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八章 花开两朵

第八章 花开两朵

  傅凌云感觉自己简直就要崩塌了。

  为什么他心里想做却一直没做的到的事情,这家伙竟然轻而易举的都做到了?

  他是怎么做到的?

  这让他这个少将军情何以堪?

  连枫一脸委屈的看着他阴晴不定的脸色,心想:少爷啊,这真不怪我啊,这讨姑娘欢喜和行军打仗是两回事啊……

  谁叫你整日里板着一张脸,沉默寡言的,住在人家隔壁那么久了也不告诉人家,非要天天蹲树梢,这,这能怪我吗?

  “咔吧”傅凌云坐着的椅子手柄突然发出清脆的断裂声,连枫惊得像只猴子一样一蹦三丈高:“少爷,我,我先过去啦,你,你也赶紧过来。”

  徐勇见状也抬腿追了出去:“臭小子,等等我。”

  三人来到楚家小院中,周妈妈热情的招呼着他们坐下,然后自己挎上了篮子出去买菜去了。

  周妈妈走后,徐勇望着她离去的背影,情不自禁的摸着自己下巴刚长出来的胡子清渣,悠悠的说道:“这婆娘看着比三年前更有味儿了!”

  “噗……”连枫毫不客气的把茶水喷在了他的脸上,“咳咳,徐叔你该不会……”

  无语的抹了一把脸,徐勇牛眼一瞪:“我不会什么?你小子,喝点茶都那么不消停,脏死了!”

  傅凌云也微微错愕,原来徐叔喜欢的是这样类型的女人啊……眼光不错,一看便是个贤惠的。

  不多时,买了菜回来的周妈妈,一边在厨房不停地忙碌,一边热情的招呼他们喝着茶用着点心时,楚青若回来了。

  一跨进院子,小狗阿乖便从傅凌云的膝头跳了下来,扑进了她的怀里,楚青若觉得它长得有些像狗,样子有点乖,给它起名叫阿乖。

  笑着抱起它,一抬头却发现,家中竟多了三个人。

  连枫做的位置正对着楚青若,见她进门便欢喜地站了起来:“楚姑娘,你回来啦?”

  楚青若一愣。

  傅凌云和徐勇都坐在背对楚青若的位置,闻声一起站了起来,转过身:“楚姑娘!”

  他,他也在?她又惊又喜。

  见她如此表情,傅凌云心下窃喜。

  连枫:“我们如今搬来梧桐村居住,往后我们便是邻居了,特来拜访一下,还请姑娘和妈妈以后多关照。”

  傅凌云也开口道:“多谢那日救命之恩。”

  楚青若脸一红:“公子客气了,举手之劳而已。”

  周妈妈惊讶:“什么,小姐,你什么时候又救了恩公的命?”

  “什么恩公?”

  “怎么,小姐,你还没认出他们?他们就是当年在来凤镇救了我们的恩公啊!”

  楚青若欣喜:他们这是认出她来了?

  傅凌云心中亦是欢喜:我是此生都不会忘记你的!

  徐勇从进了门,一双眼睛便一直没有离开过忙进忙出的周妈妈,趁着她招呼他们的时候,偷偷的把她从上到下打量了一番。

  虽说是三十多岁,头上也隐约有了几根白发,但圆圆的脸上透着几分成熟的韵味,个子不高不矮,刚好到自己的耳朵。

  丰满的身躯,前凸后翘一副好生养的样子。尤其是饱满的胸部,被紧紧的包在了衣服里头,划出一道完美的弧线。

  徐勇咕嘟一声,咽了下口水,突然觉得自己有些饿了。

  傅凌云和连枫对视一眼,连枫差点没忍住都笑出了声来,就连一向清冷的傅凌云,脸上都增添了一丝微不可查的笑意。

  “咳咳”回过神来,他尴尬的干咳了两声,一瞪眼睛,“看什么,没见过人肚子饿吗?”

