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魔法修女养成记 > 第二百九十六章偷懒的人

第二百九十六章偷懒的人

  话说联合公国,圣彼得堡,在魔法学院里,有这么两个人,天天没事就坐在一起,那就是大教厅的大教官和副大教官,两个人,都叫黙迪。

  副大教官,没人知道他的全名,所以称他为老头。

  大教官黙迪瞅着老头是不住的摇头,“听说你买了一个古堡,左手买了,随手就卖了。

  你说,你要是能留到现在卖,至少多挣一倍的钱啊。

  看来你天生就是个穷命,给你一笔财富,你也守不住!”

  老头正在修理一个东西,像是一把勺子。

  这是厨房康师傅的勺子,不知道为什么康师傅的炒勺又断了。

  这个黙迪大教官,最近亲自点名那些巡街的长老,生怕再出什么大事。

  而老头完全不管这事情,这让黙迪大教官有点受不了,他希望老头能替他点名。

  可是,又不好明说,老头特别清闲,天天在魔法学院里睡大觉,老头抬起头说道,“做人要知足,所谓知足者常乐。

  至于什么古堡啊,钱财啊?那都是身外之物,没有那些东西,我活的更自在!

  说实话,我挺可怜你的,身为大教厅的大教官,每天还要亲自点名。

  这就不提了,就说光明教堂这些新进魔法师,又得需要加钱吧?这每次看你去内政处要钱,我都觉得,你恨不得给人下跪啊?

  可怜,真是可怜呐!”

  黙迪大教官眉头颤抖,这个老头,气人是一把好手,能活活把人气死。

  黙迪大教官也不是吃素的,他呵呵一笑说道,“比不上你,你是大教厅的副大教官,多轻松啊?天天没事干,就等着进棺材了吧?

  你放心,看在咱们是同族的份上,你躺进棺材里的时候,我一定给你送一份大礼!”

  康师傅走了进来了,他指着炒勺说道,“我说老头,你还没修好呢?

  这厨房可等着我做饭呢!”

  老头把炒勺拎了起来,冲着黙迪大教官的脑袋就砸了过去,咔嚓一下,又断了。

  “真硬!”老头拿着断裂的勺子说道。

  黙迪大教官蹭的一下就站了起来,“你有病吧,你没事打我干嘛?”

  “试试结不结实!”老头说道。

  黙迪大教官眉头紧缩,气得转身离开。

  黙迪大教官走后,康师傅捡起地上的断裂的勺子,摇了摇头说道,“我说你们两个至于吗?坐在一起聊聊天多好啊?

  你看看我这勺子,我说你别拿它出气啊?”

  老头长出了一口气,说道,“他天天来气我呀,我倒是想跟他坐下好好聊聊,谈谈人生啊,魔法术啊,可是他呢?

  坐下来就数落我啊,上来就说我卖的古堡亏了,废话,谁他妈不知道亏了,我这正心疼呢,他不劝我也就算了,还往我心口上插刀子呀,我就拿勺子敲他一下,算轻的了!”

  老头完全不知道,也想不到黙迪大教官之所以天天来找他,其实是想让他顺道把点名的事情干了。

  可是,每次一开口,就说不下去了,每次都不欢而散,黙迪大教官是这么想的,老头常驻魔法学院,又曾经是魔法学院的总院长,让他点名,黙迪大教官就不用来回跑了。

  大教厅,黙迪大教官是眉头紧缩,怎么样才能把手里点名的活,交给老头呢?

  这与下属沟通,特别容易,有时候,却特别困难。

  黙迪可是当着所有长老的面,亲自承诺以后亲自点名,这要是突然换人,有损自己的威严。

  可是,要是每天都往魔法学院的广场上跑一趟,那谁也受不了。

  黙迪叹息一声,又叹息一声,目光望向了黙迪-莉,眉头一皱,“你干嘛呢?没看到我叹气呢吗?你就不知道问问是为什么?”

