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十章 地痞无赖

第十章 地痞无赖

  过了几日,傅凌云连夜带这连枫和徐勇奔赴别县执行任务,只留了封书信在他的案头。

  次日清早,周妈妈看到了书信,将它交给了楚青若。看过书信后,百无聊赖的她只得在院子里逗着阿乖玩耍。

  阿毛推开院门,欢天喜地的走了进来。

  “若姐姐,若姐姐,听说今日梵音寺的菩提花开了,好多人都赶去去看呢!咱们也去瞧瞧吧!”阿毛一边逗着小狗阿乖,一边说道。

  “菩提花?”楚青若有些心动。

  平安镇外的梵音寺里,有颗千年的菩提树,几十年才能得见一次花开的盛景。据说花开时,洁白圣洁,一片佛光普照,观花的人如沐浴圣辉,十分的神圣美丽。

  楚青若被说动了,心生出几分神往。

  五六月的天气,舒爽宜人,山林间的繁花似锦,令人心旷神怡。

  楚青若和阿毛一黄一粉两个身影,就像山林间两朵最鲜艳夺目的娇花,点缀在一片青纱绿水间,甚是娇艳夺目,一路上不断引来往来的行人频频回首。

  梵音寺就在平安镇往南,大约四五里的地方。

  这是一座千年古刹,据说前朝有位得道高僧在寺中的菩提树下坐化飞升,所以梵音寺一直以来,香火不断。

  这里的人都相信,只要得到了梵音寺的菩萨庇佑,他们便能一生平安顺遂。

  这也是平安镇名字的来由。

  楚青若和阿毛到了庙里各自上过了香许,过了愿,便一起走去后山观花。

  万里无云的碧空下,一株苍劲挺拔,枝叶茂盛的高大乔木,屹立在了青烟袅袅,红柱黄墙环绕的后山上。深绿色的叶子在阳光下闪闪发光,看起来果真就像笼罩着一层佛光。

  浓密的绿叶间,盛开着一朵朵白色的小花,花苞中探出羞答答的黄色花蕊。远远的望去,又似缠绕着一缕缕袅袅的檀烟,当真是一副让人啧啧称奇的好景观!

  楚青若见地上有几朵掉落的菩提花,欣喜的她想要把花拾起来带回去作画用,谁知刚想弯下腰便有几双满是污泥的黑色布鞋映入了她的眼帘。

  只见几个穿着或蓝或灰对襟长袍,腰带却松松垮垮的系在腰间,敞开的衣襟里隐约露出身上几道刺青的无赖汉子在她的面前立着。

  为首的是三十多岁的男人,三角眼,塌鼻梁,面皮黝黑泛黄,太阳穴上还贴着一张偌大的狗皮膏药,斜眼歪眉,一脸没正形的看着她们。

  满是黄牙的嘴里,时不时的和身后同伴说上两句不堪入耳的荤段子,惹得他的同伴爆出一阵猥琐的笑声。

  楚青若一惊,拉起蒙圈的阿毛转头就要走,却被后面的几个男人抢先一步拦住了去路。

  “臭丫头,你给老子站住!”

  楚青若认得他们,为首的那个叫赖三,他们几个都是平安镇有名的混混。

  阿毛强作镇定地问道:“你们……是谁啊?你们要……要干什么!”

  赖三嗤笑,一只手往楚青若面前一摊:“我们要干什么?你身后的臭丫头欠了我们十两银子,今天冤家路窄,既然遇上了,臭丫头,少废话,还钱吧!”

  阿毛吃惊:“若姐姐,你欠他们钱?”

  楚青若怒道:“别听他们胡说!”

  原来前些日子周妈妈在替她整理房间的时候,无意中说了一句:“小姐画的画可真好,比起店铺里卖的年画都要好上许多呢!”

