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一章 霸王抢亲

第一章 霸王抢亲

  大炎朝,成宗二十三年

  山明水秀的来凤镇一年一度的上元花灯会又开始了。这里是大炎的花灯之乡,每年的这个时候,这里都聚集了十里八乡的能工巧匠,精心制作花灯。

  每年的花灯都能让四面八方来看灯的人咂舌称奇。今年的花灯依旧是五花八门,吸引了来自****的观灯客,把这个小小的镇子挤得是水泄不通,人满为患。

  小镇的屋檐下挂着绘着传奇人物的宫灯,走马灯;街道的两边商铺的门口放着意吉祥的灯;牌坊的石柱子上盘着二龙戏珠灯。

  河里还放上了栩栩如生的荷花灯,龙舟灯;祠堂前的空地上,放着最吸引人的百鸟朝凤灯。

  今年来凤镇更是别出心裁的在树旁都放上了桃花灯,牡丹灯等等百花灯。更有趣的是,就连树上都挂上了小小的元宝灯,铜钱灯,把小镇点缀的如梦如幻,让人流连忘返。

  观灯的人更是人山人海热闹非凡。

  突然人群出现了异常的骚动,只见远处的人群中跑来一大一小两个身影。“借过,借过,麻烦让一让,谢谢。”

  一个中年女子手里拉着一个小姑娘,慌不择路的往前奔跑。小姑娘瘦小纤细的身体被她拽着不停地往前冲,几欲跌倒。

  路围观的人群窃窃私语:“这人是怎么了?跑的那么急?”

  两人身后又传来一声响亮的大喝:“快,把她们给小爷围起来,别让她们跑了!”

  众人闻声看过去,就见一位锦衣华服,神态嚣张的清秀少年,正指挥着一群家丁匆匆往这里跑来。

  看灯的人中有不少是本地人,都认识此人,不由得都像小鸡一样拼命地开始往后退,缩在一起让出一条宽敞的路来。

  此人名叫高博,是这里十里八乡有名的小霸王,长得也是眉清目秀,从小不爱读书就爱舞刀弄枪。他们家有万贯家财,千倾良田。

  他爹的膝下就他这么一个儿子,当他像眼珠子一样的疼爱着,更是为他重金请来了名师教授他武艺。

  高博倒也争气,小小的年纪已经是武艺超群,身手不凡。却因为他生性跋扈好斗,三句话不到就要动手打人,大家背地里偷偷给他起了个绰号叫做“小霸王”!

  小霸王平时动手打人的事情,十里八乡的人已经是见怪不怪了。可当街强抢民女却还是第一回见,围观的人群不由得好奇的看向那两个一大一小的女子。

  年长的大约三十来岁,身穿文青色粗布衣裙,身材略有发福的中年女人,紧紧牵着一个小姑娘的手。

  众人一看小姑娘,不禁咋舌,难怪小霸王要当街抢人了,这个小姑娘长得甚是好看!

  只见她十岁上下,鹅蛋脸,樱桃嘴,两道眉毛像两弯浅浅的新月一样挂在脸上,肌肤赛雪,素净的小脸上一双圆碌碌的大眼睛中透露着惊慌的眼神。

  未长开的身子像杨柳穗一样,已隐约的有了婀娜多姿风流之态,穿着一身粉蓝素色绸裙,头上梳着两个小花鬏。

  真真像话本子里说的那样,静若空谷幽兰,动若水中花月。

  众人皆惊叹,这姑娘长大以后那该是何等的倾国倾城!

  小霸王带着一群家丁把这一大一小两个人给围住,小姑娘拉着中年女子的手抬起头紧张的问道:“周妈妈,我有点怕!”

  中年女子拍了拍她的小手颤着声的说:“小姐,别怕,周妈妈在。”

  拨开人群,高博得意洋洋,大摇大摆的走了过来,仰着下巴对两人:“你们跑什么跑?小爷看上你家小姐,是你家小姐的福气!

