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九章 细水长流

第九章 细水长流

  第二天一早,楚青若便把银子还给了傅凌云,并婉转的拒绝了连枫的提议,叫上阿毛一起去上学。

  路上被八卦的阿毛非缠着楚青若,不停地追着问这首富家的少爷到底是为了啥那么想不开,放着繁花热闹的京城不住,非要来搬来梧桐村这个鸟不拉屎的小村子云云之类的问题。

  不胜其烦的楚青若,只好用一个肉包子狠狠的堵住了她那张喋喋不休的嘴,才换得自己的耳根清净。

  到了晚上,傅凌云和连枫坐在院子里,一边吃着从清水县的丰祥居买的点心,一边看着徐勇饿瘫在院子里的摇椅上,有气无力的摇着。

  傅凌云对连枫瞟了眼,连枫马上会意的扔下手里的点心,拍了拍手站了起来。“徐叔,实在饿的话,就来吃两块点心呗!”

  “不吃!甜了吧唧的玩意儿,娘们才爱吃。我不吃!”

  “那你就饿着吧!”傅凌云凉凉的说道。

  徐勇一听,噌一下坐了起来怒道:“厨子不请也就算了,老妈子也不请一个,难不成以后天天都不吃饭?这是打算修炼成仙吗?”

  连枫笑道:“少爷那是给了你个现成的机会,要找个会做饭的妈子有何难?隔壁不就有个现成的?”

  傅凌云端起茶抿了一口,扔给了他一个凉凉的眼神。

  一拍大腿,对啊,隔壁那娘们不就会做饭?做得还挺好吃!

  心动不如行动!徐勇马上站起身来,噔噔噔就跑去了楚家门口,咣咣咣就是一通砸门。

  一时间惹来阿乖奶声奶气的大叫和村里的狗子们一通狂吠,邻居都伸头张望,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惊心动魄的敲门声,吓到了的楚青若和周妈妈,二人互看了一眼。周妈妈让楚青若待在屋里别出来,自己则怒气冲冲的去看看到底是谁。

  大晚上这么报丧似的敲门,找晦气吗?

  走到院门口拎起杵在一旁的大扫把,拉开门闩,就见一个满是胡须的脑袋从门缝里钻了进来,对着她一龇牙:“臭婆娘,给老子做饭去,老子饿了!”

  话没说完,就听一声尖叫,一把大扫把劈头盖脑的砸了过来。他只能一边躲一边嚷:“别..别打,是我,是我。”

  周妈妈拄着扫把,一手扶着心口喘着气心有余悸:“怎么是你?你怎么又来了,我不是说了我不去!”说完拢起门。

  “你听我说,”徐勇用手挡着门,努力的把身子往里挤了一挤,“我们仨大老爷们,没人做饭,天天吃那甜腻死人的糕点,要不了几天,我们可就都要饿死了!”

  一个用力,终于挤进了院子,周妈妈则被他挤的一个踉跄,后退了几步才站稳身形。“臭婆娘,我们爷仨真没吃饭呢。”

  “你家没做饭,关我什么事?你给我出去。你要再敢来,我还拿大扫把打你!”就知道这人不是什么好东西!周妈妈赶走了徐勇之后,关上门愤愤的想到。

  “爷,那臭娘们不肯来,要不咱上外边吃点吧。”徐勇蔫头巴脑的回到了他们的院子。

  “哈哈哈,我说..哈哈....徐叔你该...哈哈....就你这样,是我...哈哈....也要拿大扫把打你....哈哈哈。”连枫快笑断气了。

  “那该怎么样啊?早知道老子就该绑了直接拎过来,不该跟她废那么多话!”徐勇恨恨的说道。

  开口闭口叫人家臭婆娘,人家愿意来给你做饭才有鬼呢!傅凌云别开眼,不想再看着徐勇这张倒霉催的脸。

  连枫:“你就不会使银子吗?花银子,请她过来,帮忙,你懂吗?帮忙做饭。”

  “那你不早说,害我白挨一顿揍!”

  “哈哈哈!”连枫觉得自己离笑死不远了。

  傅凌云无奈的摇摇头。

  第二天,又是一阵咣咣砸门。

  打开门,一只熊掌大的手拿着两角银子,从门缝里伸了进来。徐勇那张洋洋得意的脸贴着门缝:“臭婆娘,我出银子,请你帮我们做饭去!”

