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十三章 一波三折

第十三章 一波三折

  楚青若在一阵剧痛里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竟然被装在了一个麻袋里,不由得心里吃惊不已。

  想她一个涉世未深的女子,从未与人结怨,除了金阳郡主的人,还有谁会如此大胆,光天化日的当街绑架于她!

  只是让她想不到的是,这金阳郡竟然势力如此庞大,船上行刺未果,没想到才下了船边马上又有人向她下手了.

  忍不住有些担心易清,他选择了走旱路,这一路上只怕更是凶险重重了,但愿他平安无事才好……

  楚青若没有想错,易清才出了古槐镇便遇到了刺杀!

  一群黑衣蒙面之人从官道两边的一人多高的草丛中一跃而起,一窝蜂的向着骑着马疾行的易清攻了过来。

  易清连忙勒住了马,胯下的白马一声嘶叫,高高扬起了前蹄停了下来。冷冷的瞟了一眼一个个提着明晃晃的戒刀向他冲过来黑衣人,伸手放在唇间打了声响哨。

  他的身后一群身穿灰色衣衫,训练有素的汉子,听得哨声默不作声静静的站到了易清的身后,一齐面不改色的看着那群黑衣人。

  为首的黑衣人被这突如其来的情况弄得顿了一顿身形,犹豫了刹那后一挥手里的刀,指着易清压低了声音对身后的手下说道:“不要恋战,找机会杀了此人就撤。”

  他的手下纷纷称是,举刀便奔着易清而来。

  易清坐在马上毫不惊慌的看他们,不用他开口,身后的那群大汉便已经如脱了弦的箭一般从上前去与黑衣人打成一片。

  不消片刻,黑衣人不敌灰衣大汉们的身手,纷纷失手被擒,领头的黑衣人看形势不对,立马挥手:“点子太硬,撤!”

  话音落,几个还未被擒的黑衣人,立刻跳出战斗圈分头向不同的方向逃窜。

  易清的人刚想要分头去追,却被他抬手拦下:“不用追了,他们只是些小喽啰,幕后之人还会有别的举动。我们赶路要紧,不要和他们多做纠缠。”

  灰衣大汉的首领,指着地上那几个被生擒的黑衣人问道:“爷,那这几个怎么办?”

  易清想了想:“问清楚谁派来的,就放了吧。”

  首领大惊:“爷,就这么放了?”

  “他们只是受人之命,拿住了他们,还会有别的人来行刺,这一路上带着他们也多有不便。”

  首领细思后,回头扬声:“拖到一边细细盘问,问完以后废了武功放他们走!”

  被擒的黑衣人闻言,垂头丧气的低声说了一句:“多谢公子不杀之恩!”易清微微一笑不再理会他们,轻轻一夹马腹慢慢策马往前行驶,首领则跟在马旁行走。

  两人与身后的人拉开了一段距离之后,首领开口问道:“爷,你看这次刺杀的人会是“他”派来的吗?”

  易清一只手拉着缰绳,另一只手漫不经心的拨弄着手里的马鞭,目光幽幽:“这次的人不管是金阳郡派来的,还是“他”派来的,目的都是一样的。

  金阳王与“他”暗通款曲已经不是一日两日了,此次我来,定是让他们感到了巨大的威胁,他们必是要把我除之而后快的。”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转过头看向首领:“袁统领,“他”的藏身之处和行踪可有消息?”

  袁统领惭愧的拱手:“爷,都是属下无能,还未查到此人行踪。”

  “那可探得此人样貌?”

  “属下只得到边关送来的消息,说是那墨国九王子大约二十来岁,生的甚是俊俏,其他的……”

  “就只有这点信息?”易清甚是诧异,对方做为一个王子,也算是声名远播的一个人物,他是如何做到让自己保持神秘,连副画像都没有的?

  “算了,接着查吧!哪怕有一丝一毫的信息都不要错过,我就不信掘地三尺还找不出来!”

  袁统领:“是!”

