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狂婿 > 第二十二章 你别打她的主意

第二十二章 你别打她的主意

  苏老夫人离场,场内的人也是收起了看热闹的心态,随后便是三三两两的凑到了一起开始谈起了生意。

  他们参加这次聚会除了向苏家示好外,还想接着这次机会结识更多的生意伙伴。

  “姐姐,我们去吃东西吧。”苏雪雅也能够看出姐姐的失落,所以此刻她摸着瘪瘪的肚子转移换题说道。

  “你这个小馋虫。”苏雪柔闻言收起失落笑了起来,旋即刮了刮苏雪雅的脖子,然后姐妹两便是手牵着手往餐桌走去。

  楚阳虽然看上去一直在盯着自己手里的茶杯,但是其注意力一直在两姐妹身上。

  之前他就知道两姐妹和苏家其他子弟不和,现在有了苏高波动手打人**他就更不能够松懈了。

  眼看着两姐妹就要消失在自己视线里,这时候楚阳也是缓缓站起身来。

  这时候,李伟辰四处观望了一番,随后才阴沉着脸走到了楚阳的面前,旋即咬牙切齿的说道:“很好啊楚阳,一而再再而三的坏我的好事,你当真以为你是雪雅的姐夫我就不敢对你做什么吗?”

  “呵呵。”楚阳嗤笑一声,旋即目光冰寒的说道:“你想对我做什么?”

  看着楚阳冰寒又犀利无比的目光,李伟辰一时间也是紧张不已,片刻后,李伟辰再也无法直视楚阳犹如恶狼一般的目光。

  只见其迅速的偏过头去,旋即故作凶狠的说道:“之前那件事你最好烂在肚子里,这样你打断我腿的事我也不再计较了,不然的话就不要怪我心狠手辣了!”

  “心狠手辣?”楚阳疑惑的说着,旋即其嘴角升起令人恐惧的笑容:“你最好里雪雅远点,你再敢招惹她的话,你下半辈子就准备在轮椅上渡过吧!”

  说着,楚阳磅礴的气势和凌厉的杀意也是朝着李伟辰席卷而去。

  李伟辰顿时就是如至冰窟一般,他感觉无数道尖锐的冰柱正散发着寒意指着自己,似乎随时都能将自己扎得千疮百孔一般。

  “咕咚~”李伟辰焉了一口口水,旋即便是逃也似地离开了。

  楚阳

  目光冰寒的看着李伟辰走出大门,随后才收回阴冷的面容,继续端着一张苦瓜脸去寻找两姐妹去了。

  片刻后,楚阳站在二楼的阳台边手中轻晃着酒杯,目光直视着远方的明月,苏雪柔姐妹两就在楼下,他在二楼能够随时捕捉到姐妹二人的踪迹。

  苏雪柔从众多商人中脱身而出,随后也是走到了这个清净之地。

  突兀的看到阳台上的人后她微微诧异,她能够清楚地感受到楚阳散发出来的寂寥和悲伤的情绪。

  思绪倒流,苏雪柔回想起第一次见到楚阳的时候,她被苏老爷子叫回了苏家大宅,那时候楚阳浑身都布满了狰狞的伤疤,甚至医生都说他恐怕要落个终身残疾了。

  而楚阳似乎根本不在乎自己的伤势一般,只是双目无神的看着前方,就算是自己替他擦拭身体触碰到伤痕的时候也未见他又丝毫的变化。

  苏雪柔也试着打探过楚阳的过往,但是这个人就跟凭空出现一般,除了名字外再也查不到和他有关的任何东西。

  一开始苏雪柔还是挺喜欢楚阳俊朗冷酷的面容的,但是自从老爷子让两人结婚后她们就形同陌路少有交流罢了。

  “谢谢你。”苏雪柔轻轻地走到楚阳身侧,看着月空中的明月说道。

  楚阳摇了摇头没有说话,整个人颓然哀伤的气息也是收敛起来。

  “谢谢你救了雪雅还有帮我解围。”苏雪柔回过头来认真的直视着楚阳的脸庞说道。

  楚阳回过头来对上苏雪柔清亮的眸子心底也是升起一丝柔软,看着那倔强的脸庞,楚阳轻轻一笑,旋即认同的点了点头,口中道:“嗯。”

  语毕,两人就不再言语,两人皆是扑在阳台的围栏上,然后各有所思的盯着头顶圆圆的明月。

  ……

  姐姐说去上厕所后就没有回来,所以苏雪雅担忧的四处寻找起来,然后也是摸索到了二楼。

  夜晚的微风有些寒冷,楚阳低头看了看苏雪柔因为穿着单薄礼服而露出来的香肩,看着其不断摩挲着肩头的双手,楚阳也是脱下了自己的

  外套。

  “有点冷,披上吧!”说着,楚阳也是将自己的外套给苏雪柔披在了肩头。

  感受着还有楚阳体温的外套,苏雪柔奇迹般的没有觉得反感,反而觉得整个人都温暖了起来,其脸颊也是微微的绯红起来。

  “谢谢……”苏雪柔温柔的说着,只是其话还没有说完身后就响起了苏雪雅不满的声音:“好啊你楚阳,居然把姐姐骗到这里来了。”

  说着,苏雪雅就横在了楚阳和苏雪柔的中间,旋即扬着自己的精致的脸庞和充满怒火的大眼珠子瞪着楚阳。

  两人还未开口,苏雪雅就继续说道:“楚阳我告诉你,不要以为你帮了我和姐姐一次你就能对姐姐有什么想法,我告诉你,你们不可能的!”

  “而且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的,你知不知道因为你姐姐被别人说了多少闲话,戳了多久的脊梁骨?”苏雪雅越说越愤怒,因为姐姐的遭遇她也是感同身受的红了眼眶。

  “你以为你的一件外套就能够抹除姐姐两年来遭遇的不公么?”苏雪雅说着也是从苏雪柔的肩头取下外套,旋即狠狠的砸在地上,继续说道:“我告诉你,不可能的,你最好不要打姐姐的主意。”

  “不然我就咬死你!”苏雪雅此刻犹如一只护犊子的老母鸡一般将苏雪柔护在身后,旋即龇牙咧嘴的瞪着楚阳。

  楚阳此刻脸上表情没有丝毫的变化,但是他的心脏却是隐隐作痛,旋即在心底想到:“是啊,她因为我受尽了冷嘲热讽,遭尽了别人的白眼,我本就是有罪之人,又怎敢去祈求什么呢?”

  “姐姐我们走,离这个混蛋远点。”苏雪雅说着就拉着苏雪柔往楼下走去。

  看着虽然依然面无表情的楚阳,但是苏雪雅却能够感受到他那发自内心的悲怆之情,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只是其还未发出音节就被苏雪雅带回了一楼宴会厅。

  苏雪柔已经消失在了眼前,楚阳内心的悲痛缓缓消散,随后其也是小心翼翼的捡起地上的外套,然后轻柔的拍着上面的灰尘,这可是苏雪柔送给他的第一件礼物。

看过《狂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