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捡垃圾能成宝 > 第五百二十七章 精肉仙草

第五百二十七章 精肉仙草

  “我这里有上好的仙草。”

  “青奴,您老人家的东西就先收着吧,我这里有妖族精肉。”

  “荤素搭配不更好?”

  ……

  伴随着青奴跟宫主二人说完,林鸿身前多了张桌子,桌子上是一大块妖兽精肉和十多株仙草。

  “生吃?”

  林鸿望着那块妖兽精肉,比自己整个人都还要大。

  宫主点头:“我之前斩杀了只真仙大圆满境界的妖兽,这肉是其身上的,可生吃,鲜美的同时也能让人提升实力。”

  “这些仙草都吃掉,是难得的上好仙草。”

  青奴也是开口,这些都是他平日不舍得吃的,如今给林鸿拿出来,已经隐隐把他当成了自己的亲孙子对待。

  “额……不如我带回去,慢慢吃?”林鸿看着桌子上的东西,咽下口吐沫。

  这些东西拿出起卖,就已经是天价,这二位出手也太阔绰了吧?

  一只妖兽很大,真仙大圆满境界怎么也要有百米高,虽然身躯庞大,但精肉只有一小块,面前的这些几乎是所有。

  至于那些仙草更了不得,都是几千年分的。

  如果都吃下去,所能带来的好处甚多。

  “也好……不如,你从楚云子手下转成我的弟子?”宫主越看林鸿越顺眼,想要看看他的人格品信和忠诚度,适不适合当宗主。

  “这就不必了,宫主,我既然已经是他的徒弟,便不会再改。”

  林鸿当即拱手,面露坦然,让人暗叹这是一位赤胆忠心的好弟子!然而事实上,只是不想增添麻烦而已。

  宫主点头:“好吧,但你要记住,你们并非是真正的师徒,只是他亲自教授你东西而已。”

  “弟子明白。”

  林鸿拱手,总觉得他话有他意。

  “你的那套剑法叫什么名字?似乎是绝世剑法。”宫主想起当日见过的剑法,今日想起都是惊艳连连。

  “宫主,这不便多说……”

  林鸿抿了抿嘴,不可能说。

  青奴此时皱眉看向宫主:“你怎么问来问去的,孩子还饿着呢!”

  “您老教训的是,我不多嘴了。”

  宫主有些尴尬,虽说自己是宫主,但对这位老前辈也只能够尊敬,若非身为宫主只准叫他本名,都只有叫前辈的份。

  “那我就先开动了。”林鸿直接去吃那些精肉和仙草。

  精肉入口即化,宛若棉花糖,流到胃里转化成无比精纯的元气。

  “好……好厉害。”

  林鸿直接盘腿坐下,消化这一股元气。

  “这孩子修炼是挺快,就是太耗费灵气了。”青奴看向转化阵法,微微皱眉。

  有这些元力,已经足以让四五个弟子从半仙突破到假仙,要说林鸿唯一不好的地方,也就是这点。

  “耗费的多,无所谓。”

  宫主却是对一点不以为然,让其他人耗费再多,能在十天从半仙突破到假仙吗?累死他们都不能!

  “肚子饱了……实力好像也提升了一些。”林鸿很快睁开眼,不过是咬了一口罢了,竟然有这么可怕的效果。

  如果都吃下去,效果应该比进修炼秘境十天都不遑多让!

  “这些你就拿回去慢慢吃,别着急,修炼是循序渐进的,你先停几天,熟悉一下现在的力量,打好根基。”

  青奴一脸慈祥与欣慰,而旁边的宫主有些感慨,记得青奴上一次露出这样的表情,还是自己小时候……

  林鸿笑着点头:“谢谢青牛爷爷。”

  他算是一口咬死爷爷这两个字,叫老人家一声爷爷是尊称,很正常,但却能让两人的关系显得更亲近。

  “诶。”

  青奴点头,满脸慈祥。

  “后山深处是禁地,你切勿过去,好了,回去吧,记住,不要急功近利,只顾着提升。”宫主这时开口说道。

  “是!宫主!”

  林鸿见他们两个对自己的态度这么好,暗道果然天才更有话语权。

  很快,他离开后山,直奔练功房。

  练功房。

  回到这里的时候,林鸿重重打了个哈气,将一路抱回来的妖兽精肉和草药收进储物戒指。

  在宫主他们面前用储物戒指,很有可能暴露出自己有强大的空间法宝,若是他们想要探查一下,很容易就能探查到被自己收进去的灵气。

  “师傅,您回来了?”薛倩寒连忙走过来。

  “用尊称?”

  林鸿听到她用‘您’这个字,不由有些诧异。

  香涵的声音传来:“是我教她的,身为徒弟这是最基本的吧?而且还想要让师傅死?养的是白羊狼还是徒弟?”

  她十天前就过来了,见林鸿不在,便照顾起薛倩寒衣食住行。

  “不杀师傅了……”

  薛倩寒看向一旁,嘴巴鼓起,像是在生气。

  鬼知道她经历了什么,林鸿轻笑:“香涵师姐过来,是有什么事情吗?”

  “没事情我就不能过来了吗?”

  香涵反问道,慢慢走近林鸿,漂亮的容颜露出不解,嘴角带着一丝挑逗的微笑。

  林鸿有些尴尬:“师姐有什么话说直就好了,没必要离这么近。”

  “算你小子有点担当……听好,在书瑶被放出来之前,我会替她管教你。”

  香涵停下脚步,距离林鸿已经只有两步远,脸上带着隐隐笑意。

  “替她?她需要管教我什么?”林鸿一连抓住几个关键词,有些奇怪。

  “师傅师傅,您这十天都去哪里了呀?”

  薛倩寒抱住林鸿,闷闷不乐,一连十天被香涵各种管教,好不开心!

  林鸿轻笑,揉了揉她的脑袋,再次看向香涵:“师姐,你看我有什么不一样吗?”

  “和徒弟之间更亲昵了?”

  香涵面露淡笑,走过去叠好两套被子,动作娴熟。

  “师姐……你难不成这些天都住在练功房了?”林鸿咽下口吐沫,有些错愕的问。

  “对啊,用的这套被褥,你徒弟说没有人用过,但不知道为什么有点汗味。”

  香涵点了点头,指向其中一套被褥,说这话的时候还有些奇怪。

  林鸿发现自己怀里的徒弟正在偷笑,心头无奈:“那套被褥的确没人用过……”

  事实上,那套是自己用了很久的,从来到这练功房就开始用,加上没有洗过,平日里沾染些汗再正常不过。

  事已至此,还是不把真相说出来了,师姐他对男人很敏感,被看到睡衣都会脸红跑走,如果知道那是自己常用的被褥,指不定发生些什么。

看过《我捡垃圾能成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