  你放心,我高博不是好色之徒,你家小姐我先领回去养着,等她及笄了,小爷定明媒正娶绝不会委屈了她!”

  周妈妈一脸愤怒:“多谢公子抬爱,既然你真心喜欢我家小姐,那就该等小姐及笄后,请公子带了媒人,准备好三书六礼,正正经经的来求亲也未尝不可。

  何故要在这大庭广众之下做此有辱斯文之举!”

  “我……”高博辞穷。

  论打架他是天下无敌,可论起咬文嚼字他就有心无力了。说不过她的高博恼羞成怒,一挥手:“小爷懒得和你废话,给我带走!”

  家丁闻言而上拉着周妈妈,去抢她手里牵着不放的小姑娘。周妈妈拼命地厮打拉着她家小姐的家丁,又抓又挠。小姑娘也是哭着推打着拉她的人。围观的人群哗然,场面顿时混乱不堪。

  有几个青年看不过去上前制止,皆小霸王高博三拳两脚被打倒在地,一时间无人再敢上前劝阻。

  小姑娘终于被拉到了高博的面前,他得意地笑了一下:“媳妇儿,我带你回家咯”,一弯腰把小姑娘扛在了自己的肩头,不顾肩上的小人儿拼命的踢打,转身就走。

  小姑娘涨红着脸,拼命挣扎哭叫着:“周妈妈,救我,我不要跟他回家,你放开我,坏蛋,我讨厌你!我不要做你媳妇儿!”

  被家丁按住动弹不得的周妈妈凄厉的哭叫:“小姐,小姐,你们放开我,放开我家小姐!”

  高博扛着小姑娘回头看了一眼跪倒在地的周妈妈,笑着说:“你别一副要吃人的样子,小爷是真喜欢你家小姐,不会亏待她的,以后你就等着享福吧!”说完转头又往前走去。

  就在此时,只听一声清脆而稚气未脱的怒喝:“站住!”围观的人群往说话声处看去。

  只见一位大约十三四岁、玉面红唇,俊俏不凡的锦衣小公子从人群里走了出来。

  这位小郎君身穿烟水色绣竹金丝华缎锦袍,乌黑的头发用一根银线编织的发带绑的一丝不乱,发带上嵌着一颗上好的南海明珠,在夜里熠熠生辉。

  围观的人群皆惊叹,今日算是大开眼界了,这长得好看的人都扎堆的来了来凤镇,一个个赏心悦目,比花灯还好看。

  锦衣小公子冷冷的看着高博,浑身散发着高不可攀的冷傲之气,像一座冰山一般,一动不动的双手抱胸站在那里。

  身后跟着一个差不多年岁,身材高挑而结实,眉清目秀的青衣少年。六七个虎背熊腰的彪形大汉,个个神情严肃,举止稳重,一看便知训练有素。

  锦衣小公子沉默不语却一脸肃杀,身后的青衣少年反倒跳出来,嬉皮笑脸的说道:“哪家的混蛋,竟敢目无王法,当街强抢民女?把人放下!饶你不死!”

  高博在十里八乡称王称霸惯了,从来也没人敢用这样的口气和他说话,自然暴跳如雷。

  不过他还是轻手轻脚的先放下了肩上的小姑娘,摸了摸她毛茸茸的小脑袋:“媳妇儿,等我一下,我去教训教训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小姑娘抽泣着拍开他的手,怒道:“哪个是你媳妇!”

  高博也不恼,对着小姑娘笑了一下。转头对上锦衣小公子的眼神,把脸一沉:“你又是哪家的混蛋,,敢在你爷爷面前叫嚣!”

  嘴里一边说着,一边慢慢的卷着衣袖,吊儿郎当,漫不经心的往锦衣小公子的方向踱了过去。

  锦衣小公子依旧面无表情,毫不理会高博的叫骂,反倒是青衣少年却按奈不住,扯着嘴角笑骂道:“好孙儿,听话,把人放了,饶你不死!”