  接下去的这一路,易清又遇到了两三股企图刺杀他的蒙着面杀手,皆被袁统领干脆利落的击退了。他们一路一波三折的走走停停。

  到了隔日,天还未亮时分,一行人终于来到了白虎营附近的一个小村子,天兴村。众人安顿下来以后,易清便差了人去白虎营旁的亭子看看有没有约定好的暗记。

  照理说楚青若走的是水路,虽然会比自己慢一点到,但是在船上却远比自己走的旱路要安全的多,自己又派了两个人暗中保护她。

  只要马不停蹄的赶路,相比起自己一路被围堵追杀费时费力,她应该最晚昨天傍晚便已经到白虎营附近了才对。

  可出乎他意料的是,探听得人回来禀报说并未在他们约好的那个亭子里发现约定好的记号。这说明楚青若还没有到,易清心里阵阵不安。

  待到天隐约的亮起时,他便再也按捺不住去了白虎营。

  通报的小兵领着笑呵呵的徐勇快步的走出了兵营,徐勇一见到易清便要行大礼,被他伸手拦住:

  “徐副将,不必行此大礼,我此次是以清水县衙易清,易师爷的身份前来的,也望徐副将保守秘密。”

  徐勇了然,立刻收了正要下跪的势,改为拱手施礼:“是,易师爷,在下有礼了。”

  易清笑着还过礼之后,从怀中取出清水县令发出的公函,交付给徐勇。徐勇急忙打开,匆匆阅毕,正色道:“好,我这就命人带上一队人马与你们前去清水县。”

  说完转身正要匆匆离去,却被易清叫住:“徐副将且慢,在下还有一事相求。”

  徐勇回过身来:“易师爷请说。”

  易清面色略有焦急 :“与在下同来送信得还有一位姑娘,走的是水路,原本应该昨日傍晚便抵达白虎营的,可如今还未到达,我派去暗中保护的人也没有音讯。

  可否劳烦徐副将再派一队人马搜寻一下吗?”

  徐勇忙不迭应道:“这是自然,但不知易师爷可有那位姑娘的画像,那姑娘又姓甚名谁?”

  易清问他要来了纸笔,匆匆的寥寥数笔画了下了楚青若的样貌,交与他。

  徐勇看过了画像后,脸色忽变。易清发觉他的不对劲,好奇的问道:“怎么,徐副将认得这位姑娘?”

  徐勇看着他寥寥数笔的画像有些不确定的说道:“这姑娘瞧着有些面熟。她可是姓楚?”

  易清心中不知为何徒增出几分烦躁来,压下心头的烦躁他问道:“怎么傅凌云这混蛋也认识她?”

  徐勇越发的确定了:“就是她没错!楚姑娘!”

  易清觉得脑仁一阵绞痛,为什么跑这么远认识了一个比较特别的姑娘,居然也认识这混蛋?从小到大,但凡自己看上的好东西,都躲不过要和那混蛋抢上一抢吗?

  徐勇后知后觉的大叫了一声,打断了易清的烦恼:“楚,楚姑娘不见了?我的天爷,我马上带一队人前去寻找!”说完转身急匆匆的跑进军营,点了两路人马,安排了下去。

  易清在大营门口摇着扇子等候了半晌,终于等到徐勇领着两队人马聚集到了大营门口。

  “徐副将,请你让一路人马自行去清水县衙,找到陈县令就好。他会安排他们怎么做的。”

  “那师爷你呢?”

  “我与你一同搜寻楚姑娘。”

