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狂婿 > 第504章 小子你耍我

第504章 小子你耍我

  “小子,现在知道怕了?你该不会忘记你招惹到了怎样恐怖的存在吧?”吕俊达冷笑着看向了楚阳。

  闻言,楚阳豁然明朗一般瞪大了眼睛:“你们是修士联盟的人?不对,我不知道你们在说些什么,我没有招惹过什么人!”

  “哈哈,小子你都说出来还要狡辩,你这是在糊弄鬼呢?”另一个修士吴六嘲弄的说道。

  “咕咚~”楚阳咽了一口口水缩紧了脖子:“你们是不是要将我抓回去修士联盟的总部,然后再慢慢的折磨我?”

  “你想多了,我们只是来杀你的,我们才懒得费那么大的劲。”吕俊达道。

  楚阳眼底失落一闪而逝,随后他继续说道:“是谁派你们来的,我不想死得这么不明不白的。”

  “你也知道招惹了我们修士联盟是死路一条啊?你早干什么去了?”吕俊达冷笑着说道:“既然如此,也让你死得个痛快,我们是奉了程刚前辈的命令来取你首级的。”

  “你们在修士联盟不是最高层的存在吧,你们上面的人有哪些,你们最强者是什么实力?”楚阳继续装作害怕无比的套着话。

  “当然了,我们在修士联盟只是中等偏上的实力,我们上面还有程刚前辈等人,而且他们还不是最强的,据说还有金……”吕俊达猛地止住了话语。

  旋即他暴怒的看向了楚阳:“小子你套我话?”

  见状,楚阳脸上恐惧的神色退去,其脸上挂着淡然的笑容,口中说道:“真的是,差一点就问出来了,你就不能配合一下么?”

  “你们中没有叫做程刚、钱伍和余小波的人吧?”楚阳再次问道,这些人都是一些筑基初期的修士,想必那三个创始人并不在里面。

  “小子,你敢耍我们?”吕俊达暴怒的说道,他的额头也是青筋暴纵。

  对此,楚阳不以为意,他的脸上还是那副淡然的面容,他不疾不徐的说道:“这样吧,你们将我想知道的全都告诉我,然后我赐你们一个痛快,如何?”

  “狂妄!”吕俊达怒斥出声,随后说道:“吃我一剑

  !”

  话音落下,吕俊达紧握长剑朝着楚阳刺来,其剑刃之上磅礴的灵气犹如实质一般,散发着森森寒意。

  “唉,为什么就不能好好的配合我一下呢?”楚阳无奈的说道,随之他也从储物戒指里面取出了绝刃,其面容淡然随手就斩出一剑。

  “彭~”灵气碰撞在了一起,旋即发出惊天爆响,林中飞鸟被惊得四飞逃离。

  山林深处,林妙依师姐妹三人瞬间就从木屋中醒来,她们三人在这里负责监督门派的建设。

  “有人在此争斗,还都是筑基期的强者。”周慧凝重的说道。

  “这些人好大的胆子,居然在我明心院的地界闹事。”刘芸愤怒的说道。

  林妙依的眼眸深沉下去,其注视着一个方向,口中说道:“我们过去看看。”

  话音落下,三人起身穿上外套,拿着武器就飞掠而去。

  另一边。

  “这,这不可能!”吕俊达充满震惊的看着手中的断剑,楚阳随意一击,居然是斩断了他的长剑,还将他打得倒飞出去。

  “你是筑基后期的高手!”其他人都是震惊出声,他们追了楚阳这么久,居然不知道他原来是一个筑基后期的高手!

  这下子,众人眼中轻蔑和嘲讽的神色瞬间退散,一个个都是紧握着武器,充满了恐惧的警惕的打量着楚阳。

  “一起上!”吕俊达冷喝一声,随后他丢下手中的断剑,运转起功法就朝着楚阳杀去。

  “杀,他只有一人,不会是我们四人连手的对手的。”吴六也大喝一声,其余人也在同一时间朝着楚阳杀去。

  “真是一群自信的蝼蚁啊。”楚阳冷笑着说道,随后他也运转起了功法迎了上去,正好用这些蝼蚁检验一下他的修行成果。

  不远处,刘芸震惊的看着楚阳游刃有余的对付着四个围攻他的筑基修士,其捂住嘴巴不敢置信的说道:“天呐,居然是他,他是筑基后期的高手!”

  林妙依同样凝重的点了点头,从楚阳出手来看,他能看出楚阳还在有所保留,但是即使是

  这样他也能够轻而易举的对付四人,可见他的实力恐怖无比。

  林妙依暗自估计了一下,最后她得出结论,自己果然不是楚阳的对手。

  “华夏可真是一个卧虎藏龙的地方啊!”林妙依感慨一句。

  “师姐!”刘芸愧疚的看着林妙依,她终于明白那天师姐为什么会拦住她了,原来师姐都是为了她好,而她还因此在心底记恨了师姐!

  林妙依摇了摇头示意刘芸不要再说话,因为就在刚才,楚阳已经轻而易举的一剑就杀死了一个修士。

  “他的实力太强了,我们怎么办啊,我们已经被杀了一个人了!”一个修士对着吕俊达问道。

  吕俊达愤恨的看了楚阳一眼,随后他凝重的说道:“我们准备撤退,这次我们只是来打探他的实力的,该打探的东西我们已经打探出来了,可以撤了。”

  “那吴六怎么办?”高镶看着还在拼近全力阻挡住楚阳的吴六,其充满担忧的询问一句。

  “顾不上他了,这个人实力太恐怖了,就让他替我们拖着时间吧,我们趁早逃跑,将消息带回去才是正事。”吕俊达阴冷的说道,他才懒得去管吴六的死活。

  “可是……”高镶还在纠结。然而这个时候,吕俊达早就朝着一个方向飞奔而去,只留下了一句:“你愿意留下就留下吧,我是不奉陪了!”

  闻言,高镶咬了咬牙齿,旋即歉意的看了吴六一眼:“对不起了吴六。”话音落下,他也朝着另一个方向奔去。

  “你们不要抛下我啊!”吴六一边吐着鲜血一边绝望的说道,他见两人被楚阳打飞,然后他才硬着头皮顶了上去给两人喘息的机会,结果两人直接抛弃他跑了!

  “没人告诉你战斗的时候要专心的么?”楚阳冷声说道,旋即他手中的绝刃也从吴六的背后刺穿了他的心脏。

  心脉受到重创,吴六机械的低头看着胸口的长剑,口中的鲜血越发喷涌而出。

  在失去生机的前一刻,他还不甘的朝着高镶离去的方向伸出了手掌:“你们不要抛下……”

看过《狂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