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狂婿 > 第1110章 你想和师父称兄道弟?

第1110章 你想和师父称兄道弟?

  “师命?”玉灵心疑惑的看着林傲宇,随之她眼中露出丝丝激动的神色来,她们在仙界什么人都不认识,会来就她们的人,也就只有和楚阳有关的人了!

  见玉灵心的眼中多了一些神采,林傲宇再次看得失神了,这一双眸子仿佛能夺人心魄一般,只是一眼自己就很难移开视线了。

  “咳咳~”慕容栀咳嗽的声音让林傲宇回过神来,其脸上尴尬的神色一闪而逝,随之对着玉灵心说道:“我师父让我来救五个女子,我想请问一下,你们是不是还有其他的同伴。”

  闻言,玉灵心看向了林傲宇,其还在猜测林傲宇的用意,自己一行人加上楚梓涵的话那就是六个女子,不过楚阳极可能不知道他已经有了闺女的事情了。

  念及此处,见林傲宇并无恶意,玉灵心也是对其点了点头,口中说道:“我们确实是五个人,请问令师是何人?”

  林傲宇本来是不想隐瞒玉灵心的,不果想到师父之前提醒自己的话,其也只得无奈的说道:“不好意思,家师不让暴露他们名讳。”

  眼中失落的神色一闪而逝,随之玉灵心再次问道:“那么我能请问一下,他为什么会让你们来救我?”

  林傲宇对上玉灵心的眸子,口中说道:“师父让我转告一句,他是为了还亡友的两枚灵石的恩情!”

  “亡友!”玉灵心本就惨白的脸色更加的白得骇人,此刻她只感觉整个世界都在天旋地转,难道是楚阳他已经……

  “师父说,他还欠亡友一卦,不过亡友已逝,这一卦他就替亡友的妻子占卜了,他算到亡友妻子今日有难,便派我们前来救助,灵心姑娘是不是师父口中的亡友之妻?”

  问这话的时候,林傲宇的心底更是充满了紧张,若是灵心姑娘是师父亡友之妻的话,那么就算自己再怎么爱慕她,也只能将这份感情压在心底了。

  然而此刻玉灵心早已泪流满面了,这一切的一切都表明了,这个男人师父口中的亡友就是楚阳啊,楚阳他真的已

  经死了么?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哭,只觉得自己的心就跟被撕裂了一般,这种感觉,似乎只有当初师父去世,和自己重伤被欧阳爷爷送去华夏的时候才有这种感觉啊。

  玉灵心第一次感觉天就跟塌下来了一般,她思绪渐渐回到当初楚阳找到自己时候的画面,以及楚阳重伤,自己带着他住进那个老人家的一幕幕画面。

  “他,真的已经死了么?”玉灵心的语出充满了颤抖和慌乱的问道。

  闻言,林傲宇嘴角挂着苦涩的笑容,无论这个女人是不是师父亡友之妻,她的心中也早就有了其他人了!

  林傲宇认真的对着玉灵心点了点头,口中说道:“我师父的卦术在整个仙界都是第一人,他的卦不会有错的。”

  又一滴眼泪滚落,玉灵心的嘴角露出苦涩、让人心疼的笑颜来,其对着林傲宇说道:“我可以见一见你的师父么?我想问他一些事。”

  玉灵心的话音刚一落下,慕容栀抢在林傲宇前开口:“师父已经算到这些了,他让我们告诉你,不是不见,时机未到!”

  闻言,玉灵心也没有坚持,其对着林傲宇师兄妹感激的点了点头,口中说道:“多谢二位救命之恩,望二位替我向你们令师转达谢意。”

  语毕,玉灵心就在蓝果儿搀扶下站起身来,随之就要转身朝着苏雪柔她们离去的方向追去。

  见状,林傲宇连忙喊道:“灵心姑娘你现在有伤在身,还是和我们一同离开,等你伤好了再走吧。”

  林傲宇的话音刚一落下,慕容栀就小声的说道:“师兄你忘记师父交代的话了?”

  闻言,林傲宇对上慕容栀的眸子,口中说道:“我没打算带她们回去,就是带她们去最近的城中,等她们养好伤再送她们离开。”

  “嘁,说得好听,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别忘了,她可是师父亡友之妻,辈分都比我们大上好多,你想和师父称兄道弟?”

  慕容栀直白的话语直接让林

  傲宇一个趔趄差点倒地,这丫头真的是什么话都敢说啊!

  无语的白了慕容栀一眼,林傲宇无奈的说道:“师妹别瞎说,我没有其他多余的念头。”

  就在林傲宇和慕容栀争执的时候,玉灵心脸色淡然的对着他们点了点头,口中说道:“多谢二位好意了,不过我们就在此告别吧!”

  语毕,玉灵心就在蓝果儿才搀扶下往前走去。

  见状,林傲宇不舍的伸出了自己的手掌,不过他最终还是一句话也没有说出来,只是眼睁睁的看着玉灵心的身影不断远去。

  待玉灵心的身影完全消失在视线中,随之慕容栀开口说道:“好了师兄,师父交代的事情已经完成了,我们该回去复命了。”

  闻言,林傲宇也回过神来,他无奈的对着慕容栀开口说道:“师父来无影去无踪,我们还是等他来找我们吧!”

  “找师父还不容易?”慕容栀嘴角挂着一丝坏笑,口中说道:“只要去赌坊里面找,肯定能找到师父的,嘿嘿~”

  对于慕容栀的说法,林傲宇也是赞同的点了点头,其视线再次回到玉灵心离去的方向,心底喃喃的想到:“师父的亡友到底是何许人也?”

  另一边,玉灵心在蓝果儿的搀扶下不断前去,两女的眼泪都是不受控制的不断滚落着。

  “灵心姐,楚阳哥他真的已经……”蓝果儿悲痛的说道。

  闻言,玉灵心露出痛苦的面容来,其嘴角挂着苦笑,口中喃喃的说道:“我不愿意相信,那人说楚阳是他师父的亡友,也就是说三个仙王强者都没能拦下楚阳。”

  “这样的楚阳,又怎么会死去呢?”玉灵心喃喃的说道,然而就算是口中这么说着,她的心底也还是接纳了楚阳逝去的事实。

  “我们要不要将这件事告诉雪柔姐她们?”蓝果儿痛苦的说道。

  闻言,玉灵心沉思了一会,随之她凝重的摇了摇头,口中说道:“楚阳是雪柔坚持下去的动力,我们不能断了她的念想!”

看过《狂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