  “不去!”周妈妈毫不留情的再次拒绝。

  “咣铛”关门。

  “哎呦!”徐勇一声惨叫,捂着被门板撞疼了的鼻子。

  第三天,照常咣咣砸门。

  这次,从门缝里递进来一个鼓鼓囊囊的钱袋。

  周妈妈接过银子,放在手里掂了掂,笑着稍稍打开了门。

  徐勇还来不及笑,就觉得眼前一黑。钱袋狠狠的砸在他的脸上,砸的他满眼冒星。

  “哎呦!”徐勇捂着脑袋。

  咣铛,门又关上了。

  扔掉了钱袋的周妈妈,迅速的关上门插上门栓,拍了拍手,傲娇的哼了一声,扭着腰走进了厨房。

  在房里作画的楚青若闻声放下了手里的笔,看着窗外生龙活虎的周妈妈,觉得这般鲜活的她,竟是自己以前从未见过的,看起来那么的有烟火气。

  也许,让她去给他们做做饭也不错!

  周妈妈终究还是个心软的,看过连枫恳求的眼睛,尤其是恩公傅凌云那张清瘦不少的脸以后,心中不忍,终于每日去给他们做饭了。

  “臭婆娘,我来帮你打下手!”徐勇贱嗖嗖的凑过去。

  “滚!”干脆利落,没毛病!

  “嗬,真够味,老子就喜欢这调调!”

  众人:“……”

  接下去的日子,没有接到任何任务的傅凌云,闲来便去等楚青若放学。

  两人说着话,慢慢地一路走回梧桐村。

  他们一同看夕阳美丽的余晖;一齐赞叹梧桐村秀丽的山水;一同在月下吟诗作对;一起在紫藤架下携手同画。

  朝夕的相对,傅凌云惊讶的发现,原来他的小人儿除了琴棋书画,竟连鲜少有女子爱看的兵法、政论都一一通晓,言谈间还颇有见地,不禁越发的让他刮目相看了。

  他简直爱极了这样的日子,这样的她。

  她,就像一杯清香而又醇厚的佳酿,从初见时的惊艳,到再见时岁月静好。连同与君同语的细水长流一起,共执起一尊琉璃盏,兑入岁月的芬芳,与伊人且醉且歌且欢愉。

  这样的她,足以让他,淡了红尘,舍了韶华,薄了流光;

  这样的她,只消一眼,便已是此去经年,眉目成书。

  那日,楚青若放学早了,独自坐了马车回来。

  刚下了马车,远远地便瞧见牵着一匹马,正准备去镇上接她放学的傅凌云走出村子。

  金紫色的余晖中,一位身着紫衣的少年,手中牵着匹俊秀的五花马,静静走在一棵绿意葱葱的流苏树下。

  夕阳下,他那双明亮清澈的眼睛越发的深邃迷人。修长的身影披着霞光,犹如一幅五彩斑斓的风景画。

  一阵风吹来,楚青若闻到了淡淡的花香,沁人心扉。雪白纯净的流苏花瓣,随着风如雨落下,撒在了少年的身上,也撒进了她的心里。

  这样的少年,这样的风华,一如醉人的流苏花香一般,使她沉醉,着迷。

  鲜衣怒马少年时,一树流花诉芳菲。三千繁花共流水,素手纤云许白头。

  “楚姑娘!(傅公子)”两人同时开口。

  “你(你)……”又是异口同声。

  两人失笑,傅凌云难得卸下脸上的冰冷,带着一丝腼腆。楚青若低垂着头,露出一段曲线优美的白皙颈项。

  傅凌云:“下次等我,勿要一人独行。”

  “无事,我可以和阿毛一起回来。”楚青若的语气中,已有了连她自己都未曾察觉到的撒娇。

  他的小人儿这是在跟他撒娇?他的心中一阵甜腻,甚是受用。

  只是在听到阿毛的名字后,忍不住眼角一阵抽搐,就像甜腻中突然被加进了一根朝天椒,实在让人无福消受。

  每次他去接楚青若,这个小丫头总是很不识趣的跟在她的身后面,聒噪的如同一群小麻雀一般,叽叽喳喳,简直和连枫那个话痨有得一拼。

  好几次他都特意带着楚青若在镇上饶了好多个圈子,才把她甩掉。

  可一转眼,这狡猾的丫头又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缠着他的小人儿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弄得自己插不上话,只能默默地跟在她们身后像个跟班、保镖似的。

  更气人的是,这个小丫头逛起街来,好像东西都不要钱一样,不消片刻便大包小包的从店里出来不算,竟然还毫不客气的让自己帮她拿着!

  今日,难得这烦人的小丫头不在,傅凌云觉得心情格外的愉快。

  “哎呦,是青若啊!好巧啊!”一听便是讨人嫌的声音,突然大煞风景的在他们的身后响起。

  又被人扰了单独相处的时光的傅凌云甚是气恼!

  楚青若停下脚步回头,却见竟是黄有才那胖的像葫芦一样的母亲,黄大娘!

