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狂婿 > 第398章 奇葩的老头

第398章 奇葩的老头

  欧阳克点了点头,随之解释道:“伪金丹修士就是用丹药强行提升修为上去的金丹修士,他们体内没有凝成金丹,所以实力比起一般的金丹修士弱上不少!”

  “和筑基后期比起来呢?”楚阳凝重的问了一句。

  欧阳克打量了楚阳一眼,他大致也猜测到了一些他的想法,随之说道:“伪金丹毕竟也跨入了那个门槛,筑基后期不是他的对手。丹药是用来辅助的,不要太过依赖于它,不然你的修为也会变得虚浮。”

  楚阳对着欧阳克点了点头,刚才他确实是想要通过服用大量的丹药来强行提升自己的修为的。

  “放心吧,我会盯着姚烨的,你只需要看护好你的妻子就可以了。虽说一般的修士察觉不到她的体质,但是这次也出来了不少能人异士,为了确保安全你们还是尽量不要与这些修士接触。”欧阳克提醒一句。

  楚阳点了点头,他也知道这次入世的修士实力普遍都不太高,以他筑基中期的修为基本可以碾压,只要不遇到那些筑基后期和金丹期的高手的话。

  如果真的有人发现了苏雪柔的体质并觊觎她的话,楚阳一定会毫不留情的杀死他。

  “对了,阁主打算在近期帮你打造一个武器,到时候弄好了我会带来给你的。”欧阳说道。

  楚阳诧异的看了欧阳克一眼,这些人未免对自己也太好了一些吧。

  察觉到楚阳的疑惑,欧阳克继续说道:“我们帮助你是因为你对我们有巨大的用途,有件事需要你去完成,而且非你不可!”

  楚阳低头沉思了一会,这些话玉灵心也和他说过,不过楚阳也没有太过于纠结这个问题。他要杀死那个实力恐怖的老东西替战友们报仇,那他就必须要踏上修行一途,此刻玉灵心她们倾力帮助自己,到时候他帮她们去完成那件事又如何?

  一切都只不过是一场交易罢了。念及此处,楚阳将手伸到背后,从混沌珠空间内取出一片鳞片递给了欧阳克:“能用这个帮我打造武器么?”

  欧阳克疑惑的接过了

  鳞片,随之他诧异的瞪大了眼睛:“这怎么可能,这居然是妖兽的鳞片,还是一只筑基后期的妖兽的鳞片!地球怎么可能会有妖兽?要知道昆仑界寥寥无几的妖兽也才只有凝气期的修为啊!”

  楚阳估摸着那只巨蟒也可能是地球上唯一的一只妖兽了,它是运气不错吞下了含有灵石的箱子,然后在几百年的时间沉淀中才到达了如此修为,而与它一般幸运的恐怕是再也找不出第二个了吧?

  “这个能不能打造成武器?”楚阳还是关心的再次问了一句,这个鳞片能够轻而易举的就穿透那些筑基及其以下的修士的灵气护盾,若是能做成武器的话,他的战斗力也将直线提升。

  毕竟他总不能打架的时候将鳞片取出来当飞镖玩吧?而且他现在一次只能够取出一枚鳞片,到时候战斗就算侥幸偷袭成功了一次,那么之后对手肯定会有所提防,再想偷袭恐怕就是难上加难了。

  “应该可以,你还有多少这个鳞片?我一次性都带回去给阁主。”欧阳克激动的说道,这些都是宝贝,越多打造出来的兵器肯定越好。

  楚阳又取出了三枚鳞片递了过去,他留了一枚鳞片打算当做暗器来使用。

  “我先走了,你等我消息。”欧阳克眼神有些火热的说道,这可是筑基后期妖兽的鳞片啊,他也是第一次见到。

  看着欧阳克离去,楚阳才转身缓缓的往家里走去。

  永江。

  方云心带着关治来到了酒吧一条街,看着琳琅满目的酒吧,方云心顿时就尴尬的楞在了原地,这里这么多酒吧,她们该如何去找关治的师父呢?

  方云心也知道这里是疤哥等人的地盘,就在她纠结着要不要去找疤哥帮忙找人的时候,关治却在一旁认真的用手指指着这些酒吧门口:“一星期前是这家。”

  “然后是这家……前天是这,昨天是这。”关治指着这些酒吧大门,然后喃喃自语的说道。

  最后关治的视线停留在了远处的一家酒吧上,口中喃喃的说道:“今天该到这里了!”

  方云心:……

  方云心是看着关治从第一家酒吧,然后一家家的点到后面的,也就是说,他的师父把这些酒吧都给祸害了一个便,毕竟连吃饭都要逃单的人,方云心可不认为他会在酒吧乖乖的付账。

  同情的看了关治一眼,方云心有些纠结要不要把他送回他的师父身边了,毕竟她可不想这个‘小肉球’变得和他师父一样不靠谱……

  当然这也只是想想罢了,随后方云心还是无奈的抓着关治的手,将他往酒吧里面带去。

  进去后,吵闹的音乐声刺激得方云心皱起了眉头,然后她穿梭在人群里面寻找着关治的师父。

  片刻后,方云心看着角落桌子上醉倒的齐宏伯,她的心底瞬间升起怒火,这个人怎么可以这样,将他的小徒弟丢在饭店里面,自己却跑来喝个烂醉?

  愤怒的带着关治走过去,方云心才知道,原来围在齐宏伯周围的人是酒吧里面的服务员啊!

  “靠,这老头怎么就喝醉了,他钱还没付呢!”一个服务员气呼呼的说道。

  “怎么办啊,他一个老头,我们也不敢做得太过分,万一钱没要回来还被他给讹上了咋办。”另一个人无奈的说道。

  关治这时候则是无奈的走过去拉了拉齐宏伯的手掌,随之问道:“师父,你怎么又喝醉了啊!”

  酒吧的服务员瞬间回头看了方云心和关治一眼,然后他们朝着方云心伸出了手:“你们认识他的吧?他喝了一千两百块的酒,你们赶快把钱结了将他带走吧。”

  方云心看了齐宏伯一眼,她真是上辈子欠这个老头的,自己一天的时间已经为他买两次单了!

  虽然气愤,不过方云心还是第一时间将自己的银行卡递了过去,为了关治这个小家伙,她不能不管齐宏伯。

  谁知方云心刚将银行卡递过去,齐宏伯立马就坐起身来,旋即他跟个没事人一样精精神神的对着关治问道:“你怎么出来了?”

  “你……”方云心的嘴角抽搐了一下,原来这个老头是在装醉!

看过《狂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