  忙的脚不沾地的周妈妈被他几次三番无礼打量的眼神看得有些不悦,只是不好发作而已,可是脸上的烫意却让她暗暗有些恼怒。

  “咳咳咳!”徐勇见她脸上有些恼羞成怒,不敢再放肆,只得站起身背着手望着天,连枫忍不住掩嘴偷笑.

  傅凌云见楚青若疑惑的眼神看来,马上又收敛心神,正色端坐,目不斜视,唯有嘴角还在轻轻抽搐。

  欲盖弥彰的徐勇,拿起来桌上的茶壶,到了三杯水给他们一人一杯。

  边喝着水,连枫边问道:“楚姑娘,这只小狗,你可还喜欢?”

  楚青若惊讶的举了举怀里的小狗:“这只狗是你们送我的?”

  连枫笑眯眯的伸出一根手指摇了摇,然后又调皮的指着傅凌云说道:“不是我们送的,是我家少爷送的。”

  “你……可喜欢?”不好意思的别开脸,他轻声地问道。

  楚青若抖着怀里的小狗撒出一串银铃般的笑声。

  傅凌云望着她毫不做作的笑脸,心中如喝了蜜一般甘甜。

  “楚姑娘,你可知道,这只小狗可不是大炎的品种。它可是芸桑国极寒之地,罕有人烟之处才有的稀有品种.

  这世上除了芸桑国的皇后,大炎的太皇贵妃,这第三只就在你手上了哦!”连枫得意洋洋。

  “哦,是吗?那如此贵重之物,小哥哥你送给我,我……。”楚青若话到嘴边又停住了,怕辜负了他的一片好意。

  “无事,别人送给少爷的,少爷一向不喜欢这些小动物,也没有时间照料,所以便命人送来给楚姑娘、这只狗养大之后看家护院甚是勇猛.

  我家少爷知道你们一直以来都只有两个女子在家,有了它也好护你们些许周全。”

  楚青若不禁羞红了脸,垂下头装作和怀里的小狗玩耍。

  傅凌云心下暗暗高兴,楚姑娘这是喜欢他送她礼物。

  这只狗,不,准确的说这是一只梗犬。

  前一阵子,刚好他手下有一支队伍去了极寒之地担任守卫的任务,在那里救下了一条身受重伤的母梗. 母梗自知自己伤势过重,便双目含泪引着救下它的士兵,蹒跚的来到了它的洞穴。

  士兵见母梗颇通人性,便随它去了洞穴,从洞穴里救出了一只刚刚出生的幼犬,母犬见幼犬得救便死去了。

  那士兵也是个心好的,一路用马奶,米汤养着,把这只幼犬带回了京城准备献给了他。

  傅凌云知道这种梗犬,幼时样子颇为可爱,又异常的稀有。养大以后非常的通人性,所以便命人给她送了过来,给她看家护院,做个小守卫。

  “吃饭了!”徐勇顺着声音望去,只见周妈妈端着一碗小菜从厨房里走了出来,放在桌上转身又回了厨房。

  扭动的屁股就像长了钩子一样,把他的眼睛一直死死地勾着,直到进了厨房关上门,再看不到身影,他才恋恋不舍的把眼神收了回来。

  一抬头,对上傅凌云似笑非笑的眼神,一阵大囧。旁边的连枫把头埋在桌上吃吃的笑。就连坐得稍远些的楚青若,都似乎看出了什么端倪,别开脸用袖子捂着嘴,双肩微微抖动。

  “咳咳!”徐勇又咳嗽了两声,突然觉得今天的天特别热,特别口渴,又给自己倒了杯水一口气喝完。

  “我们这次登门除了来拜访楚姑娘之外,还有件事情向拜托周妈妈?”几乎要笑岔气的连枫闻到了桌上香气四溢的味道,抬起头看了一眼桌上的菜色,突然心生一计。

  楚青若:“连公子请说。”

  “我们想请周妈妈去给我们做饭!”

  “你们没有请厨子吗?”

