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二十七章 路遇劫匪

第二十七章 路遇劫匪

  “幸亏得到了一位义士相助,将年幼的我带回家中拜他为师传我武艺,我才得以生存。

  去年我下得山来,找他们评说公道。谁知他们竟买通了官府,一张状纸反将我告上公堂诬陷我招摇撞骗,谋人家财。

  那县令与他们交好,竟判我一个行骗之罪,打了我五十板子,将我赶出了县城。

  我养好了伤,再去与他们理论,他们竟找了一批打手与我交手。被我打败后,假意说要把家产归还与我,约我今日在明月搂签写收款凭条。

  也怪我自己蠢笨,不曾防备于他们。竟被他们在茶水中放了软筋散,四肢无力提不上劲来,打他们不过,被他们一路追打至此。

  若非姑娘与公子相救,只怕今日又是一场凶险。”

  那姑娘说罢,不禁悲从中来,伏在周妈妈的肩上犹自哀伤。

  楚青若听罢其言,心里一股同病相怜的感觉油然而生。

  想那曹秀莲小时候打她的时候,经常说的那句话:”你的爹的财产以后都是我和我儿子的。你个小贱人一文钱都不要奢想。”心中不禁暗觉讽刺。

  这世上就有那么些人,明明图谋算计着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却还能理直气壮的认为自己才是受害者!

  这样的人真真是厉害!

  能把黑白是非颠倒来说,还能说得自有一番道理,乍听之下头头是理,也是让人不得不佩服!

  这也是一种本事!大大的本事!

  屋外传来脚步声,是易清和袁统领回来了。

  “姑娘,我回来了,他们几个让我打跑了。”袁统领喝了一口周妈妈递过来的水,痛快的说道。

  楚青若将易清拉到一边,把这位姑娘的经历悄悄的同他说了一遍。

  “真是欺人太甚!”气愤的一拍桌子,他站起来走到床前:“姑娘,你姓甚名谁,我与你写一张状纸,你拿去衙门告状,不要怕,我等与你作证。”

  韩灵儿忿忿道:“没有用的,我那伯父本就与县衙里的老爷交好多年,这件事他又给了那县衙老爷许多的银子,我们是告不赢的。”

  易清语塞,是啊,金阳郡治下父母官贪赃枉法,老百姓求告无门的事还少吗?

  楚青若也走了过来:“那韩姑娘日后有何打算?”

  只见韩灵儿霎时脸色一变,满脸煞气,咬着牙恨恨说道:“等本姑娘养好了伤,再不与他们废话,姑奶奶一刀一个,杀了我那无良的叔伯与那狗官去!”

  周妈妈大惊:“这可使不得啊,韩姑娘,杀人可是要偿命的。你年纪轻轻还有大把的时光,何苦如此想不开呢。”

  易清:“是啊,韩姑娘,周妈妈说得对。你若有事,你叫你九泉之下的娘亲如何安心。”

  “我娘亲便是被他们活活气死的,他们不死,我此恨难消,寝食难安!”韩姑娘咬牙切齿,柳眉倒竖的说道。

  “韩姑娘莫要如此激动,听我说一句。你虽有天大冤情,也奈何不了这县令。如果姑娘不嫌弃,不如与我们一起上京,去京里告御状!

  把那个狗官告到天家面前去!你看怎么样?”楚青若劝慰她说。

  只见那姑娘叹了口气:“天家?寻常百姓哪那么容易就能见到天家。”

  楚青若笑了起来:“姑娘,你知道你眼前的这位公子是谁吗?”

  见那姑娘一脸疑惑,“你眼前站着的,不是别人,正是我们大炎国顶前头名状元的至交好友,易清,易公子!他呀,和你一样正是要进京告御状!”

  韩姑娘万万没想到,眼前这位平易近人的公子,竟也是要进京告御状的,眼中不禁升起了一丝希望。

  稍后,楚青若与易清两人退出了房间,让她一人好好休息。两人信步走到了客栈的花园。

  漫步在花园里,两人皆在沉默。

  “青若,你真想插手此事?”易清问道。

  楚青若叹了口气:“我原本只是想给她个念想,毕竟民告官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我倒觉得这件事我们可以管。”

  楚青若瞪圆了眼睛,吃惊的望着他。

  他见她如此可爱的神情,忍不住失笑出声。笑过之后,正了正色神情,语重声长说道:“青若有所不知,苇河县地属金阳王管辖。

  他的管辖内,贪污舞弊、苛捐杂税,早已民不聊生。

  当今圣上早想整顿于他,奈何那厮心狠手辣,所有的人证、物证都被他灭口的灭口,销毁的销毁。做的是干干净净,无一丝痕迹可寻,圣上一时间对那老贼竟也无计可施。”

  见楚青若露出沮丧的表情后,他又放柔了声音安慰道:“如今我们遇着这位姑娘,她所说的狗官,便是金阳王得力心腹之一。

  若那姑娘告成了御状,便等于做了金阳王鱼肉百姓的人证,这样皇帝整顿起金阳王来,也更容易一些。”

  “所以你是想以我的名义,收留她?把她带去京城藏匿起来,待到日后成为指控金阳王罪证的证人之一?”

