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十四章 身处险境

第十四章 身处险境

  楚青若听到远处有人高喝搜山,心中一惊。山路上都是凹凸不平的山间小路,只有艰难的攀着两边的树枝藤蔓,一步一滑的往上爬着。

  天色越发的阴晦了起来,山脚下那群搜捕她的人的声音也越发的清晰。

  拉着藤蔓用力爬过一个有些泥泞的小坡,爬上了一片地势颇为平坦的开阔地。

  喘着气向山脚下看了一眼,丛林里隐隐已经可以看见追捕她之人的身影了。心里着急之余,她放眼向四周看去,匆忙间看见不远处有一只山兔一跃而过,没入了一处挨着山崖的草丛不见了踪迹。

  心中生疑,寻着山兔消失的方向拨开了草丛,赫然发现一个及膝高的山洞,洞里隐约有风吹来,楚青若大喜过望,连忙弯腰爬了进去。

  *

  易清同徐勇一起领着一队人马四处找寻楚青若。

  楚姑娘已经失踪了整整一天了,一个姑娘家也不知道会遇上什么事。易清和徐勇心里不约而同的担心着。

  可是搜遍了整个郴州城,只发现了易清派去保护楚青若的那两个手下,却依旧没有她的踪影。

  就在他们一筹莫展的时候,徐勇的一个手下来报,说离郴州大约三十里的葫芦山一带有情况,据当地居民反映似乎有一班人在搜山,至于搜寻什么,就不得而知了。

  听完手下的回报,两人看了一眼,马上动身赶往了葫芦山。

  不消一个时辰便赶到了葫芦山,向当地的村民打听了那群人搜寻的具体位置,安置了马匹,稍作休整之后,便趁着天黑摸上了山。

  他们安置马匹的村庄上,与他们前后脚,又风尘仆仆的赶来了两位少年公子。到了村庄以后打听的也是同样的地方。

  探得了搜山的那群人的确切位置以后,他们两人也在村中安置了马匹,弃马徒步的上山去了。

  不错,这两位少年公子不是别人,正是傅凌云和他的随从连枫!

  那日,傅凌云在青浥县中忙完了军务,得了闲暇,便一刻也坐不住了,带着连枫连夜出发赶往平安镇。

  途经白虎营,顺道想叫上徐勇一起回去。

  谁知到了白虎营,却被告知徐副将带着两队人马出去执行任务去了。

  诧异之余,随口问了一句什么任务,这才从贴身亲卫嘴中得知,清水县令书函求救,半路上那名送信的姑娘不知所踪。

  据说那名送信的姑娘似乎与徐副将相识。于是徐副将便亲自带了一队人马,同那名叫易清的师爷一同前去搜寻那名送信的姑娘了。

  闻言傅凌云心急如焚,连枫见他脸色不好,忍不住安慰他:“少爷,楚姑娘一介女流,怎么可能会牵扯到朝廷的事里来,许重了名的。”

  傅凌云摇摇头,“易清,你道是哪个?”一脸牙疼的看了一眼连枫,自行从军营的马房里挑了两匹看起来脚程应该不错的良驹。

  连枫一边换着马鞍,一边寻思着他的话。“师爷?易清?易清……亦清……陆亦清?十一……?”想到这里,他不禁要惊叫出声,却被傅凌云一个手势制止。

  接过连枫递过来的缰绳,傅凌云无奈的苦笑了一下,翻身骑上了马。“走吧!”

  也不知道是和他前世犯冲,还是他存心喜欢和自己抢上一抢,争上一争。但凡自己喜欢上的东西,他总会机缘巧合的遇上,也无不列外的会被他看上。

  连枫一脸坏笑的也翻身骑上马,勒着缰绳喝着马稳了几步。“少爷,你这是在担心楚姑娘被人抢走了?”

  只见他竟脸红不语,大声喝了一声“驾!”,骑着马如同离弦的疾箭一般,一马当先的冲了出去。

  “少爷,等等我~”连枫连忙策马跟了上去。

  两人一路疾驰来到了葫芦山,安置好了马匹,与易清和徐勇前后脚,也摸着黑上了葫芦山搜寻楚青若。

  今夜的葫芦山,夜色格外的清冷,银辉般的月光撒在葫芦山上显得分外的冷冽逼人。这样美丽的夜晚,却注定了是个月黑风高的杀人之夜。

  楚青若摸着黑在山洞里爬行了许久,终于在她感觉自己的裙子就快被磨破了的时候,一阵潺潺的流水声和一道光亮吸引了她的注意。

  “没想到这山内竟然还有这么大一个洞!”楚青若钻出爬行许久的洞,扶着酸疼的腰,揉着疼痛的膝盖。

  借着山洞顶上的一个拳头大的洞中透出的光,她把这个山洞打量了一番。

  这是个如倒扣的圆锅般的山洞,四面上下布满了石笋,山洞的中间自上而下长着一根巨大而又笔直的石笋柱,笋柱的下面是一个天然水池。水池里是一汪清澈的池水,看起来纯净甘甜。

  整整渴了一天的她,从头上抽出一根银钗放入水中试了试,确定了没有毒,这才捧起一捧水喝大口的喝了起来。甘甜的水滋润了她的心脾,楚青若发出了一声满足的赞叹声。

  “什么人在下面?”洞顶的小洞里突然传来一声大喝,把楚青若吓了一大跳。

  “你是谁?我被困在山洞里了,你能救我出去吗?”楚青若欣喜万分,这个山洞除了来时的那条路别无其他出路,她正在为万一原路返回遇上那群追捕她的人怎么办而犯愁呢。

  “女的,是个女人的声音!”洞顶上的人声大惊小怪的叫着,声音随着那人离洞口越来越远。

  “哎……你等等……请你帮帮忙传个话,可……不可以……”未等她的话未说完,听声音,那人已然走远。沮丧的回到水池边,垂头丧气的坐在地上抱着自己的膝盖叹气。

  “在哪里?”山洞上又响起了人声,这声音听着有些耳熟。

  “就在下面这个洞里!”刚才被吓跑的人带了一批人过来回来了,只是不知是敌是友,楚青若心中忐忑。

  “楚姑娘,是你在下面吗?”