  楚青若受了启发,第二日便兴匆匆的抱着几幅平时闲暇时作的画,去了县上最大的书斋-墨香斋碰碰运气。若是有人愿意收了她的画,以后她便可以靠卖画来养她们俩了。

  谁知,当她抱着画走过墨香斋前的一条巷子时,却被这群地痞无赖给盯上了。

  然而,当时的楚青若毫不知情,依旧心怀忐忑的走进了墨香斋。找到了掌柜,把自己的画一张一张摊在柜台上,让墨香斋的掌柜掌眼。

  掌柜的看过她的画之后,除了夸不绝口的赞叹之外,更是毫不犹豫的收下了她的画,并给了她一个惊喜不已的好价钱,并问她是否愿意长期合作。

  楚青若自然是喜不胜收的欣然答应。掌柜的见她爽快,于是便和她写好契约,另付了定金,给了她要她作画的小样和尺寸。

  掂着手里的银子和样画,欢快的走出了墨香斋,楚青若没走几步,便被门口躲在暗处的赖三一伙人给拦住,伸手管她要人头税。

  楚青若和他们争论无果之后,便使了一计甩掉了他们,自己坐在别人的马车上出了县城。之后几次交画,她小心翼翼的躲着他们。

  不料今日,冤家路窄,她们和赖三这伙人竟在这毫不搭界的寺庙里撞上了。

  听楚青若讲完,阿毛咬牙切齿,围观的众人指指点点,小声议论:“原来是讹人的啊,这也太不像话!”

  “就是,准是看人家是姑娘家好欺负!太缺德了!”

  赖三气急败坏的看了一眼四周,吼道:“放屁,你们懂个屁!墨香斋那一带是老子的地盘,她要在老子的地盘上做买卖,自然要交人头税!”

  楚青若怒啐:“你们又不是官府的人,凭什么收我的税!”

  赖三一瞪眼:“这是江湖规矩!”

  阿毛:“什么江湖规矩?我们又不是江湖中人,你这分明是胡说八道!就是讹人!”

  赖三往菩提树旁的花坛上一坐,翘着二郎腿,两手抱胸:

  “你们是不是江湖中人,那老子可管不着。只是这臭丫头在老子的地头上卖画得了钱,就要交人头税!十两银子一个人头,一分都不能少!那天一个不留神让你溜走了,今日你若是不拿钱来,哼哼,就算你是个女人,老子也要照打不误了!”

  和赖三一伙的几人中,有人说道:“三爷,这小娘们不肯给钱,那容易啊,把她们俩卖到窑子里去,还不止十两银子呢!”

  赖三怒道:“放你娘的屁,这样识文断字的小娘们,想必也是有些家世的!你有几个脑袋敢卖良家女子进窑子?说话过过脑子!”

  呵斥了手下一顿后,转过头对着楚青若她们又喝道:“臭丫头,快拿钱来!”

  “兄台!”突然一声脆亮好听的声音响起,人群中站出来一位二十多岁的白面书生。

  一袭青衣长袍,显得他瘦长高挑的身材,像山林里的青竹一样坚韧挺拔,白皙如冠玉似的脸上一双漂亮的桃花眼炯炯有神。

  笑起来不仅如春风和煦,而且脸颊两边竟还有两个浅浅的梨涡,看上去即英俊又迷人,相当的有魅力。直看得阿毛合不拢嘴,险些流出口水来。

  书生从人群里站了出来,赞许的用手里的扇子拍了一下自己的掌心:“这位兄台真是高见,所为盗亦有道,大概说的便是兄台这般的英雄才俊吧。”

  虽然每个男人都有颗个当英雄心,但赖三从小到大都被人骂做无赖,混混,还从来没有人夸他是英雄过。

  今日里被这书生这么一说,觉得还挺受用,听着还挺顺耳,自是得意洋洋的一拍胸脯:“那是~三爷这人别的没有,就是讲道义!”

  楚青若和阿毛互相看了一眼,暗暗发笑,一齐又看向了那个伶牙俐齿,哄死人不偿命的书生。

  那书生越发的笑容可掬:“三爷的义举,在下自是有所耳闻。不如这位姑娘欠你的银子是多少,如果可以的话,就由在下帮她们出了吧!

