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狂婿 > 第868章 这是个高手

第868章 这是个高手

  见状,楚阳略感疑惑,其面容也有些尴尬。蓝果儿也察觉到了父亲的不对劲,其不满的瞪了父亲一眼,然后就伸手抓住了楚阳的手掌,似在给楚阳打气一般。

  楚阳微微一笑表示不在意,就他和兰晓月以及蓝果儿的交情来说,并不会因为这点事就生蓝战的气。

  随后,楚阳微笑着和墨月点了点头,但是当楚阳和墨月的视线对上的那一刻,楚阳顿时就愣住了,实在是太像了!

  墨月和蓝果儿有着七分的神似,小丫头的眸子和她母亲的眸子一样清澈明亮。但是真正让楚阳感到诧异的是,墨月和兰晓月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那面容那神态实在是太像了!

  此刻墨月也愣神的看着楚阳的眸子,为什么这个小伙子的眼中,能够有那么熟悉的眼神,她此刻仿佛看到了二十多年前怀中月儿的眸子。

  兰晓月此刻在混沌珠空间里面早已泪流满满,且不提墨月和自己长得很像,就从透过楚阳看到墨月的那一刻起,体内的血液就无时无刻不在告诉兰晓月,这个人就是自己的母亲!

  墨月虽已经是四十多岁的年纪了,但是因为她是一个修士,加上保养得又好。此刻若不是她的穿着略显成熟,楚阳都要以为她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了。

  蓝战此刻眸子都在喷火,这个兔崽子实在是太让他生气了,祸害了他的闺女就算了,此刻还看他老婆看愣神了?要不是这小子是闺女带回来的,他早就单手提着楚阳将他丢去后面山林里喂妖兽去了。

  “咳咳~”蓝战不满的咳嗽一声,老婆今天也很怪异,怎么就看呆了?这个小兔崽子很一般啊!

  闻声,墨月率先回过神来,她收起思绪,然后笑着温婉的说道:“是不是我的脸上有什么脏东西?”

  楚阳收回视线,其带着歉意的微笑摇了摇头,口中淡淡的说道:“让伯母见笑了,我看伯母和我一个朋友非常相似,所以就看得入神了,还望伯母不要见怪。”

  “怎么会呢?

  ”墨月笑了笑,随之不以为意的回答道。虽然楚阳看自己看呆了,但是楚阳眼中并没有任何冒犯的神色,楚阳的眸子始终清澈,所以她也没有打算计较。

  至于楚阳说的和一个朋友非常相似,她更是没有放在心底,只当楚阳这时在掩饰尴尬的借口罢了!

  但是蓝果儿却是知道楚阳是什么意思,其激动的看着楚阳,口中问道:“楚阳哥,几分相似?”

  “九点九分的相似,唯一不同的就是性格了。”楚阳笑着说道,楚阳一眼就看透了墨月性格,和蓝果儿一样是属于那种温婉的性子。

  至于兰晓月……emmm……这个兄弟挺不错的,她凶起来就连男人都要退避三舍,当然了,虽然她从未对楚阳凶过。

  “楚阳你别胡说了,我觉得我的性格和妈妈很像啊,我们都是那种温婉如水的性子。”混沌珠空间里传来了兰晓月的声音,不知为何她在喊出这一声妈的时候,居然是如此的顺畅,仿佛一切都是理所当然一样。

  “哇,我就知道,我终于知道她长什么样了,果然很漂亮啊。”蓝果儿开心的注视着面前的墨月,原来姐姐是长这个样子的,这样自己以后想姐姐的时候多看看妈妈就好了。

  墨月不知道女儿口中的她是谁,其被女儿的这般模样搞得有些不适应,所以只得略感尴尬的将视线移开,只是女儿似乎还在一直看着自己傻笑。

  而楚阳还在和兰晓月聊天,兰晓月此刻正在对着楚阳无所不用其极的撒娇:“楚阳,我好不容易见到了妈妈,你能够帮我喊一声妈妈么?”

  “哈?”楚阳顿时就惊呼一声,他也是把还在愣神的蓝战吓了一大跳,众人也在第一时间将视线聚集在了他的身上。

  见状,楚阳尴尬的笑了笑,口中说道:“不好意思各位,失态了。”

  这下蓝战对楚阳更加的不满意了,这样一个毛毛躁躁的小子当自己的女婿,他怎么能接受?其实他也知道,最主要的还是因为自己好几年没见到疼爱的

  闺女了,此刻闺女直接带了一个男朋友回来,他真的很难去接受啊!

  一切来得太突然了,自己小棉袄冷不伶仃的就变成了他人的了,他的心底实在是过不去这道坎啊!

  楚阳在说了几句抱歉后,他的意念也回到了混沌珠空间里面,他抱着双手无语的看着沙发上可怜兮兮的兰晓月,口中说道:“别闹了姐姐,我冷不伶仃的叫人家妈,我转头就会被当神经病丢出去的!”

  “楚阳,你不爱我了。”兰晓月继续用可怜巴巴的语气看着楚阳,她双腿呈外八字坐在沙发上,两脚洁白修长的大腿不断的晃着楚阳的眼睛。

  对于兰晓月的哭诉,楚阳从始至终都是一脸无语的神色,这么羞耻的事情,他打死都不会做的!

  “呜呜~”兰晓月直接使出自己的杀手锏,她双手不断的擦着眼泪,随之就嚎啕大哭起来,因为‘经验丰富’兰晓月此刻看起来别提多伤心了。

  见状,楚阳虽然知道兰晓月是装的,但是从小大大只要兰晓月一哭自己就没办法了,虽然还在紧咬着不松口,不过楚阳的面色却是缓和了不少。

  看楚阳面色缓和,兰晓月一下子跑到楚阳跟前,其伸手挽着楚阳的胳膊,泪眼婆娑哽咽的说道:“楚阳,你是不是有了老婆就不爱我了,你以前不会对我这么无情的,我的心好痛,呜呜~”

  “我……”楚阳张了张嘴,但是却不知道该从什么地方去吐槽兰晓月。

  而兰晓月也越哭越凶,她的眼眶红红的,整个人都是一副我见犹怜的模样。对此,楚阳心底暗自感慨一句:“都是一个妈生的,怎么差距就这么大呢?果儿就很懂事的呀!”

  “唉,行了,我答应你就是了,不要哭了。”最终楚阳还是选择了妥协,兰晓月这个妮子太无赖了,自己玩不过她啊!

  虽然知道这些,但是楚阳还是心疼的帮她擦干净眼泪,口中和以前一样说道:“这是最后一次了,下次你再怎么哭我都不会同意的!”

看过《狂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