  黙迪-莉拿着执行宝刀,一脸疑惑,片刻之后,一脸了然的说道,“爷爷,您放心,您的忧愁,我知道!

  您是不是担心血族的人会来捣乱?

  您放心,伯爵所开的店铺,方圆十里,我都安排了咱们的人,血族三个王,我派了专人,专门盯着,他们要是有任何异动,我一定让他们身首异处!”

  黙迪大教官眉头一皱,点了点头说道,“还有吗?就区区几个血族,不至于让我如此忧愁!

  你再想想,为爷爷分忧!”

  黙迪-莉呵呵一笑,只能瞎猜了,“爷爷,您是不是担心物价的问题?

  您放心,第一公国公爵已经上调了最低工资标准!”

  黙迪-莉把脸凑到了黙迪大教官的脸庞,一脸暗喜的说道,“这个月,咱们工资翻倍啦,而且,昨天就发钱啦!”

  黙迪大教官一愣,拿起办公桌上的一本书,直接砸在了黙迪-莉的脑袋上,“除了钱,你脑子里还有没有我这个爷爷!”

  黙迪-莉摸着脑袋一脸委屈的说道,“怎么没有啊,您的工资,都是我给您领回来的!”

  黙迪-莉指着桌子上的联合公国银联卡说道。

  黙迪大教官闭上了眼睛,摇头叹息,“不是这个问题,你再想想!”

  黙迪-莉来回踱步,摸着下巴,不住的思考,“不是血族,不是物价,那是什么呢?爷爷您能给我提个醒不?

  我知道了,一定是因为北方巨人族的事情!

  爷爷,您放心,神圣骑士联盟军不是吃干饭的,他们有三大联盟军已经北上!”

  黙迪大教官起身,叹息一声说道,“你比曾士奇差远了,要是曾士奇在这里,她一定能猜到我的忧愁!”

  曾士奇是个特别会偷懒的人,她和大教官黙迪,肯定能心意相通。

  遥远的第九公国南部山区,曾士奇坐在直径足足有一千米宽的大圆坑边,躺在红色的座椅上,旁边有一个十几个修女,还有一个桌子,桌子上,摆放的是红酒。

  曾士奇边喝边对着她面前的精灵族女王,说道,“我也是有身份的人,我身后,是整个圣殿!

  你要敢动我,得考虑清楚了!”

  精灵族女王,眉头颤抖,曾士奇看到她,二话不说,直接跑了,回来后,就带着十几个圣殿修女,专门为了给自己撑场子。

  大坑不住的往外喷水,曾士奇距离坑太近,全身都被湿透了,也不管不顾的喝着红酒,以彰显自己丝毫不惧的心态。

  矮人族长奥克和地精族大长老保尔-柯察金,发动魔法术,把坑口堵住了,水这才停止往外喷。

  两个人来到蓝星上将面前,奥克不住的摇头,“全他妈是水,还怎么挖啊!”

  蓝星上将呵呵一笑,对着手下说道,“再拿一个炮弹出来!”

  一个蓝色的炮弹,当着曾士奇的面投放到了大坑里。

  曾士奇全身一颤,立刻起身,“我先走了,你们慢慢炸,什么用到我了,我随时可以过来!”

  曾士奇打开跨域传送阵,刚要进去,被蓝星上将拉住了,“你别急着走啊,你得撑开防御,保护我们!”

  曾士奇一指不远处的奥克和保尔-柯察金说道,“这两个防御屏障也会用,你用不着我!”

  奥克走了过来说道,“也是,她就拿一成,就让她走吧!”

  保尔-柯察金走了过来,“要我说,不能让她走,这么大个坑,下边肯定危险,一会让她打头阵!”

  精灵族女王眉头紧缩,“我说你们几个,干嘛呢?

  你们没有看到我们站了半天了吗?

  在这里炸这么一个大坑,南部山区我们刚刚弄好,全给掀平了!

  你们谁赔我们的损失?谁赔?”