  徐勇想了一下,叫过了门口的卫兵,让他马上飞鸽传书把楚姑娘失踪一事告知青浥县的少将军知道。

  说罢,两队人马即刻匆匆兵分两路上路。

  *

  楚青若在一阵天旋地转的疼痛里,悠悠的醒来。发现自己又被绑了手脚,扔在了一间满是柴伙儿的房间地上的干草垛里。环视四周,幸好房间里没人看守。

  用舌头顶出了嘴里也不知道是从哪儿撕下来的臭布团,干呕了几声,她又用牙咬开了绑在她手上的布条,解开了绑在脚上的布条,站起来猫着腰扒着窗户外瞧。

  在马车里被颠醒后,楚青若发现自己被困上了手脚装在了一个麻袋里。正当她在费力的用牙咬开绑在自己手上的绳子的时候,马车停了下来。

  车帘被掀开,一个背着光,看不清面目的男子手里提了根擀面杖粗细的棍子走了进来,对着她的脖子又是一记。等她再醒来的时候,就已经身在此处了。

  这间柴房一共前后两扇窗,楚青若挣脱了捆绑之后,悄悄的从前后两扇窗分别往外探视了一下。后窗是一个僻静无人的巷子,也不知道通往哪里。

  而前窗是一个不大的院子,院子里静悄悄的,只有一个身穿锭蓝色短打衣衫的男人,坐在对着房门的水井沿上,手里有一下没一下的拨愣着匕首的口子。

  悄悄离开了前窗窗口,蹑手蹑脚的走到后窗,小心翼翼的推了开了后窗户,就在她喜出望外的刚要往上爬时,一不小心木窗发出“噶”一声的响声。

  楚青若心里暗叫不好,连忙钻回麻袋,躺在干草垛上继续装死。

  果然,柴房的门“吱呀”一声打开了。闻声而来的蓝衣男子手提着一把锋利的小匕首小心翼翼的走了进来。

  看了一眼草垛上的似乎还在昏迷的楚青若,心里似乎还不放心。又往前走了两步,用脚踢了踢她。见她依旧没有反应,这才放心的走了出去,反手关上柴房的门。

  一阵尖锐的哨声响起,院子里的蓝衣人脸色一变,转身匆匆的跑出了院子。

  听到了院子外渐远的脚步声后,楚青若暗暗松了口气,轻手轻脚爬了起来,把前窗推开一条缝往外看。

  只见院子里已经空无一人,看守她的蓝衣人听到哨声后不知道跑去了哪里。

  不露痕迹的关上前窗,又来到了后窗,推开窗一脚跨上窗台正准备跳出去的时候,就听得院子里一阵脚步声大作,伴着脚步声有一个男人出声问道:

  “刘二,那女人关在哪儿?”

  叫刘二的说道:“就在里面柴房里!”说话间,声音来到了柴房的门口。

  “怎么无人看守?”

  “爷,放心,那小丫头还昏……”话音戛然而止,推开门进来的一行人错愕的看着已经一只脚跨在窗台上,正要逃跑的楚青若身上。

  “啪”一记耳光狠狠地打在那个叫刘二的蓝衣人脸上:“混账东西,不是说还昏迷着的吗?”

  刘二一脸委屈,哆嗦着嘴刚要辩解,便被另一个耳光打的原地转了一圈,头晕目眩,眼冒金星。

  “还楞在哪里做什么,还不快给我抓住她!坏了郡主的事,小心她要你的脑袋!”来人双眼赤红,跳着双脚骂道。

  楚青若见状,连忙刺溜一下钻出了窗口,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随后而来抓她的人冲到窗口,一伸手,却连她一片衣角都没有捞到,有人抬起脚也打算钻出窗户去追她。却因为男女身形有别,被生生的卡在了窗户上动弹不得,只能哎呦哎呦的叫唤。

  其余人见状,纷纷转过头从柴房的门口相奔而出,另寻他路来抓她。

  钻出了那个只容得下她这般瘦小女子身形的窗户,她顾不得摔疼的屁股,提着裙子,拼命的夺路而逃。

  一口气跑到了一片一人多高的芦苇荡,再看不见后面追她之人的踪影,才停了下来大口大口的喘气。

  缓过了气,她抬头看了眼四周,天色一片阴晦,正前方白茫茫一片的芦苇,根本看不清前方究竟是水路还是旱路,更分不清现在是什么时辰。

  四周围没一个人,弄得她连个问路的人都找不到。

  思量间,后方隐约传来了狗吠声和一大群人呼喝声,似乎是那些人追来了。前无进路,后又有追兵,却又不知道自己究竟身在何方。

  饶是她聪慧过人,此刻却也再无计策,楚青若感到前所未有的紧张和恐惧,一时间竟急的额头微微出汗!

  就在此时,她的眼睛瞟过不远处一座不算高,可也不算很矮的一座山,灵机一动:

  对!上山,去了山上能多的地方就比平地多多了,而且山上的林子也多,躲在林子里到了晚上,他们也看不见,我便可以趁机下山!

  于是拔腿便向小山的所在方向跑去,边跑还边时不时的往身后看看,是否有人追上来。

  正所谓望山跑死马,楚青若发足狂奔了足有半盏茶的功夫,明明在眼前的那座小山却还依旧不远不近的在自己的前方。

  精疲力尽的她咬紧了牙关,拼尽全身的力气不敢松懈半分,因为她怕一旦送了这口气,便再也跑不动了。

  就在她即将用尽最后一丝力气的时候,山脚终于呈现在她的面前了。她软手软脚的扶着一棵树,坐在了树下的石头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后面暂时还没有人追来,她总算可以坐下喘口气歇歇了。

  就在她刚觉得浑身的力气回来了少许的时候,忽听得远处一声高喊:“快,给我上前面的山上去搜!”

  楚青若心中一惊!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