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狂婿 > 第1019章 帮不了

第1019章 帮不了

  “一会你就知道了。”楚阳嘴角挂着冷笑,同时转身朝着其余两人走去。

  眼中杀机再次涌现出来,随之女修士就欲再次朝着楚阳杀去,只是她刚站起身来,其立马就止住了步伐,其额头也在一瞬间爬满了冷汗。

  此刻女修士感觉自己五脏六腑都被虫蚁啃噬一般,巨大的疼痛不断的刺激着她的神经,只是因为她的忍耐性十分的强,所以才没有第一时间痛呼出声,但是她想要做出其他动作也是非常的困难了。

  片刻后,女修士的忍耐也终于到了极限,伴随着一声凄惨的痛呼声,她也捂着肚子在地上疯狂的打着滚。

  楚阳回头冷冷的看了她一眼,口中说道;“一会我会再来找你谈的,希望你到时候能够将事情想清楚了。”

  语毕,楚阳从姬玲珑手中接过两枚解毒丹,然后就送进了另外两个被姬玲珑打晕的修士口中。

  随后三人就站在一旁冷眼的等待着,女修士虽然在极力的忍耐着,但是她依然还是不时的痛呼出声。见状,佟雨眼中微微出现不忍的神色,不过她也没有多说什么。

  姬玲珑则是赞赏的看向了楚阳,她知道楚阳是一个好人,但也不是那种一昧的好人,这样她也终于不用因为楚阳善良的性格而担忧了。

  “啊~”凄惨的叫声不时传来,但是只要刚痛呼出声,女修士立马就会紧咬着嘴唇努力的忍耐着,其嘴角也因此多了一丝丝的血迹。

  不多时,其余两人悠悠转醒过来,他们醒过来后也和前者一般,眼中充满了迷茫的神色。

  “这是什么地方,我为什么会在这里。”衣着华贵的男子充满迷茫的说道,另一个看着长相凶悍的男子没有说话,而是充满凝重的打量着周围。

  “这里是幽魇迷谷,你们之前已经陷入了幻境之中,是我救了你们。”楚阳冰冷的说道。

  闻言,衣着华贵的男子眼中闪过一丝清明,随之他连连说道:“我想起来了,我之前是来幽魇迷谷里面历练的,然后我的解毒丹用完了,再然

  后……我就记不住了!”

  “之后的事情一点都记不住了么?包括你们在幻境中看到的东西。”楚阳皱着眉头问了一句。

  衣着华贵的男子摇了摇头,口中说道:“不记得了,我感觉自己忘记了很多的东西,似乎还是很重要的东西!”

  “嗯。”楚阳点了点头也不再询问了,看来这些人是真的忘了他们在幻境中看到的东西,那么为什么自己能够清楚的记得,自己在幻境中看到的东西,以及幻境里面的那个声音。

  “多谢恩公的救命之恩,我叫伍仕良,俞风城城主之子!”伍仕良恭敬的对着楚阳抱拳行礼!

  “散修石傲,救命之恩无以为报,以后只要前辈一声令下,我石傲万死不辞!”石傲简短严肃的说道,可见其是一个直爽之人。

  只是他是一个虚神期的修士,此刻叫楚阳前辈,着实让人觉得有些别扭。

  “啊~”又一声惨叫声传来,随之女修士咬牙切齿的说道:“杀了我,你有种的就杀了我!”

  闻言,楚阳回过身去冷冷的看向了她,随之其开口说道:“想通了么?”

  “杀了我,我是不会为你办事的,你直接杀了我吧!”女修士依然恶狠狠的说道。

  看着眼前诡异的一幕,伍仕良眼中全是迷茫的神色,这是什么情况,这个前辈不是刚救了自己一行人么,怎么一转眼就看到他在折磨一个女人?这个人到底是一个好人还是坏人?

  石傲倒是始终一脸淡然,他脸上的神色没有丝毫的变化,因为他早就看到了女修士肩头的彼岸花图案,就修罗堂那群疯狗来说,可以说是修仙之人,人人得而诛之了!

  “我不会杀你的,我要杀你的话当初就不会救你,我救你只是要你帮我办一件事而已。”楚阳笑着说道,只是他的得到的回复只是女修士充满杀机的愤怒眼神。

  对此,楚阳也不以为意,随之他继续说道:“你当真打算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在这幽魇迷谷之中,你当真就打算这样就死去?”

  闻言,女修士陷入了片刻间的愣神,她当然不想死了,她还有事情要办,一件非办不可的事情,只是她就算活着也是犹如行尸走肉一般。

  楚阳看到女修士的眼神纠结的神色,随之他走过去放了一个玉瓶在女修士面前,口中说道:“解药就在这里,你服下就可以了,想要活着就来找我,一心求死的话,你就继续在里面游荡吧!”

  语毕,楚阳转身就带着佟雨和姬玲珑往前走去。姬玲珑冷冷的看着女修士一眼,口中问道:“楚阳,我们就这么放过她了?”

  楚阳嘴角挂着一丝神秘的笑容,他已经猜测到这个女人会做何决定了,不然的话,他怎么会如此淡然的就起身离开,毕竟事关苏雪柔啊!

  看着楚阳嘴角的神秘笑容,姬玲珑也点了点头,随之她也不再多问,而是亲昵的走在楚阳身边。

  石傲看了一眼女修士和伍仕良,随之他也一言不发的抬步跟在了楚阳的身后。见状,伍仕良眼中纠结的神色一闪而逝,最终他还是选择了跟上楚阳他们。

  因为他手中没有解毒丹了,不跟上楚阳他们的话,三天后他会再次陷入幻境之中的!

  看着众人离去的背影,女修士看了一眼地上的玉瓶,一番纠结下,她还是一把拿起玉瓶,然后就将里面的丹药服下。

  片刻后,内脏里那撕心裂肺的疼痛感消失不见,女修士满头大汗,然后脱力的跌坐在地,终于是得救了。

  偏头看着楚阳离去的方向,其心中再次纠结起来,自己是要去找那个男人,还是就在这里安静的等死?

  “在组织里我应该被打上死人的标签了,现在出去的话,或许我就有时间去做自己的事情了!”女修士喃喃的说道。

  迷茫的眼神逐渐变得坚定起来,随之她也站起身来,然后就快步朝着楚阳他们的方向追去。

  楚阳他们继续前行,这时候跟在后面的伍仕良开口询问道:“听说前辈是需要我们办事才救得我们,不知道前辈需要我们办什么事?”

看过《狂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