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狂婿 > 第326章 最后一击

第326章 最后一击

  这几天苏雪柔的睡眠很浅,她的眼眶已经全是黑眼圈了,最近几天她一直都会梦到楚阳回来见自己了。

  “楚阳,你还会和从前一样,在我最需要你的时候回到我身边,然后保护我的对不对?”苏雪柔喃喃自语的说着,然后就搂紧了身侧的玩具熊,这个熊赫然是上次和楚阳去公园玩游戏赢回来的那只。

  现在这个玩具熊已经成为了苏雪柔唯一的精神寄托了!换了一个姿势,然后苏雪柔就毫无睡意的直视着玩具熊的笑脸,时间缓缓流逝……

  翌日,因为昨晚睡得很晚,苏雪柔今天也躺在床上赖起了床,直到一阵吵闹的手机铃声响起。

  “喂。”苏雪柔迷糊带着疲惫的声音传来。

  苏曾看着自己公司面前拉封锁线贴封条的警察们,随之担忧的说道:“雪柔,我们今早收到消息,我们苏家的公司全都被以各种原因封锁了,而且林泰他们也往雪阳赶去了!”

  闻言,苏雪柔瞬间就清醒过来,林泰已经迫不及待的给自己发起最后一击了么?

  “我知道了。”苏雪柔凝重的说道,此刻她除了去面对之外别无他法。至少,她得保住雪阳啊!

  雪阳公司楼下,刘明远的伤势好了一些,但依然还有着严重的内伤,此刻他正带着伤,然后和一群保安护在了雪阳的门口,他们的面前更是清一色黑压压的黑衣保镖们。

  “让开。”一个保镖冰冷的说道。

  刘明远跨前一步,手中握着橡胶棍,口中冰冷的说道:“你们谁都别想进去!”

  “上!”保镖们对视一眼,然后同时朝着刘明远他们冲去。

  众保安全然面色凝重,然后也捏紧了手中的橡胶棍,雪阳每月给他们的高额工资可不是让他们吃闲饭的,这些保镖身手是不错,但是他们也不是吃素的!

  众人混战在一起,保安们聚集在一起保持着阵型,即使对面保镖的人数是他们的数倍,但是他们依然也没有后退一步,反倒是隐隐占了上风!

  ……

  北澄酒吧内,疤哥擦了擦脸上的血迹

  ,然后目光冰寒的看着地上气息萎靡的陈黑狗,瘪三就是瘪三,想和自己斗,这个陈黑狗还得再活几十年。

  “疤哥,林泰的人往嫂子公司去了。”大黑焦急的过来报告一句。

  疤哥深吸一口香烟,然后将烟雾长长的吐出,口中说道:“将他带上,我们该去给林泰这个老小子还礼了!”

  “是。”大黑答了一句,然后随手就将陈黑狗抓了起来,完全不管他身上的伤势。

  唐兰看着手中的手枪,再次确认了一下里面的子弹。

  疤哥叹息一声,然后提醒道:“兰姐,现在还是大白天的,你还是不要动手吧,收拾林泰这个老小子有的是时间。”

  唐兰看了疤哥一眼,然后就将手枪收回了大腿外侧的裙子里面,随之她就抬步离开,也不知道她有没有将疤哥的话听进去。

  ……

  机场,一个意气风发的中年人走了出来,看着熟悉的地方,男人感慨良多。

  “苏总,他们都去了小姐的公司了。”一个戴着眼镜长相儒雅的白人男子说着流利的中文,他就是苏诚的秘书罗米迪。

  苏诚面容一凝,随之愤怒的说道:“走,却雪阳,居然有人欺负到我闺女的头上了,老虎不发威他当我苏诚是病猫!”

  ……

  雪阳楼下。

  刘明远和保安们或多或少都带了一些伤,对面也不好受,已经有几个黑衣人被打翻在地不断地呻吟着,完全失去了战斗力。

  这边发生这么大的动静也没有警察前来查看,想必林泰应该已经是打点好了一切了吧。

  众保镖面色凝重,但是他们却没有任何人萌生退意,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拿了雪阳的钱,那么他们就得保护好雪阳!

  苏雪柔的车缓缓的停留在了人群外围。只见雪阳楼下已经密密麻麻的站满了人,其中以林泰和李立为首,其余的人只是跟着来凑凑热闹,痛打落水狗捞点好处的罢了!

  因为今天,永江二流家族的领军人物——苏家,他们的命运将会就此终结。

  苏雪

  柔沉着眉头,然后一步跨出毅然决然的往人群走去,口中说道:“你们都聚集在我公司楼下干什么,再不走我报警了!”

  听到苏雪柔的声音,众人齐刷刷的让开一条路来,等了一早上了‘主角’终于登场了。

  见状,众人都是识趣的给苏雪柔让开了一条杨康大道,然后脸上全是戏谑和嘲讽的直视着苏雪柔。

  苏雪柔无视了众人异样的神色,随之她昂首挺胸丝毫不见畏惧的往着人群中心走去。

  角落里苏家早就到了这里等候的众人见苏雪柔这模样,他们也都是羞愧的低下了头,他们早就到了,但是却因为恐惧没敢走进去。

  然而苏雪柔哪怕只有自己一人孤军奋战,也依然敢直面这人山人海的敌人,丝毫不见畏惧之色!

  “麻蛋,我苏曾好歹也是苏家的老大,怎么能让我侄女一个人去面对这些人?”苏曾锤了一下墙说道。

  苏雪柔当任家主之后就直接将苏家的产业全都分给了他们,以前觊觎的东西握在了自己的手中,他们因为嫉妒而升起的仇恨也被化解,所以他们都是从心底接受了苏雪柔。

  语毕,苏曾就快步跟上苏雪柔,硬着头皮往人群中走去。苏宏看了一眼,然后同样握紧了拳头跟了上去。

  苏高义和苏高波兄弟两对视了一眼,他们自然是恐惧无比的,但是他们的父辈们都跟过去了,要是他们不去的话,以后会不会遭人诟病?从而受到大家都排挤呢?

  念及此处,苏高义一狠心一跺脚,口中说道:“马德,大不了就是挨顿揍,哥都被楚阳揍过这么多次了,还在乎多这么一次?”

  说完苏高义就小跑着跟了上去,只不过在对上众人的视线后他羞愧恐惧的低下了头颅,完全不像苏雪柔和父辈他们那样坦然。

  苏高波嘴角抽搐了一下,现在他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大家都上去了,他自己还能独自猫在后面?

  苏高波快步跑着跟上,他可不敢一个人在这么多人的注视下独自走进去,所以他只得跟上众人,这样他也能多那么一丝底气……

看过《狂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