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二十五章 别离匆匆(二)

第二十五章 别离匆匆(二)

  “你!(你!)”两人同时开口。却发现对方也要开口说话。

  “你先说!(你先说!)”又是异口同声。

  “噗嗤~”楚青若忍不住笑了出来,这就是他的小哥哥。

  在外人眼里,他是个高傲又冷漠,甚至有时候,处理事情的手段异常决绝冷血的男人。

  可私底下只有她知道,他只是个不善言辞,却又外冷内热,动不动就脸红羞涩,再质朴不过的暖心人。

  傅凌云被她笑得一阵面红耳赤,喃喃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什么英明睿智,高冷果断,在她的面前统统都丢掉爪哇国去了,唯一剩下的只有自己那不断跳动,滚烫炙热而又一往情深的心而已。

  “小哥哥,你先说吧!”楚青若不再调笑他,轻咳了一下开口道。

  “嗯,”傅凌云深吸了口气,平复了一下心中的浮躁,转而异常认真坚定的扳过她的身子,让她和自己面对面的看着彼此。

  “我……”我想娶你为妻,青若!

  “少爷……少爷……”

  连枫从远处骑着马风风火火的边喊边飞驰了过来,打断了他想要说出口的话。

  “何事?”

  连枫一惯进退有序,极少会如此失仪,能让他如此不顾一切的,定是发生了什么大事!傅凌云顿时脸色顿变,急急的问道。

  “少爷,大事不好了!”

  连枫几乎是连滚带爬的跌下了马,向楚青若行了个礼之后,把他拉过一边,套着他的耳朵私语了一番。

  傅凌云脸色大变,劈手夺过连枫手里的缰绳翻身上马。

  骑上马之后,他回过头万分不舍的看着楚青若:“青若,军务紧急,等我回来!”不等她回答,便策马急急的离去。

  连枫也匆匆对楚青若做了个揖后,飞快的跟在他的后面离去。

  望着他远去背影,楚青若如鲠在喉。

  她,她还没有来得及告诉他,她就要回京城了呢……

  他,他这一走,他们又不知道何时才能再见了呢……

  *

  到了和易清说好集合的那日,他的马车早早便在平安镇的祠堂前停靠着了。

  易清的马车宽敞明亮,虽然装饰非常的低调,但所用的材料却是异常的考究,一看便是有身份的富贵人家的马车。

  和他停在一起的,还有这次楚家派来的马车。

  楚家虽是书香门第,她的父亲是京城最大的书院,南山书院的山长,但终究还是比不得官宦人家或富甲之家。

  整个府里一共也就两辆马车,一辆供主子们使用,稍是华丽宽敞些的。另一辆是供下人们采办使用的,自是小些破旧些的,坐起来颠簸些。

  这次来接楚青若的,便是这辆下人们采买用的马车,寒酸破旧,别说舒适,甚至连体面都谈不上。这正印证了,她那刁钻刻薄的继母对待她的态度,正如这辆马车一般极尽可能的刻薄孤寒。

  楚青若去了学堂向王老夫子道了别,又含泪挥别了李捕头一家,这才和周妈妈一起,慢条斯理的来到了祠堂前。

  两人手里只拿着几个简简单单的小包袱,里面装着这些年她们攒下来的银子、小院儿的房地契,还有两人换洗的衣服,东西不多。

  狗才们看到她们的行李如此简单,面上不敢有丝毫不恭敬,可眼神里却透出一股子轻藐来。

  果然是乡下地方长大的,就这么点家当,还说是小姐呢,这点家当却连府里的丫鬟都不如。

  假装没看到她们的眼神,周妈妈将手里的包袱放上马车,楚青若则故作亲切的问“哈口气”:“何妈妈的伤势恢复得怎么样啦?”

  其实她的伤势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只是走路仍有些不利索。

  心知这丫头诡计多端,她不敢轻易开口,怕又被她捉住痛脚,心中暗暗警惕着,脸上却牵强的对她笑了一下:“多谢小姐关心。”便不再开口。

  楚青若也不恼,伸手拿出了些散碎银子交于她,让她上镇上的糕点铺里多买些糕点,以备路上不时之需。

  等她一瘸一拐的买回来以后,又拿出了些银两,让她们再去馆子里买些吃食。说是马上中午了,她要当做午饭吃。

  “哈口气”暗地里气不打一处来,这该死的小丫头片子,就不会一次吩咐完吗?

  分明就是故意的!她这跑来跑去的刚回来,这死丫头竟然又说还要再去酒铺买几坛子酒来,她要带回去孝敬父亲?

  就这样来回折腾自己跑了好几遍,屁股上的伤口又破了。这该死的贱丫头!心里一边骂着,一边愤愤地朝楚青若撇了一眼。

  谁知这小丫头竟真的笑意盈盈的看着自己,那眼神仿佛在对自己说:“对呀,我就是故意的!”险些把她的鼻子都要给气歪了。

  就在她忍无可忍就要发做的时候,狡猾的楚青若一把抱起阿乖把手一挥:走!咱们出发!

