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四章 故人重逢

第四章 故人重逢

  楚青若望着她毛毛躁躁的背影,忍不住笑着摇摇头。走出学堂,天边已是彩霞纷飞,红日西垂。再等她从书斋意犹未尽出来的时候,不曾想已是天色漆黑,玉兔东升,漫天繁星了。

  夜晚的平安镇一片宁静,一户户透出窗外的灯光下构成了一副万家灯火的繁荣之色。她心下暗自懊恼,都怪自己看书太入迷,竟忘了时间,周妈妈在家该着急了,当下加快了脚步。

  为了节省点时间,她挑了一条去马车驿站最近,但稍有些偏僻的巷子走着。走在巷子里,楚青若踏着青石板铺成的路经过一条支巷。

  忽然听见巷子里有人压低了声音在说话,不由得好奇心大盛,放慢了脚步竖起了耳朵。

  “怎么样,找到了没?”一个低沉的男人声音响起。

  另一个声音:“四周围看了一圈,没见那小子。”

  “不可能,我们明明跟着这小子进了这里,怎么会没有人?会不会你眼瞎看漏了?”

  “放屁!你小子才瞎呢!”

  “..........”

  “我就是那么一说,你别激动啊!”

  “哼!”

  第三个声音:“好了,你们别吵了,不如我们分头再找找?要让这小子跑了我们回去可都吃不了兜着走!”

  说话间,支巷里走出来鬼鬼祟祟的三个人,庄稼汉打扮,看起来强壮健硕,眼里却透着一股子不属于庄稼人的精光。

  太阳穴微微鼓起,走路步伐稳健却无声,一看就不是寻常人!

  一向谨慎的楚青若本能的躲到暗处,赫然发现一个全身黑衣蒙面的男子正捂着腰腹,低着头正在发出呼哧呼哧沉重的喘息。

  该死的,竟看到要命的事情!连忙转身想要走出巷子,却被背后突然冒出来的手,一把捂住了她的嘴!一个年轻而又有些虚弱在她耳边威胁道:“勿叫!”

  楚青若闻到捂着她嘴的那只手上浓重的血腥气,心也颤,肝也抖,丝毫不敢发声也不敢挣扎,被那人轻轻松松的拖进了巷子里。

  正惊的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忽然感到她的肩头一沉,身后的人像山一样压了下来,楚青若一个没撑住,被他一起压在了地上。

  被压得喘不过气来的楚青若试着动了一动身体,背上的人没反应。

  莫不是死了?她心里越发的惊慌,用力顶开背上的人坐了起来。此刻那人,脸朝上,成大字型躺在地上。

  借着月光,楚青若伸过手在那人手臂上轻轻推了一把,感觉自己的手上怎么湿哒哒的?对着月光一看,竟然是一手的鲜血!

  小心翼翼的打量着他,只见他胸膛剧烈的起伏着,这才松了口气,还有气,活着。楚青若站起身,正想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不料身后的蒙面人却发出一声**。

  回头看了眼地上的人,心生恻隐。叹了口气走到他身边,蹲了下来轻轻用指头戳了戳他:“这位大哥,你的伤要不要紧啊?要不要我去给你找个大夫?”

  蒙面人微微撑起自己的身子抬头看向她,却是一愣。虽然背着光,看的不真切,可是他总觉得这位姑娘看来好生面熟!

  突然腰眼上一阵剧痛,“嘶~”一声,蒙面人轻呼。

  原来是楚青若见他半天不开口,不耐烦地又用手指戳了戳他,刚好戳到了他的一处伤口,不由惊道:“对不住,对不住,我不知道你这儿也有伤了。”

  那人惜字如金:“无事。”

  楚青若正要张口说话,就听巷子外面又有说话声传来:“都找过了吗?”

  “找过了,没有。”

  “我就不信他还能长了翅膀飞走!再给我细细的搜!找不到人,你们都提头来见!”

  “是!”

  楚青若闭上嘴,幽幽的往蒙面男子方向看过去,两人目光相撞,后知后觉的她这才想到,这厮到底是做了什么?莫不是什么杀人越货的江洋大盗吧?

  一边在心里暗暗的嘀咕,一边慢慢地将身子往外挪动。

  刚挪了两步,便被蒙面人一把拉住衣袖,她惊恐的跌坐在地上,瞪大了眼睛颤着声:“你,你要做什么!”

