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十五章 患难真情

第十五章 患难真情

  易清急忙地拉着楚青若连连后退了几步,险险避开。这时陆续又上来几个黑衣人把他们团团围住,使他们再也无路可逃。

  一群黑衣人就这样在林子里包围了他们,却不知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从后面赶上来的傅凌云和连枫跟在他们后面,悄悄地一个接着一个,不动声色的干掉了几个黑衣人。

  就在前面的黑衣人赶上了易清,正要加害于他的时候,傅凌云一记横扫千军,把在场的那几个黑衣人全都打翻在地,救下了以为自己这次死定了的易清。

  有了傅凌云和连枫的加入,原本僵持不下的局面顿时有了巨大的反转。

  袁统领和徐勇各自干掉了手上的那几个纠缠不休的黑衣人后,很快的加入到了他们这边的战场。

  渐渐地黑衣人落了下风, 黑衣人首领一边做着困兽之斗,一边眼看着自己的同伴一个个倒地,死的死伤的伤,节节败退。

  故意买了个破绽,虚晃一招,就地一滚,他竟然来到了楚青若的身边,一把抓住了她的手,快速的把她拉到自己的身前,举起了刀架在了她的脖子上!。

  惊讶的连枫和徐勇,各自干掉了最后两个负隅顽抗的黑衣人以后,与面连怒容的傅凌云一起三面包抄了那个挟持着楚青若的黑衣人。

  易清不顾自己一身狼狈怒骂:“快放开她,一个堂堂男儿挟持一个妇道人家,算什么英雄好汉!”

  连枫翻了个白眼:人家是杀手,本来就不是什么英雄好汉。您这激将法根本不管用!

  果然,对方紧了一紧楚青若脖子上的刀,紧张兮兮的不停地目光在他们急人的脸上打量着。“你,你们要我放了这个女人也行,把这师爷给杀了,我就放了他。”

  “嗨呦,我这小暴脾气哈,你都这样了还惦记着杀人呢?信不信老子拧断你的脖子!”徐勇大怒。

  “少废话,杀不了这人,我回去也是个死,不如我就拉着这女人一起死,死了也有个人垫背!”面对着四个人的步步紧逼,黑衣人气急败坏的边说边往后退。

  易清怒极反笑:“好个金阳郡,当真无法无天到如此地步了吗?你不怕死,那你怕不怕满门抄斩,株连九族?”

  “放屁!少给老子危言耸听!你一个小小的师爷,什么满门抄斩,株连九族,你吓唬谁呢!旁边的那几个,你们快动手,不然我,我真杀了这个女人哦!”

  黑衣人依旧不死心的边退边谈判,不知不觉竟来到了山顶,回头一看背后赫然发现自己的身后竟然是个悬崖,这高度跌下去,恐怕不死也要残废!

  楚青若被刀架在脖子上,只听得一阵山风呼啸,猜想到应该到了悬崖边了。想着自己有可能一个不小心就掉下悬崖,害怕之余却是飞快的思考着如何才能让自己平安脱身的方法。

  看着对面四双焦急的眼光,楚青若突然灵光一现。发出一声惊叫,抬起脚,然后狠狠地往那人的脚上踩去。说时迟,那时快,她对面的三条身影几乎同时窜上前。

  连枫一把抓住那人的刀,用力往上一抬。徐勇冲上前,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一把拧住那人的胳膊,往后一柠。

  那人被拧的翻转身来,面向着悬崖,一个重心不稳,前冲去。

  情急下,求生的本能使那人松开了原本抓着刀子的手,抓住了楚青若后背的衣裳,竟把她拉得仰面一倒,和她一起摔下了悬崖。

  眼看着就要够到楚青若手的傅凌云见此情景,不禁目眦欲裂,在众人的惊叫声中毫不犹豫的纵身一跃。

  楚青若正要抓住傅凌云送过来的手,突然背后一股力量带着她往后倒去,同时感到自己的身体正在下坠。混乱中又看见傅凌云向她伸着手飞扑过来。

  电光石火间,这只温暖的手抓住了自己。

  “小哥哥~~~”楚青若绝望的喊道。

  傅凌云咬着牙抓着她的手,另一个手紧紧的攀着一根藤蔓。“抓紧我,勿要松手!”

