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十九章 恶魔来袭

第十九章 恶魔来袭

  她的脸一瞬间血色退尽,只剩下惨白。

  蒋永福很满意看到她那张充满恐惧和绝望的脸。

  他喜欢看到女人在他胯下尖叫求饶的样子,让他充满了男人的骄傲感和满满的成就感。

  她现在的表情,让他还没开始,就已经兴奋万分,叫他如何不心悦?

  跑!

  楚青若突然反应过来,一把扔开手里包袱,用自己最快的速度,向门口跑去。

  蒋永福一个箭步上前,一把拉住了她的手,将她拽了回来。抬手用尽全身的力气,狠狠的一巴掌,扇在了她的脸上,一下便将她给打蒙了。

  她只觉得眼前金星直冒,房间里的景物忽然摇晃了起来,两脚突然一阵无力,身子变得沉了起来,耳朵里嗡嗡作响。

  蒋永福上前用一只手反钳着她的双手,一手反手拉过了一张椅子,把她重重地甩在了椅子上,抽出别在腰里那根腰带,又将她的手反绑在了椅子上。

  转身关上了门,他又解下了自己的腰带,把她的脚捆在一起,固定在了椅脚上。

  最后又向房间内环视了一圈,从桌上的笸罗里拿起了一件正在缝补的衣服,用剪子剪开,撕了一条下来随手揉成团,塞进了她的嘴里。

  楚青若慢慢从那个巴掌里缓过劲来,却发现自己已经被绑的一动也不能动,嘴里也被塞了东西不能喊叫,心中不禁一阵害怕和绝望。

  蒋永福兴奋的看着她绝望的小神情,快速的脱下自己的衣服,丢在了地上。又上前三两下将她的衣服也撕扯了个干净。

  望着她一身娇嫩赛雪的肌肤,忍不住赞叹,这是他见过的人里,皮肤最嫩滑最娇嫩的。

  蒋永福一边用舌头舔着自己口干舌燥的嘴唇,一边轻轻的用指背,一点一点从她的手臂划到了她的脖子。

  楚青若只觉得他的手指像一条冰冷的蛇,顺着自己的胳膊向她的脖子慢慢地爬了上来。任她如何努力的闪躲,却怎么躲也躲不掉那种令人作呕的窒息感。

  被蒋永福一棍打晕扔在了院子里的周妈妈,在额头剧痛中悠悠的醒来。睁开眼,看见眼前一片血红,忍不住伸手在自己的脸上抹了一把,低头一看,一手的鲜血!

  她咬着牙用力的把身体翻了过来,屏着气奋力地爬到门口。靠着门的支助慢慢坐直了身体,伸手勾到门闩,用手指一点一点艰难的扣开门板,一头滚了出去。

  “救命......快来人....救救……救救……我家小姐!”周妈妈虚弱的叫到。

  恍惚间,见到三条人影飞奔了过来,周妈妈心想,终于有人来了,这下小姐有救了,松了口气眼前一黑,伏在地上,筋疲力尽的喘着粗气。

  三个飞奔过来的人影,正是傅凌云、连枫和李二哥。

  听李二哥说早上村里人发现全村的狗突然全被人毒死了,不禁让傅凌云联想到昨晚在村口等楚青若的时候,感受到的那股躲在暗处不同寻常的恶意。于是便带着连枫随着李家二哥赶往梧桐村。

  谁知几人才刚刚踏进村口,大老远就看见周妈妈满头是血的从院子里滚了出来。三人立马飞奔了过来,周妈妈却一头昏倒在地。

  李二哥翻过周妈妈,让她靠在自己的怀里,用力的掐住她的人中,只见她轻轻吐出了口气悠悠醒来:

  “快,快救救……救救小姐,那个畜生……畜生……”话未说完手一垂,彻底的昏死了过去。

  傅凌云听了她的话,只觉得自己脑子里那根叫理智的弦,锃的一下断了。浑身的血全部涌到了头上。

  掀起了连枫后腰的衣服,一把拔出了他随身携带的匕首,双目泛红,握着匕首的手捏的咯咯直响,手背上暴起一根根可怕的青筋,三步并作两步冲进了院子,一脚踢开房门。

  眼前的画面让他越发的肝胆俱裂!

  只见往日里被自己放在心尖尖上的小人儿,如今竟然被剥去了衣服,奄奄一息的垂着头,反绑在一张椅子上。

  葱绿色的肚兜已经被解下,草草的扔在了一边,身上手臂上到处都是青得发紫的掐痕,还有一道道的抓痕和牙印,身上几乎没有一处是完好的。

  而那个披着人皮的畜生正蹲着了她的身前淫-笑着,伸出手正准备撕开她的亵裤!

