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狂婿 > 第389章 雪雅姐是姐夫的小情人

第389章 雪雅姐是姐夫的小情人

  楚阳也不纠结怎么称呼了,只是笑着牵起了苏雪柔的手,然后带着两个小丫头跟在陈帝北的身后。

  陈帝北订了一个最大的包间,但是包间立面却只有寥寥的几个人,与巨大的包间形成对比,显得这里凄凉无比。

  不过陈帝北似乎没有丝毫的介意,他带着楚阳他们走进来后就热情的跟其他人介绍着楚阳:“各位,这是我的教……大哥——阳哥,阳哥对我有再造之恩,是我这辈子最敬佩的人。”

  陈帝北差点脱口而出介绍楚阳是他的教官,不过好在他及时收住口了,随后他继续介绍道:“这位是嫂子,这位是阳哥的小姨子。”

  “阳哥好,阳哥好福气啊,居然娶到嫂子这么一个美若天仙的人。”

  “对对对,阳哥不但老婆这么漂亮,就连小姨子都是绝色,都说小姨子是姐夫的小情人,阳哥有个这么漂亮的小情人,我们都是羡慕不已啊!”众人打招呼的同时也在开着玩笑。

  此话一出,众人都是露出猥琐的笑容,旋即一个个意味深长的看着苏雪雅和楚阳。

  见状,苏雪雅羞涩的低下了头颅,对于这些话她倒是没有生气,反倒是心底有着一丝莫名的窃喜,其实要是楚阳愿意的话,自己是不介意做他的小情人的,只不过这些话苏雪雅是不能够自己讲出来的罢了。

  陈帝北这时候也站出来打了个圆场:“阳哥你别介意啊,这个是夏奇,燕京夏家的人,他这个人就这样,嘴上每个把门的,但是他绝对没有什么恶意的。”

  闻言,夏奇也尴尬的抓了抓头发,自己玩笑好像开得有些过了,毕竟和楚阳他们都还只是第一次见面罢了。

  念及此处,夏奇伸出手朝着楚阳递去,同时在口中歉意的说道:“不好意思啊阳哥,我这人就是嘴欠,我没有其他的意思啊。”

  楚阳也看出夏奇并无恶意,加之这里是陈帝北的生日宴会,所以楚阳笑着和夏奇握了一下手,不以为意的说道:“没什么的。”

  夏奇见楚阳没有生气

  ,然后笑着朝着苏雪雅伸出了自己的手掌:“那个,美女,先前是我说错话了,你不要介意啊。对了你有没有男朋友啊?改天咱两一起约着吃个饭呗?”

  夏奇脸上挂着阳光的笑容,加上其生得俊朗,若是一般的女生看到他这么阳光的笑容,肯定第一时间就沉迷进去了。

  不过苏雪雅可不一样,见夏奇居然想打自己的主意,随之苏雪雅立马不满的瞪了他一眼,旋即苏雪雅后退一步就搂住了楚阳的胳膊。

  “你说的没错,雪雅姐就是姐夫的小情人,所以你就死了这条心吧,雪雅姐是不会和你出去吃饭的。”苏雪雅气鼓鼓的说着。

  闻言,夏奇先是尴尬的楞在了原地,他伸出来的手掌收也不是,不收也不是。他承认自己第一时间就对着这个长相可爱甜美的大胸妹子动心了,但是苏雪雅就算看不上自己也不用拒绝得这么干脆啊……

  这么多兄弟看着呢,夏奇觉得自己这次真是丢脸丢到姥姥家了,以后指不定要被这群“狐朋狗友”用这事笑话他多少时间呢……

  不过夏奇天生脸皮厚,被苏雪雅拒绝后他也只是片刻的尴尬,他也不生气,只是故作悲伤的收回了自己的手掌,随口说了一句:“唉,祭奠我那还没到来就已经逝去的爱情啊!”

  “哈哈哈,夏奇,大家都老嘴老脸的了,你要点脸好不好?”周围再次爆发出大笑声,一时间气氛倒也不错。

  “好了好了,不贫了,阳哥、嫂子和小美女,你们快入座吧,马上就上菜了。”夏奇转头招呼起了楚阳他们。

  “谢谢。”苏雪柔客气的说了一句,然后就挽着楚阳往餐桌坐去。

  苏雪雅先是警惕的看了夏奇一眼,然后才威胁的看着夏奇,仿佛再说:“雪雅姐早就心有所属了,你不要再打雪雅姐主意了,不然雪雅姐就要叫人揍你了。”一般。

  对此,夏奇只得尴尬的笑了笑,看着紧紧挽着楚阳胳膊的苏雪雅,此刻他也知道了,自己在这个大胸美女这里是完全没戏了……

  不多时,饭菜上齐,陈帝北率先站了起来,扬了扬手中的酒杯,随之陈帝北朗声说道:“感谢各位兄弟来参加我的生日宴会,一切全在这杯酒中了。”

  语毕,陈帝北就豪爽的一饮而尽。

  “好好。”夏奇他们大声叫唤着活跃着气氛,随后他们也扬起了酒杯:“大家都是兄弟就不说一些肉麻的话了,一切都在酒杯之中,干了!”

  “干了!”众人齐呼一声,随之都是扬起了手中的酒杯一饮而尽。

  而楚阳的视线却是注意到了远处座位的一个人的身上,楚阳确信刚才他没有看错,那个男子在扬起酒杯的时候,嘴角全是嘲讽和鄙夷的冷笑,这可不是一个在朋友生日宴会上该做出来的表情啊。

  楚阳心底暗自猜测,今晚的生日宴会可能不会这么简单了。

  “老公,你在看什么?”苏雪柔刚轻抿了一口酒,放下酒杯后发现楚阳没有动作,随之就疑惑的问了一句。

  楚阳收回思绪不以为意的笑了笑:“没什么。”说完,楚阳就在众人叫好的声音中一饮而尽。

  之后,大家都各自凑在一起敬酒,没多久就把陈帝北喝得脸颊通红,他整个人都开始有些摇摇晃晃起来。

  “行了,差不多就可以了,可别真的喝醉了。”楚阳提醒了一句,因为他看到先前那个人一直在低着头玩手机,他脸上嘲弄的笑容也越发的浓盛起来。

  “放心吧阳哥,我不会真的把自己喝醉的。”陈帝北对着楚阳认真的说了一句,他自己是个什么境地他比任何人都要清楚,所以他无时无刻都让自己的头脑保持在最清晰的时刻,又怎么会让酒精麻痹了自己的思维?

  “嗯。”楚阳点了点头,然后就继续给苏雪雅和老婆夹着菜,今天可能会有事情要发生的,不过也没有什么好担忧的,只不过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罢了!

  饭店楼下,一个身着华服的男子缓缓走下了车,他的身后跟着七八个黑衣人:“陈帝北的生日宴会,怎么能少得了我?”

看过《狂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