  奥克和保尔-柯察金对视一眼,奥克说道,“你四下看看,南部山区,变成了南部平原,这你得谢谢我们!

  我们不找你要钱就不错了,还损失?哪里来的损失?

  就这平原,要是种粮食,那你挣大发了!”

  一个精灵族长老指着奥克鼻子就骂,“你扯淡呢?我们在这里种植的稀有药材,珍贵植被,还有一条生命之泉的支流,全埋在地里了!

  这损失,就算是长十年的粮食,也换不回来!

  还有,就这破地,全是碎石头,能长个屁的粮食啊!

  我告诉你们,你们谁也跑不了,必须赔偿我们的损失!”

  保尔-柯察金呵呵一笑,说道,“赔?南部山区本来就属于人族,你们也就是管理一下,还真当它是自己的啦?”

  女王眉头一皱,“别跟他们那么多废话,布阵,全给我弄死!赔偿什么的,我们不要了!”

  女王一声令下,四面八方闪过一道道绿色光芒,无数的精灵族张开弓箭,把地精族和矮人族,全部围了起来。

  女王大人,一步步走向曾士奇。

  女王看了一眼曾士奇,摇了摇头,踏着封禁的魔法阵,一步步走向大坑中心。

  立在大坑中心,女王大人手持手杖,噗通一声跪在了封禁魔法阵的核心处,封禁魔法阵下面,全是水。

  曾士奇一愣,“你跑那里干嘛去了?赶快过来,危险!”

  女王睁开眼睛,“最危险的是你们,我要把坑堵上!”

  女王口中念念有词,绿色的植被从身下凭空出现。

  生命之力,直接灌注到大坑中心。

  女王虔诚的祈祷,那模样特别的圣洁。

  曾士奇一时间竟然有点看呆了。

  奥克一脸戒备,精灵族正在布置法阵,巨大的绿色阵图,在顶空旋转,已经封锁了空间,可怕的力量随时都会袭击而来。

  保尔-柯察金和奥克合力张开防御阵,所有地精族和矮人族,也往封禁之中注入魔法力。

  精灵族长老呵呵一笑,说道,“精灵族生命法阵之下,你们都是花肥!

  全力输出,这里面有三个神圣级魔法师,争取一击击杀,一个不留!”

  精灵族的弓箭手,立刻放箭,金色的箭羽,注入顶空的绿色阵图。绿色的精灵法阵,瞬间变成了金色。

  一道道金色的光芒,在阵图之中流转不止,曾士奇敢肯定,空中的金色箭羽,只要击中她,她也绝对活不了。

  蓝星上将在奥克和保尔-柯察金的防御阵里,对着曾士奇吼道,“快进来啊,你干嘛呢?”

  曾士奇目光望向跪在大坑中心的精灵女王,心头颤抖。

  十几个圣殿修女,则是一脸淡定。

  其中的加洛洛说道,“曾士奇老师,要不要动手?”

  徐维特斯-晨辰嘴角抽搐,“你干的过谁?

  精灵法阵,就这金色箭羽,神圣级魔法师中箭必死!

  你抬头看看,多少支箭?”

  段塔丽娜带着一双黑手套,说道,“曾士奇老师,咱们快跑吧!”

  曾士奇摇头说道,“跑不了了,空间已经被封锁了!”

  格拉斯特一脸呆滞的指着精灵女王,说道,“曾士奇老师,她哭了!”

  精灵女王起身,脸上带着泪痕,指着曾士奇说道,“那么深的大坑,你们是怎么挖的?

  堵不上了,你们这群混蛋!”

  曾士奇连忙解释,“这个,是他们,他们干的!”

  女王摇头说道,“不用推脱,不管谁干的,你都跑不了!”

  女王手杖戳着地,“这个大坑,就是你墓地!”

  圣殿修女安拉-默罕直接站了出来,“哼,敢侮辱圣殿神圣七,你死定了!”

