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狂婿 > 第1698章 吃醋了

第1698章 吃醋了

  闻言,楚阳尴尬的笑了笑,自己的取名很敷衍么?他怎么觉得这把大刀也很满意呢?

  不过刀都是南烟女帝帮忙炼制的,所以其也是尴尬的开口说道:“既然刀出自你手,不如你取个名字好了。”

  南烟女帝点了点头,随后她也踏步走到了岩浆池之中,爱惜的将手掌搭在了刀身之上,其宛若一个慈祥的母亲一般,轻轻的抚摸着锋利的刀刃。

  随后,南烟女帝开口说道:“那我就取你取的名字中的一个,称它为洪荒吧!”

  “洪荒?”楚阳略感诧异。

  南烟女帝认真的点了点头,随之充满了自信的说道:“这柄大刀用的都是这世间最为顶尖的炼器材料,还是本帝用了所有精力最为得意的杰作,还有着你的混沌本源也被融入了其中。”

  “本帝可以毫不谦虚的说,这柄大刀的威力,可丝毫都不比洪荒时期的任何一件神兵利器要差,它担得起这个名字。”

  看着南烟女帝满是自信的笑容,楚阳也是点了点头,随之他再次将大刀举向空中,口中说道:“既然如此,那就将它命名‘洪荒’吧。”

  话音落下,洪荒大刀直接就发出悦耳的剑鸣声,它恐怖暴戾的气息也是微微释放出来,很显然它也很满意这个名字。

  玉灵心愣愣的看着洪荒大刀,这柄大刀确实是不可多得的神兵利器,但是她的注意力此刻并不在大刀本身,而是在大刀上刻在一起的两个名字。

  “南烟女帝——柳南烟,混沌大帝——楚阳!”

  看着这两行署名,心底莫名的有些别扭,是嫉妒的感觉?

  取名已经结束,南烟女帝迫不及待充满喜悦的说道:“走吧,我们先出去试试刀,洪荒的威力绝对能够让你满意的。”

  “好。”楚阳点了点头没有拒绝,他也是迫不及待的想要见识一下洪荒大刀的威力。

  南烟女帝率先朝着门口走去,楚阳紧随其后。

  来到玉灵心身边的时候,楚阳笑着对玉灵心说道:“走吧灵心。”

  “嗯。”玉灵心淡然的

  点了点头,转过身去但是并没有挪动步伐。

  楚阳的注意力都在洪荒之上,所以也没有注意玉灵心的神情。

  其刚越过玉灵心走了一步,一只冰凉但是却柔软无比的手掌抓住了他的手掌。

  楚阳停下脚步,随之回头疑惑的看着玉灵心。

  此时,南烟女帝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出口的地方,炽热的铸剑池之中,只留下了楚阳和玉灵心两人。

  “楚阳。”玉灵心开口了,只是唤了楚阳一声之后就没有说出后面的话来。

  察觉到玉灵心的状态似乎不太对,楚阳反手就主动的握紧了玉灵心抓住自己掌心的手。

  身体微微颤抖一下,玉灵心的眼神中多了些许色彩。

  “怎么了灵心,你放心,我会陪在你身边的。”楚阳温柔的说道,他的心情有些复杂。

  玉灵心认真的注视着楚阳的眸子,脸颊有些滚烫,她及时的低下了有些泛红的脸颊,然后细弱蚊声的说道:“我也帮你炼制过武器的。”

  闻言,楚阳先是一愣,然后温柔的笑着说道:“是啊,我的第一件灵器就是你帮我炼制的绝刃,我一直都记在心中非常的感激你。”

  “只不过可惜,我没有爱护好你为我炼制的绝刃,在战斗中让它损坏了,对不起。”楚阳充满歉意的说道。

  同时楚阳不由自主的,下意识的就将玉灵心抱在了怀中,将自己的下巴搭在了她的肩头,嗅着她那让人安心的清香。

  “咚咚咚~”心跳加快,玉灵心感觉自己的状态有些不对劲,脸颊越来越滚烫了,心里感觉有什么东西在一直四处乱闯一般,感觉非常的怪异。

  “没,没什么的,你不用和我道歉,都是我炼器的水平太差了,所以绝刃才会在战斗中损毁。”玉灵心的声音小小的说道。

  此刻她觉得自己的心里很奇怪,明明对其他的男人自己都是冷淡或者说是厌恶到了极致,为什么就唯独楚阳不一样?

  他的怀抱很温暖,自己居然是有史以来,第一次感觉有些贪恋了,既然是觉得就这样一直

  被他搂在怀中,是不一种不错的事情。

  “灵心,你给我的绝刃是我收到过最好的武器了,也是我最为怀念的武器,你送给我的每一样东西我都非常非常的珍惜。”楚阳继续温柔的说道。

  玉灵心没有说话,脸颊越来越红了,为了不让楚阳发现异样,她将头颅埋进了楚阳的胸膛之中。

  这时候,楚阳变戏法一样,从混沌珠空间之中取出了几枚阵旗来,阵旗有些老旧,上面满是斑驳的使用痕迹了。

  轻轻的扶着玉灵心的肩头让她从自己的怀中起身,楚阳将阵旗拿着放到了玉灵心的眼前:“还记得这个么?”

  “嗯。”玉灵心点了点头,然后也从自己的小世界中取出了一枚一样的阵旗,只是她的阵旗已经比楚阳的还要斑驳,已经属于报废品不可以再使用了。

  “这是当时我们一起研究阵法的时候我炼制的阵旗,一共两套,我没想到你还留着。”玉灵心说着说着就露出了一丝笑容来。

  很美丽诱人,楚阳看呆了,她依然是这样完美无瑕的一个女人,哪怕相处了这么久的时间,两个可以说是最为熟知对方的人了,但是她的一颦一笑依然会让自己心神荡漾甚至是忘记思考。

  “当然了,因为这是你送给我的东西啊。”楚阳笑着开心的说道。

  “咚咚咚~”仿佛是什么东西击中了心脏一般,玉灵心就这么呆愣愣的注视着楚阳的眸子。

  是啊,自己和他也有着很多的回忆,自己和他一起研习过阵法,使用的也是同一批炼制出来的阵旗,哪怕是现在自己和他都已经用不上阵旗了,但是依然将着阵旗好好的保管着。

  其实自己也和他有着很多共同的回忆,又有着很多的羁绊不是么?

  再次想起那大刀上刻画的名字之后,玉灵心发现自己此刻心境豁然,居然是一点都不觉得别扭了。

  楚阳越来越觉得玉灵心美艳,原始的躁动根本就无法压制住,她就像是吸引着飞蛾不顾生死扑向的温暖烛光一般,而自己就是那一只想要靠近并不断尝试着的飞蛾一般。

看过《狂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