  傅凌云也不得不停下脚步,一同回过身来望去。

  只见黄大娘像柄茶壶似的单手叉着腰,身子后面躲着个身材瘦小,脸色蜡黄,一看就是长期营养不良的小姑娘。

  小姑娘低着头躲在她身后,怯生生的拉着她的衣角,一边偷偷的打量着他们。

  黄大娘嘴上和楚青若打着招呼,眼睛却飘向了傅凌云,不停地用力拉扯着身后的小姑娘,最后竟粗暴的一把将她扯到了自己的身前。

  “是啊,能在我家门口遇见大娘,还真是巧啊!”楚青若毫不客气的戳穿了她。

  分明住在不同的地方,黄家在梧桐村也从未听说有什么亲朋好友可以走动,今日这么巧在这里遇上,若说不是她存心的,谁信呐?

  黄大娘被说的脸上一阵尴尬,不再理会楚青若。 转而向傅凌云堆起了笑容:“公子啊,真是巧,你也在这儿啊。”

  说着,狠狠的将还低着头站在楚青若对面的小姑娘,一把揪了过来,不顾她的挣扎,往他的面前一推:“公子啊,这是我女儿,黄小丫。”

  随后又在黄小丫的胳膊上拧了一把:“死丫头,见到贵人也不知道行礼!”

  黄小丫轻声痛呼之余,只得朝着傅凌云鞠了个躬,不情不愿的小声说了一句:“贵人好!”

  黄大娘狠狠的剜了她一眼,这个不上台面的死丫头,看自己回去怎么收拾你!

  抬起头,嬉皮笑脸的向傅凌云打了个哈哈:“公子爷别见怪,乡下丫头没见过世面,上不了台面。这也说明我家丫头老实,单纯。以后多见见世面就好了。”

  楚青若算是看明白了,怪不得今日会那么巧,在自家门口遇到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儿的黄大娘呢!敢情是想将自己的女儿介绍给小哥哥,希望能得了他这个富家公子的青睐呀?

  心里暗笑,这黄大娘的算盘打得可真是叮当响,

  她大概是盘算着自己的女儿一旦飞上枝头当凤凰,然后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他们一家便可以依仗着这个女儿,从此走上荣华富贵,衣食无忧的大道。

  不禁嗤笑出声,还真是打得一手的好算盘,看她这架势,好似小哥哥见着她女儿,便一定会看上她似的。

  她真的挺好奇这黄大娘,到底哪儿来的自信心,生了个儿子惊才绝艳,生了女儿人见人爱?

  傅凌云却好似根本没看到这对母女俩一般,冷着一张脸,却对楚青若温柔的说道:“青若,我们回去吧。”

  本想着带着楚青若去县城逛逛,谁知半路又杀出来这么一个莫名其妙的程咬金来,真是扫兴!

  黄大娘见两句话不到,他转身便要走。眼珠子转了转,急忙将她的女儿往傅凌云身上一推。心下暗暗得意,只要你伸手接住了小丫,老娘就给你扯开喉咙喊。

  到时候你想不负责都不行,就算不能娶我家小丫为正室,做个小妾哪怕通房都不错。

  谁知傅凌云竟似脑后长了眼睛一般,忽然轻轻闪身,在路边弯腰摘了一朵花递给了楚青若:“青若,送给你。”

  楚青若微微一楞,伸手接过了花:“谢谢。”

  就听身后黄小丫惨叫一声,两人回头一看,只见她摔在了地上磕到了一块不大不小的石头上,磕破了脑袋,留了一脑门子的血,原本蜡黄的脸此刻已经变成了一片刷白,还隐约透着青色。

  黄大娘愣了愣,上前搂住捂着脑袋懵圈了的黄小丫,双腿一盘坐在地上,拍着大腿扯开嗓子大叫嚎叫:“哎呦,我的宝贝闺女儿啊,这是谁那么狠心,见你摔倒了都不扶一下。

  哎呦喂,世态炎凉啊,哎呦喂啊,没法活了。这,这要是破了相,以后还咋嫁人啊~哎呦喂啊……大家伙快来人啊,都来评评理啊!”

  傅凌云却视若无睹的从她面前走过,将摘下来的花拿过来,轻轻的插在了楚青若的发鬓边,然后满意的对她一笑:“好看!明日在给你摘。”转身拉着楚青若便往回走。

  黄大娘急忙伸手去拉他的下摆,却抓了一个空,不由得错愕:“公子爷?我女儿为了你,摔成这样,你就这么走了?”

  傅凌云头也不回:“与我何干?”

  楚青若倒是有些可怜地上的黄小丫,没摊上个好娘亲真够造孽的。

  知道她心软,见不得别人可怜,傅凌云越发的拉着她头也不回的往前走去。

  要知道,这世上多的是人利用别人的同情心为非作歹,她若学不会心狠一点,只怕以后要吃苦头。

  虽心中不忍,但她也深知他的为人,绝不像外表看起来那么冷漠无情。他如此做,定是有他的原因和理由。

  希望经过此事以后,那整日爱做梦的黄大娘,应该不会再有什么旖旎的心思了吧。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