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蔚蓝星途 > 第六百四十四章 拷问

第六百四十四章 拷问

  此时苏白精神有点恍惚,他仿佛自己好像又回到了从前。

  一阵沉重的脚步声传来,虽然杂乱但是有力,苏白立刻闭上眼睛,继续装昏迷。

  没有多久,几道狰狞的身影走到苏白牢笼外停下脚步。

  “这就是旧人类。”

  沙哑的声音带着一丝不屑。

  “是的典狱长,这就是罗玛格斯大人从蓝星抓回来的家伙,为了抓这个家伙,听说罪骨军团损失惨重。”

  “有趣,等他醒了,就吊起来拷问。”

  “典狱长,这家伙这么瘦弱?弄死不要紧吧?”

  “不死就行。”

  “是典狱长!”

  ......

  闭着眼睛的苏白,内心也是沉到谷底。

  没多久,苏白便听到那些沉重杂乱的步伐声渐渐远去,看样子应该是走了。

  没等苏白松一口气,远去的步伐声音又传来。

  接着铛铛的开门声。

  三名穿着重型动力外骨骼战斗装甲的审讯官,望着昏迷中的苏白。

  “拉走!”

  “长官,这家伙好像还没醒?”

  “抽一顿就醒了。”

  “这行吗?”

  “没听典狱长说不死就行。”

  “是!”

  随即一名审讯官走上来,就像在抓小动物一样,拎着苏白往外走。

  苏白虽然没有睁开眼睛,但是内心却保持着冷静,慌张是解决不了任何的问题,只会让自己处境越发危险。

  没有多久,闭着眼睛的苏白感觉自己被拖进审讯室内,里面到处都是惨叫声和兴奋的咆哮声。

  接着苏白感觉自己被绑在了铁柱上面。

  在冰冷的审讯室内,一名拖着尸体的审讯官,扭头看了一眼被绑上苏白讥笑道。

  “马萨!这就是你要审问的犯人,看着这体魄,直接拉去喂狗还来的更快。”

  “科威没你的事情。”

  马萨懒得回这家伙,他拿起旁边一桶冒着气泡的液体,二话不说直接泼在苏白身上。

  苏白全身每一处皮肤就像灼烧一样,眼睛猛然张开,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心脏砰砰~~

  剧烈的跳动着!

  马萨凶残面容露出狰狞笑容。

  苏白这时候也算是正是看清楚眼前的阿斯特帝国人样貌,整个脑袋虽然还保持着人形,但是整体凹凸不平,鼻梁上和嘴巴上全部钉着一个个黑色钉子,脸上涂抹着黑白的纹路,整个身躯高达三米,苏白跟其比起来就像个孩童一般。

  马萨走到苏白的面前,发出渗人的声音。

  “姓名。”

  “从哪里来。”

  “星盟。”

  “星盟在哪里。”

  “不知道。”

  苏白喘着气回道。

  马萨好不犹豫挥动手中握着的电鞭直接甩在苏白身上。

  “啊!”

  苏白感觉剧烈的疼痛,刺骨的电流不断侵蚀其身体。

  紧接着又是一鞭!

  这次苏白牙都快咬碎了,死死的撑着,愣是没有哼一声。

  马萨也是有点意外,虽说他用的力道不是很强,稍微控制了,但是这家伙竟然能够承受。

  “说!星盟在哪里。”

  苏白艰难的抬起头,望着马萨,盯着他说道。

  “你觉得我可能会告诉你吗?还有不管怎么说我也是星盟的使臣,你们难道是野蛮人么?连国与国最基本的礼仪都不懂。”

  “使臣?打的就是使臣。”

  马萨一拳直接砸在苏白肚子上。

  “啊!”

  苏白眼珠子睁的老大,一口血直接喷出来。

  “我在问你一句,你说还是不说...”

  苏白不断的喘息着,就是没有说的意思。

  马萨耐心也是非常有限的,抬起手一挥!

  只见各种各样的沾满血液印记的刑具被推了过来。

  这时候一旁跟随着审讯官,见马萨的恼怒了,便低声提醒道。

  “长官,不能用这些刑具,会弄死的。到时候没法跟典狱长交代,而且这是罪骨军团的犯人,弄死了到时候罗玛格斯大人万一生气了,你可担待不起。”

  听到下属的话,马萨握着电鞭的手,骨头咯咯直响。

  啪~

  他愤怒的挥动电鞭,一鞭鞭抽在苏白身上。

  许久过后,苏白就像一条死狗被扔进了牢房内,马萨看着浑身上下被抽的血肉模糊的旧人类,眼神中也是露出一丝意外,竟然真的一句关键话都没有说。

  这时候几名狱医走了进来,对着瘫痪的苏白稍微检查一番,拿出一些针剂,将其内部粘稠的绿色液体注射进去,便退了出去。

  马萨看完这一幕,冷漠的离开了。

  苏白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他完全没有任何的力气,整个身躯上下不断传来刺骨的疼痛。

  不知道过了多久,苏白在剧烈疼痛中,昏睡了过去。

  苏白感觉一阵冷,一阵热,并且全身皮肤就像被万蚁撕咬似的。

  迷迷糊糊苏白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每隔一段时间,苏白苏醒过来,就拼命往那些恶心的食物蠕动过去,他理智很清晰,知道自己状态很糟糕,必须补充点食物,否则真的会挺不过去的,经过清醒昏迷好几次,苏白终于蠕动到那些恶心食物旁边,伸出颤抖的手,抓了一点放在嘴上,稍微吃了一点。

  一个月后,漆黑的监牢内,苏白头发跟垃圾一样,靠着墙壁坐着。

  他已经逐渐习惯这里的生活了,在这个月内,苏白被总共被拷问了三次,后来见拷问不出什么有价值的情报。

  马萨审讯官也就没有再提审他了。

  铛!铛!

  一阵沉闷金属敲击声后。

  一名丑陋的狱卒推着餐车走了过来,一如既往的将一碗碗装着鼻涕般粘稠液体食物扔进每个监牢内。

  苏白麻利的爬过去,捡起碗开始大口大口的吃。

  错过这餐就没有下餐了,蹲了一个月牢房,苏白多多少少也搞清楚这里的一些规矩,这里的牢饭每一天只有一顿,爱吃不吃!

  也亏着苏白这件牢房是单独的,要是群居的牢房,很经常为了抢吃的,打得你死我活,当然这里的狱兵是不管的。

  打死了他们通常直接当做垃圾拖走。

  每天都有大量的囚犯被扔进来,这些囚犯哪个国都有,但是扔进来的犯人只要是被群体关起来的,通常都活不了多久。

  但是向自己这种单间的,往往还能够多活几天。

  至少他左边牢房那个家伙,尸体都臭了,都没有拖走!估计是回头有人问起来,用来解释和交代的。

  不过这可坑惨苏白了,别看他们两个是不同牢房,其实跟在一个牢房没啥区别。

  只是有几根镂空的合金圆柱隔开而已。

  那腐烂的气息让这里原本就很糟糕的空气更加刺鼻了。

  比起在莱茵自由国内,两者待遇差别,说是天堂和地狱的差距,一点都不夸张。

  咳咳~~

  苏白时不时捂着喉咙咳嗽。

  因为这里环境糟糕透了,所以感染点什么病,一点都不奇怪。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蔚蓝星途》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