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十七章 噩梦重来(一)

第十七章 噩梦重来(一)

  一日楚青若从学堂放了课,正匆匆的要赶往衙门去上工。忽然就听到背后有人喊:“青若~”

  回头一看,一个三十多岁皮肤黝黑,一身粗布荆钗,一手提了个篮子,另一个手则牵着一个十二三岁的虎头虎脑,黝黑憨厚少年的妇人。

  楚青若认得,是以前也是她们村,但去年搬到别的村居住的姚大娘和她的儿子强子。(傅凌云买下了姚家的房子。)

  “青若,好巧啊,你怎么上县里来了啊?”

  “青若姐。”强子,这个十二岁虎头虎脑的少年,黝黑的脸上透着一丝的腼腆。

  “强子乖。我来办点事儿,姚大娘、强子你们怎么也在清水县啊?”

  “我们也是来办事儿的。这不刚办好,准备回去呢!”

  “姚大娘你们现在住在哪儿?”

  “我们现在住在棒槌村!”强子抢着回答。

  棒槌村可不棒槌,不但不棒槌,而且前朝还出过好几秀才,举人。

  几十年前,还出过一个状元。是这里十里八乡公认的风水宝地,所以那里的宅子也是十里八乡卖得最贵的。

  “青若,你大叔前几天上来凤镇办事的时候,无意中看见一个人。”姚大娘吞吞吐吐。

  “什么人?”听到来凤镇,楚青若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

  “蒋永福。”姚大娘看了看四周,压低了声音说道。

  听到这个名字,楚青若一下脸色刷白。

  “青若,你没事吧?”姚大娘关心地问道。

  “没..没事。他,他怎么出来了?”

  “谁说不是呢?你大叔在来凤镇的街上,远远的看见他以后,就找人问了一下,说是在里面和人打架,伤到了……那里。

  在家里养了大半年,上个月刚好利索便有出来到处走动,听说还打算寻你呢。青若,你自己要小心点。出门千万别给他撞见!”

  “哎.哎..我知道了,谢谢姚大娘提醒。”楚青若心神不宁的点点头。

  “你心里有数就好,自己小心着点。那行,那我们就先回去了!”

  “青若姐再会,有空记得来我家玩哦!”强子依依不舍的挥挥手。

  告别了姚大娘和强子,楚青若来到马车行,坐上了去县城的马车,望着车窗外,飞快往后移动的景色,楚青若不禁想起三年的事......

  三年前,楚青若随着周妈妈去了来凤镇赶集会。在集会上被当地一名小霸王高博看上,硬是要抢她进府做通房。

  集会本来就人多,这一场热闹又引来了更多赶集的人围观,场面相当的混乱。

  混乱中,她的一方帕子不小心弄丢了。

  后来傅凌云把她护了下来,还一路护送她们主仆二人回到梧桐村,方才得了安全。

  原以为就这样平安无事了,谁知道这才是噩梦的开始。

  过了几日,有个富家少爷,领着几个狗腿子,敲响了她家的门。进门便说他是与楚青若私定了终身的,今天来接她过门给自己做四姨太!

  狗腿子上来一口一个四姨太,喊的周妈妈操起了菜刀要和他们拼命。

  来的这个富家公子,正是蒋永福。

  蒋永福也是来凤镇人,与小霸王一文一武,号称“来凤双煞”。

  小霸王高博虽然也作恶,但他是坏在明面上的。他的恶是骁勇斗狠的恶,和蒋永福不一样。

  蒋永福,当时十九岁。长到也算五官端正,中等身材,微微有些儒雅之相,平日酷爱文人打扮,通常都着一袭浅青色文竹长衫,看起来倒也有几分温文尔雅的样子。

  只可惜此人心机深沉,心思歹毒,而且心狠手辣。眼神里时时透出的邪恶之息,使他整个人看起来像一条静而不动,却又随时蓄势而发的青蛇,让人心惊胆战。

  十里八乡都在传言此人有特殊癖好。来凤镇四周有不少稍有姿色的少男少女死于他。可以说是劣迹斑斑,满手血腥。

  死在他手里的的那些个人命,有的是卖身为奴的,有的花钱骗来做长工的,有的是强娶来当小妾的。死了就给些银子给他们家做了安家费便了事。

  有些事者的家人也想要去报官,无奈身无分文,连写个状纸不会,都没钱写。只能这么生生的打落门牙活血吞。

  无人状告,自然蒋永福也就平安无事了这么多年。

  蒋永福在那天来凤镇花灯会上,那场混乱里瞧见了楚青若,觉得这小丫头长的太好看了,十里八乡都没有她这么漂亮的。

  那小嘴红润润的像颗小樱桃,真想咬一口。还有那身子.......

