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狂婿 > 第八十三章 月夜闲聊

第八十三章 月夜闲聊

  “你生不生病能骗得过老妈?”胡美月根本不理会苏雪雅,然后直接环腰抱住了苏雪雅。

  “一二三,嘿呀!”胡美月心底喊着口号,使劲一抱,座位上的苏雪雅没用动静。

  见状,胡美月微微疑惑,随后再次默念口号然后使劲,苏雪雅还是没用动静。

  胡美月缓缓的松开环住苏雪雅的胳膊,苏雪雅见状开心的说道:“怎么样妈,你知道我没生病了吧。”

  “那倒不是。”胡美月摇了摇头。

  “嗯?”苏雪雅有些疑惑。

  “你长胖了!”胡美月语不惊人死不休,一脸认真的说道。

  “噗嗤~”楚阳和苏雪柔同时嗤笑出声。

  “啊~”苏雪雅尖叫着,不断的摇晃着脑袋,似乎这样就不会把胡美月打击人的话听进去一般!

  对上苏雪雅杀人的目光,楚阳也懒得装了,其咧着嘴笑着看向苏雪雅,看得苏雪雅怒目圆瞪恨不得将楚阳撕成碎片一般。

  就在这时,手机那头的苏诚说话了:“我在北云路这里。”

  “好的爸,我来接你。”楚阳淡然说完,随后就挂断了手机,将手机递给胡美月后,楚阳经过被裹成大粽子一样的苏雪雅身旁,看着苏雪雅气鼓鼓的可爱模样,楚阳忍不住伸手揉了揉苏雪雅的脑袋。

  楚阳这么亲密的抚摸,苏雪雅瞬间就脑袋一片空白,那种感觉很奇怪,自己居然生不出一丝讨厌的感觉,反倒是心底多了一丝窃喜。

  片刻后,苏雪雅反应过来,想要阻止楚阳是不可能的了,所以她只得红着脸,抗议的不断晃着脑袋,企图从楚阳魔爪下逃脱。

  “我去接爸回来。”楚阳对着苏雪柔温柔的说道。

  “我也一起去吧。”苏雪柔想都没想就说道。

  楚阳微微摇了摇头,现在的苏诚应该是很落魄很沧桑的样子,就是为了不让家人看到他的这幅样子所以他才游荡在外没有回家。楚阳是男人,所以自然知道男人将面子看得很重。

  “好吧,那你小心点,你们早点回来。”

  苏雪柔没有坚持,而是像一个新婚妻子嘱咐出门的丈夫一般仔细的叮嘱着。

  胡美月此刻呆愣愣的,脑海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而苏雪雅却是嘟起了嘴,心底想到:“楚阳这个混蛋,果然将姐姐给骗到了,不行,我一定要揭穿他的真面目!”

  ……

  不多时,楚阳将车停在了北云路的路边,楚阳一眼就看到路边蹲坐着的那个凄凉的身影正是自己的岳父大人。

  楚阳走到苏诚面前,什么都没有问,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爸,我来了。”

  苏诚抬起头来,满是沧桑和疲惫的眼眸看了楚阳一眼,然后从嘴角挤出一丝笑容,口中说道:“嗯。”

  楚阳看出苏诚还没有动身的意思,楚阳也没有催促,而是同样蹲坐到了苏诚旁边。

  百无聊赖的楚阳从兜里掏出劣质香烟,然后送到嘴中吞云吐雾起来。

  感受着旁边刺鼻的烟味,苏诚无奈的笑了笑,然后对着楚阳说道:“给我也来一根吧。”

  楚阳偏头看了苏诚一眼,随后取出烟盒递了过去。

  接过烟盒,苏诚微微诧异,虽然他不会抽烟,但是对于这些烟的价格他还是懂一些的,毕竟生意场上有时候还是需要一些好烟好酒撑撑场面,而楚阳递来的香烟不就是市面上两块五一包的香烟么?

  看着楚阳递来的烟盒,苏诚微微有些心疼,这可是他苏诚的女婿呐,之前他可是名副其实的苏家一把手,结果自己的女婿抽的却是最差的香烟,想到这里,苏诚心底对楚阳充满了愧疚。

  “以后抽点好烟吧,爸给你买。”苏诚微笑着说道,为了不让楚阳多想,苏诚的语气听上去有些不以为意。

  闻言,楚阳看了苏城一眼,瞬间他就明白了苏诚的意思,旋即说道:“谢谢,但是我抽这个烟习惯了,其他的烟我抽起来没感觉。”

  “唉~”苏诚叹息一声,随后无奈的说道:“好吧,火借我一下,我没有火。”

  “哦,好的。”楚阳说着就将自己纯金镶钻的打火机掏了出来去给苏诚点烟

  “啪嗒~”打火机发出清脆悦耳的响声,一丝火苗也从中蹿了出来。

  看着苏诚嘴中的香烟已经快要被烧焦,楚阳诧异的抬头看去,自己的老丈人该不会一点都不会抽烟吧?

  对上苏诚的视线楚阳才发现,原来老丈人的视线全在自己的打火机上了。见状,楚阳尴尬的笑了笑,他也知道自己的打火机太过耀眼了,如果是他自己也不会浪费这么多黄金和宝石去打造一个打火机……

  但是这些都是兰晓月为他留下的最后的东西,楚阳又不得不加倍珍惜!

  “爸,吸一下。”楚阳出声提醒道。

  “哦哦。”苏诚回过神来,尴尬之余慌乱的吸了一口,浓烟入喉,苏诚立马就激烈的咳嗽起来:“咳咳咳~”

  “额……”楚阳是看出来了,这个老丈人是真的不会吸烟……

  苏诚此刻觉得嗓子眼跟火烧一般,剧烈的咳嗽使得他眼泪都咳出来了,苏诚此刻心底疑惑无比,为什么女婿会喜欢抽这玩意?

  片刻后苏诚渐渐地安静下来,随后有模学样的开始了吞云吐雾,苏诚的余光有意无意的偏向楚阳手中的打火机,他就知道这个女婿不凡,果然之前是因为发生了什么事才会让他颓然了两年多的时间。

  “唉~”苏诚叹息一声,然后喃喃的说道:“这两天我跑遍了以前好友的家,他们要么对我避而不见,要么就是对我冷嘲热讽羞辱我一番。”

  “到现在我才发现,那些所谓的朋友只是因为利益而趋附在我身边的蛀虫。”苏诚说得淡然,但眼底却充满了凄凉和哀伤。

  “可笑我苏诚自认为识人不俗,到头来却连身边人的真面目都看不清。”苏诚自嘲的笑了笑,随后一口浓烟下肚,然后便再次剧烈的咳嗽起来。

  “人本来就是这样趋炎附势利益至上,世间最不缺发的就是人情冷暖,所谓的朋友,都不过是藏在利益外衣下的凶狠猛兽罢了。”楚阳叹息一声,深沉的说道,他见识过的人太多太多,经历过许多常人无法想象的事,所以他看得更为透彻!

看过《狂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