  安拉-默罕瞪着大眼睛,魔法力直接定住了精灵女王。

  精灵女王眉头一皱,迈出的步子,停在了半空。

  “哼哼,动不了吧?知道这是什么不?定身术!”安拉-默罕一脸得意的说道。

  绿色的生命之力从女王脚下发出,女王脚踏地,一股绿色的魔法力直接侵入安拉-默罕的眼中,安拉-默罕一愣,一脸疑惑的说道,“天怎么突然黑了?”

  依万-丽娜赶紧来到安拉-默罕面前,伸手在她眼前晃悠,“完了,不是天黑了,是你的眼睛瞎啦!”

  安拉-默罕一愣,指着天空说道,“不可能,肯定是天黑了,你看看天上还有星星呢?”

  曾士奇嘴角抽搐,对着依万-丽娜说道,“赶紧把她拉回去,你们别跟她们动手!

  站在前面的全是神圣级的精灵族长老,你们谁也打不过!”

  依万-丽娜赶紧拉着安拉-默罕,躲在了曾士奇身后。

  其他的圣殿修女,在瑞思-特的带领下,躲到了奥克和保尔-柯察金开启的防御阵里。

  只有格拉斯特愣愣的站在那里没动,她目光一直盯着大坑里封禁魔法阵之下的水。

  曾士奇说道,“各位精灵族的长老,女王大人。

  我是圣殿神圣七,你们都认识,这个,关于这个大坑的问题,我想是可以商量的。

  你们是不是先把顶空的绝杀法阵,撤了,咱们好好谈一谈,你们说怎么样啊?”

  一个长老呵呵一笑,说道,“唉,曾士奇,只能怪你倒霉,你知不知道,你,今天必须死!

  至于这些地精族和矮人?我们没有兴趣,倒是可以放他们离开!”

  曾士奇一愣,“为什么呀?我得罪你们了吗?”

  “因为什么?你心里没点数吗?

  勾引我们女王……”

  “你他妈给我住嘴!”精灵族女王手杖猛地一戳地,那精灵族长老立刻把要说出来的话咽了回去。

  曾士奇目光望向精灵女王,全身一颤,“我说,这位长老,你说话要讲证据的,说我勾引她,我是个女的!

  我怎么勾引她?再者说了,你因为这点破事,就杀我呀?”

  那个长老没有忍住,又开口了,“你夺走了女王的爱,你让世界树都流血了,你就是我精灵族的罪人!

  你……”

  不知道什么时候,精灵女王已经立在了那个长老身后,手杖一挥,直接打在了那长老的后脑勺。

  “谁打我?”长老一回头,刚好看到女王一脸冰冷的看着她,“呵呵,原来是女王大人!”

  女王恨不得打死她,叹息一声,女王说道,“我还没死呢?想当女王了?

  我告诉你,我死了你也成不了女王!

  我死了,潘朵拉继位,你们这些长老,谁也登不上王座!

  还他妈敢当着我的面,非议我?

  你长老不想干了!来人,把她的长老袍子,给我脱了!”

  几个精灵族卫士,直接把那长老的外袍脱了下来。

  “从今天开始,你带着你的手下,去新大陆,开发土地去吧!记住了,没有我的命令,你就别回来了!

  你放心,我也不会去看你的!那么大片土地,都是你的,咱们族的人,你能带走多少,全带走!”

  那长老冷哼一声,“想要跟我走的,把你们手里的弓箭扔下!”

  女王闭上了眼睛,等再睁开的时候,四下的精灵族人,所剩无几。女王站立不稳,双手紧紧的抓着手杖。

  四五六三位长老,来到女王面前,四长老说道,“女王大人,老七她不是那个意思!”

  女王摇头说道,“她就是那个意思!看着世界树出了问题,把责任推到我的身上,想要上位,想要当女王!

  这不,她带着她的人,全跑了!”

  顶空的阵图,不住的旋转,女王目光望向奥克和保尔-柯察金,眉头一皱,目光转向曾士奇。

  伸出手指指着曾士奇说道,“都是你害的!”