  总之,对楚青若产生了各种的想法。

  当下喊了狗腿一路盯梢,跟到了梧桐村,摸清了地址。回到了家以后,又有狗腿献上一物:楚青若混乱中遗失的帕子。

  蒋永福一拍大腿,有招了!

  然后就有了那天,蒋永福上门逼亲这事儿。

  他从怀里摸出了楚青若的帕子,闻了一闻,闭上眼睛回味了一下,递到周妈妈眼前晃了晃:“看看,这可是你家小姐的?”

  周妈妈一看,果然是小姐的帕子,不过这块帕子那天在来凤镇已经掉了!

  原来竟是被这恶人捡了去!

  蒋永福见周妈妈的脸色大变,得意的推开她,大摇大摆的走进院子,一挥手,狗腿子们一拥而上把她按在地上,捆了个五花大绑,顺手还关上了院门。

  刚巧九岁的强子一蹦一跳从田里回来,来找青若一起去玩耍。

  刚爬上青若家的墙头想要喊她,便看见一群人凶神恶煞的按着周妈妈,吓得他赶紧缩头撒丫子就跑,跑到田边嗷一嗓子大哭起来。

  问他为啥哭。强子抽抽泣泣着说:有坏人欺负周妈妈和青若姐姐。姚大叔明白了,准是有人见她孤身一个女人带着孩子,想欺负人。

  立刻招呼同村的十几户人,男男女女几十号人飞快的赶了过去。

  楚家小院里的一众狗腿绑住了周妈妈,楚青若在房里再也沉不住气了,打开了房门,飞扑到了她的身边。怒目圆瞪:“放开她!”

  蒋永福那日见到楚青若的时候,只是远远的望到几眼。如今这么一个俏生生小美人离他只有咫尺的距离,他是无论如何也按耐不住了。

  朝左右使了个眼色,两个狗腿立马会意的拖起她,一把撸干净桌面,把她正面朝天按在了桌上。

  那时,楚青若毕竟只有十岁,人小力道轻,被两个身强力壮的狗腿子压的是纹丝不动。唯有拼命的踢动两条腿,试图不让那恶人靠近,一面放声大哭,大喊救命。

  蒋永福左右闪躲了一下,瞅准时机一把抓住了她的脚踝,趁机站到了她的身前。

  捏着她的脸,把嘴凑了过去,嘴里还念叨着:“你放心,本公子心悦与你,等完事儿了,本公子一定把你带回去,绝不会辜负你的。”

  楚青若拼命摇着头,左右躲闪他那恶心的嘴巴。一面急叫救命,巨大的恐惧充斥着她的心。

  见她不肯让自己亲吻,蒋永福生气的抬起头来,狠狠的在她的手臂上拧了一把,几乎要拧下她的一块肉来。就听楚青若一声惨叫,几乎要昏死了过去。

  她那痛苦的神情,彻底的愉悦了蒋永福的心情。

  地上被,五花大绑又堵住嘴周妈妈,早已泪流满面,发了疯一样,几次拼命挣扎着站起来,想用自己的头撞死蒋永福,哪怕与他同归于尽。

  无奈被这帮狗腿死死按住,只能在地上发出绝望的呜呜声。

  就听刺啦一声,楚青若的外衫被撕开了,她在绝望中放声尖叫。

  就在此时,大门“咣”一下被人一脚踢开。

  梧桐村的村民,以姚大叔和村头的佃户长贵为首的一群人冲了进来,把蒋永福和他的狗腿子们,团团围住。

  二三十个人手拿锄头扁担,围着五六个手无寸铁的恶奴。

  恶奴们见冲进来的村民们人多势众,又来势汹汹,早就吓得面无人色,缩成一堆瑟瑟发抖了。

  反观这个蒋永福,倒是个硬气的,放开了楚青若,还一派斯文的理了理衣衫,清了清嗓子刚要开口说话,就听人群里有个大妈愤怒的喊道:“打他,这个畜生!”

  瞬间群情激愤,“打死他,打死他!打死这个畜生”

  大伙一起冲了上去,你一拳我一脚的把包括蒋永福在内的几个人,生生的打的他们抱着头团做了一堆。

  楚青若趁机松开了周妈妈,主仆二人抱头痛哭。

  村长和里正闻声赶来,劝住了大家。叫人找来了绳子,把作恶的这几个全部都捆了起来,来到周妈妈和楚青若的面前,问她们打算怎么办?

  是游一下街就放了呢?还是要报官?

  主仆二人还未开口,村民里已经有人叫道:“游街有什么用,都敢光天化日下就干起这么下作的事了,他还会怕游街?”

  “对!报官!真是个畜生,青若才十岁,他都下得去手!一定要报官,不能轻饶了他!”

  “报官!狠狠的打他的板子,这个畜生!”

  “对,让这个衣冠禽兽蹲大牢去!”

  愤怒的村民们七嘴八舌的说道。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