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三章 有才无德

第三章 有才无德

  梧桐村的清晨,薄雾袅绕,青山绿水,山水间是大片的青绿色还未成熟的稻田,几只愉快鸣叫着的飞鸟,在田间一闪而过。

  远处高高低低的山上错落着一层层的梯田,种满了碧绿茂盛的茶树。薄雾未消的茶树间,不时地有几个女性的身影正在忙碌着,其中就有周妈妈圆润微胖的身影。

  农忙的时候,她都会去茶园帮忙采茶,赚取一些银钱补贴家用。

  楚青若走出门,远远眺望了一下茶园那处,朝那里挥了挥手。然后站在自家门口,等着隔壁的小姑娘阿毛一起去镇上的学堂念书。

  比她小三岁的阿毛大名叫李娇,长得俏皮可爱,如同竹竿似的小身板干瘦却结实,整日里叽叽喳喳,就像一只欢快的小云雀。

  她的父亲是在衙门里当差的捕头,颇有见识。认为再穷都要让自己的孩子念书,即使是个女儿,最少也要会识文断字,将来才能找个好人家,不受人欺负。

  所以便把阿毛也送来学堂,和楚青若一同念书,因为都是女孩子,将来不必考功名,只做个旁听,懂与不懂也无甚关系。

  于是,好心的夫子便算她们两人一份学钱,这才使手头并不宽裕的楚、李两家姑娘有机会进学堂学习。

  不一会儿楚青若等来了阿毛,两人一起肩并肩走在路上。一脸八卦的阿毛问她:“若姐姐,听说咱们村来了户新人家?”

  “哦?”

  “哎呦,就在你家隔壁,你别说你不知道哦!”

  “我家的隔壁?不是你家吗?”

  “不是啦,是另一边的隔壁!”

  “没留意!”

  “……,不过你不知道也不出奇。那家人也不知道是做啥的,白天大门紧闭,也不见他们家的田里有人做活,晚上到时候听村里人说,反倒经常有人进出。”

  说到这里,阿毛紧张兮兮的问她,“若姐姐,你说这家人不会是什么梁上君子,江洋大盗的吧?”

  楚青若好笑的揉了揉这个整天奇思怪想的小脑袋:“你呀,尽会胡思乱想,李叔就是捕头,你要真担心那家是什么江洋大盗,梁上君子,干嘛不让你爹去查查?”

  阿毛一吐舌头:“我问过爹了,爹说人家买屋子的契约听说是镇长亲自做的保,大约是不会有什么问题。据说是主人家是城里的大户,住在这里的是那家人排行最小的公子。”

  楚青若听她说的如此详细,不禁失笑:“敢情你这是早打听过了啊?那你还怀疑人家是什么梁上君子,江洋大盗的?”

  说着在她的脑袋上敲了个毛栗子。(类似脑奔儿,梧桐村的叫法。)

  阿毛捂着脑袋:“哎呀,生活需要刺激呀,你懂不懂?想象一下有什么罪过?”

  楚青若丢给她一个白眼不再理会她,大步往前走:“是是是,李大小姐,那么请你再想象一下,如果照我们现在这个速度走到学堂,我们会怎么样?”

  阿毛在身后有气无力的说道:“哎,大不了就是罚站嘛,哎哎,你跑什么呀,等等我!”

  楚青若和阿毛上学的学堂,在平安镇一处僻静的街上,高门深院,一派**,漆黑的大门上挂着一块黑底红字的牌匾,写着“桃李书院”四个规规矩矩的大字。

  老夫子虽然年事略高,可雄心壮志仍盛,心心念念的希望自己能得个“桃李满天下”的好名声。

  奈何学堂之上,皆是些顽劣之徒。时常把敬业的老夫子气得吹胡子瞪眼睛,留着大家翻来覆去的讲课,直到日落西山方能下堂,大有恨铁不成钢的架势。

  今日也是一样,转眼日落西山,老夫子在吐了三升血之后,看到日头西垂,实在不能再讲了,才勉勉强强的喊了声“放课!”

  在一群不求上进的学生们的欢呼声中,心中忍不住又叹上几句“朽木不可雕也”,摇着头无奈的走出了课室。

  心情愉悦的楚青若开始整理东西,准备与一旁早已归心似箭的阿毛一起回家。

  突然一只胖的像猪蹄似的脚,粗鲁的一脚踢翻了她的桌子,桌上还未来得及整理的笔墨纸砚一下子散落了一地。

  楚青若有些恼怒,顺着那只脚看上去,原来是她那又黑又胖,老看她不顺眼,自己做文章却又狗屁不通的同窗,黄有才。

  黄有才平日里素来看不起女子,总认为女子除了生孩子以外皆是一无用处的,怎么努力都比不上男子,天生就该仰仗男人的鼻息过活,就应该视男子为天,可偏偏自己的功课又不灵光。

  楚青若的学问经常得到夫子的夸奖,每次夸奖完她,夫子都忍不住要惋叹如此优秀的她,竟不是个男儿身,要不然,她必定是他教书生涯中将来成就最高的弟子。

  再加上夫子经常拿她的文章在课堂上念,时不时还借此敲打他们这些念书不灵光又不肯用功的学生。

  说他们,如此下去别说考科举,只怕连楚青若这样一个女子,都要比不上了。

  自那以后,那群不求上进的,或是愚钝不灵光的,便开始视楚青若为眼中钉,肉中刺,每日里都想尽办法找她的麻烦,最好能把她赶出了学堂才痛快,黄有才便是其中之最!