  曾士奇一脸尴尬,“女王大人,把阵图先撤了呗,老七长老的问题,我可以帮你解决!”

  女王摇头说道,“我不用你!”

  就在这时候,精灵族大长老二长老,火急火燎的跑了过来,“女王大人,不好了,老七,老七她要刨世界树!”

  女王眉头颤抖,“她敢!”

  二长老来到女王面前,一脸焦急的说道,“女王大人,您快回去看看吧,老三,快拦不住她了,她铲子都下土了,再迟一会,世界树就见根了!”

  女王看了眼曾士奇,指着顶空的阵图,说道,“四五六三位长老,你们给我看好了,这些人,一个也不能跑!

  老大,老二,跟我去把老七打死去!”

  绿色阵图一闪而逝,带着女王和两位精灵族长老走了,救世界树去了。

  曾士奇呵呵一笑,目光望向四五六这三个长老,这三位长老,和曾士奇是熟人,说不定就能把阵图给撤了呢。

  “三位长老,你们精灵族出了大乱子了,你们应该回去帮忙,这里的事情,不重要!

  要不,三位走的时候,顺便把顶空的法阵给撤了呗?”

  五长老摇头说道,“这法阵,是老七布的,带着半个族人的绝杀弓箭之力,我们就是想撤,也没有那个本事!”

  曾士奇一愣,“那,你们方不方便,让我试试?只要三位不插手,我应该能把它撤掉!”

  四长老说道,“女王说了,一个也不能放跑,你要敢动手,我们现在就启动法阵,把你们射成马蜂窝!”

  曾士奇摇了摇头,叹息一声,拉着还在盯着大坑里的水看的格拉斯特,来到奥克和保尔-柯察金的防御屏障面前。

  “打开,让我进去!”

  进入防御屏障,曾士奇单手一挥,又加了一道金色的防御,三层防御,估计都挡不住那么多金色的箭羽。

  蓝星上将面前,是一个蓝色的圆盘,他说道,“炮弹已经到达指定位置,可以炸了!”

  曾士奇嘴角抽搐,“还炸个屁呀?你知不知道,头顶上悬着一把剑呢,咱们随时都会没命的!”

  蓝星上将摇头说道,“顶空的力量,是很强大,可是也不能耽误咱们的工期啊?

  先炸了再说,放心,这次力量会在地下爆发,应该也就是震动一下!”

  说着,曾士奇一个没拦住,蓝星上将已经把手掌按在了圆盘上。

  冰冷的机器声,再次响起,“授权成功!”

  曾士奇扶着额头,“我服了你了!”

  依万-丽娜来到曾士奇面前,说道,“老师,您快去看看吧,安拉-默罕眼睛看不到了!”

  防御阵,范围之内,有很多人,除了精灵族和矮人族,蓝星人,再有就是圣殿修女。

  曾士奇拨开段塔丽娜,瞅着坐在地上的安拉-默罕,眉头颤抖,“怎么样了?”

  安拉-默罕伸手一抓,就死死地抓住了曾士奇的胳膊,问道,“曾士奇老师,天真的没黑吗?”

  曾士奇瞅着安拉-默罕的眼睛,眉头紧缩,伸手摸着她的额头,魔法力感知之下,发觉很正常。

  “天黑了,等天亮了,你的眼睛就好了!”曾士奇说道。

  安拉-默罕这才松了口气,笑着说道,“我就说嘛,肯定是天黑了,她们还骗我说是我眼睛看不到了,我能看到你们,真的能看到,就是有点黑!

  有灯吗?点个灯让我看看?”

  依万-丽娜掌中火元素流转,火焰升腾,在安拉-默罕面前晃悠,安拉-默罕瞅着火焰,抓着依万-丽娜的手说道,“这就清楚多了!”

