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狂婿 > 第六章 我带你去开房吧

第六章 我带你去开房吧

  “我管你是五爷还是六爷的人,现在,我很不高兴!”楚阳走到花虎面前后,冰冷的说道。

  对上楚阳冰寒无比的目光后,花虎心底也是咯噔一下。

  知道自己不是楚阳的对手后,花虎便脚底抹油,朝着巷子口就飞速跑去。

  “哼~”耳边突兀的传来楚阳的冷哼声,花虎还没来得及回头,就感觉身边有一股狂风吹过,还未等其反应过来,楚阳的脚掌已经是落在了他的胸膛之上。

  “彭~”花虎瞬间便是倒飞出去,然后狠狠的砸在了墙角。

  “咳咳~”花虎捂着剧痛的胸口,刚咳嗽了两声,耳边再次传来楚阳冰冷的声音:“我让你走了么?”

  寒风不断的吹拂着花虎,再次对上莫扬冰寒至极充满杀意的目光后,花虎整个人都是颤抖起来。

  “大,大哥,我错了。”花虎结结巴巴的说道,说着也是直接朝着楚阳下跪,不断地磕头求饶。

  楚阳此刻已经是发泄的差不多了,看着花虎痛哭流涕的丑陋模样,楚阳倒也没了再和他计较的心,旋即是鄙夷的看了其一眼,口中冷喝道:“滚!”

  闻言,花虎如获大赦一般,感激的对着楚阳再次磕了一个头后,忍着胸口的剧痛,爬起来便是一溜烟的跑了,甚至连他的四个手下都来不及管。

  花虎走后,楚阳也没有贪恋怀中方云心的柔软与温暖,随后也是将其缓缓放下。

  再次踩在结实的地板上,方云心感觉踏实无比,旋即其就对着楚阳感激的说道:“谢谢你救了我,我叫方云心。”

  “没什么。”楚阳随口答了一句,然后便是朝着自己瞄好的小棚子走去。

  见状,方云心看了看地上四个死活不知的混混一眼,旋即还是后怕的跟着楚阳走了过去。

  楚阳知道方云心跟在自己身后但也没有多说什么,走到棚子底下后,楚阳旁若无人的紧了紧衣领,然后便是闭目凝神起来。

  方云心看着楚阳这般模样也是疑惑无比,但是心底还在充满恐惧的她便再次

  坐到了楚阳的身边。

  经过今晚这事后,她现在可是一个人连夜路都不敢走了,更何况现在已是深夜,路上的行人更是少之又少。

  良久,方云心冻得直哆嗦,而楚阳却像是一个没事人一般,其呼吸匀称无比,看上去就像是熟睡了一般。

  “喂。”方云心见状,小声的叫唤了楚阳一句。

  “什么事?”楚阳眼睛都没有睁开,语气清冷的说道。

  “你不会是要在这里过夜吧?”方云心小心翼翼的问道。

  “嗯。”

  “啊?”方云心被楚阳的回答惊了一下,这么冷的天在这里过夜,那一晚上下来不得感冒发烧啊?

  想到楚阳毕竟救了自己一次,所以方云心自然也不能看着楚阳露宿街头,所以方云心也是对着楚阳商量道:“我带你去开间房吧!”

  话音落下,楚阳也是猛地睁开了眼睛,随后凌厉的目光在方云心的身上扫视一番。

  被楚阳瞪得有些发慌的方云心连忙解释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你在这里过夜的话明天早上肯定会感冒发烧的。”

  “不用。”楚阳听了方云心的解释后淡然的说道,说完就是再次闭上了眼睛。

  见状,方云心一时间微微愣神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又过了几分钟,方云心的嘴唇已经冻得有些发白了,但是其依然搓着手掌坐在了楚阳的身旁并没有选择离开。

  “你不用在这里陪我的,我没事的。”楚阳此刻心底也是微微的触动,所以对着方云心说道。

  闻言,方云心直接站立起身,旋即不满的瞪了楚阳一眼,她是那种知恩不图报的人么?

  念及此处,方云心直接就伸手死死的拽着楚阳的胳膊,口中说道:“快走吧,不然的话你不走我也不走了!”

  看着方云心倔强的脸庞,楚阳知道她或许真的会说到做到,楚阳虽然不在乎别人,但是也不想方云心因为自己的原因被冻生病,所以还是妥协的站了起来。

  方云心此刻心

  底也是开心起来,早知道这样的话她早就动手拖人了,也不用和楚阳在这里挨了半天冻。

  方云心记得前面不远处就有一家快捷酒店,所以便拉着楚阳的手掌快步往前方走去。

  被方云心牵着手掌楚阳虽然觉得有些别扭,但也没有多说什么,而是紧紧的跟在了其身后。

  不多时,两人便是出现在了五星大酒店的门口站立,说巧不巧的是,这正是先前李伟辰打算带苏雪雅去的酒店。

  方云心此刻一脸纠结的打量着五星级酒店,她父亲重病在院所以她很缺钱,这也是她会在下班之后跑来酒吧做兼职的原因。

  本来想着自己多努力一下把父亲的手术费给凑够了,只是没想到她才在酒吧上班一个星期就遇到了今天这样的事。

  方云心是在酒吧做酒水推销的,结果在给五爷他们推销酒水的时候五爷就对她动手动脚,慌乱下,方云心直接就将着酒瓶给砸在了五爷的头上。

  然后便是有了先前的事了,要不是她跑得快的话,说不定还会发生什么更恐怖的事,这下方云心是不敢再去酒吧那种混乱的地方上班了。

  两人踌躇在酒店门口的时候,一辆豪华的法拉利跑车在街道的另一边缓缓地停了下来。

  “义哥,你看那个人是不是楚阳?”苏高波诧异的对着苏高义说道。

  闻言,苏高义也是朝着五星级酒店门口看去:“卧槽,真是那个废物,这么土的衣服除了他还有谁,老子看他穿这件衣服都穿了两年了!”

  苏高义和苏高波是苏雪柔姐妹两的堂哥,也是楚阳的大舅哥,只是他们讨论楚阳时的语气却是充满不屑与鄙夷。

  “没想到楚阳这个废物挺会玩的吗,每天抱着苏雪柔这样一个大美人睡觉,现在还出来偷吃。”苏高义脸上挂着阴险的笑容说道。

  “哈哈~”苏高波此刻也是嘲讽的笑着说道:“两年了,苏雪柔的肚子都没有变化,说不定连碰都没让这个废物碰过,所以他这是憋不住了,出来寻花问柳了。”

看过《狂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