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的代码分身 > 236 思维越狱

236 思维越狱

  陈旭很激动,卡尔的这个解决方案极大地推动了项目进程,想来要不了多久,就能正式进入实验阶段。

  未来实现将量子空间的意识回退到人类大脑,也是指日可待。

  相比较陈旭的兴奋,卡尔显得很平静,他说道:

  “这只是一个想法,还有很多技术问题需要解决,首先就是需要一个活体人类作为志愿者,进行思维放缓的实验。”

  陈旭点点头,问道:

  “你是说利用量子影响,将人类的神经元活动放缓?那这个实验对人体大脑有损伤吗?”

  卡尔摊手无奈道:

  “生物工程这方面我不了解,我感觉会有伤害,我让项目组的生物专家进行了实验评估,估计要不了多久就会出结果。”

  陈旭点点头。

  卡尔看向陈旭,严肃地问道:

  “如果,我是说如果,对人类大脑会有不可逆伤害,这个实验该怎么进行下去?”

  陈旭一愣,他看着卡尔眼中的深意,知道现在是卡尔评估九日科技立场的最重要的时刻。

  九日科技到底是不是一个技术中立的‘正规’企业,就在于九日科技会不会在通往科学的道路上牺牲一些无辜的人类。

  陈旭拍了拍卡尔的肩膀,说道:

  “我们会想到不伤害到志愿者的试验办法,如果必须如此,九日科技有无数像福斯曼先生那样的奋不顾身的科学家。”

  陈旭说完就离开了这边。

  卡尔看向陈旭的背影,无奈地叹了口气。

  陈旭提到的福斯曼先生就是历史上拿自己身体做试验的著名科学家。

  眼看实验进入重要阶段,却因为无法迈过伦理道德这一关让实验终止,这是所有科研人员人生中最困顿的时刻。

  所以,永远都有为科学献身的科研人员,他们就像是追逐炽热的太阳的福斯曼,燃烧自己化作火炬,为世人点亮文明的火光。

  ......

  最终,试验评估报告下来,量子影响放缓人类神经活动确实会造成实验体大脑的永久性伤害。

  卡尔拿着报告站在陈旭的面前,等着陈旭的指示。

  陈旭沉默了很久,他最终开口说道:

  “这份报告如果如实递交给相关部门,进行实验的许可文件一定办不下来。”

  “是的。”卡尔应声说道。

  陈旭拿着报告对卡尔说道:

  “叫助理拿去复印,十分钟后,会议室见。”

  卡尔看向陈旭追问道:

  “复印多少份?”

  陈旭头也没回地说道:

  “我们这个部门一共132名科研人员,就复印132份。”

  卡尔一愣,他知道待会要做些什么了。

  会议室中,陈旭严肃地看向在场所有的科研人员,做了最近实验工作的总结,最后他提到了实验体的事情。

  为了让大家更详细了解实验内情,陈旭吩咐助理秘书将文件分发下去。

  陈旭给所有人半小时的时间,让他们将文件看完,并做好思想准备。

  时间刚过去五分钟,会议室台下站起来一位年轻人,他是耶鲁大学生物专业的研究生,刚毕业来到这边实习。

  和其余科研人员比起来,他面容稚嫩,眼中透着后浪的汹涌激情,他大声地说道:

  “我自愿成为实验志愿者。”

  卡尔转头看向对方,皱了皱眉。

  这时,又有一位年纪快五十岁的中年人,他站起来,看向前面的年轻人,笑道:

  “孩子,你在科研上的路还很长,还有很多人生乐趣没体验到,这种事情交给我们这些老家伙比较好。”

  话刚说完,几个年纪更大的老者站起来,呵呵笑道:

  “这么说,没有人比我更合适了。”

  不一会,会议室站起来了半数的人。

  陈旭淡然看了一眼卡尔,然后对会议上的志愿者们说道:

  “九日科技和全人类都会记住你们的贡献,另外,我们会想到降低实验体伤害的办法的,在此之前,任何科研人员不得私自进行实验。”

  会议结束后,卡尔留在了会议室,他等其他人走完,然后看向陈旭说道:

  “这样不行。”

  陈旭问道:

  “怎么不行?”

  卡尔坚持说道:

  “这和邪教洗脑有什么区别?他们崇拜九日科技,崇拜技术,但九日科技不能放任他们伤害自己。”

  陈旭摇摇头说道:

  “我们会将伤害降低到最小的,另外,如果试验后,志愿者们有生活障碍,九日科技会负责他们余生。”

  卡尔见陈旭说不通,气哼哼地离开了会议室。

  在随后的志愿者体检中,大多数的科研人员身体素质都是过关的,也筛选掉了不少身体不好的学者。

  另外实验报告中提到,可以进行实验的实验体的神经元活动需要达到一个阈值,这也是硬性条件。

  只有达到这个条件,才可以在神经元放缓后进行量子编程。

  然而,让人意外的是,这些按理说神经元活动很活跃的顶级科研人员最后全都不合格。

  看来这个神经元活动强度和智商没有直接的关系。

  陈旭看着报告,皱起了眉头。

  卡尔在一旁不无得意,似乎在说,瞧啊,老天都阻止你做这项实验。

  如果对全世界进行招募志愿者,近百亿的人口中肯定能征集到一个合格的实验体。

  但是因为这项实验不被允许,所以大张旗鼓地招募是做不到的。

  如果一个个找的话,战线会拉得很长,很耽误时间。

  陈旭有些无奈,只好暂时放下实验,让九日科技医学部门的小组抓紧研究怎么让实验体的伤害降低到一个可以接受的程度,只有这样通过相关部门的审查,才能进行全世界的实验体招募。

  但是这项任务比起攻克任何疾病都要艰难得多。

  一时间,实验进程停滞了。

  这天,九日安保部门的负责人找到陈旭,说他有事情要汇报。

  陈旭让对方坐下说。

  对方却坚持站着汇报。

  当听到负责人说的事情,陈旭先是一愣,尔后忍不住露出了畅快的笑容。

  安保部门的负责人看到陈旭的笑容,心里惴惴不安。

  陈旭对他挥挥手,说道:

  “没事,我知道了,海宾我会找到他的。”

  负责人点点头,离开了陈旭办公室。

  陈旭兴奋地找到卡尔,说道:

  “我想我找到了合适的实验体。”

  “嗯?”

  “这个家伙竟然可以脱离量子编程的影响,并挣脱了思维封锁,你想想,他的神经元活动强度该有多么得强大。”

  卡尔缓缓瞪大眼,说道:

  “你是说海宾?他思维越狱了?”

看过《我的代码分身》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