  曾士奇嘴角抽搐,也不知道精灵女王用的什么魔法术,安拉-默罕这眼睛估计是出问题了,现在也来不及去看了,得想办法把天空的法阵弄掉才行。

  曾士奇来到奥克和保尔-柯察金面前,指着精灵族的攻击法阵图说道,“咱们三个人合力,应该能把这东西弄掉!”

  奥克指了指外边看着的三个精灵族长老说道,“不行,那三个家伙,可不是摆设!

  要我说,我和保尔,我们对付那三个人,你想办法把攻击之力转移到洞口那里!”

  曾士奇歪着头,想了想,似乎只能这样了。

  “空间被封锁,我用不了空间之力,传送什么的,都不行,要想把力量引过去,用什么方法好呢?”

  奥克起身,轻手轻脚的来到曾士奇身后,巨大的锤子突然出现在手中,猛地一锤就打在了曾士奇身上。

  曾士奇的身影瞬间就被打飞,破开了三层防御,冲着顶空的精灵法阵就过去了。

  “奥克,你个混蛋,你干什么呀?”

  嘣的一声,曾士奇撞碎了精灵族的法阵。

  万千金色的箭羽没有阵图的束缚,直接发动,曾士奇撒腿就跑,在空中忽左忽右,金色光芒,追着曾士奇速度快的看不起清人影和箭影。

  只能看到,一个金色的光芒,领着万千金色的箭羽,在空中飞来飞去。

  奥克笑道,“这不就解决了吗?

  精灵族的金色箭羽,速度并不块,只要跑得快,射不中,绝对没事!

  等它们的力量耗尽,就安全了!”

  保尔-柯察金笑道。“奥克说的没错,我们两个老胳膊老腿的,肯定没有你速度快,你加把劲,再有一会,把力量耗光就没事了!”

  四五六三位长老瞅着满天空转悠的金光,只听四长老说道,“我们三个在这里呢?

  等同于金色箭的力量,我们来提供,这力量无尽的,你们耗不光,曾士奇,累了就说话,我们可以让它停一会!”

  曾士奇立在云端,累得直喘气,身后的金色箭羽,真的停在了屁股后面,“我说,你们有本事,把空间封禁给我解开!”

  五长老摇头说道,“空间封禁,是女王布下的,解不开!”

  曾士奇单脚跺地,身形瞬间落在大坑中心,一脚就把封禁洞口的魔法阵击碎了。

  身后跟着的金色箭羽,向曾士奇飞来。

  水流没有封禁的阻挡,猛然喷射向空中,曾士奇张开防御,无视冲击的水流。

  哈哈大笑,“我有办法,看到没有!”

  金色的箭羽和水流一接触,箭羽金光注入水流,部分箭羽落在了地上,插入了碎石之中。

  就在曾士奇准备把水流堵回去的时候,就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力量从脚下升起。

  一道顶天立地的红色光柱从大坑里冲了出来。

  奥克大吼一声,“我擦,是岩浆,快打开传送!”

  “空间被封禁了,传送打不开啊!”保尔-柯察金赶紧撑开防御。

  四五六三位精灵族长老,已经不见了,所有精灵族人,在光柱出现的刹那,就被三位长老转移了。

  格拉斯特瞅着防御阵慢慢变成赤红色,脚下的碎石,都冒烟了。

  满天都是红色,已经看不清防御阵外面是什么了。

  “曾士奇老师呢?”格拉斯特说道。

  所有人都在给防御输出魔法力,瑞思-特来到格拉斯特面前说道,“我说,你别管曾士奇老师了,快输出魔法力,防御阵快顶不住了!”

  蓝星上将瞅着这架势,也吓得不轻。

  “这怎么弄?”

  一个蓝衣人说道,“将军,他们快撑不住了!”

  “我知道,我是问你有没有办法?”蓝星上将吼道。

  焦急之下,一个蓝星人,伸手打开了属于他的次元空间,拿出来一个锤子。

  蓝星上将全身颤抖,“老狼,你他妈当这是修战舰呢?你把锤子给我扔回去!”

