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狂婿 > 第493章 都来了

第493章 都来了

  “阳阳阳,阳哥!”疤哥激动得说话都不利索。

  闻言,楚阳无语的白了疤哥一眼,随后有模学样的说道:“疤疤疤,疤哥,排场挺大的嘛?”

  楚阳话音刚一落下,一个急于表现自己的小弟就猛地站了出来,他用手中的铁棒指着楚阳,口中不满的说道:“小子,识趣的现在赶快放人,还敢学疤哥说话,我看你是活腻歪了!”

  “呵呵~”楚阳直接被这个小弟逗笑了,楚阳一眼就看出来这是一个新人。

  “卧槽!”黄毛回过神来就惊呼一声,旋即其一个飞跃,动作夸张无比的就朝着那个小弟踹去。

  “咚~”小弟被踹得在地上打了几个滚,终于停下后,小弟眼冒金星充满迷茫的问道:“黄毛哥,你踹我干嘛啊?”

  “踹你?我特么想抽死你!”黄毛直接爆了粗口,随后他更是直接扬起了自己的手掌。

  见状,楚阳楚阳制止道:“行了黄毛。”

  闻言,黄毛立马就放下了手掌,随后他对着楚阳恭敬的低下头颅,口中喊道:“阳哥,你回来了。”

  “嗯。”楚阳点了点头,黄毛他们不错,既然还敢冒死来救白若雪,这几个小弟没白收。

  “愣着干啥,还不快叫阳哥。”疤哥怒斥一声,随后他率先恭敬的低下头颅喊道:“阳哥!”

  众人对视一眼,随后连忙有模学样的恭恭敬敬的低下了头,口中喊道:“阳哥!”

  楚阳挥了挥手制止了他们的大声喧哗,见状,疤哥连忙会意的让小弟们都安静下来。

  疤哥看了一眼在楚阳怀里痛哭的白若雪,旋即他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看样子白姐应该是没什么大事的。

  “阳哥,你怎么在这里?”黄毛问道。

  “我来找若雪的。”楚阳也不避讳。

  疤哥等人环视了周围一眼,当看到血泊中的田铁生的尸体后,疤哥对着白志问道:“白叔,那个人是不是绑架白姐的人?”

  白志机械的点了点头,本来以为要发生一场激烈的争斗的,没想到他们刚

  赶到这里,白若雪居然已经是被人给救下来了。

  白志看了一眼在楚阳怀中撕心痛哭的白若雪,旋即他也哽咽的喊了一句:“若雪。”

  白若雪从楚阳怀中抬起头来,她脸上的血迹被楚阳的衣服擦得成了一条条的血痕,其眼睛红润的看着白志,口中说道:“二叔。”

  白志心疼的走了过去,他扶着白若雪的双肩仔细打量着白若雪的情况,口中问道:“若雪,你没受什么伤吧?”

  “放心吧二叔,我什么事都没有,是楚阳救了我。而且,我已经亲手给爷爷他们报仇了。”白若雪说着就在嘴角挤出一个笑颜,只是她的这个笑颜让人看了觉得心疼无比。

  白志眼角滚下泪珠,他轻拍着白若雪的肩头:“苦了你了丫头。”

  这时,门外再次响起了嘈杂的声音,随后一群荷枪实弹的警察冲了进来:“都别动,举起手来。”

  闻声,疤哥的小弟们都识趣的双手抱头蹲了下去。紧接着,苏诚在几个警察的陪同下走了进来。

  苏诚第一眼就看到了楚阳和苏雪柔,其诧异的问道:“小阳,雪柔,你们怎么在这里?”

  “爸,你们也是为了若雪的事来的?”苏雪柔看着苏诚。

  苏诚点了点头,随后他歉意的看向了白若雪和白志,其自责的说道:“对不起两位,是我来晚了,我不知道白老爷子他……”

  苏诚的内心愧疚不已,当初是白若雪站在自己闺女身边陪她渡过难关的,而如今白家出了这么大的事,他居然是今天才知道。

  白若雪擦了擦眼角的泪珠,其挤出一个笑颜说道:“苏叔叔你不用自责,是我让他们不要将爷爷去世的消息传出去的。”白若雪又何尝不是,不想给人添麻烦呢?

  苏诚看了场内的局势一眼,随后他就让警察们处理着现场,旋即他对着白若雪说道:“若雪,你带苏叔叔去你爷爷的墓前上柱香吧。”

  白若雪低落的点了点头,然后就带着众人往墓园赶去。

  “疤哥,我们还去不去?”黄毛对着疤哥问道。

  疤哥点了点头,随后对着被控制住的小弟们说道:“你们老实的配合调查啊,咱没闹什么事你们去做个笔录就可以了。”

  疤哥倒不是不管兄弟们的死活,而是楚阳曾经说过,他们不能给公家的人找麻烦。警局里他也有几个熟人,兄弟们没犯啥事去走个过场也就放出来了。

  随后,疤哥带上几个司机就跟着楚阳他们离开了。

  墓园。

  白老爷子和蔼的笑颜永远的停留在了那一张照片之上,苏诚等人给白老爷子上了几炷香,哀悼了一会。

  白若雪从衣服上扯下一块带着血迹的布料,其将布料放在了墓前,然后她跪了下去磕了一个头:“爷爷,我已经亲手杀死了田铁生那个王八蛋,你在九泉之下可以安息了。”

  话音落下,白若雪抬起头来,她目光充满坚毅的看着苏老爷子的遗照:“我会让我们白家发扬光大的,白家不会这样就倒下的。”

  祭奠完了后,白若雪擦干净眼角的泪珠。其牵强的露出一个笑颜,旋即她充满感激的环视众人一眼:“感谢你们愿意来帮助我们白家,这个恩情我们白家会记一辈子的。”

  “若雪你客气了。”苏诚叹息一声。

  白若雪苦涩的咧了咧嘴角:“我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去感谢各位,大家一起去吃个便饭吧。”

  苏诚看了白若雪低落的样子,旋即说道:“吃饭的话就改天吧,你今天受惊了,还是先好好的休息一下,我们就不叨扰了,你们年轻人聚一下吧。”

  疤哥倒是想和楚阳聚一聚好好地喝一杯,不过苏诚都这样说了,他也只得尴尬的笑着抓了抓脑袋,口中说道:“白姐,我今天车都撞坏了,我还要去修车呢,改天我再来叨扰吧!”

  最后,苏诚和疤哥等人都告辞离开了,只有白若雪和楚阳夫妻二人还站在原地。

  楚阳看了看想开口说话的白若雪,其轻笑着说道:“我们换个地方聊吧。”

  “嗯,我先回去换身衣服吧。”白若雪紧了紧楚阳披在自己身上的外套。

看过《狂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