  怒火中烧的傅凌云听见随后而来的连枫的脚步,大喝了一声:“不许进来,不许往里面看!”同时飞起一脚踢飞了正在做恶的蒋永福,迅速的脱下了自己的长衫盖在了楚青若的身上。

  蒋永福噗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躺倒在了地上,半天爬不起来。

  还没缓过劲来,就见来人如同凶神恶煞一般,一伸手揪起他的发髻,一路将他拖到房门口,一把将他扔了出去,当场趴在了院子里的地上。

  紧接着就觉得自己的两腿间一阵难以描述的锥心剧痛,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惨叫,翻了个白眼,昏厥了过去。

  李二哥抱着周妈妈进了院子,把她轻轻的放在了她的床上。转头交代了一句,“我去找大夫。”低着头,脸色沉重的走了。

  同样愤怒的连枫,故意促狭的伸手拔掉了插在蒋永福胯间的匕首,又把他从昏厥中痛醒,发出一阵阵痛呼,双手捂着裤裆,满地打滚。

  傅凌云关上了房门,解开了小人儿身上的绳子,把她打横抱了起来。轻轻地将她放在了床上,转身又捡起了地上的肚兜为她穿上,然后拉过一旁的的薄被,小心的给她盖上。

  出门反手为她关上房门,走到院子里看着地上这个龌龊的东西,傅凌云冷冷说:“我要他生不如死!”

  “是!”连枫也觉得,就这么弄死他,有些便宜了这个人渣。

  吩咐完,傅凌云寒着脸转身进了厨房,默默的打了一盆水,扯了块帕子走进了房间。

  打湿了帕子,轻轻的为她擦了脸又擦了身后,便静静地坐着床头边,等着她醒来。

  看到他放在心尖上的小人儿此刻毫无生气,一脸惨白的躺在床上,傅凌云心如刀绞。

  李二哥去请大夫的途中,顺道拜托了人去县衙门将此事告知了他爹,随后领着大夫回来了。

  不久得了消息的李叔和易清带着袁统领也匆匆赶来。

  进了院子,易清满脸阴沉一言不发,走到楚青若的房门口想进去探望探望她,却被从房里出来的傅凌云一个眼神阻止了。“睡了。”

  袁统领则是问了一句人呢?

  “厨房里。”连枫红着眼睛闷声回答道。

  “让大夫先在院子里等着!”袁统领走进了厨房,关上门。

  等在院子里的大夫就听见他进去以后,厨房传来一声惊恐的喊叫:“你要干什么?你要干什....啊啊啊啊~~”

  凄厉的惨叫过后,袁统领打开了门,用大拇指指了指背后,“大夫,这里的人,麻烦您给看看,看不好没关系,人别死了就行!”

  颤抖的走了进去,老大夫心惊胆战的低头一看地上的人,那叫一个惨哪~这人已经打的面目全非,满嘴的鲜血,右手手臂被折断了,胯下还淌着血!

  这几个究竟是哪里来的煞星,如此凶悍! 大夫抹了抹额头的汗。

  又经过仔细艰难的辨认,老大夫赫然认出,眼前的这个惨不忍睹的伤者竟是来凤镇一霸的蒋永福!

  这,这是老天爷开眼了吗?

  这里十里八乡的大夫、郎中大多互相都认识,哪家有什么病也都互相会传递信息。

  听说有几个大夫被请去看的病人,都是侥幸没被他弄死的,却生不如死的病人,男的女的都有。

  去看过病的大夫回来都直摇头,那些病人的状况,那叫一个惨不忍睹。

  满身的鞭痕、水泡、牙印。男子都是那里差不多被弄成了废人,女子除了被糟蹋了不算,更是体无完肤,不成人形。以后恐怕是再也生不出孩子了,这一辈子已经完了。

  就这样的一个人渣,硬是仗着家里有钱,这么些年一直都平安无事,直到前两年东窗事发,被县太爷判了斩监候,去年又被改了三年取保监候,真是没有天理!

  今日里这蒋永福算是应了报应了,确实不该给他治好,果然只要不死就行!哈哈!

  大夫忍不住笑出了声。于是一通胡扎乱包给他草草的医治了一下,就算了事!

  走出了厨房,大夫笑咪咪的对袁统领说:“壮士,我照找你的吩咐给他包扎好了。里面那位姑娘需要老夫一起开药方吗?”

  唰一下房门打开,傅凌云冲了出来一把揪住了大夫的衣襟,几乎要将他勒毙了。

  “你怎么知道是姑娘。”易清也不禁好奇,难道这大夫还有未卜先知的神通不成?

  “这位公子不要激动,有话慢慢说。”拂开了傅凌云揪着他的手,大夫缓了缓气,慢条斯理的说道:“看几位的身手,里面的那位如果是个小子,厨房里的那位也就近不了她的身咯,所以老夫猜测,里面的一定是位姑娘!”

  “你认识厨房里面的人?”

  “不仅我认得,这里十里八乡的,恐怕没人不认得。说起这人,也是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啊!”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