  格拉斯特瞅着那个次元空间眉头紧缩,呆滞的脸上露出一丝疑惑。

  瑞思-特瞅着格拉斯特还不帮忙,抬脚就踢她,“你干嘛呢,我这边快顶不住了,你来帮忙啊!”

  格拉斯特被踢了一脚,也没有任何反应,反而单掌按在地上。

  蓝色的阵图一闪而逝,格拉斯特来起身到老狼面前,说道,“那个洞,再打开一下,让我感觉一下!”

  “什么洞?你说次元空间啊?”老狼打开次元空间,把锤子扔了进去。

  格拉斯特露出微笑,“我有办法了!”

  说着,单掌按在地上,蓝色的阵图猛然出现,打开了一道不知名的空间裂缝。

  格拉斯特吼道,“封禁撑不了太久,大家快进来!”

  圣殿修女们,撤回魔法力,摔先跑了进去。

  紧接着是蓝星人,矮人族和地精族。

  奥克和保尔-柯察金是最后一个进去的,他们需要支撑防御。

  就在奥克和保尔-柯察金踏入蓝色裂缝后,一道金光冲了进来。

  曾士奇在金色的防御阵的保护下,在岩浆里钻来钻去。

  赤红色的岩浆之柱,不住的喷射岩浆。

  四面八方都是岩浆在流淌,突然红色的岩浆柱旁边,冒出一个金色的小气泡。里面正是曾士奇。

  曾士奇擦了擦额头的汗水,瞅着满地的岩浆直摇头,“完了,找不到他们了,不会是都化成灰了吧?”

  纵身一跃,带着金色的防御,曾士奇直入高空。

  顺着赤红色的巨大红色岩浆柱子,来到柱子上面。

  立在空中,曾士奇瞅着喷射的岩浆柱子,心头颤抖,“得先想办法把它堵住!”

  单掌按在虚空,金色的阵图瞬间扩大,覆盖整个岩浆柱。

  “嘿!”

  曾士奇全身倒立,魔法力从掌中发出,将岩浆柱向地下压去。

  曾士奇踏在岩浆之上,脚下是金色的阵图,瞅着四下开始冷却的岩浆,松了口气。

  “堵住了就好!”

  曾士奇迈着小短腿,凭借记忆,来到曾经的大坑边缘,比划着奥克他们的位置。

  “大概是在那里,不对,好像是在这里!

  对就是这里!”

  曾士奇看向自己的脚下,岩浆已经开始凝固,下不去了。

  曾士奇嘴角抽搐,“完了,估计是不行了,这可怎么办啊?那么多圣殿修女,全被岩浆吞噬了,我回去可怎么交代啊?”

  嘣的一声巨响从身后传来,曾士奇回头一看,远处有一个红色的柱子,顶天立地,在喷射岩浆。

  曾士奇全身一颤,下意识的看了眼脚下,“反正我这边已经堵上了,那边我就不管了!”

  绿色的光芒从远处的岩浆柱上出现,精灵族女王用生命之力,将岩浆柱压入了地下。

  女王立在绿色的阵图上,目光望向曾士奇。

  曾士奇呵呵一笑,那笑容在女王眼里,格外的刺眼。

  女王一步踏出,来到曾士奇面前,“这是你弄的?”

  曾士奇摇头说道,“不是!”

  女王无奈的皱眉,“哼,不是你是谁?肯定是你!

  算了,反正都这样了,再坏又能坏到哪里去呢!”

  女王转身要走,曾士奇立刻绕到女王面前,说道,“南部变成平原,只要打理一下,还是很好的!”

  女王眉头一皱,“我们不喜欢!我们喜欢森林,大山!不要光秃秃的一片地!”。

  曾士奇呵呵一笑,笑得特别尴尬,“对了,老七长老,把世界树刨了吗?”

  女王全身一颤,伸出手杖指着曾士奇说道,“你给我滚!”

看过《魔法修女养成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