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狂婿 > 第433章 以前又不是没看过

第433章 以前又不是没看过

  “噗,咳咳。”楚阳猛地被自己的口水呛了一下,随后他无语的问道:“你衣服在哪里?”

  “我房间的柜子里面。”兰晓月声音很小,她的俏脸绯红无比,别看她就喜欢有事没事的去撩一下楚阳,其实她是一个非常害羞的女孩子。

  “行吧,等我。”楚阳也没多想,然后就抬步往兰晓月房间走去了。

  楚阳在兰晓月的房间转了一圈,看着她凌乱的被单和被子,楚阳无奈的笑着摇了摇头,这个小丫头还是和以前一样大大咧咧的,平时也不注意这些。

  最终楚阳停留在了最里面的衣橱上面。他给兰晓月买了很多衣服送进来,不过床上这些倒是没有多余的衣服。

  “对于衣服小丫头还是会打理整齐的嘛。”楚阳有些欣慰的说道。

  伸手打开衣橱的门,随后黑压压一片的衣服犹如决堤的江水一般狂涌而出,楚阳的嘴角也狠狠的抽搐了一下,他收回自己先前的话,果然兰晓月和以前一样一点没变。

  众多的衣服滚落出来,瞬间就将楚阳给淹没了下去。片刻后,楚阳探出头来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

  伸手将挂在自己身上的衣服拿了下来,楚阳拿到面前一看,随后他尴尬的咳嗽了几声:“咳咳~”

  将手中的女孩子的贴身衣物放到一边,随后楚阳费力的从衣橱中取出衣架。就这样,楚阳开始劳心费神的帮兰晓月整理起了衣服……

  十多分钟后,楚阳总算是将衣服都给塞回了衣橱里面,至于贴身衣服楚阳也细心的帮她折叠整齐放在了一起。

  猛然间,楚阳停下了动作,随之他无奈的摇了摇头,仔细回想起来,从小到大他好像一直担任着兰晓月管家和保姆的角色……

  心底虽然无语至极,不过楚阳也没有多想,挑了一套衣服就走出了房间。

  “咚咚咚。”楚阳轻敲着浴室的门。

  闻声,兰晓月幽怨的说道:“楚阳你干什么去了,我都泡半天了。”

  “你还好意思说,幸好你柜子里放的

  是衣服,这要是石头的话我直接就被砸死了。”楚阳也不甘示弱的反驳一句。

  “呃……嘿嘿~”兰晓月回想起自己衣橱的“惨状”然后她就尴尬的笑了笑,口中弱弱的说道:“那个,一件一件的整理太麻烦了,再说了,这还不是怪你给我买了这么多衣服,所以我才没有时间整理的嘛!”

  楚阳的嘴角再次抽搐了一下,他突然想起以前有人和他说过一句话:“千万别和女人讲道理,因为你再有理在她们那里也是没理!”

  对此,楚阳深表赞同,随后他也懒得再掰扯这些了,他对着兰晓月说道:“我把衣服房门口先走了,你过会出来拿……”

  “额……”楚阳的目光再次充满了无奈。是啊,自己离开混沌珠空间不就可以了么?结果到头来还白忙活了半天……

  “诶别,你送进来。”兰晓月突然出声叫道。

  “哈?”楚阳微微诧异。

  浴室里兰晓月脸颊绯红,随后她声音小小的说道:“你放心吧,我现在在浴缸里面窝着呢,你也出了一身汗,你洗个澡再走吧!”

  兰晓月的声音带上一丝祈求,她已经闭关修炼好长时间了,难得出关和楚阳见了一面,她自然是有很多的话想要和楚阳聊的,毕竟这次过后她又要开始闭关修炼了,下次出关她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听出兰晓月话语中的那一丝祈求,楚阳也没有再坚持要离开,虽然知道自己外面世界里的身体不会有汗珠的出现,不过在混沌珠里面腻腻乎乎的也不太好受。

  “那我进来了。”楚阳随口说了一句,然后就推开了浴室的门。对此,楚阳只得无语的想到,小丫头心真大,洗澡都不关门的!

  楚阳将衣服挂在一旁,然后他说道:“我先出去了,你一会过来拿。”

  “诶呀,楚阳你怎么这么矫情了,你给我送过来会怎样啊,非要我再跑一趟么?”急性子的兰晓月一下子就愤怒的站了起来了,以前楚阳没有这么矫情的啊,非得要麻烦自己再跑一趟……

  兰晓

  月刚将一只修长的美腿跨出浴缸,随后她就大脑一片空白的止住了动作。完了,刚一瞬间被楚阳婆婆妈妈的状态气昏了头,忘记了自己现在正不着寸缕啊!

  而楚阳也在兰晓月骂他的时候不满的回过头去,本来是打算说道几句这个不懂事的丫头的,结果他就看到了这一幕不该看的美景……

  兰晓月和楚阳对视了一眼,她脸上怒容退去,瞬间就爬满了绯红,只是瞬间的发懵,随后她双手护在了胸前一下子就躺了回去,口中惊呼一声:“啊~”

  楚阳被高分贝的尖叫声震得鼓膜嗡嗡作响,因为兰晓月已经坐了回去了所以他也没有再做作的偏过头去,他只是在口中无语的说了一句:“还是这么冒失,我将衣服放在这里了你自己过来拿吧。”

  听到楚阳说自己冒失,兰晓月又不乐意了,旋即她愤怒的看着楚阳:“楚阳,你看都看了,你给我送过来会死么?”

  兰晓月也不知道自己在跟什么较劲,她此刻只觉得楚阳将衣服送过来就是自己胜利了。

  对此,楚阳只得无奈的拿着衣服走了过去:“行了我给你拿过来就是了,你声音小点,这么大人了也不知道温柔点,以后怎么找婆家啊。”

  “呸呸呸~”兰晓月连呸几声,看着楚阳将衣服放在她伸手就能够得到的位置后,她再次说道:“我不管,你把我给看光了,你得对我负责!”

  楚阳无语的白了她一眼:“行了,你赶快穿衣服吧,以前又不是没看过。”

  楚阳说的是小的时候,老首长刚将他们收养的时候,因为老首长怕麻烦,所以每次洗澡都是让两人一起,让他们互相搓背。这种关系一直持续了一年左右的时间,然后楚阳才义正言辞的以男女授受不亲为由拒绝了……

  只不过兰晓月却是想歪了,她俏脸红得能滴出血来一般,她的思绪有些混乱,楚阳这话的意思,是不是他以前偷看过自己洗澡啊?

  这个问题的答案兰晓月是无从得知,因为楚阳此刻已经关上了浴室的门走了出去了。

看过《狂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