  楚青若瞟了一眼黄有才心下明了,今天老夫子又夸了她的文章,怕是他心中不服,又来找她晦气的吧。

  一旁的阿毛怒不可遏的呵斥:“黄有才,你干什么!”

  黄有才蔑视的对阿毛挥挥手:“去去去,有你什么事,你给我闪一边去。”转头又嚣张的对楚青若喝道:“楚青若,你什么意思?”

  楚青若被他问得莫名其妙,“什么我什么意思,你好端端的踢翻了我的桌子,你是什么意思?”

  黄有才黑胖的脸上满是愤怒:“你一个女子,不在家学学女戒,绣绣花,学男人来学堂写什么文章出什么风头!俗话说,女子无才便是德,你做那么多学问,是要做个无德的女子吗?”

  楚青若和阿毛这下都被他那句“女子无才便是德”彻底激怒了,什么叫女子无才便是德?敢情女人合该了做个傻子,任由别人摆布才叫是贤良淑德?这是什么混账话!

  阿毛愤愤的想要上前去与他理论,却被楚青若拦阻。楚青若决定无视这样无知又无礼的人,道理是讲给懂道理的人听的,对不讲理的人最好的办法,便是不要和他浪费口水!

  拉着阿毛扶起地上被踢翻的书桌,楚青若弯腰一一捡起了散落在地上的东西。

  不甘被无视的黄有才,愤愤的走上前又是狠狠的一脚把楚青若正要捡起的书,从她的手中踢得老远。

  楚青若弯腰的动作顿了顿,嘲笑似的撇了撇嘴,耐着性子走过去又把书捡了回来。

  阿毛忍无可忍,像一头愤怒的小狮子一样冲了上去,对准黄有才那黑胖油腻的脸上狠狠的挠了他一爪子。

  黄有才“嗷”一声,一手捂着脸就要和阿毛厮打了起来,楚青若急忙上前一把拉住了黄有才就要挥向阿毛的手,“你干什么,还要动手打女孩子不成!”

  “你没看见是她先打我的吗?你们两个无德的女子,小人!今日看我好好教训教训你们!”黄有才怪叫着。

  阿毛在一旁叫骂:“你不也是小人生的吗?”

  楚青若一把按住阿毛,故作惊讶的问道:“文章做得比你好便是无德?若我是男子你就服气了?”

  黄有才一脸牛气:“那是自然!”

  楚青若怒笑:“你的文章连个无德的女子、小人都比不上,还有什么脸在这里叫嚣?有这个时间,还是请黄同窗赶快回家用功去吧!”

  “放屁!”黄有才跳脚。

  阿毛反讥:“真臭!”

  黄有才暴跳如雷,上前扯住楚青若的衣袖,挥拳便要打。阿毛见状,一个箭步冲上来,拿着手里刚刚捡起来的书,对准了黄有才肥胖的脑袋就是一通狂抡。

  黄有才被厚厚的书本拍的眼冒金星,不得不放开楚青若的衣袖,转身和阿毛扭打起来。

  夫子和其他未走的同窗闻声赶来劝架,拉拉扯扯间,把楚青若的笔墨纸砚都弄了个稀烂。

  黄有才骂骂咧咧的被人拖走以后,楚青若心疼的看着一地破碎的笔墨纸砚,阿毛内疚的蹲下身子和她一起收拾:“若姐姐,对不住了,都怪我太冲动了。”

  楚青若白了她一眼:“你这说的哪里话,你也是为了我才和他吵起来的,哪里是你对不住我,分明是我连累了你才是。”

  阿毛破涕为笑:“谁叫我们是好姐妹呢,他欺负你就是欺负我,看我不挠死他!”

  楚青若被她逗笑了:“那是,我们阿毛的小爪子可是挠遍天下无敌手的,叫他个不长眼的敢惹我!”说完两人相视而笑。

  收拾完东西,楚青若勾起阿毛的手臂:“怎么样,好姐妹,陪我去书斋走一遭吧?”

  阿毛诧异:“已经快傍晚了,还去书斋做什么?那么用功,你莫不是想做大炎第一任的女状元不成?”

  楚青若恨恨的戳了她一记脑袋:“我的笔墨纸砚都不能用了,不用去买新的吗?明日怎么上学堂?”

  阿毛恍然大悟:“哦,对对。”突然想起什么,低着头搅弄着衣角:“哎呀!今日我娘回娘家了,老爹嘱咐我,要早些回去给哥哥们和老爹做饭。

  若姐姐,实在不好意思啊,今日怕是不能陪你去了。”

  楚青若笑着摸摸她的头顶:“傻瓜,两姐妹还说什么不好意思。你有事那便回去呗。书斋没多远我自己去也行。你不陪我去也好,我还能多看一会儿书呢!”

  阿毛俏皮的吐了吐舌头:“好吧,那我就先回去了。你自己路上当心点。”说完风风火火的跑出了课堂,扔下她一个人在那里慢慢的收拾着。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