  终于藤蔓支撑不住两个人的重量,发出咔嚓一声断裂,带着两人继续往下掉。

  “楚姑娘!”

  “少爷!”

  悬崖上几人同时惊叫,徐勇和连枫飞奔上前企图拉住藤蔓。藤蔓断裂的速度太快了,未等他们伸手,已经把傅凌云和楚青若狠狠地抛了出去。

  随着她的惊叫声,两人重重地坠下,又像荡秋千一样被甩向崖壁,眼看着就要粉身碎骨。

  咔嚓,又是一阵藤蔓断裂的声音,两人又被重重地抛在了地上。

  他们……没事?

  原来摔下来的时候,傅凌云一直紧紧的把她护在了怀里一起掉进了悬崖边的一个隐蔽的山洞里。

  被狠狠砸地上的他,背先着地,伴着一声闷哼,将楚青若像个婴儿般紧紧地护在胸前。

  “小哥哥,可是伤着了,来我扶你。”楚青若从他的怀里爬了起来,心疼不已查看着他的周身。

  被他护在胸前的自己除了勾破几处衣衫外倒是毫发无伤,只是不知道护着自己的他有没有受伤。

  傅凌云强忍着背上的疼痛,坐起身来,伸手抚平了她因为紧张而紧皱的眉头,温柔的说道:“我无事,勿要担心。”

  楚青若低垂下头,浓密的刘海恰恰好的掩住了她满眼担忧:“小哥哥,你怎么那么傻,你为什么要跳下来。为了救我一命,你也要赔上一命,不值得!”

  傅凌云情不自禁:“为你,值得!”

  早在第一眼见到她,他便知道自己的一颗心已经失落在了梧桐村。天知道这些年他是怎么熬过那些磨人的相思,又是如何不止一次的幻想着他们再次见面的场景。

  他自知自己不善言辞,便在空暇时,把诗经上所有最动人的诗句背了个滚瓜乱熟。原本打算一到自己及冠便上门提亲,怎料边关战事吃紧,无奈之下只得奔赴前线,在边疆一待就是三年。

  这世上原本就有一些人,你只要看上一眼,便知道她便是自己寻寻觅觅的另一半,不需要任何理由,也没有任何原因,只一眼便是万年。

  楚青若闻言含泪轻笑出声:“小哥哥原来是个傻瓜!”

  自己又何尝不是个傻瓜呢?早在花灯会上他出手救了自己和周妈妈的时候,便心中隐约的开始期盼,有朝一日能在重新遇到这位冷着脸救了自己的小哥哥。

  虽然她也知道人海茫茫,也许永远也不可能再遇到彼此了,可她还是在心底深处,默默地,深深地期盼着。

  这些年也不是没有人上门提亲,都被她以父母不在身边不能擅定亲事为由,拒绝了一个又一个上门提亲的人。

  看着是个名正言顺的理由,可这份名正言顺的背后,却只有她自己知道究竟是为了什么。即便是亲近如周妈妈都不曾洞悉到半分。

  他仰起头,轻轻拭去她的泪珠。“心悦于卿,山木同知!”傅凌云在楚青若的耳边轻吟。

  一时间,她的心中如喝醉了一般微醺,低下头红着脸轻吟:“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傅凌云惊喜的看向他身边的小人儿,如痴如狂,他的小人儿也说心悦他。

  原来这些年的相思,终究不是一厢情愿的!

  激动地揽紧了他心心念念的小人儿,他的心潮澎湃得如狂风海浪般,久久不能平静。

  被他紧紧拥着的楚青若则轻轻闭上眼睛含羞轻喏,满脸通红的与欣喜若狂在他波涛汹涌的情潮中与他一同沉沦,浮溺……

  在这仿若与世隔绝般的山洞中,他们紧紧相拥,轻声的互定下盟约,一同许下了生同衾,死同穴的誓言。

  时光仿佛在这一刻静止,天地间唯有彼此的心跳,直到洞口照进了一抹皎洁的月光,两人才互相搀扶着起身看向掉进来的方向。

  原来,他们掉进了这座山半腰上的一个隐蔽洞口里。此处的悬崖不高,崖壁却是垂直的,悬崖的底下有一个水潭,看着不大却深不可测。

  而这个山洞就在水潭,和他们掉落下来前的那个崖头的中间, 洞口已经长满了藤蔓,密密麻麻的遮住了洞口,所以至今没有被人发现。

  傅凌云在洞口的地上捡了几根干燥的枯枝,又从怀里掏出了火折子,点燃了举手往四周照着看了一圈,

  山洞的尽头是一团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不知通往何处。

  “小心,跟在我身后。”见楚青若有些害怕,他伸手拍了拍她的后背安抚着她:“勿怕,有我在。”