  还请兄台也高抬贵手,莫要在为难这两位姑娘了,权当交个朋友,不知兄台意下如何?”

  赖三一愣:“不多,十两银子。你帮她们出?”

  书生笑问:“可有何不妥?”

  赖三又愣了愣:“啊?没有。”有银子收,有什么不妥的?老子才不管是谁的银子呢!

  书生闻言从衣袖里摸出一个银锭子,放在手里掂了掂,笑着递给了赖三。

  楚青若张张嘴想要阻止他,只见那书生朝她使了个眼色,她只得压下满腹疑问,悻悻的闭上嘴。

  赖三欢喜的收下,放在嘴里咬了一咬,然后心满意足的放入自己的怀里,“算你们运气好!遇着有钱的主儿了。

  但是!你们给老子记住,往后想要在老子的地盘上赚钱,就要交人头费。再有下一次敢不交钱,小心吃不了兜着走!”

  楚青若和阿毛气愤不已:“你!”却被书生一把拦住,并对她们两个摇摇头。

  赖三不屑的冷哼一声,转头对身后的同伙一挥手:“我们走!”

  众人见热闹看完,皆散去。

  唯有楚青若、阿毛和书生三人还站在原地。阿毛含羞带俏的对书生行了个礼:“多谢公子仗义相助。”楚青若也上前行了个礼。

  书生笑道:“姑娘客气了,在下也只是经过这里,举手之劳罢了。”

  楚青若不解的问道:“恕青若不明,公子既然明知他们是讹人的,却为何还要给他们银钱,息事宁人?”

  书生失笑道:“宁得罪君子,莫得罪小人。这样的人,若能以区区几两银子便打发了,何必与他们斤斤计较!”

  楚青若的心里不予苟同,这不是越发的助长了他们的气焰吗?

  正要说下去,忽闻林间一阵急促的鸟叫,书生的脸色变了变,对她们拱了拱手:“既然二位姑娘无事,那在下便告辞了,二位姑娘,再会!”

  楚青若却对他的说法不为认同,可毕竟别人也是一番好意帮了自己,只好悻悻的还礼:“公子再会!”

  阿毛则是一脸依依不舍的对着他挥挥手:“再会!”希望有机会再次相会……

  狐疑的看着书生行色匆匆的离去,楚青若和阿毛离开了梵音寺回到了家中。

  阿毛把今日梵音寺遇到混混赖三的事情同周妈妈说了一遍,周妈妈满怀忧心的拉着楚青若说道:“小姐,如此,你还是不要再去墨香斋卖画的好,免得那些混子又纠缠于你。

  今日那赖三还有几分明白,只要银子不曾动什么歪心思。若明日遇上个混不吝的,你一个姑娘家可如何是好!”

  “可你一个人如何能赚的来那样多的银钱,如此辛劳,只怕你的身子要熬不住。若我能分担一些,多少也是好的。”

  阿毛见她们如此,心中不忍,一拍胸脯:“若姐姐,你们别在伤心了,我去求我爹给你找个活计。”

  周妈妈惊道:“那怎么好意思,你们家这些年已经帮衬了我们许多,万不可再麻烦李老哥、李嫂子了。”

  阿毛得意地一笑:“不麻烦,看我的!”

  当晚回到家里,便和自己的父亲把今日里梵音寺遇到的事情,加油添醋的这么一说,然后央着他想想办法给楚青若找一个活计。

  李叔寻思过以后,一拍大腿爽快的应下了。

  过了几日,李叔兴冲冲的回来,对楚青若说他们衙门要招一个文案师爷,只负责堂上记录和案卷整理,月钱也不少,他看着倒是挺适合青若的。

  唯一麻烦的是……这文案师爷只要男子。

  楚青若想了想,问阿毛借了一套李二哥的衣服,进了内屋换上。

  再走出来是,李叔和阿毛顿时眼前一亮:只见一位温润如玉、清秀俊俏的翩翩少年赫然站立在众人面前。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