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狂婿 > 第1078章 一巴掌不够再来一巴掌

第1078章 一巴掌不够再来一巴掌

  “恩人?”沈管事皱了皱眉头,昨天的事情他还在未知晓,因为楚阳药阁那边是在西边,而他们这里是在以城主府为中心的中心区域,进入这里有修为限制,所以消息并没有及时的传进来。

  不过其也没有多想其他,既然是城主要送人的宅邸,他留下来就是了,等以后这宅邸的新主人住进来了之后,自己还得好好的去巴结一下才行。

  念及此处,他随意的对着楚阳挥手,口中不耐烦的说道:“行了,你们走吧,这里不卖了。”

  看着沈管事从始至终都是一副傲然的神色,石傲终于是冷冷的质问一声:“你这是什么态度?”

  因为沈管事其实也只是一个元婴圆满的修士,在修仙界强者为尊的世界里面,石傲怎能忍受其用这种傲然的态度,对待自己和自己一心追随的楚阳?

  “我什么态度?”沈管事顿时就皱起了眉头,随之恶狠狠的说道:“我现在告诉你,你们马上给我滚蛋,不然我就让人来轰你们出去了,也不看看你们什么德行?还想在这里购买宅邸?”

  “嘁~”说完,沈管事还极其不屑的嘁了一声。

  “啪~”巨大的巴掌声响起,石傲直接就是一巴掌轰在了沈管事的脸上,顿时就将其扇的倒飞了出去。

  “沈管事!”跑来通知的修士顿时就惊呼一声,其眼中全是恐惧和迷茫的神色,这些人居然敢出手打管事?

  “咚~”重重的砸在地上,沈管事的嘴角都是溢出了鲜血,其不敢置信的伸手指着石傲,口中怒斥道:“你们居然敢打我?你们玩了,你们彻底完了,给我等死吧你们!”

  “呵呵~”楚阳嘲弄一笑,口中说道:“行了,你们也可以滚了。”

  “哈哈哈~”沈管事直接被楚阳逗得哈哈大笑,随之他一边伸手捂着脸,一边对着楚阳说道:“你们让我滚?你们以为你们是谁,是这宅邸的主人么?”

  “就算是这些宅邸的主人,也没人敢让我沈某人滚的!”沈

  管事冷冷的说道。

  楚阳轻蔑的看着沈管事,口中嘲弄的说道:“我还真是这宅邸的主人。”

  语毕,楚阳的视线就看向了远处快步朝着这里走来的身影,那边的来人楚阳认识好几个,昨天他们也在宴会之上露过脸了。

  闻言,沈管事先是愣愣的看了楚阳一眼,然后他就捂着肚子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乐死我了,你说你是这宅邸的主人?也就是说你是城主的朋友?”

  “就你这元婴七品的修为,连见城主一面都不够格,还好意思说自己是城主的朋友?哈哈哈,你糊弄鬼呢?”沈管事嘲弄的说道。

  随后他对着身后的修士说道:“去禀告裁决堂的管事,就说有人在中城区闹事。”

  “是。”修士凝重的点了点头,然后就欲转身离去。

  沈管事一脸残忍的看着楚阳,口中说道:“小子你们完蛋了,在俞风城内对管事出手可是重罪,你们就等着裁决堂的裁决吧!”

  其话音刚一落下,他的身后就响起了一个威严的声音:“谁要找我们裁决堂?”

  闻言,沈管事吓得立马就转过身去,看清来人后,他立马站起身来充满恭敬的抱拳打招呼:“木长老!”

  对于裁决堂木长老为什么会来这里,沈管事是不知道的,其只是下意识的说道:“木长老你来得正好,这两个人公然对我出手,还望你们裁决堂能够将他们带走裁决。”

  “哦?”木长老嘴角挂着神秘的笑容,然后再次问道:“他们怎么对你出手的?”

  闻言,沈管事再次发懵,他有些猜不透木长老的用意了。回头看了楚阳一眼,然后他才愤怒的说道:“他们居然公然打我耳光,他们这是在打我俞风城的脸面。”

  “呵呵~”木长老笑了笑,随之其捋着胡须说道:“俞风城的脸面?你恐怕还没有这么大的脸面可以去代表俞风城。”

  沈管事愣愣的看着木长老,心底升起不安的感觉,随之他语气微弱

  的问道:“木长老,你这是什么意思?”

  木长老神秘一笑没有接话,其没有去接沈管事的话,而是再次问道:“他们就只是打了你的耳光?”

  “嗯。”沈管事机械的点了点头,因为他已经察觉到了木长老的不对劲,所以他不敢再添油加醋的说些其他。

  “啪~”又一个巨大的巴掌声响起,沈管事再一次被木长老扇飞,其眼中全是迷茫的神色,此刻他依然还是没有发应过来,自己为什么会被打。

  “咚~”再一次重重的砸在地上,沈管事的牙齿这一次都直接被木长老扇飞几颗。

  被木长老打他可不敢有丝毫的怒气,其只得充满恐惧的看向木长老,然后不安的问道:“木,木长老,我什么地方做错了么?”

  语毕,其恐惧的抬头朝着木长老看去,只见木长老的脸色已经阴沉到了极致,那双眸子更是恨不得杀人一般。

  “咕咚~”恐惧的咽了一口口水,随后沈管事就吓得将视线收了回去,然后再次充满了不安的低着头颅。

  “哒~”脚步声传来,看着那不断向自己靠近的脚掌,沈管事吓得喘息都难,他现在都还在拼命的思索着,自己到底是什么地方招惹道木长老了。

  瞬间脚步就到了跟前,沈管事还是不知道自己什么地方做错了,所以其只得充满恐惧的将脑袋搭在地上,口中恐惧的说道:“木长老我错了!”

  话音落下,沈管事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复,愣愣的抬起头来,只见自己面前的那双脚掌已经不在了。

  就在这时,木长老的声音传来:“不好意思楚丹师,手底下的这些人不太懂事,给你添麻烦了!”

  “什么?”沈管事顿时就震惊的回过头去,对上楚阳一脸淡然的面容,其感觉大脑一片空白,木长老居然对着这样一个元婴七品的蝼蚁抱拳道歉?

  再联想到之前楚阳说的话,一个更加恐怖的念头在沈管事的心底升起,这个人真的是城主的朋友!

看过《狂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