咳血被震飞了出去,滚落在泥浆里,一副半死不活的模样。

  “嘶……”

  至此,无数同代瞪大着眼睛,倒吸冷气。

  先有圣院院长出手,落下混沌仙幕,却直接被乌恒强势击碎了,虽然那时圣院院长仓促之下的手段,但需要知道双方之间的修为差距!

  还未步入仙王境的乌恒,就有击碎圣院院长神通的手段,这已经十足妖孽逆天。

  最恐怖的是,击碎圣院院长的混沌仙幕后,他的拳锋还有余力,又当场报废了聂青松的一件防御仙兵,最后越三个小境界,直接把这位仙王三境的新任断崖关关主打倒滚落在了泥浆里。

  生猛!

  恐怖生猛如斯!

  人们唯有用一些简单粗暴的词汇来形容乌恒的手段。

  “圣院院长,您好歹也是老前辈,贸然插手小辈之间的决斗,是否有辱了的风范?”乌恒一拳头将聂青松震飞后,当即转过身来,冷漠看向圣院院长,话里还用了敬语,可实际上,他的举动无疑就是在挑衅与讽刺。

  仿佛是在说,你圣院院长出手又能如何,归根结底只能让我慢一步杀死聂青松罢了。

  圣院院长见自己的光幕被击穿,脸面亦是有些挂不住,面对乌恒的质问,明显带着耍赖性质道:“晚辈之间,交流切磋切磋就可以了,没必要出手就动杀招的,伤了一团和气。”

看过《灭世武修》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