  易清见她一点就透,忍不住夸赞:“青若果真是个通透的。不过我也是有我的私心。”

  “哦?”

  “方才听她说,被叔伯赶出门后,被她师傅所救学得一身武艺。我想你此番回家,你那后母必会百般刁难于你。

  袁叔虽武艺刚强,但终究是个男子。待你回到家中,他也不便继续跟随保护与你。不如你与那韩姑娘以主仆相称一同回去。

  一来也可在你身边相助于你。二来也方便藏匿于她的身份。不知青若意下如何?”

  楚青若沉思了一下,抬起头来看着他:“我是不介意,只是让她与我主仆相称,会不会太委屈了韩姑娘。”

  就知道她是个心地善良的好姑娘,易清温柔的一笑“这事,青若不用担心,我会与她相谈,问过她意见之后再做决断。”

  当晚,易清悄悄地叫过韩灵儿,两人他的房里密谈了一番。

  待到他们出发的那一日,韩灵儿跪在楚青若的马车前说道:“承蒙楚姑娘搭救,小女才得幸不致被人活活打死了去。

  请求姑娘可怜我已无处容身,若蒙不弃,愿自愿为奴照顾姑娘,以报救命之恩。

  楚青若也是假做推辞不却,勉为其难的收下了她。

  之后一行人继续赶路。

  七八天之后,出了金阳郡地界,来到了平川郡境内。

  大炎国有十二个郡,一百零八县。其中又以平川郡下的昌平县最为出名。

  据说昌平县民风彪悍民,家家户户皆是日出为农,日落为匪。此地有着高不见顶的山群和大片荒无人迹的丛林,便于躲藏。朝廷曾多次派兵围剿,都因此无功而返。

  那日楚青若一行人才进入昌平境内,几个狗才便嚷嚷着,连着赶了几天的路实在是熬不住了,想要歇息一下。

  楚青若无奈,只能找了个比较靠近道路的林子,停靠好了车马,一行人围着车马升起了火堆,坐下歇息。

  周妈妈从马车上拿出了干粮,分派给众人食用。

  袁统领一边啃着干粮,一边对楚青若说:“姑娘,此地土匪甚多,我们还是管快赶路要紧,不要在此多做停留的好。”

  她抬起头来,无奈地用嘴努了努一旁,一会儿嫌干粮不好吃,一会又嫌水是冷,唉声叹气,怨天怨地的何大娘子她们。

  “你看她们这样子,哪里走的快,若是勉强赶路,她们之中万一有人病倒了,只怕要走的更慢了。”

  易清站了起来走到火堆旁,接过袁统领的话:“我觉得袁叔说得对,听闻此地民风彪悍,若是在此停留,恐生出事端。”

  几人正在商量着,突然附近的草丛里一阵沙沙作响。

  众人一惊,袁统领更是动作迅速,提着剑就向发出声响的草丛奔了过去。

  半晌,袁统领回来了。摇摇头,没发现什么可疑的人,许是他们惊到了野兔之类的动物,草丛才发出声响来。

  警惕的易清还是觉得此地不宜久留,让青若熄了火,招呼着众人赶快上车。一行人匆匆的离开林子,继续赶路。

  又走了一日的山路,一行人来到了一座雄伟的山下。

  山上一望无际的林海,挂着尚未融尽的残雪,浩瀚广阔。众人皆为眼前如此壮丽的景色发出由衷的赞叹。

  一路慢行,众人来到了半山腰。半山腰有一大片挂满晶莹剔透的冰挂子的树林,树林下面的路边坐落着几间破旧的房屋。房屋顶上的烟囱里,升腾着袅袅的炊烟。

  自从他们出了苇河县,已经赶了十几天的路,一路上吃的都是难咽的干粮和冰冷的茶水。

  那几个娇气的狗才此刻看到有人烟,却是再也忍不住了,吵着闹着要在此地借宿歇息。

  她们想,在这里歇下,今晚可以热汤热饭的吃上一口,再不济来碗热腾腾面条也好过那干粮和冷茶。

  她们想不通,好好的一条路,怎么就成了孙少爷和袁管事嘴里的山贼横行了呢?

  架不住她们的闹腾,楚青若只能叫袁统领先去查探情况,看看安不安全。

  不料他竟是一去不回!

  众人久等袁统领不回来,那几个狗才按耐不住了。

  吵嚷着他定是自己一个人先热汤热水的享用起来了,纷纷下了马车拿了行囊,不顾劝阻的向那几间屋子走了过去。

  楚青若和易清深知,袁统领不是那样的人,这里面一定有古怪!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