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狂婿 > 第688章 丫头跟爷爷走吧

第688章 丫头跟爷爷走吧

  时间流逝,当小姑娘再也吃不下后,她幸福的眯着眼睛,然后就坐在椅子上动也不动。

  这时,楚山河派去打探消息的手下回来了,其脸色凝重的走到楚山河的面前,其俯身凑到了楚山河耳边说道:“首长有消息了,那个叫做瘸脚李的是一个拾荒者,前几天下大雨,他可能是在河边拾荒,然后失足掉到河里淹死了。”

  闻言,楚山河眼中闪过心疼的神色,此刻他也大致猜测到了一些。这个小姑娘应该是那个叫做瘸脚李的拾荒者收养的小孩,其也不是不要她了,而是再也回不来了!

  这时,小姑娘软糯的声音传来:“爷爷,我可不可以把这些剩菜都带走啊?这里剩了好多的,不带走的话应该就浪费了吧?”

  楚山河看着面前桌子上的残羹剩饭,似乎只有那一碗红烧肉没有被动过,唯一少了的几块还是自己夹给小丫头的。

  “不喜欢吃红烧肉?”楚山河疑惑的问道。

  闻言,小姑娘一个劲的摇头,其连忙解释道:“不是这样的,这个肉很好吃的,所以我想带回去分老爷爷一起吃。”

  眼角湿润,楚山河连忙伸手去擦着眼角的泪珠,可怜的丫头啊,你已经等不到那个老爷爷了啊!

  看着小姑娘那充满期待的模样,楚山河最终还是没忍心告诉她事实,其挂上笑颜说道:“丫头,你跟爷爷走吧,以后爷爷照顾你。”

  小姑娘疑惑的看着楚山河,其眨巴着大眼睛,口中喃喃的说道:“可是我想回去等老爷爷的。”

  楚山河走过去心疼的揉着小姑娘的秀发,随之说道:“老爷爷可能有重要的事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了,他可能不能够再回来见你了。”

  闻言,小姑娘深深的低下了头颅,眼尖的楚山河发现,她的眼角滚落下了一滴泪珠。

  见状,楚山河连忙解释道:“他并不是不要你了,丫头你这么可爱懂事,怎么会有人不要你呢?人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做,他只是去做自己的事情了。”

  “跟爷爷一起走吧,爷爷家里也有

  着一个和你年纪差不多的哥哥,他也没有家人,是个温柔的大哥哥,你们一定能够成为好朋友的!”楚山河道。

  “朋友?”小姑娘喃喃自语,自己能够拥有朋友么?

  “那……爷爷你会丢下我么?”小姑娘弱弱的问了一句,她已经不想要再被抛弃一次了。

  “不会的,爷爷会一直和你在一起,照顾你、保护你的。”楚山河认真的说到。

  “嗯,爷爷,我愿意跟你走。”小姑娘抬头认真的对着楚山河说到,她愿意去相信这个请她吃饭,温柔慈祥的爷爷。

  楚山河看了看手中的玉佩,随之说道:“以后你就叫晓月吧,兰晓月,这个名字怎么样?”

  “兰晓月?”小姑娘跟着呢喃一句,随之她开心的抱着楚山河的大腿,口中说道:“爷爷谢谢你,我很喜欢这个名字。”

  “走吧晓月,我们回家了。”楚山河笑着说道,然后就抱着兰晓月离开了饭店。

  “爷爷,那个哥哥叫什么名字呀?”兰晓月充满期待的对着楚山河问道。

  “他叫楚阳,是爷爷之前收养的一个孩子。”楚山河答。

  闻言,兰晓月皱着可爱的眉头,其疑惑的问道:“为什么哥哥他姓楚,但是我却姓兰呢?”

  “哈哈哈~”楚山河不以为意的哈哈大笑,随后他开口说道:“要是晓月想的话,你也可以叫楚晓月啊。”

  兰晓月想了想,然后开心的说道:“不了,我就叫兰晓月吧,我喜欢这个名字,谢谢你爷爷。”

  语毕,兰晓月开心的在楚山河的脸上亲了一下,再次惹得楚山河开怀大笑。

  将兰晓月带到车上后,楚山河对着手下说道:“将老人家安葬了吧,我过段时间去看他。”

  “是。”手下点头,他自然知道楚山河说的老人家,指的就是瘸脚李了。

  ……

  思绪回归,楚山河早就被泪水打湿了脸颊。他满目悲痛的说道:“丫头啊,是爷爷失言了,爷爷没有保护好你啊,都怪我,怪我啊……”

  当萧浩走进房间的时候,已是泪人的楚山河颓然的坐在椅子上,他呆呆的看着手中的玉佩,时而发笑时而落泪。

  “楚首长。”萧浩小声的喊了一句。

  闻声,楚山河收起了玉佩,其擦了擦眼泪,换上一副严肃的表情说道:“什么事?”

  “首长,那边的会议已经准备好了,就等你了。”萧浩道。

  “嗯。”楚山河点了点头,随之说道:“我知道了,对了萧浩,你帮我安排一下行程吧,我这段时间要去一趟西平,我要去见一个老朋友。”

  萧浩略微疑惑,他跟了老首长这么多年了,居然是完全不知道老首长在西平有一个老朋友!只是他所不知道的是,老首长口中的老朋友,已经是一座墓碑了。

  “是,我这就去安排。”萧浩认真的答道,他不需要知道老首长的老朋友是谁,他只要执行命令就可以了。

  时间流逝,楚阳这些日子又恢复到了疯狂修炼之中,于此同时,他还在不断的提升自己的炼丹术,以及对阵法的研究,楚阳的时间可谓是被安排得满满当当的。

  而苏雪柔却又在这段时间变得闷闷不乐的了,因为她的灵气已经饱和了好几天了,但是却一点要突破的迹象都没有。

  所谓是期待越大,失望也就越大,她总觉得马上就能够和老公成为真正意义上的,有着肌肤之亲的夫妻了。但是自己却始终突破不了,她甚至都想要不管筑基与否了,直接将最完整的自己献给老公!

  “老公,我今天还是没有突破的感觉。”苏雪柔躺在楚阳怀中失落的说道。

  闻言,楚阳将其搂在怀中,随之温柔的说道:“不急,欲速则不达,我们慢慢来就好。”

  “可是……”苏雪柔欲言又止,她能够感觉到老公的玉望在这段时间越来越大了,但是为了自己,老公总是在最关键的时刻停下了。

  老公越是这样疼惜自己,自己却越是觉得愧疚,明明老公都为自己做了这么多了,但是自己却连一个妻子的义务都履行不了!

看过《狂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