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狂婿 > 第315章 给阳哥送花圈老子送你下地狱

第315章 给阳哥送花圈老子送你下地狱

  “动手,给我将这里砸了。”林泰冰冷的说道,他今天就是来宣战的。

  苏雪柔眼中全是愤怒的神色,早知道她就让雪阳的保安全都过来了,因为刘明远现在在住院,对安保这一块不了解的苏雪柔就只带了几个人过来,而这几个人都已经被林泰带来的人放翻了。

  布米恩看着冲过来的保镖们,握紧了匕首护在了乔里斯的面前。

  “去保护楚夫人,我没事的。”乔里斯焦急的说道,楚阳救过他的命,虽然楚阳死了但是他也要保护好楚阳的妻子。

  看见打起来了,原本看热闹的人们也乱作一团,纷纷争先恐后的往门外跑去。

  这时,一个暴怒到极致的声音传来:“谁特么吃了雄心豹子胆,敢来嫂子的底盘闹事,看老子不打断你的狗腿!”

  话音落下,疤哥带着黄毛和唐兰,三人身后跟着密密麻麻的百来位身着黑衣,眼戴墨镜的人冲了进来。

  疤哥的人瞬间就将帝江酒店的一楼完全占满,随后他们挥舞着手中的铁棍就往林泰他们砸去。

  刚开始林泰的保镖还勉强的可以护住他,但是疤哥的人毕竟人多势众,不多时林泰等人就被打得抱着头颅在地上不断的哀嚎着。

  片刻后,疤哥抬手示意了一下小弟们,然后对着苏雪柔恭敬的说道:“嫂子,这个老东西怎么处理?”

  苏雪柔感激的看了疤哥一眼,要是疤哥不及时带人来的话,她和楚阳的心血就要别人给砸了啊!

  苏雪柔看着头顶全是鲜血狼狈不堪的林泰,随之冰冷的说道:“我同样不会放过你们林家,现在你们可以滚了!”

  林泰从地上爬起来,怨恨的看了疤哥和苏雪柔一眼,然后捂着头顶的伤口,咬牙切齿的就往门口走去。

  “等一下!”疤哥冰冷的声音传来。

  闻言,林泰回过神来怨毒的看着疤哥,口中说道:“你还想怎么样?”

  “哼哼~”疤哥冷笑一声,然后示意手下将林泰带来的花圈丢了回去,口中冰冷的说道:“花圈你拿回去,用不了几天你就用得上,到时候省得

  你们家再买新的。”

  花圈砸在林泰的脸上,他没有躲闪只是目光阴寒的看着疤哥,旋即说道:“谁给谁送花圈还不一定,我们走着瞧。”

  “马德,老子这就杀了你个老东西。”黄毛愤怒的说着,然后就取出匕首要朝着林泰冲去。

  疤哥拉了拉黄毛,然后轻声说道:“这里是嫂子的地方,我们不能脏了地!”

  黄毛深吸了一口气,点了点头,然后就收起了自己的匕首。

  “哼~”林泰冷哼一声,然后就让他的人扛着花圈,在疤哥手下愤怒的目光中走了回去,今天是他失策了,他没想到楚阳已经死了疤哥居然还会为楚阳办事!

  待林泰走后,疤哥取出一张名片恭敬的朝着苏雪柔递去,待苏雪柔接过后疤哥直接对着她跪立在地,黄毛和唐兰对视一眼,然后也跟着跪下,至于他们身后的小弟们就更不用说了。

  疤哥的声音有些哽咽,但是他还是凝重的说道:“我赵伟能有今天这些成就全是拜阳哥所赐,阳哥对我的恩情我一辈子都会记得,之前我就说过一辈子要为阳哥办事。”

  “现在阳哥走了我们一定会保护好嫂子,下次再有这种不长眼的东西前来冒犯,嫂子你就给我打电话,我赵伟一定让他付出该有的代价!”疤哥说着就掉下了一滴眼泪。

  他虽然平日里精明无比趋利避害,但是他也是一个讲义气的人,不然棚户区的小弟也不会跟着他出生入死这么久,还没有半句怨言的。

  现在的一切都是楚阳带给他的,他也不会忘记楚阳的恩德,楚阳不在了那么他便为苏雪柔所用,直到欠楚阳的恩情还尽为止。

  苏雪柔眼角再次滚落泪水,楚阳已经走了,但是他却给自己留下了这么多的东西。

  “嗯。”苏雪柔认真的点了点头,现在她面对的是庞大的林家,只靠她自己和之前遭受重创的苏家根本就不可能是林家的对手,所以她就要好好运用楚阳为她留下来的东西。

  她一定要打倒林家给楚阳报仇,然后再守着她们的回忆等待着楚阳的归来,或许他永远都不会归来了,但

  是苏雪柔会一直的等下去。

  该说的话已经说完了,随后疤哥就起身告辞,然后带着百来号小弟浩浩荡荡的离开了。

  酒店招聘的工作人员正在小心翼翼的收拾着狼藉的大厅,而苏雪柔则是走到角落里坐下,温柔的抚摸着手上的戒指,苏雪柔轻笑着说道:“楚阳,我一定不会输的!”

  翌日,疤哥早早的就带人来到了公路上。

  疤哥和几个小弟抽着烟,他的目光充满了狠厉的神色,随之他冰冷的说道:“给阳哥送花圈,老子送你下地狱!”

  “来了么?”疤哥对着黄毛问了一句。

  黄毛摇了摇头:“前面的人还没有看到他的车。”

  “嗯。”疤哥点了点头,然后偏头看向唐兰:“兰姐你还是先回去吧,林泰毕竟是永江第一大家族的家主,今天我们做了他恐怕会引来巨大的动荡!”

  唐兰看了疤哥一眼,然就擦拭着手中楚阳曾今丢给她的消音手枪,口中淡然的说道:“任何侮辱主人的人,都得死!”

  “唉~”疤哥叹息一声就不再言语。

  “黄毛哥,他们的车来了。”对讲机里传来小弟急促的声音。

  “知道了。”黄毛淡然的说道,然后就放下了对讲机,朝着疤哥点了点头。

  疤哥坐上了自己的五菱宏光面包车,今天五菱车神再次出山了。

  不多时,一辆加长的宾利车缓缓地驶来,疤哥一脚油门踩到底,五菱宏光的轮胎发次刺耳的摩擦声,然后就朝着宾利撞去。

  宾利上的驾驶员顿时就瞪大了眼睛,然后慌忙的打着方向盘。

  “呲~唰~”刺耳的响声传来,紧接着巨大的碰撞声传来:“彭~”

  两辆车狠狠的撞击在一起,宾利直接被疤哥撞得朝一边滑行了几米。宾利停了下来,它的灯光不断地闪烁着,还不时的发出警报声。

  而疤哥的五菱宏光车头直接撞得凹陷,雨刷器不断地刷着破碎的玻璃发出刺耳的响声。

  疤哥摇晃了一下头颅,清醒一些后从副驾驶拿起铁棍就往车下走去。

看过《狂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