  因为他这句话而感到心安的楚青若露出一抹灿烂的笑容,点点头跟在他身后,任他牵着自己的手一起往山洞深处走去。

  山洞里的路越走越矮,从起初的直立,到后来猫着腰,最后只能跪着爬行。

  走在前面的傅凌云感到脸上隐约还有风吹过来,手里的火把也还没熄灭,心知这条路一定是通的。于是两人一合计决定继续往前行,若是行不通,大不了再退回山洞口便是。

  两人在地上爬行了大约三四盏茶的功夫,前面的傅凌云突然停住了。后面正在努力埋头苦爬的楚青若,没料到他会突然停下来。一时停不住,竟一头撞上前面的傅凌云。

  就听一声响动,一抬头傅凌云不见了!楚青若急忙往前爬了几步,低头一看。原来地上有个两人宽的天然石洞,一人多高。

  傅凌云正在下面仰着头,揉着他那不知是摔疼了,还是被楚青若头上的钗子扎疼了的屁股,一脸幽怨的看着楚青若。

  楚青若“噗呲”一下笑了,问他:“摔疼了吗?”

  “无事。”又被她看见自己狼狈的一面,傅凌云的脸有些发烫。

  “下面什么情况?有没有路?”她问。

  “跳下来。”想想不妥,又加了一句:“我接着你,放心!”

  楚青若一咬牙,闭着眼把心一横跳了下去,不出所料的被傅凌云稳稳地一把接住。

  充满弹性的手感,柔若无骨的娇躯,傅凌云闻着怀里的小人身上若有若无的体香,竟有些恍惚的不知身在何处。

  注意到了他的不对劲,连忙从他身上跳了下来,垂着头扭过身子,背对住他来掩饰自己的尴尬。

  靠在他挺拔的身躯上,感受着背上强壮而有力的手臂紧紧的托着自己的身体,一股强烈的安全感不禁油然而生。

  傅凌云内心承认,他刚才被陆亦清拉着她躲避追杀时,两人和谐登对的身影深深的刺激到了。

  想到自己这段时间一直小心翼翼,心心念念的小人儿陪着陆亦清这混蛋一起冒险,还险些遇到危险,心里就没来由的一阵酸涩,不是滋味。

  他的脸烫了又烫,身上的温度滚了又滚,他从小便被教育行事一定要沉稳,常年的自律不允许他由着着自己的性子做出这样的孟浪之举。

  可他曾听徐叔的部下说过,追媳妇不能要脸,要脸的都没有媳妇!

  终于咬了咬牙,也罢,反正自己是一定要她做自己的媳妇儿的!这脸面么……还是先放一放吧!

  一把扳过楚青若的身子,在她惊讶疑惑的目光中,傅凌云把眼睛一闭,就要狠狠地吻住了她的嘴。

  见到他此刻神情甚是古怪,楚青若大煞风景的问道:“小哥哥,你怎么了?是哪里摔疼了吗?”

  闻言如惊弓之鸟,他有些心虚的放开了她,背过身喘着粗气平复着自己的呼吸。“无,无事。”

  再回过身脸上已是一片云淡风轻,“地滑,小心。”唯有两只红的发亮的耳朵出卖了他。

  楚青若自是明白他刚才想做什么,“既然没事,那我们继续往前走吧,看看前面到底有没有出路。”

  抿嘴偷偷笑着,她弯腰捡起火把,很自然的牵起了他的手向山洞中几个洞之一走去。

  心虚的傅凌云顶着一张大红脸,低头看着两人紧紧相握的手,冰山似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微不可查的憨笑。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