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捡垃圾能成宝 > 第二百六十章 不一样的凌月

第二百六十章 不一样的凌月

  “你给我,让开!”林语冲到大师兄近前,对他胸口抓去。

  “呼——”

  大师兄长舒一口气,决定先制服这个邪祟,当即,反手打出一拳,当拳头跟爪相汇,大师兄丝毫未动,而林语则直接倒飞出去百余米,直接昏过去,生死不明。

  “大师兄威武,干的漂亮!”

  “对付邪祟就应该这样!”

  ……

  那些林家弟子的话落入大师兄耳中,没有掀起任何波澜,他,在思考人生。

  宫殿。

  大师兄一路走回来,可刚到门口,便仰天叹了口气,对那正在逗鱼玩的林鸿问:“什么是对,什么是错?”

  “错就是错,对就是对,看你自己怎么区分。”

  林鸿听到这个问题轻笑,明明已经到了而立的年纪,可大师兄除了一身高超的武力值外,欠缺了太多。

  “我懂了……小兄弟,你真是我的人生导师。”大师兄恍然的点了点头。

  “别这么说,我有事相求。”

  林鸿淡笑,起身拱了拱手。

  “什么事?”大师兄问道,这还是他第一次被林鸿请求。

  “我想离开仙宫,仙宫虽大,却不是我向往的地方。”

  林鸿当即说道,他觉得,已经是时候跟大师兄说这些话了。

  “我理解你……可没办法,仙宫的规矩甚多,只能遵守,你若是执意离开,只会被追杀,甚至于,牵累林家。”大师兄如此说道,摇了摇头,古往今来,逃出仙宫的人不少,可真正能活下去逍遥自在的人,从来没有。

  “嗯。”

  林鸿点了点头,可却心意已决。

  “关于你特殊体质的问题,我请教了几位前辈,他们说法不一,有的说需要用天雷,有的说要地火……”大师兄突然又说起体质的事情。

  “天雷我知道,地火是什么?”

  林鸿奇怪的问向大师兄,天雷是天上的雷霆,地火他虽然不知,却感觉出来这不是什么好东西。

  “就是地下上万度的火焰。”大师兄简单回答。

  上万度……

  林鸿咽下一口吐沫,他怕是刚粘上,就被烧成灰烬了,擦了擦头上的汗:“大师兄还是不要操劳这件事了,可否让我见一面宫主?”

  “这倒是没什么问题,不过据说宫主最近脾气不好,你多担待。”

  大师兄思考片刻,点了点头说道。

  “这不是问题。”林鸿没有在意这一点,而后大师兄离开,说会安排妥当。

  “宫主……应该会理会人间的疾苦吧?”

  看着大师兄离去,林鸿小声嘟囔,不确定那个宫主是怎么个想法。

  仙宫口口声声说,邪祟人人得而诛之,小美机器人比邪祟还要邪恶,他们应该不会置之不理。

  之前在山脚下作乱的那些邪祟被抓,他已经知道了,他搞不懂这邪祟是不是傻,来仙宫作乱,这跟小偷闯进警察局有什么区别?

  “练练拳吧……”

  摇了摇头,林鸿没有事情做,便在这前院打起拳来,正是那无忧拳。

  “好拳法。”声音淡淡,顺着阶梯走上来一个姑娘,正是凌月。

  “你怎么过来了?”

  林鸿看着她微微皱眉。

  “我是来找大师兄的,他在里面吗?”凌月依旧带着面纱,问向林鸿,十多天过去,她眼眶依旧发红。

  “刚走,你没撞见他吗?”

  林鸿有些疑惑,他们两个就是脚前脚后的事情。

  “他还是不想要见我……我在他心里,难道就这么不堪吗?”凌月眼眶更红了,似乎要忍不住哭出来。

  “嗯!”

  林鸿重重点了点头,见凌月看过来,立马升起警惕将扫帚护在身前:“你要干什么?”

  她的黑心肠自己可见识过,虽然他对那些折磨感受不到痛觉,但终究会心烦。

  “请搬把椅子给我……谢谢。”

  凌月压住心头的怒意,竟然还说了句谢谢!

  “仙宫中的太阳,难道是从西面升起来的?”林鸿看着凌月感觉奇怪,这还是自己认识的那个凌月吗,竟然还会道谢!

  “你就是讨打……”

  凌月握了握拳头,林鸿三言两语就会让她满腔怒意。

  “别别别,你一个宫主之女跟我这仆从计较什么,稍等,我这就去给你取一把椅子。”林鸿跑进宫殿区,不多时拿出来一把椅子,放在水潭边。

  “这还差不多,我要在这里等他。”

  凌月坐在椅子上,望着通往山上的阶梯,静静等待。

  完蛋……

  林鸿摸了摸鼻子,知道大师兄因为这个“门神”,一时半会是不会回来了。

  正当他这么想的时候,阶梯那边却传来清脆的脚步声,他们二人眺望过去,难不成是大师兄回来了?

  “凌师妹!你饿不饿啊,这是我给你做的面条!”

  只见徐畅拿着个碗跑了上来,一直来到凌月身边,手上是还冒着热气的面条。

  “不饿。”凌月见到徐畅就感觉心烦。

  “多少吃一点,我好不容易才做出来的……哎,大师兄他真是的,师妹这么好的女孩子都爱答不理。”

  徐畅见说什么凌月都不搭理自己,不由失望的叹了口气。

  还不是你从中作祟?

  林鸿看着徐畅的表演,不由得暗暗摇头,拿起扫帚接着扫地。

  凌月听徐畅说完,心里很不是滋味,自己无论是出身还是天赋又或者容貌,都是顶尖!可自己心系的人,为何对自己如此冷漠?

  “大师兄不喜欢你,那是他的损失,师妹,做我的道侣吧,我会伴你一生!”徐畅抿了抿嘴,手中依旧端着那碗面条。

  “谢谢,可我还是……”

  “不必多说,我都懂的,我会等,一直的等下去。”

  凌月刚要拒绝,可徐畅却面露感伤的说出这番话,旁人看了,只会认为这是个痴情男儿。

  “你笑什么?”凌月正要开口,却注意到了掩嘴偷笑的林鸿。

  “咳,我想起高兴的事情。”

  林鸿摆了摆手,背过身去接着扫地,他刚才是真的有些没控制住自己,笑了出来。

  “别理他,月儿,我陪你一起等!”徐畅认真的说,却知道自己好不容易营造出来的气氛已经被毁了,他走到林鸿身旁,“可以帮我拿个凳子吗?”

  林鸿握着自己的把柄,留着迟早会是祸害,他准备用毒来对付林鸿,上一次忘记下药,这一次绝对不会出错!

  “稍等。”

  林鸿放下扫帚后走进宫殿,而徐畅紧随其后。

看过《我捡垃圾能成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