  竟然是易清的声音!

  楚青若高兴的站了起来。“是我,长筠兄是你吗?”

  洞口传来一阵刻意压低了声音的欢呼雀跃生:“太好了,总算找到楚姑娘了。”

  “青若,是我,别怕,我们这就凿开洞口想办法救你出来!”易清松了一口气。

  “不用凿开洞口,这里有一个出口的,就是上山的那条路上了第一个平坡你们去那里等我吧。”

  “哦?原来是这样,那好,我们会在那边的洞口等你的。”

  渐渐看到洞口了,只是她还来不及高兴,便听到洞口传来一阵阵兵刃相交的响声,和有人受伤时发出的惨叫声。

  这是怎么了?莫非长筠兄他们和绑架追捕自己的人遭遇了?

  拨开草丛悄悄的往外看,只见不远处,一个灰衣人正护着为了寻找自己而弄得满身狼狈的易清站在一颗树下,单手持刀护在胸前,另一手则像母鸡护小鸡似的将易清护着身后。

  再看不远处,有两伙人正在厮杀,一边是一群黑衣蒙面人,一边是一群身穿官兵军服的兵丁。

  那群黑衣人莫不是就是今日绑架自己的人?

  可看着又不像,那些蒙面人似乎目标非常明确,个个前赴后继不要命似的往易清的方向突击,而且起手落刀干脆利落,没有半点花哨,几乎是刀刀要命!

  虽说打架的最高奥义,就是为了要在最快、最短的时间里,有效的使对方丧失战斗或者抵抗的能力。

  可看着这些人的身手,即便是她这个不会武功的,都能一眼看出来,这些人的武功绝对不是拿来打架的,而是用来杀人的!

  他们是杀手!职业的杀手!

  许是楚青若从未见过这样的场面,见到一名兵丁被黑衣人一刀刺穿了腹部时,她终究还是没忍住,发出了一声细微的惊叫。

  声音不大,却还是惊动了那群黑衣人。“草丛里有人!”

  “上面有话,一个不留,不许有活口!”

  “呵,那就只好怨他(她)自己命不好了,给我杀!”

  一把明晃晃还带着未干血迹的刀,顷刻间便奔着楚青若这边而来。易清和护着他的袁统领忍不住揪起一颗心,看样子,今晚她是要受到他们的连累了。

  “楚姑娘,小心!(快跑!)”

  眼看着锋利的刀刃离自己越来越近,近的几乎可以听到自己额头的碎发,被割断时发出的断裂声时,“呛~”一声龙吟虎啸,一把紫金虎头刀从一旁伸了过来,架住了砍向她的戒刀。

  楚青若惊魂未定的顺着救了她的那把刀望了上去,原来救了她的是一个三十来岁,身材高大的汉子,脸上微有些络腮胡子,看着甚是威武刚猛。

  大胡子架住了黑衣人的刀后,冲着楚青若咧嘴一笑:“楚姑娘,我是徐勇!”

  袁统领护着易清,连着砍翻两个黑衣人来到楚青若藏身的草丛。

  “青若,你平安无事真的是太好了!”

  易清有些激动,虽然她的衣衫有些破损狼狈,脸上像花猫一般黑一块白一块,可幸好,人却是无恙的。

  “爷……额……师爷,要不你带楚姑娘先下山,我去帮徐副将一起给你们断后!”

  袁统领看那些久攻不下黑衣人,心中焦躁不已。

  易清看了眼身边满脸紧张的楚青若,毫不犹豫的牵起她的手,便往山下跑去。“好,那你们自己小心些!”

  两人在下山的路上一路跌跌撞撞的跑着,身后的黑衣人眼见自己的目标就要跑脱了。

  想要去追却又被刚加入战斗的袁统领,和已经杀得兴起的徐勇缠的脱不开身,无奈之下伸手打了个又长又响的鸣哨。

  “山下有伏兵!”易清恨恨的看着山下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点点火把光亮,一拳砸在树干上愤愤不已。

  楚青若却毫不气馁的反过来拉起他的手,拖着他往路边的树林子里向着山上跑去。“不能下山,那我们就往山上跑,我相信山上一定另外有路可以下山!”

  两人往山上跑去,楚青若渐渐的体力不支,腿一软竟跌倒在地上。

  易清伸手扶住了她,刚站直身体,一把带着扑鼻血腥气的钢刀带着一股凌厉的暗劲,自上而下向他们砍了过来。

  暗叫不好,一歪头,易清的眼角余光瞟到一道寒光,贴着他的耳朵便过去了。

  连忙用力推开身边的楚青若,在地上连打了两个滚,险险的避开了这一刀。

  易清爬起来,拉着楚青若又往前,只是跑了没几步,左前方又来一个黑衣人,举着刀对着他就是当头一刀。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