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狂婿 > 第532章 那么加上我呢

第532章 那么加上我呢

  “行了赵相,你不用废话了,今天我陈帝北的话就撂这里了,不管是钱还是人,你什么都拿不走。”陈帝北冷眼看着赵相。

  “哼,不知死活!本仙师要的东西,还没有得不到的。”赵相怒喝一声,旋即他全力运转心法就朝着陈帝北杀去,其凝气八品的修为也展现出来。

  “今天本仙师就让你仔细的看看,惹恼我的下场!”赵相充满杀气的说道。

  就在其快要冲到陈帝北他们面前的时候,离楚阳最近的陆风一跃而出,其猛地一脚朝着赵相踹去。

  “不好!”赵相心底惊呼一声,在陆风动手的一瞬间他就察觉到了,这个人居然是一个筑基初期的高手,其脚掌上那庞大的威压绝不是自己能够承受得住的!

  念及此处,赵相连忙做出防守的姿势,他想要躲避是来不及了,其被陆风一脚踢在胸口,然后整个人瞬间就倒飞出去。

  这时,田光上前一步稳稳的接住了倒飞回来的陆风,田光的目光充略微凝重的看着陆风。

  “咳咳~”赵相咳嗽几声,他的脸上升起异样的猩红之色,还好他及时运转功法压制了下去,所以这才不至于吐出血来。

  “你们居然有个筑基初期的高手。”赵相震惊的说到,随之他凝重的看向了陈帝北:“难怪你小子今天敢这么硬气,本仙师倒是差点着了你的道了!”

  “不过你以为凭一个筑基一品的修士就赢定了么?”赵相冷笑着说道:“不就是筑基高手么?我这里也有,而且还有两个!”

  话音落下,田光和任力也配合的展现出了自己的修为,他们前者为筑基一品修为,后者则是筑基三品的修为,赫然是半步筑基中期的存在。

  “怎么样小子,吓懵逼了吧?活着不好么,你偏要来掺和陈家的破事。你不该来的,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你的命我要了。”赵相嘲弄的看着陆风。

  然而,陆风的脸上却没有他想象中的震惊和恐惧的神色,反倒是其嘴角微扬戏谑的

  看着自己。那种感觉,让赵相极其的不舒服。

  “小子,你还要装神弄鬼?”赵相不安的说道,随着时间推移,他心中不安的感觉越发浓胜。

  这时,楚阳的声音再次传来:“嗯,不错,一个凝气后期,两个筑基初期的修为,确实够你嘚瑟的了。”

  “哼,知道就好,现在跪地道歉的话,或许我还可以考虑给你们一个痛快。”赵相冷声说道。

  “哦?”楚阳的脸上嘲弄的神色愈发浓郁:“不过很可惜,就算你们跪地求饶,今天你们也必死!”

  “哈哈哈~”田光大笑起来,他满目杀机的直视着楚阳的眸子,口中说道:“小子,你是还没有睡醒吧,你们那边只有一个筑基修士,我们这里有两个,你凭什么杀我们,啊?”

  “谁说我这里只有一个筑基修士的?”楚阳脸上笑容很灿烂,但是看在田光等人眼中,却让他们的心底充满了不安。

  “什么?难道……”赵相恐惧的说着,随之他猛地转头看向了大厅里面负手而立的几人,莫不是这些人都是……

  很快他的猜测就得到了证实,南宫然她们跨前一步,随后四人都是展现出了自己的修为,赫然清一色的都是筑基一品的修为!

  “咕咚~”赵相三人恐惧的咽了一口口水,他们脸上自信的笑容瞬间退却。随之,凝重恐惧的神色瞬间就爬满了他们的脸颊。

  “什么,居然有五个筑基初期的高手!”任力诧异的说道,他眼睛四处打量着周围,此刻他们的退路已经完全被封死了!

  任力咬了咬牙齿,这一趟来亏了,本来是想跟着来敲诈点钱花的,没想到居然是碰到了硬茬了,此刻他们被五个筑基高手包围,已经是插翅难飞了!

  但是任力可不想就这样就束手就擒,他运转起了功法,然后警惕的打量着周围的人。同时,他凝重的看向了楚阳,口中说道:“五个筑基一品的修士而已,若我真的不惜一切代价想要离开,你们也不一定能留得住我

  !”

  楚阳看着任力,随笑了笑说道:“是么,五个筑基初期的修士还不够,那么加上我呢?”

  话音落下,楚阳那犹如**一般的磅礴威压朝着三人席卷而去,只是瞬间,三人同时卸去了护体灵气,随后他们充满绝望的垂下手来。

  “你,你居然是筑基圆满的高手!”三人看不清楚阳修为的虚实,只知道楚阳的威压堪比筑基圆满的高手!

  “咚!”任力绝望的跪立在地,只是面对五个筑基一品的修士的话,他拼个重伤说不定可以逃离,但是加上楚阳这么个筑基圆满的高手,他根本就没有任何逃脱的机会。

  都不提其他五个筑基一品的修士了,就凭高坐那个筑基圆满的高手,要杀他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见任力下跪,田光和赵相也眼眸无光的跪立在地,面对这么一个恐怖的高手,他们就就是那待宰的羔羊毫无反抗之力。

  “这就跪下了,你们的气势汹汹呢?”楚阳戏谑的看着三人。

  任力苦涩的笑了笑:“是我们有眼不识泰山,在前辈你这么恐怖的修为面前,我们毫无抵抗之力!”

  楚阳扭动着脖颈活动着关节朝着三人走去,其口中说道:“看你们装了半天的逼,我早就看不下去了,既然你们是所谓仙师,那就来陪我过几招吧!”

  闻言,赵相羞愧且充满恐惧的低下了头颅,他若是知道这里的任何一个人修为都比他强,他也不会舔着个脸自称仙师啊!后悔已然是来不及了,赵相只得在心底不断的祈祷着,楚阳不要将矛头对准他!

  然而现实都是很残酷的,楚阳走到赵相的面前后就停下了步伐,哪怕楚阳并没有释放自己的威压,赵相也早就被冷汗打湿了后背。

  “帝北身上的伤是你打的?”楚阳语气冰寒的说道。

  赵相闻言身体剧烈的颤抖起来,他慌乱的摇着头颅,口中说道:“我错了前辈,我知道错了,我给陈家主磕头道歉,前辈你饶我一命!”

看过《狂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