  话说到此处,傅凌云也不禁有些好奇,这滑头鬼连枫,忽然提出这个要求到底意欲何为?

  说话间,周妈妈做好了饭菜陆续的端上了桌面,众人在周妈妈热情的招呼下,一起动筷吃饭。

  风卷残云之后,周妈妈站起身来收拾桌子。徐勇站起身来,假意活动了几下:“吃的太饱了,活动活动!”然后,踱着步慢慢靠近厨房,想借机亲近她,不料却吃了个闭门羹。

  看着她关上门之后,徐勇用手抹了抹油光锃亮的嘴,打着饱嗝,讪讪的又踱了回来:“这饭菜做真不错。”

  众人失笑。

  连枫旧话重提,楚青若想了想,周妈妈会不会把身子累坏了?

  连枫已经从衣袖里取出一包看着颇为丰厚的钱袋子,放在了楚青若的面前。“每日的菜钱另算,这是一年的工钱。”

  “不如这样,等周妈妈过来,你们自己问她如何?”

  连枫笑道:“无事,今日天色已晚,不如我们先告辞,楚姑娘和周妈妈今晚也好商量一下,明日在给我们答复如何?”

  “也好,那我送送你们。”

  傅凌云闻言心里暗暗有些埋怨连枫,怎么说着说着就告辞了呢?爷还没坐够呢。徐勇心里也嘀咕:别介啊,再坐一会儿啊!

  无奈连枫话已说出口,他们只能起身告辞。

  “连公子,你们的银子。”楚青若拿着他们的钱袋子追出门。

  连枫狡猾的一笑:“先放在姑娘处,若周妈妈不愿意,明日再还给我们也不迟。”说罢,一手一个拉起还在频频回首的傅凌云和徐勇,走进自己的院子关上门。

  t她只得无奈的拿着这包银子回到了自己的院子。

  在厨房忙活完的周妈妈,走出院子一看人都走了,自家小姐坐在桌旁看着一包银子发呆,不禁好奇的问道:“他们回去啦?这包银子是……?”

  楚青若这才把连枫拜托的事情婉转的和周妈妈说了一遍,并一再强调,让她自己决定去不去。

  周妈妈看着连枫给的银子,并非不心动,可是她一想到徐勇那双直勾勾看着自己的眼睛,心中忽生起一阵烦躁:

  “小姐,恩公和那连公子是个好的,可那姓徐的,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我,我不想去。”

  楚青若看到周妈妈脸上的坚决,强忍着笑意安慰她道:“好好,那明天我就把银子还给他们!”

  *

  傅凌云和连枫回到自己的院子里,回房准备歇下。

  徐勇关上门,接过傅凌云扔过来的被子铺在地上,脱了鞋躺了上去,嘴里碎碎念道:

  “真的,这娘们真的挺不错的,那屁股,一看就是好生养的。爷,你非要在这儿住下养伤,莫不是看上这娘们了吧?

  哎...看不出来,爷你好这口?好眼光!这下给爷捡着个大便宜了,就是岁数大了点,给我还差不多!”

  “闭嘴,睡觉!”傅凌云听了他的胡咧咧,忍无可忍,扔了一只鞋子在他头上,他才悻悻的闭嘴。

  他到底哪只眼睛看出来,爷看上的是周妈妈?难不成他的眼睛是拿来做装饰的?周妈妈这岁数,到底谁便宜了谁?傅凌云没好气的想。

  “不是?”徐勇一骨碌爬起来,一抹口水惊喜的问道:“少爷说的可是真的?如此,那娘们我老徐要了!”

  傅凌云翻了个身,面朝墙壁,不再搭理他,同时一脸绝望的闭上眼睛:爷是多想不开,才放着个楚姑娘不要,非和你抢周妈妈!

  “这么个娘们,我徐勇手到擒来,哼!你们就瞧好了吧!”

  徐勇把胸脯拍的啪啪响,无语的傅凌云和连枫简直没眼看,合该了你当了那么多年的老光棍。

  熄灯!睡觉!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