  月光下,蒙面人终于看清楚了她的脸,不禁欣喜万分,是她,居是她!面罩下,素来冷傲的脸上微有激动。“是你?”

  楚青若越发的吃惊了,他,他竟然认识她?莫不是采花大盗?翻身而起,准备拔腿就跑!

  蒙面人见她越发躲的厉害,心中暗急,情不自禁伸手拉住了她的小手,却惹来她一声尖叫。自知失礼,他连忙松开她的手,急切的拉下面罩说道:“姑娘勿叫,我非歹人!”

  楚青若心惊胆战,今日里怕是自己要倒大霉了,好端端的走路遇到个被人追杀的采花大盗!你非歹人,歹人脸上又没有写字,哄孩子呢?

  等等!

  为什么他看上去有些面熟?

  那么像……那么像……当年花灯会上救了她的那个好看的不像话,却又感觉让人无法亲近的小哥哥!

  想到这里,忍不住细细打量了他一番。从依稀的轮廓里,楚青若越看越觉得他像当年的那个小哥哥。

  她没有猜错,这个受伤的黑衣人,真是当年花灯会救下她的锦衣少年,傅凌云!

  小巷的附近便又传来匆匆的脚步声。楚青若刚才的那声尖叫,似乎被外面搜寻的人听到了。

  只听巷子外有人压低了声音说:“刚才好像就是那条巷子里传来的声音!”

  “给我进去搜!”

  楚青若顿时慌乱起来,其实自己也不知道究竟是怕他被人发现呢?还是怕自己遭他连累,反正莫名的,她就是慌乱了起来。?

  她抬眼看了看四周,巷子里干净得连一个放垃圾的箩筐都没有!老天爷啊,要不要打扫得那么干净啊,留一两个麻袋也好啊!她的心里忍不住发出一声哀嚎。

  巷子外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了,傅凌云咬着牙扶着墙,悠悠的站起来,握紧了之前顶着她腰的那把小匕首,沉声地说道:“躲好,勿怕!”

  自己都伤成这样了,还想要保护她吗?楚青若无奈的看着眼前这个逞强的男人,心底再三纠结,到底要不要救他。

  好吧,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看在你长得跟我的救命跟有几分相似的份上!随着脚步声越来越近,她终于咬了咬牙,扑了上去。

  傅凌云不解的看她像头慌乱的小兽一样扑上来,三两下便扒下了他的衣衫,不由大惊:“你,你……这是作甚!”原本因失血而苍白的脸上,爬上了一层红晕。

  又见她将他带血的衣裳找了个地方藏了起来,迅速扯掉了他的发髻,让他的头发像瀑布一样披散了下来遮住了一大半的脸,好叫他们认不出他的脸来。

  外面的脚步声已经匆匆的进了巷子,楚青若心中惊慌,却顾不得许多。脱下了自己的外衫扔在了地上,拉过他躲进巷子的阴影笼罩之处。

  她那只白的发亮的手拉着自己,漂亮而又柔软的触感使得傅凌云觉得自己整个人就快烧了起来,赶紧甩开她的手:“胡闹!”

  楚青若却没想到,他竟会甩开自己的手,一个不留神,竟被他甩了个仰天倒。

  傅凌云本能的伸手去扶她,刚触及她柔软的腰肢时,又觉得自己此举甚是唐突,不由得又缩回了手。

  巷子外的人已经快要走到他们跟前,楚青若更是顾不得许多,借着自己摔倒的力气,顺势一把拉住了他的手,将他也拉倒在地。

  两人一起倒在了地上,傅凌云只觉得一只冰凉的小手用力按着他的脑袋,埋在了她充满香气的肩上,而她的另一只手臂则紧紧的搂住了他的腰,顺便遮住了他腰上的伤口。

  傅凌云被她突如其来的举动弄得心跳紊乱异常,扑通扑通的像打鼓一样的激烈,仿佛要跳出他的胸膛。

  惊慌失措之余,挣扎着便要起身,却被她闭着眼睛死死的按住,不能动弹,只能滚烫着一张脸任由她按着自己的头,贴着她肩,一动也不敢动。

  忽然,傅凌云发现他们的身后大约两三步的距离传来两个声音:“哎?这里有件衣裳!是女人的!那里好像有两个人。”

  “走!进去看看!是不是那小子!”

