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捡垃圾能成宝 > 第五百一十七章 机关

第五百一十七章 机关

  /

  “我们也只是按规矩办事……”

  “规矩?哪条规矩写着,能随便闯我的练功房?”

  林鸿锵的一声抽出承影剑,丝毫不退让。

  那执法堂弟子见状,当即开口:“师弟别生气,我们这就离开……走。”

  他说完后,带众多执法堂弟子离开。

  “这下他们应该不会再来了。”

  心魔此时说道,除非那些人脑袋里缺一根弦,才会刻意来得罪林鸿这样一个特殊体质的亲传弟子。

  “希望如此。”林鸿点头,放出身在储物戒指里的薛倩寒。

  “师傅……我好像,看到了一只龙。”

  薛倩寒这次没有害怕,而是愣愣的。

  林鸿轻笑,抬手揉了揉她的脑袋:“那是为师的宠物,记住,不要说出去。”

  “小秘密吗?”

  薛倩寒歪了歪脑袋。

  “嗯,不能说出去的小秘密。”林鸿暗探她的可爱,同时,看向她手中的剑:“这是桃仙木制成,用起来会有一股桃花香,强身解乏,你现在还拿不动铁剑,就先用着这个吧。”

  “我……我能拿动!”

  薛倩寒看着手中的桃木木剑,虽然很香,也很顺手,但不喜欢,更想要能杀人的真家伙。

  林鸿闻言,取出一柄铁剑:“这东西十几斤,你确定拿得动?”

  “嗯!”

  薛倩寒咽下口吐沫,伸出手。

  “接住。”林鸿轻笑,直接将铁剑扔到她的手上。

  “好重……”

  薛倩寒一手拿着木剑,一手拿着铁剑,坚持了三秒,一个手滑没拿稳,铁剑向着她脚重重砸去。

  就在这危急时刻,林鸿将铁剑收回储物戒指:“现在你年纪尚小,不要想这些有的没的,拿不动很正常。”

  薛倩寒这回倒是懂事很多,点了点头。

  林鸿将之前给她的那本秘籍拿在手上:“为师来给你讲一下上面的东西。”

  ……

  ……

  傍晚。

  林鸿看着有模有样练剑法的薛倩寒,轻轻一笑,算算时间,还有两天多的时间宗门大比。

  他取出十枚聚气丹准备修炼,却听,敲门声传来。

  是香涵:“师弟,你在吗?”

  “……进来吧。”

  林鸿沉默少许,不打算将薛倩寒藏起来。

  香涵很快推门走进,见到正练剑的薛倩寒,惊讶的捂住嘴巴:“师弟,你真的有私生子啦?”

  “师姐,这话是从何说起?”

  林鸿不由自主的咳嗽,愕然问道。

  却不料,香涵轻轻一笑:“现在外面传疯了,说是你背着书瑶在外找了其他女人,结果那个女人早就有了孩子,又因病而逝,仅剩下的孩子便交由你照顾。”

  “这脑洞也太大了吧?”

  林鸿挠了挠头,有这种编故事的手段,为什么要去造谣?

  “书瑶因为这件事心情很不好,你最好去和她解释一下。”香涵紧接着又是说。

  “我和她只是师兄妹,为何要特意解释?”

  林鸿长叹一口气,真是秀才遇见兵,有理也说不清。

  书瑶用一种略微鄙夷的眼神看他:“还装?”

  “我怎么就装了啊……”

  林鸿坐在地上,揉了揉头疼的脑袋。

  “师傅,这是什么?”而另一边,练剑练到头晕的薛倩寒发现一个按钮。

  “别!”

  林鸿看过去,发现那是机关训练的按钮,只要按下去,这个房间内的陷阱机关就会尽数开启。

  薛倩寒闻言刚要走,却一个踉跄向后仰去,不偏不倚,撞在的按钮上。

  “砰——”突然,原本开着的大门紧闭。

  “完蛋了……师姐,你行不行?”

  林鸿苦笑,看向身侧的香涵,已经能够隐隐听到机关正在转动。

  香涵拍打大门:“有没有人啊!”

  这些机关比较特殊,是被楚云子特意更改过的,想要停下,只能够从外面关闭,或者坚持七天时间,而且凭借练功房的建筑材质,根本无法强行破开。

  “这个时间怎么可能会有人来?”

  林鸿叹了口气,现在的处境是,无论碰到房间任何地方,都有可能会触发机关。

  他看向远处正不知所措的薛倩寒:“别怕,我这就过去。”

  “嗯……”

  薛倩寒跌坐在地面,也知道自己做错了事,满心愧疚。

  “七天时间?”香涵也知道这练功房被改过,苦笑不得。

  “不会,这里平日虽然没什么人路过,但总归还是有的,只要被人发现了不对劲,就可以停下。”

  林鸿额头上隐隐留下汗水,而后二话不说,施展踏雪无痕来到薛倩寒身边,将她抱在怀里。

  “咔——”

  “咔咔咔——”

  “……”

  四十多道机关瞬间被触发。

  ……

  次日,上午九点,机关被过来拜访的刀疯子停下。

  林鸿身上的衣服多有残破,受了不少伤,好在薛倩寒并未出事。

  香涵倒也还好,假仙中期境界,擅长身法,尽数躲过去了,只是有些体力不支。

  她擦掉头上的汗水:“只有变态才能凡人境界,在这里不吃不喝坚持七天吧?”

  这是赤云子特质的练功房,真是有够变态,不愧被称之为刑罚!

  林鸿揉了揉鼻子,除了自己和师傅,没有任何人知道自己撑过去了,她倒也不是在刻意骂自己。

  “要是我不来,你们会不会累死在这里?”

  刀疯子懒懒散散的。

  “你不练刀,又不帮我找人,来这里干什么?”香涵看向刀疯子,却是反问。

  “……”

  刀疯子咽下口吐沫,看向别处。

  这次过来有两件事,一件公事,一件私事,都不好在她面前说。

  林鸿这时正在安慰薛倩寒:“乖,别哭了,不怪你的。”

  薛倩寒此时正在痛哭,一边哭还一边道歉,样子及其惹人心疼。

  “对不起……都是我不好,不该靠近那个按钮。”

  薛倩寒眼中的泪水止不住的流,到底还只是一个小孩子罢了。

  “小丫头,有啥好哭的,心疼你师父受伤?受点伤很正常,我们早就习惯了。”刀疯子扣了扣耳朵,实在是觉得心烦。

  “你刀哥哥说的很对,没事的。”

  林鸿苦笑,不知不觉,自己身上这套亲传弟子的衣服已经很多地方碎裂,鲜血随处可见,看上去很狼狈。

看过《我捡垃圾能成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