  便和周妈妈钻上自己的车。把她没发作出来的一口气生生憋在的喉咙口,憋得她险些要吐出一口老血来。

  当初来的时候,大夫人想着这楚青若从小性子便是个软的,在这穷乡僻壤的地方吃了这么些年苦,定是巴不得快点回京,过回她那精贵的大小姐日子。

  所以来的时候只给她们批了一辆采办的马车,供她们四人使用。至于那小贱人么,让她自己雇一辆车自己一路跟着回来便是。

  哪里料到来了以后,这贱人非但不是个软的,竟还是个带刺的!

  看眼下这样子,想要叫她自己雇辆车跟在自己后面乖乖回去,怕是万万没有可能的。

  更让她想不到的是,这该死的破地方,那些赶马车的乡下汉子竟然说:去京城路途遥远,马车本就比骑马走得慢,又带了那么多女眷,一来一回都要小半年光景,怕路上有危险。

  还说回来的时候,万一京城没人雇他的车回平安镇这个小地方,这样跑一趟又费时间,挣的钱也不多。 所以打死了都没人肯去!

  见楚青若潇洒的挥手叫了声启程,马车下那几个妇人连同“哈口气”在内,一齐急急地拦住了她,面无人色地问道:“小姐这是……要我们走着回京城?”

  楚青若一脸无奈的说:“你自己看,这马车能坐得下六个人吗?要不你们自己个儿商量一下谁坐马车,谁走路?”

  “哈口气”回过头看看另外的三个,那三个也一脸惊恐的望着她。

  这一路千里,若是真走着回去,恐怕还没到京城,人就要交待在半道上了。哪怕是换着乘坐,那也要去了半条命!

  急中生智,她看了一眼旁边易清的马车,自作聪明的说道:“旁边那位公子听说也是去京城的,不若我去问他一问肯不肯捎上我们其中二人?”

  楚青若幸灾乐祸的撇撇嘴:“那随你,我可不管。”

  “哈口气”闻言急急拉了张妈妈一齐去问。

  谁知马车上的袁统领得了易清的授意,故意把眼一瞪,把鞭子摔得啪啪响,吓得“哈口气”她们一楞一楞的,又大声呵斥道:“你这几个不长眼的奴才,知道这车里坐的是谁吗?”

  俩狗才面面相觑:谁啊?

  袁统领将鞭子在车架上敲得邦邦响:“有眼无珠的狗东西,这车上可是我们大炎国宰辅的孙子,易清,易公子。就凭你们几个,有何荣幸能与当朝的宰辅的孙子同坐一辆马车?”

  楚青若闻言险些笑出声来,长筠兄真能吹,宰辅的孙子?那岂不是当朝的皇子?不过吓吓这帮狗才也好,看她们那副鹌鹑样,真是大快人心!

  碰了一鼻子灰,两人灰溜溜的回来了,另外两个妈妈则急得团团转。

  同来的四个人里,她们俩的身份最底下。如果非要有两个人走路,那“哈口气”断不会那么好心,让她们坐马车,自己走路的。

  “哈口气”走了回来,厚着脸皮对着楚青若又是施礼又是作揖:

  “我们身份低下自是不好与宰辅的孙少爷同坐一车,不如请小姐和周妈妈去与那身份高贵的孙少爷挤一挤?

  老爷京城有名的南山书院的楚山长,小姐是他的千金,这样的身份总是不会辱没了宰辅家的孙少爷吧?”

  楚青若闻言勃然大怒:“好你个刁奴,为了自己能有马车坐,竟要我一个堂堂书院千金与一名陌生男子同坐一车?”

  周妈妈也怒骂道:“何妈妈,你到底什么意思?你这是打算在作践小姐呢?还是作践老爷的名声?”

  见她们动了怒,四人齐齐跪下痛哭流涕:“小姐求求你,发发善心,若是我们几个这么老远的千里路,就这么走着回去,只怕走不到半路,我们,我们可就都要没命了呀~”

  楚青若暗暗冷笑,若不是有袁统领和易清在,只怕走路的就是周妈妈和她了吧!

  她故作动容,犹疑不决,假意的思量着。

  那几个奴才见了,越发卖力的求情。

  和周妈妈掩着嘴相视一笑,她故作为难:“那好吧,你们都起来吧,我这人呀,就是太心软。行吧,你们就再去问问那位少爷肯不肯再说吧。”

  这番话将“哈口气”听得满腹内伤。

  就她?还是个心软的?

  打老娘板子的时候,可没见你心软过!

  该死的丫头片子,别让老娘逮着机会,逮着机会老娘非弄死你不可!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