  两人往里探了探头,看见巷子里一个看着挺隐蔽的角落地上,有两个半卧半躺的身体覆在一起的人。

  上面的男人披着头发,光着精壮的上身,身下半躺着一个看不清面目的女人。

  “嗬,这两人倒是好兴致,巷子里也能天雷勾地火,有点意思。”说话的两人里有一人咂着嘴说道。

  另一个猥琐的笑着说道:“这样的娘们才够味儿,妈的,老子怎么遇不到那么够味儿的小娘们?”

  楚青若闻声,故作惊慌的尖叫了一声,然后把头埋在傅凌云的肩膀上嗲声嗲气的说道:“哎呀,刘少爷,有人怎么办啊,万一被我家老爷发现了可怎么了得!”

  付凌云无奈,只得粗着喉咙说了句:“管他呢!”不是他话少,实在是尴尬的不知道说什么好。楚青若故意娇羞道:“讨厌~”

  搜捕的两人听的骨头都酥了一半,(其实傅凌云也在一瞬间心里也有些恍惚。)心下暗暗想道:

  奶奶的,准是哪家的大户人家的少爷勾搭了哪家的丫鬟小妾,偷偷在这儿会相好呢。

  两人银笑着对看了一眼,咽了咽口水正要走上前把那个女人看个仔细,就听巷子口有人压低了声音问:“怎么样,这里啥动静?”

  两人贱笑着回那人的话:“嘿嘿,没事,抓到一对野鸳鸯,咱们正想去看看那小娘们长什么样子呢!”

  巷子口的人怒喝道:“都什么时候,你们还有心思想这种事,找不到人,我们一个都别想活!快给老子滚出去找人!”

  两人挨了一顿臭骂,顿时也没了兴致,垂头丧气的走了出去。

  楚青若和傅凌云都大大的松了一口气,傅凌云像火烧屁股一样从楚青若身上翻了下来,楚青若更是红着脸快速的把衣衫整理整齐,又去巷子另一头,把他的衣衫捡了回来。

  白色的亵衣满是血迹,湿哒哒的自是不能再穿了,傅凌云只能涨红着个脸,低着头穿上了自己的中衣。两人都没有说话,心头都如小鹿乱撞,低垂着眼眸不敢看对方。

  等两人都穿戴整齐了,傅凌云忍不住结结巴巴的说道:“多,多谢。”

  楚青若也垂着头红着脸。

  傅凌云心里有些失落,她,还是没认出自己吗?

  虽然自己每日都在暗处,看着她上学,看着她回村,却无奈,一是有任务在身不能相认,二是心有情怯。只敢远远地、默默地关注她,却没有勇气向她表达自己这三年来对她那数不尽的相思。

  而且大炎十多岁及笄的姑娘,一般都已经定下了亲事,也不知如今的她许人家了没有。

  不知为何,傅凌云只要一想到她也许已经许了人家了,突然便觉得如刺在哽,愣愣的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那,那你现在怎么办?”他这样又不能去客栈,医馆肯定也有人在那里候着,等着他自投罗网。

  傅凌云抬头看了看天色,失落不语,想不到自己三年来心心念念的人儿,早已竟自己忘得一干二净,如此面对面,她都没有认出自己来。

  暗暗苦笑,按下心中的苦闷,回头对楚青若说道:“姑娘且自行离去,在下……自有打算。”

  她没来由的有些担心:“你不能再继续留在这里。”

  傅凌云:“姑娘有何高见?”

  她细想了一下,附近能藏人的地方,怕是只有学院了。学院里有一个藏书阁,藏书阁里有一个小阁楼,是王老夫子用来珍藏他的一些孤本。

  平时没有夫子的同意,谁也不许上那个阁楼。自己不如就把他藏在那里,相信应该不会有人发现的。

  “公子,你还走得动吗?小女带你去附近的学堂暂避一下吧,离这里不远,没几步就到了。”楚青若小心翼翼的打量着他现在的状况。

  傅凌云扶着墙:“好。”

  其实这条路,这段时间他已经悄悄跟着她不知走了多少遍,自是知道学堂离这里离这里,其实也并不是很近。只是她一片好意,傅凌云不忍心拂了她的意罢了。

  楚青若:“那,你小心点跟着我走,”

  傅凌云感激的点点头。

  两人挑了巷子里的小路来走,一路走走停停几次险险的躲过了搜捕之人搜索,来到了楚青若的学堂门口。只见她弯下腰,沿着学堂的围墙细细地寻找着什么。

  傅凌云看着她可爱的如同小仓鼠一般的身影,心中好奇她究竟在寻找什么?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