  被讨了便宜的高博脸色变了变,拳头捏的咯咯作响。

  围观的群众纷纷的往后退了几步。小霸王又动手打人了,他的武功可是真材实料的不错,十里八乡鲜少有人能打得过他。

  今天看来这位小公子要倒霉了,希望别打出人命来!

  唉……自己还是退远点吧,免得殃及池鱼。

  只可惜大家的担心显然有些多余。那锦衣小公子看着高博拉开的架势,却是连眉毛都没有抖一下。

  高博沉着脸上前对准小公子的面门挥手就是一拳,小公子身形晃了晃,人就在原地不见了。吃瓜的群众正在惊讶,人呢?

  就听人群中一阵惊呼,大家抬头,就见一道白色身影快如闪电,自上而下带着虎虎的风声往小霸王的头上砸了下来。

  高博的反应也是快,就地一个懒驴打滚险险的躲了过去。

  好小子,看不出来,还是个练家子!难怪那么嚣张!想到这里,他不禁勃然大怒,抡起拳头快如流星,不停地攻向锦衣小公子。

  一直冷着脸一言不发的锦衣小公子,此刻终于开口说话了。嫌弃的从牙缝中挤出两个字:“太慢。”同时抬手四两拨千斤,轻易地化解了高博的攻击。

  高博心里暗暗的吃惊,手里的速度越发的快了。

  两人你来我往的过了十几招之后,锦衣小公子一记神龙摆尾,一脚把高博踢翻在地,高博不服,还想起来再打,却被锦衣公子一脚踩在后背心,压的起不来身。

  高博的家丁见状不妙,齐齐放开那个小姑娘,冲上前来。围观的人群纷纷退避三尺,小公子镇定的往后一挥手,他带来的大汉也一拥而上,三两下便把这些家丁打翻在地。

  用力踩了踩脚下的高博,原本站在小公子身后的青衣少年走上前,蹲下身来,拎起高博的一撮发梢,逗着他的鼻子,看着他怒目圆瞪的歪头躲过:“怎么样,服不服?”

  高博动弹不得,只得瞪眼怒骂:“我服你奶奶个腿儿!有本事放开小爷,我们再打三百回合!”

  青衣少年失笑:“手下败将,放开你几回你都是个输字。我们家少爷今日还有事,可没那个闲工夫和你纠缠不休。”

  锦衣小公子的脸越发的冷,抬起脚,看似轻轻的,踢了高博一下,高博却闷哼了一声,在地上滚了几圈滚到了旁边,一手捂着手臂,躺在地上再也爬不起来了。

  小姑娘没有了高博家丁的钳制,像投林的乳燕一般扑进了周妈妈的怀里。周妈妈搂着她感激的对锦衣小公子连声道谢。

  高博的家丁纷纷挣扎着爬起来,扶起地上的高博。高博忍着手臂上的痛意,转头咬牙切齿的对锦衣小公子问道:

  “今日我技不如人,认栽,敢问阁下尊姓大名,家住何处?改日有缘再向阁下讨教一番。”

  锦衣小公子冷哼一声别过脸去,不做理会。青衣少年则狡猾的一笑:“我们家少爷,复姓呼延,家中排行老八,先生授名为“道”。家住茶舞岛慈楚街,随时恭候阁下大驾!”

  说完,转过头亲切的对小姑娘和周妈妈拱手失礼:“两位若是不介意,请容咱们送你们一程?”

  小姑娘和周妈妈互看一眼,点头称谢,锦衣小公子点了下头,一挥手,一众人护着主仆她们二人转身离开。

  等他们走后,高博回味着锦衣小公子说的话。 茶舞岛?那是哪里?复姓呼延,排行老八,先生授名为道,住茶舞岛慈楚街?

  呼延八道?

  胡说八道!查无此处!

  奶奶个腿儿!小爷被骗了!!!

  连忙叫上了家丁去追,他们却早已走的不见踪影,哪里还找得到?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