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狂婿 > 第669章 报信然后死了

第669章 报信然后死了

  闻言,这个雇佣兵果然在一瞬间就被转移了注意力,其急促的对着楚阳说道:“快走,我们快过去看看。”

  港口处,楚阳他们在那里等候了几分钟,随之西罗等人的军舰就驶了进来。

  “长官,你们回来了,这次战果如何,是不是把华夏那帮人打得屁滚尿流的?”一个雇佣兵冲上去献媚。

  闻言,西罗脸上挂着暴怒的神色,其一脚将这个雇佣兵踹翻在地上,口中说道:“这里有你什么事?看好船,老子要去见神使!”

  这个雇佣兵痛苦的捂着肚子,他的腹部犹如刀绞一般的疼痛,其强忍着不让自己痛呼出声,口中说道:“是长官,是我多嘴了。”

  西罗收回了视线,随之他便朝着岛中心走去,其在经过楚阳身边的时候停顿了一下,他皱着眉头打量着楚阳,这个男人为什么总感觉有些怪异?

  不过西罗还是没有多想,其收回视线,然后就快步朝着岛中心走去。

  这时,港口的负责人也出言喝到:“都看什么看,还不快回自己的岗位去。”

  “走了兄弟,我们回去……我去,人呢?”之前和楚阳说话的佣兵刚打算叫楚阳回归岗位,只是其突然发现,自己身边的人不见了?

  “靠,这臭小子肯定又去偷懒,老子下次不和他一组了!”雇佣兵愤怒的说道,随之他就一个人郁闷的往来时的岗位走去,不过他也算讲义气,并没有去负责人那里举报揭发。

  至于楚阳,此刻他正跟在了西罗等人的背后,朝着最中心的区域赶去。而他跟在最后面,居然是没有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不多时,一个巨大的议事厅之中,西罗带着人走了进去,而楚阳则自然而然的,站在了门口一个偏僻的角落之中。

  “你们回来了,比预想的要快,很不错。”神使三满意的说道。

  闻言,西罗等人都是恐惧的低下了头颅,他们每人敢去接话。

  见状,神使三的脸色瞬间就阴沉了下来,她冰冷的看着西罗:“你们这是失败了?那你们

  还回来干什么,难道你们忘记了我们不需要废物了么?”

  语毕,神使三磅礴的气息喷涌而出,下面的西罗等人顿时就吓得全身颤抖起来。

  楚阳凝眸看着神使三,实在是太奇怪了,这个女人体内也没有任何的灵气波动啊?为什么她的实力居然是,和曾经遇到的伪金丹修士姚烨有得一拼!

  “神使大人,你请听我解释啊。”西罗慌乱的说道,那股杀机实在是太强了,他觉得自己要是再不解释的话,估计在下一秒就会被杀死了!

  “神使大人,华夏那边有超级高手出现了,我们派出去的战士们全都被他们斩杀了,他们那边也出现了神秘的力量。”西罗慌乱的说道。

  闻言,神使三陷入了沉思,其仔细的打量着西罗的面容,似在思考他说的是否是事实一般。

  片刻后,神使三冰冷的说道:“将事情的经过给我说说。”

  “是这样的,我们当时派战士从水下潜过去偷袭,然后……”西罗简短的说着。

  几分钟后,西罗颓然的说道:“为了保存实力,所以我们就先回来了!”

  “哈哈哈~”神使三突然就哈哈大笑起来,对上西罗疑惑的视线,其目光一凝冷声说道:“废物,什么为了保存实力,你们纯粹的就是贪生怕死,这一趟出击,你们什么事情都没有做好,一点战果都没有你们居然还敢回来?”

  “我神不需要贪生怕死的懦夫,也不需要一事无成的废物!”神使三冰冷的说道,随之她猛的一个闪身就消失不见。

  当众人再次看清的时候,她已经死死的钳住了西罗的脖子了。

  “不,不要,再给我一个机……会。”西罗费力的说道。

  神使三眼中闪过一丝红茫,其历声说道:“逃兵的下场就只有死,更何况你还葬送了我们数十名战士。你不配成为我神的战士,你该死!”

  “咔嚓~”神使三扭断了西罗的脖子,随之她嫌弃的将其丢到一边。

  见状,其余的杀手们吓得连忙跪在地上磕头,口中说道

  :“神使饶命啊,我们本来不想逃的,都是他一个人下的命令,求神使大人不要杀我们,再给我们一个机会。”

  神使三看着下面不断磕头的人们,其口中冰冷的说道:“下次若还有人临阵脱逃,这就是下场!”

  “是,我等谨记于心。”众人连忙点头答是。

  神使三坐回了原位,她修长诱人的美腿高高翘起,这番美景却没人敢去欣赏,因为这可不单单是一株带刺的玫瑰。惹得她的不高兴,随时都可能会丢了性命,她就是一个嗜杀的魔鬼。

  “好了,将他拖下去吧,下一次我亲自出手,这一次我们一定要重创华夏,直接杀到落神山脉!”神使三狂妄的说道。

  “吾神保佑我们战无不胜……”其他的人也跟一个神棍一般,低着头颅虔诚的说道。

  这时,楚阳身边的一个雇佣兵拍了拍他的手臂,然后示意他跟着进去抬西罗的尸体。

  见状,楚阳无语的指着自己的鼻子,然后用沉重的嗓音小声的问道:“你叫我跟你一起去?”

  闻言,雇佣兵鄙夷的看了楚阳一眼:“咱两不去谁去?这里就我两的身份最低,这打杂的事情就该我们来。”

  语毕,雇佣兵已经是率先低着头颅往西罗的尸体走去。见状,楚阳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后他也跟着走了进去。不过其并没有低着头颅,而是高扛着脑袋走了进去。

  众人都在跟神棍一样祈祷着,所以到没有人注意到楚阳的态度,而楚阳则和雇佣兵抬着西罗的尸体快步往门口走去。

  路上,楚阳觉得西罗的身上有着什么东西硌到自己的手了。疑惑间,楚阳伸手在西罗的上衣口袋里面摸索了一下,随之就找出了一个形状古怪的牌子来。

  楚阳不知道这个牌子有什么用,不过他还是随手给收到了戒指里面。当然了,楚阳这些动作,在前面抬着西罗脚带路的雇佣兵是不知道的。

  楚阳本来以为这里的人有专门处理尸体的地方的,但是当他们两人再次站在海边的时候,他才知道是自己多想了……

看过《狂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